大將軍咧嘴一笑,這些送進來的食物無一不是上好的,都是幽血門的天才弟子,味道這麼好他怎麼可能還放人?

陸原說道:"大將軍既然不打算放人,那最終只有我一個人帶著血王的傳承活著出去,那我現在上去讓他們知道又如何?"

大將軍點頭,然後說道:"你真夠狠的。據我所知,有一部份人可是你的支持者,像顧達更是你的心腹,你竟然也捨得丟掉。"

陸原眼神驟冷,"五個人都打不過楊炎,連擋都擋不了一下,這種廢物要來幹嘛?我得到了帝君傳承,以後比他們強百倍的手下多了是。哼,沒用的東西丟了就丟了,沒什麼可惜的。"

"那我就多點食物,謝了。"

大將軍大步向門口走去。

看著大將軍的背影,陸原陰冷的眼神突然閃逝過一抹嘲諷,然後跟上,與大將軍一起走出石室。

上面,方昊天這一叫,幽血門一眾弟子皆是精神一震。

但很快顧達等人就反應過來,馬上就是一頓臭罵。

顧達罵的最凶,聲音最大:"楊炎,你王八蛋,你死就好了竟然還想害死陸師兄,也害死我們,你問候你祖宗十八代……"

一開始有些人不明白顧達他們為什麼罵楊炎,覺得楊炎讓陸原出來救大家有什麼錯。

但聽著顧達幾人的罵聲后突然也明白了,於是乎也罵方昊天。

如果陸原真的在附近,以陸原的實力暗中行事的話,也許大家還有活命的機會。

但現在方昊天這麼一叫,惡魔知道還有人沒抓,肯定會提防和大肆搜搏,如此一來,就算陸原能脫身,可是大家呢?

惡魔起了提高了警惕,陸原再想來救大家是不可能了。

於是乎罵聲一大片,差不多就夏雷,何固,嚴武和夏平樂這四個沒罵了。

但夏雷四人也覺得方昊天此為欠妥,不明白方昊天為什麼要這樣做,所以都很震驚的看著方昊天。

方昊天似笑非笑,面對兄弟震驚的目光,面對一陣陣的漫罵聲,他沒有解釋,也沒有反擊。

事實勝於雄辯,真相是最好的解釋。

一會罵他的人會哭,兄弟的震驚也會釋然。

既是如此,何須解釋?

"那個大將軍出來了……"

有人突然叫起,但叫聲卻是突然停止,感覺他好像一下子被人掐住了喉嚨一樣。

"陸師兄!"跟著顧達狂喜的叫起:"陸師兄,快,快救我們。 棄婦有情天 哈哈,我就知道陸師兄神勇無敵,這個大將軍已經被你控制了吧……跟著他看向方昊天,一臉得意:"楊炎,你死定了。"

聽到他的叫聲,不少人精神一振。

如果陸原真的控制了惡魔的大將軍,那大家得救了。就算不是所有人,至少也只是楊炎那幾個傢伙沒得救而已。

方昊天不理會自做多情瞎歡喜的顧達等人,看著陸原笑道:"看著這麼多白痴當是是大救星而歡呼,你是不是很開心?"

"哼。"陸原還沒說話,顧達就冷哼道:"楊炎,誰是白痴?你都死到臨頭了竟然還冷嘲熱諷,這世上還有比你更白痴的嗎?"

"陸師兄,快放我們下去。媽的,都被綁得全身麻了。"

"是啊,陸師兄,你再不來救我們的話,我們不被這些惡魔吃掉也會活活被綁死不可。"

"我就知道有陸師兄在,我們就一定有活命的機會。"

"是啊,除了陸師兄,誰有資格得到血王老祖的傳承?單看陸師兄不動聲色就控制了這個惡魔大將軍就知道得到了血王老祖的傳承而實力大增。"

"你懂什麼,以陸原師兄的絕世天資,就算沒得到血王老祖的傳承那也是註定天下無敵的存在。"

"好,好,就你懂。陸師兄,以後你就是我們最崇拜的人。"

陸原的出現,除了夏雷和何固等寥寥無幾的幾個人之外,其他人都是開心而笑,顧達等人更是一個個眉飛色舞,一邊對陸原歌功頌德一邊不時得意的看著方昊天幾人。

大將軍和陸原終於走近。

大將軍看向陸原,笑道:"你的人緣真不錯啊!有這麼多人支持你。"

陸原冷著臉說道:"一群白痴有什麼用。"

……那些歡笑的人笑容頓時凝固。

顧達臉上的笑意也凝固了,他張了張嘴,最後很震驚的看著陸原弱弱問道:"陸,陸師兄,你,你說什麼?"

"他說你是白痴,他說你們一個個都是白痴。"方昊天替陸原回答:"不過你們真的是白痴啊! 復仇千金太難養 你們還看不出陸原跟這個惡魔大將軍是一夥的嗎?"

"不可能……"

顧達第一個叫起。

可是陸原跟著說的話卻是讓他嘴張得老大,無法再說出話來。

只聽到陸原對方昊天說道:"你知道我在下面,所以你故意大叫讓我上來?"

陸原的話,便是最好的解釋,也成了方昊天對顧達他們最有力的反駁。

紀爺的嬌氣包逆天了 還需要解釋什麼?

還需要反擊什麼?

"不可能……"

顧達等人看著陸原,聽著陸原的話,他們一臉震驚。

都是"不可能"這三個字,前一個他們用來替陸原辯護,是對陸原的絕對信任。後下人卻是變成了對陸原的震驚,對陸原的懷疑,同時也是表達了自已的絕望。

其實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這麼多人進來,最強大的人是陸原,夏雷和方昊天化身的楊炎。

後者不管顧達什麼願不願意,他們五人聯手都被打敗,他們就不得不認識到這一點。

而陸原則是公認最強大的一個。

現在夏雷和楊炎被抓,而他們最大的希望卻跟惡魔成了一夥,那誰能救他們?

沒有了!

沒有了!

沒有人救他們了!

死了!

死定了!

不需要陸原再說什麼,也不再等方昊天去給他們解釋了。

一個個剛才歡呼的人此時也是最絕望的人。

只是這些人,陸原已經不再理會,方昊天也不需要去理會。

陸原冷眼盯著方昊天,接著說道:"你叫我上來,是想讓這幫白痴死個明白?"

"有這個意思。"方昊天笑道:"但也是想讓你身敗名裂。"

陸原冷笑:"有意義嗎?反正你們都要死了,死人還在乎這些,有意義嗎?"

"有。"方昊天很肯定的點頭:"至少可以讓他們閉嘴,死後不再罵我了。當然,我真正的目的是不想他們好死,我要他們對自已支持與信任的人充滿了失望,絕望與傷心去死。"

顧達頓時怒火燃燒而罵:"楊炎,你還是人嗎?"

方昊天冷笑:"在你眼中陸原才是人,跟你才是同類,所以你看我不是人沒什麼奇怪。"

"你……"顧達對方昊天的明嘲暗諷氣得咬牙切齒,七竊生煙:"楊炎,我一定會扒了你的皮。"

"來啊,我看你怎麼扒我的皮。"

方昊天臉微微一揚,劍眉微挑。

"我要殺了你,我要扒你的皮……"

顧達拚命掙扎,嘴裡不斷怪叫著。

但他的修為被封根本掙不開那粗大而特別的藤條,只能氣得胸口激烈起伏。

"你們都給我閉嘴。"那大將軍眉頭微皺,向顧達走去,"你竟敢當著本大將軍的面亂叫,我先吃了你。"

顧達頓時嚇了一跳,恐懼的看著走過來的大將軍,臉色剎那慘白。他想到了剛才被吃掉的那個弟子。

"等等。"

方昊天陡然一喝。

喝聲如雷。

大將軍腳步一頓,突然想到了什麼,猛的瞪眼:"你的修為沒被封……然後他轉臉看向抓方昊天那幾個惡魔。

那幾個惡魔當中的小頭領趕緊說道:"我們已經封了的,可能是他自已解開了。"

"廢物。"

大將軍一巴掌就拍過去,那個惡魔小頭領頓時橫飛,身體連撞倒了好幾棵大樹才停下,半天不見起身,生死未卜。

將那小頭領拍飛后,大將軍向方昊天走來:"原來你是故意被抓上來的,但你也是故意送死。"

叭!

方昊天身體一震便將身上的樹藤震碎,然後身形一飄便落到了空地中間,落到陸原的對面站穩。

方昊天不理會那大將軍,對陸原笑道:"陸原,你我有一場約戰,就在這裡進行,如何?"

大將軍停步,饒有興趣的看向陸原:"你們之間還有這事?"

陸原輕輕點頭,笑道:"這個螻蟻確實跟我有一場約戰。大將軍,要不在你開大餐之前我給你找個樂子?"

"好啊。"

大將軍咧嘴一笑。

陸原笑了笑,看向方昊天,說道:"也好,讓你死得心服口服,也好解我心頭大恨。"

山頭,頓時一片肅殺。

陸原出劍。

劍仍在背上,仍在鞘中,意已先起。 不可否認,陸原有一張英俊的臉。

白衣飄拂,更顯帥氣。

他的劍已出,也未出。

劍未出,但已出。

凌厲的劍氣向方昊天暴刺而來。

方昊天振腕,元幽一寶劍亮出。

"讓你知道你跟我的差距。"看到方昊天亮劍,陸原一臉譏諷,"在幽血門,除了老祖,沒有人配在我面前亮劍,就是門主也不行。"

這話很張狂,也很霸氣。

但方昊天聽了后卻覺好笑,看著面前那一張英俊而猙獰的臉,他笑道:"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嗎?"

就在他亮劍時將元幽一寶劍在面前一橫,凌厲刺來的劍氣已經被化解的蕩然無存。

鏘!

陸原對方昊天能輕易化解他的劍氣並不陌生。

一個能打敗一名元陽境一重高手和四名元陽境二重高手聯手的人,他僅是試探性的劍氣不可能傷得了。

劍,終於出鞘。

於是劍氣更加凌厲,更加可怕。

咻咻咻!

陸原揮劍,劍影頓時縱橫遍布,似乎這裡已經不再是血王境,而是劍界。

劍之界!

陸原當然遠不到劍之界的境界,但他的劍確實可怕。

可是陸原在劍的造詣上敢蔑視自家宗門的門主,卻沒想到方昊天就是連幽血門的老祖都敢蔑視的存在。

陸原的劍是很可怕,但落在方昊天的眼中卻不怎麼樣。

看似完美的劍招,在方昊天看來卻是破綻百出。

方昊天輕描淡寫的將元幽一寶劍揮出,嘴裡則是說道:"我想做的事情就是要打你的臉,因為你那裝高手的樣子真的很討厭。"

是的,方昊天很不喜歡陸原。

那一天第一次看到陸原時就很不喜歡,當時就有種強烈的衝動和渴望,想馬上將陸原的臉打得稀巴爛。

只不過是元陽境三重而已,裝什麼天下無敵。

劍上有點不凡的造詣就不可一世了?

成為元陽境為數不多以氣御劍的人就了不起了?

只是他的身份是楊炎,當時的情況不允許他打陸原,於是強行忍下。

可是真的很難忍,於是他跟陸原約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