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亮,秦家那邊便派了人來,說是讓秦紅霜回府一趟。

這些日子蕭泓宇心情有些沉悶,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總是頭疼,不是那種一直疼,而是偶爾抽疼一下,加之莫名其妙被人捅傷,心情更是壓抑的厲害。

此時蕭泓宇和秦紅霜正在用早膳,蕭辰兒被奶娘帶著,並未在餐桌上,聽到下人稟告,蕭泓宇抬了抬眼看向秦紅霜,「秦相讓你回去是做什麼?」

秦紅霜也是心不在焉,昨天晚上她都沒有睡好,不知道計劃進行的順利不順利,這會兒聽到秦家人來接她,心口跳的厲害,已是按捺不住。

耳邊卻突然響起蕭泓宇的聲音。

「宇哥哥,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爹爹想我了吧。」

秦紅霜道。

蕭泓宇看她一眼,這幾天傳的關於秦臻娘親的事兒,他也是知道的,一個闊別他生命三年的名字又被拿出來說,只讓他的心情更加糟糕。

但是他總覺得近兩個月發生的事情隱隱不對,尤其是秦家,像是被人下了咒,倒霉的厲害。

他有一種感覺,秦家和他的這個側妃像是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想你?這之前也沒見你回去秦家那麼勤快,更何況你之前不是一直住在娘家,才回來兩三天?」

蕭泓宇聲音溫和,但問出的話卻帶著逼問。

「宇哥哥,你知道的,我之前受傷,弟弟又出了事下了大牢,秋後就要問斬,爹爹去君家也是受了傷回來的,這些日子一直就心口疼,晚上更是頭痛的睡不著,大概是想我回去陪他說說話吧。」

秦紅霜解釋道。

蕭泓宇臉上的表情溫潤如玉,看不出信了還是沒信,只道,「應該的。」

這就說准她回去的意思。

秦紅霜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心裡隱隱高興,覺得宇哥哥有點兒在乎她了,因為這些日子她回去娘家的太頻繁,所以開始在意她了?

「宇哥哥,你放心,傍晚前我就回來,我不在秦家過夜。」

秦紅霜語氣嬌柔的說道。

「嗯。」

蕭泓宇點了下頭。

「那我早去早回。」

秦紅霜起身,眼中是掩藏不住的歡喜之意。

她站起身湊到蕭泓宇的跟前,想親他一口,蕭泓宇下意識的就想躲開,但不知想到了什麼,沒動,秦紅霜便親在了蕭泓宇的臉上。

「去吧。」

蕭泓宇道。

秦紅霜顯然很高興,而且很是嬌羞的模樣,她真的覺得宇哥哥這兩天有點兒不一樣,好像有點兒開始在乎她了。

「那宇哥哥,我走了。」

她道。 「葉康,我告訴你,我跟你什麼關係都沒有,以後,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我要和你恩斷義絕。」

鄭羽彤咬著銀牙道。

「是啊,咱們本來就沒什麼關係,只不過是同門之誼而已,」

葉康點了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然而他這話,卻是反而惹得鄭羽彤心中更氣,

就在二人爭執不休的時候,不遠處的樹葉也是動了一下,一道黑影,鬼鬼祟祟地離開,向著遠處掠去。

此刻,在距離山洞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上,十數道身影,赫然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這群人中為首的,赫然是花家家主,花嘯天。

唰!

一名體型魁梧的外家高手從林海中冒了出來,躍上了山頭。

「怎麼樣了,可有找到那葉康二人的蹤跡?」

花雪夜看向那名外家高手。

「暫時還沒有,不過根據我們的判斷,如果他們真中了毒無法跑遠的話,那他們應該就在這一帶了,再遠的話,就不是我們力所能及的範圍了。」

那人上前稟報道。

「給我往死里搜!不要放過任何一個死角,一定要把人給我找到。」

花雪夜面色一冷,厲聲喝道。

他就不信,就這麼大地方,動員這麼多人去找,會找不到兩個人。

一刻鐘后。

又有一名武者回報。

「家主,找到那兩個人了。」

那名武者匆忙稟報。

「在哪?」

花雪夜面色一緊,立刻索問道。

「就在不到十裡外,我已經一路留了記號,他們現在還應該沒有走遠。」

「好!你去前方帶路!你們幾個,跟我立刻動身!此外,通知其他人,趕往目標地點!」

花雪夜一臉喜色,不枉他折騰了大半夜時間,總算是把人給他找到了。

兒子,爹一定親手給你報仇雪恨!

花雪夜直接躍上了一匹彪悍的駿馬,帶著十數名武者,帶起滾滾塵煙,絕塵而去。

……

另外一邊,葉康和鄭羽彤卻仍未和解,說到修鍊天賦,葉康自然是一流,但是說到哄女孩子,那卻是他的短板了。

他這次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沒能說動鄭羽彤跟他一起離開。

就在葉康也是感到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他忽然耳朵一動,然後面色陡然一變,也是顧不得男女之別,將面前的鄭羽彤給攬進了懷裡。

咻!

鄭羽彤正欲發作,卻是猛地感覺背後一道鋒利的箭矢擦了過去,狠狠地釘在了附近的一棵大樹上。

若是再慢一點的話,這一箭,就要射中她的身體。

「誰?」

葉康放開了鄭羽彤,而後也是驀然拔劍,向著那箭矢射出的方向暴掠而去。

砰砰砰!

剎那間,那裡的草堆爆了開來,從裡面突然冒出兩名黑衣人,以極近的距離射出兩道劇毒的黑色箭矢。

叮!叮!

葉康的身體后傾,長劍舞動,無比輕巧地將那兩道黑色毒箭給格擋開來。

噗!

反手一劍刺出,劍光彷彿突然加長了一般,在其中一名黑衣人駭然的目光中,洞穿了他的咽喉,

另外一名黑衣人拔出佩刀,趁機瘋狂刺向葉康,後者的背後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再度避開了這一刀,而葉康一個轉身,也是一劍削出,將那黑衣人的半個腦袋都給削了下來。

兩名試圖偷襲的黑衣人,轉眼間就被葉康擊斃。

然而殺了這兩人,葉康的臉色卻並沒有半點放鬆,他的目光陡然轉向了另外一個方向,在那裡,十餘道身影,正在向著他們緩步走了過來。

啪啪啪!

拍手的聲音由遠及近,只見得那拍手之人,赫然是一名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這中年男子氣勢渾厚,步履雄健,被他盯著,葉康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真不愧是玄陰劍派九傑之首,第一天才,花某今天算是見識了。」停止拍手,那中年男子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只不過那笑容當中,卻是隱約包含一絲冷酷的殺意。

「閣下就是花家家主,花嘯天?」

葉康眼瞳微微一縮,他心頭微沉,不同猜,都能知道來人是什麼身份。

「呵呵。我還以為,許久未在江湖上走動,這江湖上,已經沒有人知道我的名號了。」花嘯天冷冷一笑。

「怎麼會,閣下的風雪掌法,曾名動風之國武林,爾利城花家,也算是江湖名門了。」

葉康不動聲色地道。

「既然知道,為何還敢在我花府行兇?」花嘯天面色驟然變得森冷之極,「殺子之仇,不共戴天,就算你們是玄陰劍派的弟子,鳳虛宮的公主,今日也必死無疑!」

「花嘯天,你難道不知道,你兒子就是千里探花那個採花大盜,禍害了多少爾利城少女,他這次是死有餘辜,我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鄭羽彤忍不住嬌喝道。

「住嘴!」花嘯天喝聲如雷,震耳欲聾,「只要是個男人,誰沒點慾望,不就是幾個賤婢女子,我兒子看上她們,那是她們的福氣。」

「你!」

鄭羽彤還欲再說,葉康卻是搖了搖頭,「這個人已經喪心病狂了,你跟他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望著周圍一道道逼近的身影,鄭羽彤靠著葉康的後背,問道。

「如今我們已經逃不掉了,唯有拚死一戰,才有一線生機。」

葉康處變不驚,他極力地分析著任何可能逃生的方案,但是這次,恐怕真的是插翅難飛了。

光是花嘯天這個七重境武師,都足以輕易地殺死他們二人。「你已經救了我兩次了,這一次,我該還你的人情了。」

這時候,鄭羽彤站到了葉康身前,一柄通體天藍色的寶劍出鞘,身上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戰意。

葉康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鄭羽彤的藍色佩劍上,這一柄劍,同樣是江湖名劍之一,名曰紫霜劍。

紫霜劍是取北極深處之鐵,配以秘法鍛煉百日方鑄造成功,傳聞出爐時劍氣沖霄,祥雲籠罩,是鳳虛宮宮主鄭懷玉的佩劍。

鄭懷玉是武林中屈指可數的上通天極境強者之一,紫霜劍雖是江湖名劍,但對他的作用卻並不是太大,因此這劍便在鄭羽彤的身上。

只見得鄭羽彤並未急著動手,從衣袖中取出一個小型火把般的東西,將上面的機關打開,一道紫色的焰火,向著天上飛去,在上空爆發出一道璀璨的火花。

「這個時候發信號,不覺得有點太晚了么?」

見狀,花嘯天面色微微一變,而後卻也是迅速恢復了鎮定,嘴角泛起了一抹嘲諷之意。

。 「張玄,你憑什麼開除我!!」黃二狗臉紅耳赤的吼道。

「張玄,你確實要給出一個理由,至少也要在上面能應付一下的!」郭曉說道。

張玄朝著車斗那邊走過去,拿起了其中一顆花菜,問道:「柳總,你身為公司採購經理,那麼你應該知道這花菜的採購價是多少吧?」

「當然!我們超市花菜的採購價是3塊7元一斤。他報上來的采貨價也是這個價格!」柳進回答道。

「什麼?他跟我們說,花菜他拿去賣頂多只能賣一塊的!從我們手上都是以七毛錢的價格收走的!」一個阿姨說道。

「西紅柿呢!」

「西紅柿2.5元。」柳進回答道。

「他找我是以2毛5收的!」一個男的菜農罵道。

「黃二狗一邊在公司那邊報高的採購價,一邊利用農民不懂市場價格壓低菜價!這種行為應該叫做撈油水吧?」

「這都是那些村民們自願的,用得著你在這裡多管閑事?」周二狗大吼道。

「我干你媽,要不是你整天說外面的菜價有多低,還在我們面前說只是賺幾毛錢的油錢。老子會把菜賣給你?」一個大漢抬起腳就往黃二狗的身上踹過去!

「黃二狗,公司給採購員的工資都是5000以上的還有房補餐補,這應該算的上是全行業最高的工資了吧!」

「你知道這是為什麼要給你們這麼高的工資嗎嗎?就是為了讓你們不要撈油水。可你竟然壓低好幾倍的採購價!」

郭曉義憤填膺的說道。

「郭總,柳總!求求你在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再也不敢了!」黃二狗嘭的一聲就跪在了他們的面前。

可兩人根本就無動於衷!黃二狗又挪到了張玄的面前,抱著張玄的腳乞求道:

「張玄,張總。你替我說說話!我知道剛才是我不對,我不應該威脅你!只要你讓郭總撤回命令,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壓低村民的採購價,從今往後我就是你最忠實的狗!」

「你這樣的人眼裡只有利益,喂不飽的!」張玄一腳就把他給踢開了。

壓低價格賺取一些差價也算是行業的潛規則。他要是真的只賺幾毛錢,張玄也不會多說什麼!可他都是幾塊幾塊的壓!

最重要的是他拿起了村民們的善良作為武器捅在農民的身上,這是絕對不能原諒的!

「各位,從明天開始,我們會派新的採購員來你們村裡收菜。給出的價格絕對公道!大家也可以幫著監督,要是發現有問題可以隨時聯繫張玄。」郭總看著各位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