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嘗過之後,男生也加入了『戰場』,所有人都是滿嘴流油,肉香逸散,上百斤的羚羊肉,以一種誇張的速度迅速減少。

茶多魚只要收拾好肉,迅速就會被搶光,肥肥的肉被烤成蓬嘟嘟的模樣,有的地方就跟果凍一樣,切下來還會輕輕的晃動。有些部位的肉,切下來之後需要放置,茶多魚怕他們忍不住,就會先放在自己身旁,插在地上,等待最佳時機,然後再分給他們。

這時候,正好吃到肋骨附近,斷骨比較費事,茶多魚聚精會神的低著頭,小心翼翼的分割骨頭。

等茶多魚抬起頭準備分給大家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對面的七個人全都呆愣愣的看著自己,范小猴更是對自己擠眉弄眼,卻不敢大聲說話,似乎生怕驚擾到茶多魚似得。就連李紅葉都緊鎖眉頭,一隻手朝自己的長弓慢慢的移動,另外一隻手則是護住了受傷的李紅繩。

「吃肉啊!」

「發什麼呆呢?」

「你們不吃我可吃了。」

茶多魚舉著一塊肋排,準備引誘大家,可是對面的七個人全都不為所動,全都是擠眉弄眼,腳底下更是不斷的往後撤。

「神經病啊!」

「我臉上有鬼?」

「抽瘋了?」

一邊說著,茶多魚背著手就去拿方才插在身後的一串肉,木棒拿到自己身前,茶多魚一愣,光禿禿的棗木上,一絲兒肉都沒有。

幾乎就在茶多魚轉身的同時,她拿在另外一隻手裡的肋排上方,忽然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舌頭,舌頭輕輕一卷,肋排就被奪走了。

肋排消失的瞬間,茶多魚就感覺到了異樣,冷汗瞬間浸透後背。她終於明白過來,范小猴幾個人為什麼會對自己擠眉弄眼,因為自己背後有東西啊!

屏住呼吸。

茶多魚小心翼翼的回過頭,指尖已經開始在空中迅速的畫出一張符咒,但是身體不敢輕易移動,害怕驚擾到背後的東西。

夜色中。

篝火的能見度其實很差。

距離茶多魚近在咫尺的位置,趴著一隻巨大無比的半透明怪物。

又是一隻鬼!

鬼的樣子很古怪,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齒人手,形如鬼魅惡似犬馬,色澤雷綠,巨口獠牙,牙齒中間還有一條很長很長的舌頭,這時候正在咀嚼一塊肋排。

肋排,是茶多魚烤的肋排。

鬼,竟然也吃肉?

匪夷所思!

這隻鬼的咀嚼聲音很安靜,並沒有什麼咯吱咯吱嚼骨頭的動靜,可見這鬼的牙齒非常鋒利。

巴掌大的肋排對於成年人來說,可能需要嚼幾分鐘,但對於茶多魚身後這隻巨大無比的鬼怪,真的就是幾口的事情。

肋排吃完,一個類似於嬰童的嚶嚶嚶聲從身後傳來,茶多魚不清楚是什麼意思,但是看這隻鬼的眼神跟動作,很快便明白過來。

茶多魚指指篝火旁的肉:「你想吃我烤的肉?」

「嚶嚶嚶!」

猜測準確!

茶多魚能拒絕嗎?

能拒絕!

但是真心不敢!

這隻鬼,單單看塊頭跟氣勢就恐怖如斯,而且能夠悄無聲息的靠近茶多魚,不被茶多魚發現,甚至沒有驚動茶多魚體內的鬼神面具,就足夠說明對方的實力。

這是一隻境界高出自己很多的鬼。

鬼王?

可能比鬼王都厲害!

人家又不是要吃人,只是吃肉,當然得滿足人家。餵飽了鬼的肚子,可能就不會被攻擊了呢,想想都覺得有道理!

茶多魚屏住呼吸,拿起一串烤好的大肥肉,慢慢遞過去,遞到鬼的嘴邊。

真的沒有被攻擊。

對方張開血盆大口,只是將茶多魚手前的肉吃掉,並沒有攻擊茶多魚。

危機解除,剩下的事情就是盡量滿足這隻鬼的合理要求,茶多魚烤肉的任務瞬間升級。用腳丫子思考都知道,對方的胃口肯定比人大,大的不是一星半點,一串串烤肉送到鬼怪的嘴裡,就跟塞牙縫一樣。

時不時,會有一聲嬰童的嚶嚶聲傳來。 凡事都有可能,永遠別說永遠。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

這隻吃肉的鬼會發出嚶嚶嚶的聲音。

茶多魚不知道是不是在誇讚自己,誇讚自己烤的肉好吃,茶多魚希望是。如果猜測正確,想想就牛,靠美食征服鬼怪,這估計是一位美食家的最高境界了,認真算,這已經是跨越物種的對話了。

在鬼神聯盟的歷史上,應該也是獨一份吧!

興許是吃嗨了,這隻鬼竟然直接蹲到了茶多魚身邊,大屁股坐在地上,微微低著頭。開始享受茶多魚的專職服務,張張嘴,肉就能放到嘴邊。

范小猴他們從最開始的驚恐,已經開始嘗試著適應,但還是不願意離得太近。只是跟茶多魚相對而坐,身體緊繃,但凡有異常,就準備撒丫子跑路。

一百多斤的羚羊肉,先是被茶多魚他們幾個人吃了一波,剩下的幾乎全部進了這隻鬼的肚子。可茶多魚能夠明顯的感覺出來,人家沒吃飽,還餓著呢,指了指地上的骨頭:「朋友,肉吃完了,沒有肉了,如果你沒吃飽的話,我可以再去找,放心,肯定管飽。」

「嚶?」

「嚶嚶!」

暴力俏村姑 「朋友,聽不懂嗎?」茶多魚做出一個無奈的手勢,剛站起身,就被鬼給按了回去。

然後。

這隻鬼的嘴裡發出一道怪異的長鳴,用頭拱了拱茶多魚,那意思好像是說:「你坐下,等著就行。」

與鬼怪共享晚餐!

這麼瘋狂刺激的事情,之前茶多魚是想都沒有想過的。

可是今晚,在富士山的深處,詭異莫測的古怪空間里。茶多魚的身旁真的就坐了兩隻鬼,而且是兩隻巨大無比的鬼,第二隻鬼甚至還帶來了兩頭黑毛野豬,並且懷有身孕。

懷孕的鬼?

這個空間再度刷新了茶多魚的三觀。

而且她相信,對面的李紅葉也沒聽說過,反正茶家的異聞錄中沒有過這樣的記載。

添加棗木,加旺篝火。

兩頭黑毛野豬被分割成上百份,整整齊齊的碼放到火堆旁。

觀察到兩隻鬼怪有些焦急,茶多魚只好耐心的勸說:「肉是生的,如果你倆想吃美食,就請稍等片刻,我保證不騙你們,經過烤制的肉,味道會好吃一百倍。」

「你不是已經吃過了嗎?」

「勸勸她。」茶多魚指了指第一隻鬼。

漫長的等待。

茶多魚身旁的地上差不多流了一臉盆的口水,野豬肉終於慢慢成型,從血紅色變成了金黃色,兩隻鬼怪不由分說就加入了搶食大戰。

上千斤野豬肉,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吞進了鬼怪的肚子里。

「嚶嚶嚶!」

很古怪的叫聲,彷彿是在讚賞茶多魚的手藝,也彷彿是在說吃的好香,好飽。

這裡的夜色只有滿月,沒有星辰,月光被一抹陰雲遮蔽,光亮只剩下篝火。

火堆旁。

兩隻看似兇狠冷冽的鬼怪,其實性情很溫順,甚至可以說很講道理。所以茶多魚已經不再擔心自己的安危,鬼怪都吃飽了,想來也不會暴起傷人,人肉再香,總也比不過烤好的美食吧。

飯飽困意濃。

再加上長時間缺乏睡眠,茶多魚的眼皮已經完全堅持不住,已經到了昏睡的邊緣。

火堆旁的兩隻鬼怪卻表現出異常的興奮,尤其是那隻懷有身孕的鬼,一直都在鳴叫。大概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就在這篝火旁,鬼竟然開始分娩。

另外一隻鬼則是興奮的來回移動,卻又有些手足無措。

一抹深綠色的光芒籠罩住分娩的鬼。

茶多魚的困意瞬間全無。

瞪大眼睛。

這種奇景恐怕此生也就這一回了。

大唐地主爺 應該是茶多魚的美食虜獲了鬼怪的味蕾,幾個人並沒有被驅逐,竟然被允許在如此近的距離觀賞,見證一隻鬼嬰的誕生。

綠色的光,越來越盛,遠古的氣息撲面而來,火堆旁的鬼氣濃厚到一種讓人窒息的程度。

李紅葉慢慢走到茶多魚身體,小聲的說道:「我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咱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千年一遇的福緣竟然出現在眼前!」

茶多魚愣了愣神兒:「什麼意思?」

李紅葉眼眸晶亮:「你知道這隻鬼生前是什麼嗎?這可是饕餮,真正意義上的饕餮,上古精怪,血統最純凈的遠古生物,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成為鬼。按道理說,這種級別的鬼怪應該生活在地府深處才是。」

「饕餮?」

「傳說中最貪吃的傢伙?」

「你沒開玩笑吧!」茶多魚一臉的不相信。

李紅葉篤定的說道:「絕對不會錯,我家有記載,跟眼前的這兩位一模一樣,方才只是沒有想起來。不然你以為它們為什麼會一直圍著你的烤肉轉悠,天性使然,就算是成了鬼,它們也是最貪吃的鬼。」

聽著很有道理。

邏輯上也說的通。

可茶多魚就是不太相信,當然,這些都不重要,眼下的當務之急是這隻分娩的饕餮,它才是主角。

范小猴幾個普通人已經被濃郁的鬼氣逼的後退了上百米,茶多魚跟李紅葉仗著鬼神之力,依然站在篝火旁。

綠色光芒越發充盈。

鬼氣逐漸暗淡。

突然。

一道綠色的光柱直衝天穹,消失在夜空之中,緊接著一聲怪異的啼哭從綠光中傳來。

茶多魚聽到了這聲啼哭,身子不受控制的開始靠近綠光,腳下的步伐很奇怪,似乎是尋著一定的規律。然後有股力量把她的臉貼近綠光,好像是讓她朝裡面看,也像是讓裡面的東西看她。

再遠些的地方,另外一隻饕餮,已經高昂著頭開始鳴叫,就算是人鬼相隔,茶多魚都能從那叫聲中聽出來喜悅之情。

綠光逐漸消退,一隻小饕餮的身影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之中,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齒人手,色澤雷綠。或許是剛出生的原因,並沒有形如鬼魅惡似犬馬的樣子,更多的是一種獃獃萌萌憨憨傻傻的模樣。

當然,沒有超脫出鬼的範疇,身子是半透明的,並非真正的精怪。

小饕餮的眼皮慢慢睜開。

透過那層淡淡的綠光,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茶多魚,綠色的眼瞳之中,先是好奇,然後便滿是親近,彷彿看到親人一般。 敬畏天上的神明,熱愛自己的種族,保護想保護的人。

這,便是信仰。

……

當茶多魚對身前的小傢伙充滿好奇時,在這個未知的空間里,有一條金魚跟一隻白貓也對自己身前的東西充滿了好奇。

茶多魚抱起了小饕餮。

金魚跟白貓扯下了『封條』。

黑暗開始徹底遮蔽月光。

在這個未知空間中,還有很多倖存的人,當然,大多數都是扶桑人。有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也有身懷異能的陰陽師。

就在茶多魚所在的這處森林中央,就有一群年輕人圍坐在一處火堆旁,面色疲憊。周圍是鬱鬱蔥蔥的森林,腳下是潮濕久遠的泥地,就像是剛剛經歷暴雨洗禮一般。

不知何時。

森林中開始出現一群很奇怪的蛇,有大有小,這些蛇爬過草叢,不管遇到什麼,只要是活物都會攻擊。

蛇很多。

森林很大。

火堆旁的年輕人並未發覺異常。

「陰陽師大人,我們在這裡一直待著不是辦法啊,尋找出口的人走了就再也沒回來,這裡太危險了,要想辦法離開。」有人苦口婆心的勸說。

「你以為我不想離開嗎?」

「鬼知道這是什麼破地方!」

「關鍵是怎麼離開?連方向都分不清楚,貿然行動就是死路一條,在這裡最起碼還有獵物,有水有肉有火,離開這裡如果遇到大群鬼怪,被吃了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被尊稱陰陽師的年輕人冷聲說道。

「我覺得這裡很可能是一個脫離現實世界的未知空間,一切聯繫都被切斷了。」又有人猜測。

「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離開,怎麼活著!」陰陽師語氣清冷。

「呲呲……」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