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放心楊柏川,卻又想要讓楊柏川死心,只能用這種辦法了解兩人的恩怨。

「恨也好,怨也罷。只要一切回歸到原點,就好。」

趁著天色還未完全黑,蔡笑笑朝著遠處的路標走去。

可是她卻沒有楊柏川那敏銳的感覺,發現不了身後還有一到人影。

「你就這麼希望一切回歸原點,可是你知道嗎?這根本不可能。」

楊柏川的話,蔡笑笑根本不會聽到。

她現在對未來充滿了期望,充滿了幻想。

。。。。。。

路標之所以是路標,是因為它夠高,只要人站在高處就可以看見。

還因為每隔路標上面都有一個地圖,上面顯示這通往H市的正確通道。

地圖刻在了牆上,蔡笑笑一點點的將它畫下來。

地圖上顯示,這裡距離H市只有不到兩天的路程。

很快就能見到她的爸爸媽媽了,蔡笑笑的心情真的是非常激動。

除了激動,還有忐忑。

她知道爸爸媽媽討厭她肚子里的孩子,離家了這麼久,他們會不會依舊討厭這個孩子。

可是這個孩子是席家的啊!他們沒有理由討厭啊!

蔡家的女兒懷了席家的長孫,這對蔡家,席家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可是,為什麼,他們會這麼討厭呢?

蔡笑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作罷。

反正不管怎麼樣,見到爸爸媽媽他們總會知道答案的。

這一次,只有蔡笑笑獨自一人在這末世中行走了。

第一天,路上還沒有多少人,也沒有發生什麼特殊的事情。

第二天,大多去往H市的人都在一條路上重聚。

人多,是非就多。危險越高。

「你看,你看那個孕婦,長得真水靈啊!」

蔡笑笑坐在路邊休息,搶房不遠處有一隊人馬,其中的一個男人對她指指點點。

「確實是標誌,不過可惜是個孕婦,要不然,,嘿嘿,,」

男人身旁的一個同伴也將目光轉向蔡笑笑,還對著蔡笑笑笑的淫蕩。

蔡笑笑緊緊的攥著身邊的書包帶子,努力剋制住她的怒火。

她不想要惹事,她現在只想要平安的到達H市。

再說,她也沒有這個本事惹事。

可是很多時候,不是你去找事,才會有事,更多的時候,是事情主動找你。

前方几人談論蔡笑笑的聲音越來越大,對著蔡笑笑笑的更加淫蕩。

不僅如此,隊伍中還走出了一個膽大的男人。

「小姑娘,你看你長得這麼好看,懷孕是不是有些可惜了,不如你將孩子打掉,我們幾個人養你啊!我們保證一點都不會虧待你。」

男人說著說著,還想用手摸蔡笑笑的臉蛋。

「滾,」蔡笑笑實在忍無可忍,一巴掌打在了男子的手背上。

「吆喝,這小娘們給臉不要臉,弟兄們,你們說,該怎麼辦。」

男子有些氣急敗壞,本來想要在兄弟們面前露一手,卻發現對方是個硬茬。

「還能怎麼辦,你一人不就將她辦了,哈哈。」

男子隊伍里的人全都高興了起來,準備看一場好戲。

「雖然是一名二手貨,不過老子還沒有嘗過孕婦的滋味呢。」

男子將袖子捋起,準備強行動手。

蔡笑笑知道打架最好要打個對方措手不及才好,趁男人還沒有準備好,就被蔡笑笑一腳踢到在地。

蔡笑笑雖然不是力量型異能者,可是身體多次強化后,讓她的力氣比普通男人要強上一倍。

這猝不及防的一腳不僅將男人打蒙了,還讓他隊伍里的人驚呆了好久。

「你,你,你是異能者?」

男子趴在地上,指著蔡笑笑,然後用力的向遠方逃竄。

「異,異能者。」

不僅男人,男人的隊伍也一鬨而散。

蔡笑笑看見那些逃跑的人,鬆了一口氣,她現在懷著孕,每辦法多次使用武力,如果幾人一起上的話,她也只有認輸的份。

「你居然也是異能者,我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你?」

出聲的男人手中拿吧摺扇,一步一扇,搖搖晃晃,風情萬種。

用風情萬種來形容一個男人,確實是有些不適合,可是蔡笑笑見到此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四個字。

「你好,我叫余竹,很高興認識你。」男子伸出纖纖細手,想要和蔡笑笑握手。

「你好,蔡笑笑。」雙手輕握,然後立即分開。

「你難道不知道在這末世中女人要懂得藏拙嗎?尤其是像你這樣的女人。」男子將摺扇合起,然後輕輕挑起蔡笑笑的秀髮。

蔡笑笑的頭髮很乾凈,不像其他的女人,滿頭油脂。

乾淨的秀髮,總能給人平添幾分美感,更何況是蔡笑笑這樣的漂亮女人。

這在末世,無疑是在找死。

「謝謝。」蔡笑笑明白了男人的用意。

不管怎麼樣,這段時間,她都被照顧的很好,忘記了如何一個人在這末世中好好的生存了。

忘記了末世的殘酷和冷血。

男人的提醒無疑是給蔡笑笑當頭一棒,讓蔡笑笑清醒了不少。

「沒關係,小事一樁。」男人見目的達到,也回到了他的隊伍。

他的隊伍一共就只有五人,其中還有兩個女人。

不過穿著打扮和男人也差不了多少,甚至比一般的男人還要顯得乾脆利落。

不知為什麼,蔡笑笑有些羨慕這樣的女人了。

蔡笑笑沒有在繼續休息,她準備今天晚上就要到H市。

只要到了H市,她就徹底的安全了。 伊森驚嘆道

「那這些齊塔瑞星人為什麼要來搶宇宙魔方呢?他們又是怎麼知道宇宙魔方在地球的?」

葉清揚彈了彈手裡的煙灰,說道

「還不是因為雷神和洛基兩人相愛相殺,洛基掉入了宇宙漩渦,被齊塔瑞星人收留,而這些齊塔瑞星人隸屬於宇宙中的一個神秘的滅世軍團,他們的目標就是要收集宇宙當中的六個無限寶石,所以宇宙魔方他們是勢在必得。」

聽到葉清揚又引申出來六顆無限寶石,眾人都聽得入了迷,連一直活潑好動的小蜘蛛都沒有挪過屁股。

葉清揚的話好像給眾人打開了一幅上古的捲軸,這個捲軸裡面記載了許多光怪陸離的故事,聽起來像是在講述神話,但是葉清揚的表情告訴他們這似乎是真的。

「托尼,你講的事情實在是太天馬行空了,北歐神族、無限寶石、齊塔瑞星人,我覺得地球上最科幻的電影和小說也沒有你的奇幻啊。」

伊森博士嘆了口氣,把手神到葉清揚的面前

「給我來根煙。」

葉清揚有些疑惑的說道

「你不是不抽煙嗎?」

但還是從煙盒裡抽出一根遞給伊森,伊森接過捲煙,笨拙的將煙點燃,然後猛吸了一口。

「咳咳咳——」

因為從來沒有吸過煙的緣故,這一下差點沒把他給嗆死,一直咳的眼淚都出來了,伊森才適應了煙草那有些刺激的氣味。

他慢慢的將煙霧從口中吐出,神情還有點享受

「以前我是不抽煙,但是聽到你說的什麼齊塔瑞星人馬上都要打過來了,我再不抽兩口,我怕以後都沒有機會抽了。」

小蜘蛛一臉的緊張,他盯著葉清揚問到

「屎大顆先生,您說咱們能打得過這些外星人嗎?」

葉清揚看了看手中快要燒到手指的捲煙,狠狠地將它按在桌子上的玻璃鋼裡面,語氣帶著些許的兇狠

「打得過打不過那得先打一場才能知道,現在宇宙魔方就在我這裡,我已經安排人去建立一個秘密基地,你們兩人目前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打造馬克5型鋼鐵戰甲,我需要你們每人一套,另外我這裡需要五套。」

葉清揚算了算,自己已經有一套了,不過是馬克4型戰甲,魏珍珍、肖蓉雨、小辣椒、貝蒂都需要,這就是四套,其他人,像是自己的忠實好友羅德上校也給他一套,再留兩套備用。

看了原著都知道鋼鐵俠的戰甲磨損度很高,並沒有達到金剛不壞的地步。

葉清揚心裡思忖了一會,說道

「彼得,我需要你把你的叔叔嬸嬸給送出紐約,越遠越好,伊森老哥,嫂子和安妮最好也一起走。」

小蜘蛛和伊森互相看了一眼,都點了點頭。

肖蓉雨舉起了手,有話要說,葉清揚點了點頭,肖蓉雨這才說道

「安排人員撤退的事情就交給我,我的提議時暫時撤退到大漢國,我在大漢國畢竟生活了二十年,哪裡的一切雖然說不能跟美利堅相提並論,但是論起安全性,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比擬。」

葉清揚聞言眼睛一亮,沒錯,如果說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大漢國肯定不能說名列前茅,但是論起安全方面,大漢國的控制槍支、人口管理、群眾協作、政府部門的執行力那都是首屈一指。

他讚許的看著肖蓉雨笑道

「就按你說的辦,到時候你和阿珍一起,你們同為大漢人,在哪裡說話、生活都很方便,我把自己兄弟家人的生命安全都交給你,這個擔子也很重要啊。」

肖蓉雨笑道

「別的我不敢保證,肯定不會比美利堅差到哪裡去。」

小蜘蛛從小接受的是美式教育,國內天天宣傳的都是大漢國是一個邪惡、貧窮、落後的國家。

而且大漢國的話題大多都是負面性的,雖然現在網路更加的發達,世界成了一個地球村,但那只是理想中的美好。

看到小蜘蛛欲言又止的樣子,葉清揚覺得有些好笑,道

「彼得,你想說什麼就說,不用太顧忌。」

彼得看了一眼肖蓉雨,遲疑的說道

「我聽老師說大漢人是一群生活在深山老林,渾身是毛,穿著樹皮衣服,不會聖火,茹毛飲血的食人族,並且不信上帝,是異教徒和邪教,而且喜歡研究巫術,整天搞一些降頭、釘小人的事情。」

此話一出,肖蓉雨頓時氣的火冒三丈,連耳朵都紅的嚇人,葉清揚知道她這是非常生氣的表現,因為在床上,肖蓉雨情緒激動的時候耳朵也會發紅,不但耳朵會發紅,奈子的頂端更是紅的滴血,好像熟透的櫻桃一樣。

她盯著小蜘蛛一字一句說道

「彼得,我可以很嚴肅的告訴你,大漢國絕對不是你老師所講述的那樣,他是醜化、惡毒的攻擊我的國家,大漢國從現在往上可以追溯道5000年前,那時候我們是華夏文明,軒轅皇帝統一了黃河流域,我們大漢人都是炎黃子孫,我們有最早的農耕文明,有最早的封建王朝制度,我們有印刷術、指南針、火藥、造紙術,我們有活字印刷。我們是一個愛好和平、從沒有主動侵略過他國的國家,我們始終秉承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我們不信鬼、不信神、不信上帝,我們只相信人定勝天,我們有日月所照,風雨所至,莫不從服,我們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為漢土!」

說到最後,肖蓉雨站了起來,臉上洋溢著一種驕傲、自信的光芒,小蜘蛛為之所懾,那是一種由內而外,發自肺腑的榮耀。

如果不是葉清揚此刻是在托尼屎大顆的身體里,肯定也要站起來,拉著肖蓉雨一起唱一首我愛你——華夏!

肖蓉雨說完,目光灼灼的看著小蜘蛛,認真的的說道

「靜坐常思己過,閑談莫論他非,在課堂上堂而皇之編瞎話,誹謗別人的國家,這是一種無恥的行為,這樣的老師,不配教書育人!」 卜天龍出現,犀利的目光落在徐真身上。他實在想不通,得到了星辰殿和陰陽造化爐的徐真,不躲起來悶聲發大財,還敢拋頭露面?

“徐真,這個時候你不好好躲起來,還這樣大張旗鼓的參加郡城之戰,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徐真聞言,嘆了口氣:”我也沒辦法啊!不參加七靈域大會,我搞不到至尊靈能啊!”

“哈哈哈!七靈域大會?你未免也想的太遠了吧!雖說你的實力很強,但是山靈府中強者並非只有你一個。想要參加七靈域大會,還是等你通過郡城之戰再說吧!”

“另外,你們這些人,遠遠不夠。”

卜天龍說罷,帶着十二名甲士離去。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倒是一改徐真對他之前的印象。

“這傢伙真是長了張欠揍的臉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