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舍地看向秦舒,「小舒姐,你這一走,以後還回來嗎?」

秦舒寬慰地一笑,「當然要回來,海城可是我的故鄉啊,我喜歡這裏。」

她這次離開,是出於對孩子安全的考慮。等韓褚兩家的紛爭結束,或者,等那些人不再關注她的時候,她會再回來,過屬於自己的平淡生活。

溫梨攥緊的拳心鬆了些許,臉上露出笑容,「那太好了,我真怕你一走,就不回來了。」

「我決定去嘉州市,你要是想我了,隨時過來找我。」秦舒說道,看了旁邊的張翼飛一眼,語氣一轉,「不過,以後咱們要約張翼飛就難了,他這一去國外,山高路遠,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

溫梨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地抿了抿唇。

張翼飛也是朝她看去,不知道想到什麼,眉頭微皺。

好一會兒,才遲疑地說道:「那個,溫梨……我走後,我媽要是有什麼事兒,麻煩你跟我說一聲,她那人什麼話都喜歡憋在心裏,就算髮生什麼事,也不願意告訴我。」

溫梨點點頭,低聲道:「嗯,我會的。」

秦舒的目光在兩人之間流轉,眼裏一絲狐疑。

這兩人說話突然這麼客氣,氣氛不太對勁兒。

不過她也沒多問,有些事,真不是她方便插手的。

張翼飛離開之後,秦舒也要準備啟程了。

在這之前,她先聯繫了張翼飛的朋友,也就是她的房東,把房子退掉。

沒想到,對方居然要把租金退給她,秦舒堅決不肯收。

之前是抱着長租的打算,並且把房子給裝修了,結果這才住兩個月,就要離開,等於是她違約了。

她又怎麼好意思收下這筆錢。

收拾行李對別人而言很麻煩,對秦舒來說卻輕而易舉。

她不是個購物慾強的人,生活中也貫徹斷舍離的風格。

離開的時候,她只帶了一個小箱子,其他東西,或二手賣掉、或丟掉,或送給溫梨。

出發前,她接到王藝琳的電話。「你就是軒轅始帝!」而這時,楚秦終於看到了始帝虛影,平靜地出聲道。

「不過,一道殘魂罷了!」軒轅始帝同樣,平淡地說道,「本帝不管你是何人,速速退去,否則,休怪本帝令你神魂具滅!」

「軒轅始帝,你即為始帝,應該是身懷無上大能,光明磊落之人。」楚秦接著道,「確定要相助光焱,這等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821破陣 「母親……」

正在泡茶的葉棠看到門邊怯生生的白狄倫·布杜魯,立刻朝她招了招手。白狄倫·布杜魯頓時面露欣喜的表情,像只快樂的小狗一樣跑到了葉棠的身邊。

就是小狗似乎已經有經驗了。她到了葉棠身邊之後又連忙朝著四周看了一圈,以確保會和她搶母親的達尼埃爾還有亞瑟等人都不在。

——打從投奔了荷塞亞斯一邊,達尼埃爾與亞瑟就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看法與言語了。這兩人甚至像是巴不得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和王太後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裙帶關係,在人前也毫不避諱。

可憐白狄倫·布杜魯,母親就在目光可及之處,偏偏每次一走上前去想和母親一起談個天喝個茶,某兩個男人就會突然蹦出來,然後用各種公事當借口,順理成章地拐走她的母親。

白狄倫·布杜魯好歹也當了六年蘇丹,她有作為一國之君的自覺。她沒法像孩童那樣成天纏著母親,臉皮也沒厚到能插入母親與她的情-人們之間。大概是忍耐到了極限所造成的反彈吧,白狄倫·布杜魯在能與葉棠獨處的時候都會表現得比平時孩子氣許多。比如這會兒,白狄倫·布杜魯就抱著葉棠的腰,用臉頰磨蹭母親的後背。

葉棠掛著白狄倫·布杜魯這個腰部掛件泡好了茶。

荷塞亞斯國土廣袤,成功脫離沙漠化的土地不光適合種植大馬士革玫瑰,還適合種植路易波士茶。

路易波士茶能夠喚起葉棠的許多回憶,這也讓她非常偏愛這種代用茶。又因為荷塞亞斯出產的大馬士革玫瑰品質實在太過優秀,葉棠經常會在親自沖泡路易波士茶時加入一些烘乾的大馬士革玫瑰花瓣。

許久沒有與母親一起喝茶的白狄倫·布杜魯坐在貴妃榻上幸福地喝了一大口茶,這才忍不住感慨:「今天好安靜啊。」

「因為亞瑟和達尼埃爾不在嘛。」

看到母親如此開闔唇-瓣的白狄倫·布杜魯放下手中的茶杯:「說起來,今天因波斯和巴爾也不在母親的身邊呢。真是難得。」

因波斯作為葉棠的御-用代言人,十有八-九會在葉棠的面前伺-候。但因波斯本身並不是個話多的人。在不用為葉棠代言的時候,他和巴爾一樣寡言。這也讓白狄倫·布杜魯習慣了把因波斯還有巴爾都當作是背景板。

乍然發現這兩人都不在,白狄倫·布杜魯這才想起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難道說——」

葉棠朝著白狄倫·布杜魯頷首:「大英帝國與神聖法蘭西的艦隊今天就會抵達荷塞亞斯的領海範圍。」

果然!

先前還十分放鬆,帶著點少女稚氣的蘇丹一下子從貴妃榻上站了起來。此刻,白狄倫·布杜魯的表情已經不再是「母親女兒」的表情。她的臉上現在是屬於「荷塞亞斯蘇丹」的表情。

葉棠把白狄倫·布杜魯拉了回來。

「母親?」

「不用擔心。」

親手摘了一個葡萄送到女兒的嘴邊,比白狄倫·布杜魯矮了快一個頭的葉棠微笑。

「交給你妹妹吧。」

「西蒙娜也去了嗎!?」

葉棠點點頭,拉著白狄倫·布杜魯重新坐下。

同一時間,地中海上大英帝國的艦隊已經進入荷塞亞斯的領海範圍。

與陸地上有雨的情況不同,荷塞亞斯的領海上碧空如洗、萬里無雲。普萊斯親王正坐在駕駛艙裡帶著驕傲的笑容優雅地品酒。

他這一路行來十分順利,既沒有遇上暴風,也沒遇到暴雨。彷彿上天都站在他……噢不,是大英帝國這邊一樣,他率領的艦隊連三分之一的物資都沒有消耗完,他人就已經距離荷塞亞斯只有一步之遙。

「船長、大副……請你們兩位過來一下!」

「怎麼了?」

泰坦巨人號的船長與大副同時朝著出聲的水聽器監測官看了過去。

這位監測官年紀已經不小了,平時說話做事也自有一派沉著冷靜的風範。可是此刻,這名監測官的臉色鐵青,像是看到了什麼本來不可能出現的海洋巨獸。

「兩、兩位請過來看一下水聽器的顯示……我……我懷疑自己看錯了。」

這名水聽器監測官與船長還有大副都是熟人,過去船長與大副從來沒有見他出過什麼大紕漏。也因此,哪怕這名監測官做水聽器監測官的時間還不到五年,船長與大副也非常信任他的能力。

「究竟是怎麼了?說這種自我懷疑的話可不像你啊,喬尼。」

大副說著走到水聽器監測官的身邊,他一邊拍著監測官的肩膀,一邊看向了水聽器的顯示畫面。

誰想就在大副看清楚水聽器顯示畫面的這一瞬,大副的臉也青黑了下來:「這……!這怎麼可能!?」

「怎——」

「么了」還沒被船長問出口,泰坦巨人號已經在海面上「飛」了起來。

——神聖法蘭西的艦隊從水中向大英帝國的艦隊發射了撐桿雷。泰坦巨人號前面的艦船直接被撐桿雷擊中,泰坦巨人號則被爆炸產生的海浪拋了起來。

水聽器就是早期的聲吶,雖然發明出來的時間不久,但升級的速度相當迅速。泰坦巨人號上的水聽器是大英帝國最先進的款式,水聽器監測官也沒有看錯水聽器所顯示的數值變化。

泰坦巨人號、或者說是普萊斯親王率領的這個艦隊的唯一缺陷,那就是缺乏實戰經驗,無法馬上意識到自己已經身處戰場。

「呿!打偏了嗎!?」

神聖法蘭西派出的艦隊規模與大英帝國派出的艦隊差不多。率領艦隊的人卻是比普萊斯親王要年輕,並且也更激進的小伯爵。

二十歲的小伯爵拿著望遠鏡惡狠狠地啐了一口,接著再度下令:「給我轟!轟爆那群英國佬的腦袋!讓他們知道與我們神聖法蘭西作對的下場!我今天就要給我們可憐的伊莎貝拉公主報仇!」

大英帝國非常自傲於發明了水聽器,同時也將水聽器的技術當作高級機密保存起來,不允許外傳。神聖法蘭西這邊沒有水聽器這種玩意兒,可是其軍火產業相當發達,撐桿雷這種魚-雷的鼻祖就是神聖法蘭西海戰時的殺-手鐧。

大英帝國六艘艦船先沉一艘。其他的五艘艦船由於排列密集,也被沉默的自家艦船給撞擊摩擦。普萊斯親王率領的艦隊還沒和神聖法蘭西的艦隊交手,就已經先輸人一截。

這讓普萊斯親王大怒不止,他在駕駛艙里嚷嚷著:「還擊!還擊!讓那些滿腦子都是風-流韻事的法蘭西傻叉們看看我們日不落的厲害!!」

普萊斯親王的嚷嚷沒什麼作用,幸好大英帝國的指揮官們也不全是普萊斯親王這樣嗓門兒比腦子大的貨色。

領海與公海的邊緣上,大英帝國的艦隊開始對著神聖法蘭西的艦隊予以反擊。雙方打得有來有往,一時間真讓人說不清楚哪邊會贏。

咻——

博爾多吹了聲口哨,他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將自己看到的內容原封不動地告知給亞瑟知道。

安菲特里忒號就停在地中海上一座無人石島的後面。同安菲特里忒號一起藏匿在無人石島之後的還有暴風女神號以及普羅米修斯號。

「和蘇萊絲預想得完全一樣。」

暴風女神號上的達尼埃爾有時候會忍不住生出一種奇怪的想法:自己喜歡的女人會不會不是人類,而是女神?因為她的計劃總是能夠一點都不落空的實現,順利得令人難以置信。

就像此次作戰。

確實,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蘇萊絲留下那些為英法兩國做姦細的英法士兵及其家人是為了操縱英法兩國能得到的情報。可是他真的沒想到蘇萊絲對情報的操縱居然細膩到能讓英法兩國派出絕對無法對話的兩位總指揮。

神聖法蘭西的小伯爵衝動、冒進、好大喜功,是典型地沒有受過挫折的年輕人。而從亞瑟給的情報來看,大英帝國的普萊斯親王同樣好大喜功,且這個男人嘴上不把風,總把事情想得很簡單,遇上了麻煩又只會讓別人給自己擦屁-股。

上面有這樣的兩個人做總指揮官,哪怕下面有冷靜理智的智將型人物在,英法兩國的艦隊也不會坐下來談談如何瓜分荷塞亞斯。

打,這是英法兩國艦隊正巧撞在一起的唯一結果。

可就是這「正巧」也是蘇萊絲操縱的結果。

規模、火力相差不大的兩個艦隊,同樣沒腦子的總指揮……這是必然兩敗俱傷的一戰。

「我們只要等到他們相互消耗得差不多了再去收割最後的人頭就好。……亞瑟那邊是去了結他的孽緣就是了。」

達尼埃爾笑著穿上了軍禮服外套。

荷塞亞斯的軍禮服通常都是白色,葉棠為亞瑟還有達尼埃爾做的新軍服卻是深如黑色的墨藍色。

「是時候了。」

睜開眼睛,駕駛艙主位上的公主西蒙娜站了起來。

紮成高馬尾的金髮在西蒙娜的腦後微微晃動,身著絳紅色的軍服,雙手拄著軍刀的公主大聲道:「普羅米修斯號!出發!」

西蒙娜的身後,因波斯與巴爾同時將右手放在胸口。船長、大副與其他人亦是同時行禮。

普萊斯親王以為自己會死,死在法蘭西人的炮灰之下。額角因為撞到船艙某處而流血不止的他萬萬沒想到在絕望之刻,安菲特里忒號出現了。

「亞瑟!?難道是亞瑟·霍華德嗎!?」

一秒從駕駛艙的地板上爬起,普萊斯親王帶著喜悅至極的笑容撲到了窗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個下-賤玩意兒不可能放棄他好不容易得來的地位與權勢!荷塞亞斯的王太后再美又如何!?只要有貴族的身份在!幾十個、幾百個美女還不是手到擒來!他一定是後悔了!所以前來向我投誠——」

普萊斯親王話音未落,安菲特里忒號上的炮口已經調轉方向。

「……啊……?」

被那黑洞洞的炮口指著,普萊斯親王傻了眼。

戴著葉棠惡作劇一般剪給自己的半掌手套,亞瑟平靜地下令:「全炮門,齊射。」

。宋風之和林老五走在街上,這時候已是夜深人靜,僅有幾個醉漢拎着半瓶酒在街上遊盪。

酒氣在冷風中很是嗆人,聞久了,就有些想要作嘔。

林老五捂著鼻子從那幾人的身邊走過。

等那幾人離開后,宋風之停下了腳步,一時之間,竟不知要去什麼地方。

他是要去找宋林叟,可一點頭緒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338你不會害羞了吧 不過雖然這樣說,但明日奈也是猜測而已,畢竟這半年來自己是一直和穗乃宇在一起的,按道理那個女人穗乃宇認識的可能性不大。

算了,自己想那麼多幹嘛。管她和穗乃宇什麼關係呢~

明日奈走了以後,高坂穗乃果就和高坂雪穗從車上走了下來,聽着剛才幾人的對話,二女的心情也很快平復了下來。「哥,這位姐姐是?」心情平復之後的高坂穗乃果想知道這位能輕易製造冰塊的姐姐到底是誰?

看到穗乃果和雪穗好像沒怎麼受影響,穗乃宇挺高興的。就怕兩個妹妹受什麼刺激。聽到穗乃果的疑問,穗乃宇想了一下,答道:「哦,這是哥哥的女朋友。」

既然穗乃果問了,那麼自己也就老老實實回答了。沒什麼好隱藏的。一個女人都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你了,而且單獨一個人隨着你來到另一個陌生的世界的時候,如果拋棄她那還是人嗎?

艾斯德斯聽到穗乃宇的回答還是很高興的,眼前這兩個小女孩可是穗乃宇的妹妹啊,自己這算是被他介紹給家人了。

「啊!」聽到穗乃宇的回答,穗乃果和雪穗都被嚇到了,「可,可..可是,哥你和這位姐姐到底什麼時候認識的,我怎麼見都沒見過。而且明日奈姐姐怎麼辦?」

明日奈嗎?

在帶艾斯德斯回到現實世界之前,穗乃宇肯定思考過這個問題,自己是也喜歡結城明日奈,不過現實世界可是一夫一妻制的啊~這可不是寫小說!總不能讓自己開後宮吧~但讓自己放棄艾斯德斯?做不到!既然不可能放棄艾斯德斯,那麼穗乃宇其實已經做好了準備。

「再說吧。」

理智上穗乃宇已經有了答案,但真的開不了口,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深究。可能這就是男人的通病吧~

聽到自家哥哥的回答,穗乃果算是明白了,也沒有繼續追問。雖然也很想和艾斯德斯搭話,而且哥哥也說了這個姐姐是哥哥的女朋友,但是剛才那個把人凍成冰塊的能力也讓穗乃果壓下了有些激動的心情。

看了一眼天空,應該是下午兩點左右吧,雖然還早,但穗乃果和雪穗肯定是沒什麼繼續逛街的心情了,而且繼續逛街也太危險了。

鬼知道這個世界被修正成什麼樣了啊!

「穗乃果,雪穗。咱們先回去吧。」對着妹妹說完,穗乃宇就轉過頭看了眼艾斯德斯,「跟着我先走吧,把她們兩個先送回家,我再和你說一些事情。」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