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中不齒太一門所為,美眸中儘是擔憂的神色。

「師姐……」柳如心連忙示意她坐下。

畢竟這時,還有一位太一門的外門長老在這浮峰上呢,名義上是侍奉,其實和監視沒有什麼區別。

沈夢華還想要說什麼。

「夢華,坐下。」百靈宗一位長老打斷了沈夢華的話。

沈夢華面色數變,最終在心裡低低地嘆息了一聲,然後默默地搖了搖頭。

…..

小浮峰上。

「他娘的,這太一門真是卑鄙,竟然下此狠手,天荒兄弟怕是扛不住!」胡不歸在看到月精輪中的力量爆發之後,霍然起身。

有一股極為隱晦的元氣波動從他的身體里運轉了起來

他身旁的劉殺雞、南鐵衣等人也是面露憤然之色。

太一門把事情,實在是做的太過分了。

幾個人都有了出手救援的準備,一旦天荒真的……那哪怕是打破了風雲台的規矩,他們也會出手。

……

風雲台上。

葉青羽如臨大敵。

「竟然不能動!」

他微微皺眉。

這月精輪的氣機太過強大,且以仙階境的力量催動,若是被擊中,不死也會重傷!

他心裡瞬間做出了判斷。

當然,葉青羽並不害怕。

因為他還有很多底牌沒有施展出來。

對面。

陳少華已經徹底放棄了自己所有的自尊,徹底墮落。

他獰笑著,表情醜陋而又猙獰,宛如一頭惡魔一樣。

「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嗎?呵呵,你看,我說過的,你今天死定了。」陳少華獰笑著。

他模仿之前葉青羽出拳橫推的那種氣勢,讓月精輪緩緩地靠近葉青羽,讓月精輪之中的力量慢慢地碾壓葉青羽,就是為了在殺死對手的最後時間裡,給葉青羽更多的折磨和恐懼,他也想在葉青羽的臉上,看到自己之前頻死時那種瘋狂掙扎和失態癲狂。

但陳少華失望了。

葉青羽只是微微皺眉而已。

「難道要用青銅古書中的閃現符文?不行,那是我用來營救小杏的底牌之一,現在用了,接下來怎麼營救杏兒。」

葉青羽否定了自己這個念頭。

對面,月精輪已經正對著他碾壓而來。

正當葉青羽深感掣肘之時,準備用另外的底牌時,意料之外的異變出現了。

丹田之中,一道暖流緩緩浮現,宛如火焰灼燒。

他頓時一愣。

下一瞬間,那沉寂在他丹田內的雲頂銅爐突然一震,竟然在沒有葉青羽催動的情況之下,自動運轉。

葉青羽隱約覺得雲鼎銅爐震動著似要脫離控制,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釋放出以前未曾出現過的氣息,下一瞬間,果真就化作流光,從丹田之中幻化而出,嗡嗡嗡震動著,一開始只有拳頭般大小,周身閃爍著奇異的符文光束,原本暗黃色的爐壁,竟然也綻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輝,宛如黃金一樣,瞬間化作一隻五六人才能合抱的巨大三足銅爐,宛如一口巨鼎一樣,自動懸浮在了葉青羽的頭頂。

銅爐嗡嗡,似是天地法則流轉一樣。

有玄黃色的霧氣從這雲鼎之中流溢出來,彷彿是絛絛垂柳一樣,又似是水晶垂簾,玄黃色的光霧垂下來,正好將葉青羽整個人都籠罩在其中。

這樣的變化,完全讓葉青羽震驚莫名。

然後——

「轟!!!」

仙階之力催動著的月精輪,斬在了玄黃色的光霧絛絛之上。

玄黃色光霧盪起漣漪。

猶如春風吹拂池面水紋一樣輕微柔和。

但那恐怖到了極點的月精輪,卻似是撞擊在了神魔天幕上一樣,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巨大轟鳴之聲,恐怖的力量爆炸爆裂了開來,宛如天怒一樣,風雲台上的空間都被這爆烈的力量撕碎,形成一道道空間裂縫,磅礴的元氣力量傾瀉而出,形成的元氣之刃席捲整個風雲台,葉青羽已經被湮沒。

整個風雲台,都劇烈地顫抖了起來,彷彿下一瞬間就會坍塌墜落一樣。

風雲台下。

各大浮峰上。

「那是什麼?」

「天荒召喚出了什麼兵器?好像是……一口鼎?」

「那鼎,能擋住月精輪嗎?」

驚呼聲一片。

大小浮峰上的強者們,緊盯著風雲台的方向,神色各不相同,有人一臉得意,有人面露憂色,也有人一臉憤然…..

此時的老魚精卻是放下心來,翹著二郎腿吹起了小曲。

胡不歸南鐵衣等人,實力高深,原本在那一瞬間要出手救援,但看到雲鼎出現之後,他們三個人都略略遲疑了一瞬。

太一門浮峰上。

太一真人面色淡然,彷彿風雲台上發生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他的身後太華峰峰主眉頭微微蹙起,眼中一縷殺意掠過。

南宮世家、天妖宮、滅世魔宗的幾大巨頭,此時也都認真地看向了風雲台,對風雲台上的爭鬥有了興趣。

風雲台上。

元氣之刃逐漸消散。

恐怖的力量亂流也逐漸消弭。

煙塵散去。

塵埃落定。

無數目光的注視之下,一道人影安然落地。

是葉青羽。

他身上,沒有絲毫的傷痕,氣息淡定從容。

他的頭頂,三足古鼎靜靜的漂浮著。

古鼎上垂下的如輕紗般的光幕隨著微風吹動竟也微微的飄動,光幕上絲絲縷縷的紋路如畫卷般蜿蜒。

毫髮無傷。

雲鼎完全抵擋住了月精輪的力量。

隱約之中,四周浮峰上低低地爆出一陣陣此起彼伏的歡呼聲。

對面。

「這……不可能……怎麼可能?」

陳少華張口驚呼,面色震驚,如同見了鬼一樣。

月精輪中的力量何其龐大,仙階境高手只怕都是無法安然接下,怎能不讓他愕然!

那鼎……難道也是神器不成?

不對,不對,就算是神器,也需要由仙階境的強者催動,才能抵擋剛才月精輪的必殺一擊,可天荒根本未達到仙階境,卻依靠這鼎,擋住了月精輪的力量。

「難道這口鼎,竟然是……聖器不成?」

陳少華瞠目結舌。

他的目光落在葉青羽頭頂的古鼎之上。

這口看似古樸無華的黃銅古鼎,高約一丈,寬相同,宛如薄金,沾沾光輝,在陽光照射下如純金打造一樣,周身刻畫著各種遠古異獸的圖案,異獸形象生動彷彿活物一般。古鼎的三足之上的流雲紋路,勾勒出一種前所未見得符文。古鼎的四周光幕垂下,薄霧般的光幕宛如輕紗一樣靈動,散發著月華一般的淡淡光暈將葉青羽籠罩在其中。

在巨鼎的玄黃光霧籠罩之下,葉青羽黑髮飛舞,衣衫獵獵,宛如魔神臨塵一樣。

陳少華幾乎喪失了思考能力。

……

此時的葉青羽,心中是又驚又喜。

他萬萬沒有想到,雲頂銅爐竟然會發生這樣的異變,主動護主。

一直以來,葉青羽都將這銅爐當做是一個器具,一個工具,從未將它的功能,朝著攻防的武器方向拓展過,也從未想過,它竟然有這樣的威力。

一瞬間的福至心靈,讓葉青羽意識到,自己之前有可能太小看雲頂銅爐了。

畢竟它是可以和青銅古書【神魔封號譜】在自己丹田之中割據一方對抗的神物,只怕是它的來歷,遠超自己之前的猜測。

當初劉元昌得到這件寶物,卻只是將它當做是普通丹爐,葉青羽還曾一次次腹誹雲頂銅爐落在劉元昌的手中,實在是明珠暗投,誰曾想到,他自己得到雲頂銅爐之後,也沒有真正意識到這銅爐的珍貴,一直以來,都忽視了它,自己和劉元昌又有什麼區別呢?

葉青羽在心裡腹誹自己。

———-

第一更。

因為昨天一更,有些兄弟覺得刀子又食言了……我想想,好像真的是很對不起大家

所以今天會三更。

還有兩更 葉青羽意識到自己以前犯了和劉元昌同樣的錯誤,忽視了雲頂銅爐真正的價值。

想到剛才雲頂銅爐輕鬆地承受住了月精輪的攻擊,葉青羽心中一動,看著對面渾身都籠罩在日精輪光罩之中的陳少華,他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於是接下來,周圍浮峰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令他們瞠目結舌的一幕——

只見葉青羽輕輕一抬手,伸手握住他頭頂的古鼎一足,像是掄起一把巨錘一般,輕輕掂了掂,似乎是感覺重量還不錯,然後他倒拎著這尊巨大的雲頂,而後面帶微笑的向陳少華走去。

陳少華心中一慌。

但他下一瞬間他很快又冷靜下來:「天荒,你……你想幹什麼?我有日精輪護身,你能奈我何!」

「哦,堅不可破的日精輪是嗎,今日我就破給你看看!」

言畢,葉青羽掄起手中的雲鼎銅爐,猛擊向陳少華。

他將那巨鼎,當做是武器,直接朝著陳少華咋了過去。

鐺!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

陳少華只覺得渾身巨震,可怕的力量,即便是隔著日精輪的光罩,依舊餘波傳來,震得他五臟六腑猶如破碎一般,眼前發黑。

鐺鐺鐺!

葉青羽毫不停手,手持雲鼎銅爐,瞬間又砸了三下。

伴隨著每一鼎砸下,日精輪耀眼的金光都會黯淡幾分。

「噗!」

陳少華一口鮮血噴出。

他意識到了不妙,神色驚懼,正打算說什麼,葉青羽卻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手中雲鼎銅爐舞動。

鐺!

鐺!

鐺!

又是三聲連綿不斷地敲擊聲傳來。

日精輪上的金色光華暗淡幾乎不可見,光罩上遊走著的龍形符文,也一寸寸地斷裂。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