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拒絕的。

「你走。」蘇眉不為所動。

皚雪:……

「我發誓?」

「你是個妖王,你要對誰發誓,神明嗎?」搞笑了。

皚雪:……

「你想怎樣?」皚雪都無奈了,「不然,我把我的大寶貝給你?」 蘇眉:……

這句話怎麼有點詭異。

她彷彿看到對方一臉淫蕩的發出「嘿嘿嘿」的笑聲,然後一隻手繞到褲襠之內,「小姑娘,要不要給你看看叔叔的大寶貝呀。」

啊……

真是讓人變態的場景啊。

「不想看,你走開!」蘇眉拒絕的更瘋了。

皚雪:……

碰了一鼻子灰,無奈對方軟硬不吃,他只能默默的轉頭走人,臨走之前還把門帶上,讓這隻可憐的小貓妖留下一點點安全感。

就這麼過了一個時辰。

忽然天就——放晴啦!

哎等等……

這節奏怎麼有點不對勁?

說好渡雷劫要最少三天的呢?

這也才半天的雷聲震響,然後就……放晴了?這麼輕而易舉,雷神就離開了嗎?莫非是其他地方也有妖精在渡劫,所以他先到其他地方去抓妖了?

蘇眉躲在箱子里懷疑妖生。

另一邊……

青硯真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元神出竅跟雷神談了一個條件。

青硯真人:「雷神,在下正做祭祀,你這時候五雷轟頂的恐怕是不太好吧。」

雷神:「青硯上仙,妖族渡劫本是逆天而行,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青硯真人:「可是據我所知,此次渡劫的這一隻貓妖大約是在幾日之後才會開始,可為什麼又偏偏提前了這麼多天?」

雷神:「天有異動,上次我已經察覺到這隻貓妖所在之地,只是不出一日,這隻貓妖的蹤跡又再次消失。今日我的法器突然發生異動,大約是這隻貓妖體內妖力突飛猛進,這不正是渡劫的預兆嗎。」

青硯真人默默想到了自己國師府內靈氣濃郁,適合修鍊……

「……」他的鍋,他自己來背!

「咳……」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青硯真人就不得不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了,「說起來這隻貓妖與我有些淵源,不如雷神看在我的薄面上放過這一隻小小的貓妖如何?改日奕黎重返神界,我讓他捎一壺玉芝瓊漿給你如何?」

「既然青硯上仙都這麼說了,索性也只是一隻沒什麼妖力的小妖,那我就回宮等候神將大人了。」

玉芝瓊漿可是一個好東西,青硯上仙雖然不在神界,但的玉芝瓊漿我是讓神界的一群人都饞掉了下巴也難求一壺。

為了這麼一隻小小的貓妖,就換得一壺玉芝瓊漿,雷神當然樂意。

回去這事兒估摸著他能炫耀好久了!

蘇眉還在箱子里靜觀其變,說不定這是雷神的新花招,待她現身就給她致命一擊呢。

一直到青硯真人做完了祭祀,祈求國運來年風調雨順天下太平,總算是平息了百姓的猜測。

隔日回府再與皚雪說起這事,皚雪聽完消息就直接跑來找蘇眉了。

「銀素,就算你不相信我說的話,青硯真人這個稱呼可不是白叫的,國師府的陣法都是他親自布的,你總該相信他吧。」

蘇眉:……

修道者?

那個眯眯眼的老男人?

他的話就更不能相信了!

「不信。」蘇眉果斷拒絕。

皚雪:……

「從昨日下午到現在,都停了雷聲,如今都是晴空萬里,你出來看一看呀。」 「我喜歡箱子,你走吧。」

……

外面突然一片寂靜。

然後……

她的箱子動了。

皚雪這個殺千刀,居然連同箱子一起搬動了!

蘇眉瞬間就在箱子里抓狂了,「混蛋皚雪!你到底想幹什麼!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加害於我!」

「不……不就是……」說著說著,蘇眉自己就先委屈上了,「我將你捉弄了幾次,你就這樣報復我,你就不能捉弄回來嗎,憑什麼拿我的性命開玩笑!」

「你……你這個混蛋,趕快把箱子給我搬回原處去!」 帝君獨寵:墨家女霸主養成 在箱子里搖搖晃晃的蘇梅也不清楚外面的情況,只是感受到箱子在不斷的移動之中。

外面那個人也不出聲,罵著罵著……

蘇眉就有些慌了。

我擦。

外面的人為什麼不出聲,箱子一直在晃動,說明箱子還在對方的控制之下。

莫非外面的人不是那隻大黑狗?

「你……你到底是誰!」

「這裡可是國師府! 財神小甜妻 你竟然敢在國師府內亂來!」

我靠!

這次真的不是要把她給玩死吧?

防火防盜這麼多天,居然就在她渡雷劫的這幾天里出了意外!

早知當初,她就不應該躲在箱子里了。

也不知道箱子有沒有被壓著。

若是箱子被壓著,她也就出不來了。

蘇眉提心弔膽的穩住自己的身體,一隻爪子向上抬,想要把箱子蓋兒掀開。

啪——

一聲,箱子居然沒有任何禁錮,刺眼的陽光讓她一下子睜不開眼,蘇眉好不容易適應了這等強烈光線,睜開眼睛,該死的皚雪還真特么在院子里站著,看著她的狼狽模樣笑嘻嘻的。

蘇眉怒火中燒,提起爪子就衝上去。

儘管她知道自己並不是這貨的對手。

士可殺不可辱!

蘇眉氣得跳腳,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在渡雷劫了,上去就是一個瘋狂亂抓。

皚雪沒有想到蘇眉的反應竟然這麼大,一下子躲避不及,被她抓破了衣服一口子。

一條長長的抓痕下來,一團白毛嘴裡還嘟囔著哭腔,一邊打人一邊哭。皚雪就算是想要反抗,聽到這哭聲都怕了。

抱頭鼠竄的。

從院子里跑到屋子裡,被蘇眉一個飛撲抓到身上,用爪子死死勾住衣服,另一隻爪子亮出來,朝著他的臉揮動。

「混蛋皚雪!」晶亮的貓妖澄澈而圓潤,大約是含著淚水的緣故,變得更清澈了。看著皚雪連連求饒:

「好銀素、銀素我錯了……我真錯了……打人不打臉,這不也是看你呆在箱子里一天了擔心你嗎……你瞧、你瞧這些可都是我從城外買回來的美食,你餓不餓,要不咱們先吃點?」

「吃什麼吃,你不知道我現在還……」

話才出口,蘇眉突然想到了剛剛掀開箱子時那刺眼的陽光,她話鋒一轉,「就算是雷劫忽然沒有了,誰知道他什麼時候又突然出現,你……你怎麼能!」

「瞧我不打死你!」

狼性老公,別過來! 一邊說罷,她的一個爪子揮下去,沒能聽見劃破皮膚,撕開肉的聲音,而是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而蘇眉……

正一絲不掛的騎在皚雪身上。 皚雪:……

蘇眉:……

兩人對視了足足十秒鐘,隨後只聽得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伴隨著門窗木屑飛斜而出,一個人影摔在院子里。

皚雪的內心大概是崩潰的。

雖然這一點對他來說甚至連皮肉傷都算不上,可是……可是這跟上次的情況完全不同啊。

上次是魂魄也就算了,這次居然是實體!

皚雪的臉一直紅到脖子根。

堵著一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混蛋!!」

一聲尖叫驚破天際,蘇眉迅速從自己的空間里拿出一套衣服披上了,在把皚雪踢出房間的下一秒,把房間關的嚴嚴實實。

皚雪尷尬的一句話都說不出口,腦子裡空白一片,只剩下「完了」這一個念頭。

怎麼辦怎麼辦,他把一個姑娘的身體看了兩次!!

全全的!

「我……我是混蛋,我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皚雪有點絕望,這根本不是他的意願,這個意外太突然了,他覺得他今天來到這隻貓妖的房間就是個錯誤!

蘇眉余怒未消,從聲音也能聽出來她此刻有多麼的咬牙切齒:

「滾,你這個大豬蹄子!」

皚雪:……

「對,我是大豬蹄子……可是……」皚雪欲哭無淚,他甚至有點委屈,「可是你讓我滾到哪兒,可是我的院子。」

蘇眉:……

呵,男人。

從自己空間里找出一把看起來頗有氣勢的大砍刀就提著走了出來。

臉色陰沉,目光直勾勾的看著他,彷彿要把他五馬分屍。

皚雪站起來,往後退了兩步。

「我……我錯了……」

「呵。」蘇眉一聲冷笑,表情陰森森的,雖然看起來個頭不大,披著衣服也是鬆鬆垮垮的,彷彿隨時都能再次掉下來一樣。

可她的氣場足足兩米八!

皚雪:……

怎麼辦!

他到底是打還是不打!

「你……銀素,你……你要冷靜啊!」皚雪雙手擺在身前沖著她擺手,企圖通過武器的話題轉移她的視線:「銀素你……你的武器是哪來的。」

「你管我?」蘇眉挑著眉反問,

「不……不敢。」皚雪慫了,在他的印象里,這也就是個什麼能力都沒有的弱小姑娘,一碰就哭的軟娃娃,他怎麼忍心對這個姑娘下狠手呢。

而現在,小姑娘生氣了,皚雪是真不知道要怎麼去哄,只能順著她,對方說什麼他就是什麼,只求這個小姑娘消消氣。

蘇眉看著他這個模樣,真是好氣又好笑。

可對著這樣的皚雪,她又沒辦法繼續下去了,乾脆狠狠瞪他一眼,理直氣壯。

「混蛋,我餓了!」

在箱子里躲了一天一夜,滴水未進粒米不沾,蘇眉還沒餓得倒下去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皚雪突然想起他身上還有今天出門時順道買的不少食物,「嗯嗯……我有吃的,我有。銀素你先把刀放下,我這就去給你把吃的放好,你看行不行?」

蘇眉瞥了一眼自己身後漏了一個大洞的房間。

「我住的地方壞了。」

「我的那間讓給你!」皚雪立馬錶示自己的態度,一邊從懷裡拿出他保存的好好的荷葉雞,「你瞧,還熱乎著呢。」 蘇眉沒有回答他,只是點著頭,輕哼了一句。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