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朝郝淑芹斜睨了一眼:「你過來吧。」

郝淑芹別的目的沒有,她就只想要支開程苒,讓程歆月那邊有機會,只要程苒不在封墨燁身邊,封墨燁就會誤解程苒。

畢竟剛才封墨燁問是誰的時候,程苒不也沒告訴他是誰嗎?

這簡直就是自己給自己作死。

前面幾次想著算計程苒,結果總是被她躲過,還有一次竟然被她反攻,差點沒把自己氣死,這一次,趁著封家的親戚都在,她一定要讓程苒名譽掃地。

郝淑芹跟程苒走到三樓,程苒直接把郝淑芹帶到了封彥菲的房間里,封彥菲這會兒正在外面忙著玩兒,估計也不會進來。

程苒對封家不是很熟悉,也不敢把郝淑芹亂帶,封彥菲這裡,暫時算是比較安全的地方。

她進去之後關上門,坐在椅子上,姿態閑散,雙手環胸。

「說吧,你又知道點什麼了?」

郝淑芹哪裡知道什麼,她什麼都不知道,那個老太婆的事,她一概不清楚,也沒去調查過她的死因。

可程苒只關心這個,要是不這麼說,這丫頭能跟著自己過來嗎?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胡編亂造。

「我聽這個封家的傭人說,好像你奶奶是知道了封家的什麼秘密被蓄意謀殺的,並不是死於意外。」

程苒方才還平靜的眸子瞬間緊擰,漾起波瀾,就連聲音都透著一股貫穿一切的氣勢。

「到底怎麼回事!」

郝淑芹一看到她的表情,聽到她的聲音,後背一瞬間泛著涼意,突然有些後悔跟程苒說老太婆的事。

她忘記了一點,程苒最在意的就是那個死老太婆。

不知道是由於緊張還是害怕,她一開口,聲音都在哆嗦。

「我……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並沒有什麼證據。」

程苒從椅子上直起身,原本就纖長的身高,此刻站在郝淑芹面前,更是壓倒性的優勢,給郝淑芹帶來了更大的心理壓力。

她現在只盼著好程歆月那邊能夠快點解決好,不然她堅持不了多久。

程苒看郝淑芹的神色好像有些不太對,眼神飄忽不定,很緊張的樣子,她眯了眯眼。

「你看著我。」

郝淑芹只能漸漸將視線移到程苒臉上:「怎麼了?」

「你在撒謊。」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郝淑芹雖然有心機,但是一個人的微表情很容易泄露出來。

再加上郝淑芹之前就被自己嚇到過,她的心裡對自己是有恐懼感的。

郝淑芹急忙擺手:「沒有,我真的是聽別人說的,就馬上把這個消息告訴你了。」

「那你又為什麼會想要告訴我,咱們倆之間的關係,可不是那種可以互傳消息的,尤其是我還打破了你女兒要當封少奶奶的美夢。」

程苒越看郝淑芹越覺得她有問題。

「我……我那個還有點事,先走了。」

說完,郝淑芹再也受不住程苒眼神的壓迫,轉頭就開溜。

程苒再追出去時,哪裡還看的到郝淑芹的身影,她心裡有種預感,郝淑芹一定又在謀划什麼。

她下樓后,想要找到郝淑芹問清楚,卻沒有發現她的身影。

之後就看見席城從他身後走了上來,席城看見程苒,弔兒郎當的臉上立馬揚起了笑容,想要過去偷偷嚇一嚇程苒,誰知道人都還沒湊上去,程苒早已有所察覺,一個胳膊肘往後重重一擊,只聽見席城的哀嚎聲。

「嗷……痛!」

程苒轉過身,就看見席城一臉痛苦的表情,關鍵她臉上還沒有半點愧疚的意思。

「席少爺,我這個人不太喜歡陌生人靠近,有戒備心理,所以以後這種危險動作,奉勸你還是少做為主。」

席城摸著腰部發疼位置,沒想到這丫頭還會點身手,簡直太符合他胃口了,比程歆月有意思多了。

他滿臉興緻高昂,沒生氣,反倒是對程苒露出自以為很帥氣的笑容。

「程苒,別這樣,咱們好歹也是一家人。」

「是呀,你也知道是一家人,說到這兒,你是不是還得叫我一聲姐。」

程苒一句話就把跟席城的距離給拉開了,別以為她不知道這富二代腦子裡想的什麼。

他看自己的眼神,對自己說的話,都再明顯不過,怕是只有程歆月那個蠢貨還不知道自己男朋友正在覬覦著別的女人。

一想到程歆月,她才想起,程歆月平時那麼黏這個男人,怎麼今天卻不見了人影。

旋即,程歆月從門口走進來,看到席城跟程苒站在一起,即可上前,挽著席城的手臂。

「老公,你剛才去哪兒了,我找你好久呀。」

「我……我就隨便逛逛。」席城刻意頓了頓。

程歆月撅著嘴,自以為自己這樣很可愛,聲音又矯揉造作,聽的程苒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還要去找郝淑芹問清楚,也不想在這裡看這兩個人在這裡秀恩愛,逢場作戲,虛情假意。

程苒的腿還沒來得及邁開,就聽見程歆月那肉麻到死的聲音。

「姐姐,我剛才怎麼也沒看見你呢,你是不是跟席城在一塊兒呀?」

程苒轉過身,那眼神瞬間變得銳利無比,就像是一把刀子滑過程歆月的臉頰。

「程歆月,你這個男朋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程歆月挽著席城的手臂,高傲的仰著下巴:「那可未必,姐姐到底是苦地方養大的人,對一些奢靡的東西不可能一點都不喜歡,而且姐姐不是一向都喜歡搶我的東西嗎?」

原本這個封太太的位置是屬於她的,去被程苒給拿了去,現在讓她下來,她還不答應了。

程苒不想搭理程歆月的,可她非要往槍口上撞,自己要是不讓她自慚形穢,怕是對不起她費腦子想了這一番說辭。

她轉過身,那不屑的眼神輕掃過席城,然後對程歆月說。

「我問你,席家有封家有錢嗎?席城有我老公個子高嗎,有他帥嗎?有他疼人嗎?最重要的一點是……床上功夫有我老公好嗎?」 去往俱樂部的道車輛很少,幾乎都是和賽車俱樂部有關的跑車和改裝車在路上飛馳。

初次架勢柯尼塞格沒什麼感覺,因為油門踏板不能踩,要不然很容易就飛出去了,頂級超跑雖好,但在大街上行駛的確有些憋屈。

魏凜80邁穩健行駛,手伸出窗外呈握姿,感受風的阻力。

「B了。」

「什麼?」安語晨不懂他說的什麼,但從他表情就知道准沒好事。

魏凜帶着戲虐的笑瞄了一眼她胸脯,「80邁有你的感覺了。」

「嚯——」安語晨直接無語,但又不服氣:「你才B呢,我是D!D好嗎!不是你流氓,我打你。」氣得又一次伸手去掐了一下魏凜的腰。

「嗡——」

「既然是D,那我來感受一下D是什麼感覺。」

魏凜一腳油門下去,安語晨慣性的倒在靠背上。

「可惡的壞人!」安語晨咬牙切齒的白了魏凜那副大大方方耍流氓的樣子,側過身以示抗拒,不過又挺好奇是不是真有那種感覺,於是把車窗降下來,慢慢的把手伸出去,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脯,索性就很無語,是真的有那麼一奶奶類似的觸感。

側過頭望向魏凜,竟然發現他的手還在空中狠狠地抓了一把。

他是代入感太強了嗎?

安語晨又被冒犯到。

「把手伸進來,快點。」安語晨奶凶奶凶的警告。

「伸進來放哪兒?」魏凜趁機調侃道。

安語晨頓時就急了:「你別耍流氓了,你這樣還能不能愉快交流?真是對你鄙視到極點了。」雙手抱着胸前有氣又惱的樣子,「我要是女拳,你早就完了。」

女拳?不存在的,那隻會揮拳朝普通人。

魏凜笑了笑把手伸進來關上車窗,減速到50邁。

「幹嘛?」

「這樣可以陪你多待一會兒。」

安語晨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雙手合十朝魏凜鞠躬:「魏少我求求你別撩了,你真不適合這樣撩女孩子,太假了。」

魏凜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伸過去把安語晨合十的雙手握住,安語晨把手抽出一隻手打了他一下,「開車還不老實,專心開車。」拿出手機翻閱朋友圈,而那隻左手被魏凜的右手拉着放在中央扶手上,能感受到魏凜的手背還蹭了蹭光滑的手背。

安語晨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以前自己很矜持的,但是今天認識這『可惡的壞人』后就被他帶偏了。

安語晨不缺有錢富二代追,但那些人和魏凜有區別,區別在於魏凜不止有錢,他的才華才是征服安語晨的致命要點。

換而言之美女和一個只有錢的地主家傻兒子待一起,和美女與一個有錢又帥還頗有文才的男人在一起,安語晨會選擇後者。

20歲的年紀了她也想找個男朋友了,奈何娛樂圈簽哥太多,一個個私生活亂的飛起,所以找個圈外男朋友更好。

今天懶得休息一天遇到魏凜這樣的人出現在自己生活里,他有目的性還是直說的那種,都懶得拐彎抹角了,安語晨覺得這雖然是那麼回事,但決定權在我手上,總之和魏凜在一起的時光很放鬆,不需要時刻警惕。

『好感度:71』

……

撩人的聲浪越來越近,聽着酥脆的聲浪絕對是有超級豪車來了,俱樂部門口所有人朝匝道口望去。

「Wow~」

科尼塞克從主道轉彎進入俱樂部那一刻,所有人歡呼了。

「OMG是柯尼塞格!卧槽!」飆車黨為之瘋狂。

柯尼塞格並沒停留,在眾人目光中開入通道,來到後車場。

停車熄火,安語晨把手收回去,魏凜沒放。安語晨緊張:「鬆手,人來了。」

「叫爸爸。」

「我去。」安語晨過去就打。

魏凜順勢摟着她的腰,跑車高度很低,安語晨這沖昏頭腦的撲上去就撲到魏凜的懷裏,幾乎是臉挨着臉,魏凜聞到她身上好香,「什麼牌子的香水。」

「你鬆手我就告訴你。」安語晨戰術性後仰,她感覺魏凜要啃自己似的。

咚咚咚——

秦峰在敲駕駛室門。

「這香水味不好聞,待會我給你重新買一瓶。」說完鬆開她的腰笑了笑下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