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神念感受到雲升神念波動的瞬間。就滿懷欣喜的迎了上來。

「我引導,你操控!」他也不多說。神念里傳出這句話之後,就引導著瑩霜的神念。向他所在的方向迅速的掠去。

自從雲升出現開始,大蛇的注意力就一直被他所吸引,渾沒注意到它的地盤上多出了一件東西。

所以,鎖元塔從它的身前掠過,它都沒反應過來,鎖元塔就已經射進了雲升所在的那個洞穴里。

後面才傳來那大蛇不甘的陣陣咆哮嘶吼。

「吼個屁,你不知道我出去之後還要為你辦事兒嗎?」雲升的神念傳音在大蛇的腦海深處炸響。

外面很快就安靜了下來,雲升知道那傢伙大概是想通了。

不過,他已經有了下一步的打算了,而且已經從大蛇的糾纏中脫開了身,也不管它想不想得通。

此時,雲升引導著鎖元塔已經離開了那個小洞穴,來到了他新發現的岩洞里。

外面滾滾的熱浪此時正在不停歇的湧進來,他怕瑩霜的神念還是禁不住這樣的衝擊,他就腳踏龍魄劍,繼續保護著她的神念引導著鎖元塔向北面急速衝去。

數十里距離一晃而過,他們停下來的時候,已經感受不到那恐怖高溫的影響了。

瑩霜和柳如媚被雲升叫出了鎖元塔,黑咕隆咚的岩洞里也看不見彼此,但在神念之下,卻又纖毫畢現。

雲升將此行的目的地說出來之後,二女也沒什麼異議,表示一切都聽從他的安排。

史家姐妹還在修鍊中,也就沒去打擾她們,雲升也相信她們不會反對自己的決定。

因為還有史家姐妹在塔里修練,瑩霜也不好就將鎖元塔收進丹田,只好將它變小之後托在手掌上。

瑩霜長期生活在海里,對於御器一道雖然有些涉獵,可實在是不擅長。

雲升乾脆將龍魄劍稍稍放大,讓二女都站上去,帶著她們迅疾的向北方衝去。

這裡面一年四季伸手不見五指,想要在這裡面憑藉肉眼生活,那簡直就是受罪。

雲升神念全開,也發現一些低等的生物,它們的生活都是在黑暗中摸索著。

所以,其視覺系統幾乎都沒有發育就直接被棄用了。

現代科學研究證明,長久不使用的器官會在某種程度上緩緩的退化。

這道理套用在這裡面的生物身上也是一樣的,他們的各方面器官的使用都和周圍的環境息息相關。

所以不相關的器官都嚴重的退化了,即使是一些細小的植物,那也是沒有葉片的。

其實,雲升也想停下來好好的觀察觀察這些生物的生存狀況。

可是考慮到龍三角的事情,可能華夏修道界的一些人已經前往目標去了。

在四面強敵環肆的情況下,要是修道界的力量陷入圈套,被大規模削弱的話,就不好了。

所以他現在還是很想儘快的重見天日。(未完待續) 就在雲升他們開始北行的時候,在那被封閉的火山口上面,那個帶雲升去見瑩霜的人魚怪物,翕動著嘴唇,發出了信號。

十幾個怪物同時跟在那個領頭人魚怪物的身後,迅速的向北面游去。

雷因雷印兄弟他們在這裡盯著那群人魚怪已經兩天多了,一直不見他們有什麼動靜。

此時一見他們有了行動,當即就是精神一震的追了上去。

雖然不知道它們為什麼那麼篤定的一路向北而去,雷家兄弟倆還是選擇了相信它們,緊緊的跟在它們的身後。

雷家兄弟倆畢竟是鍊氣化神後期的高手,在緊緊吊在人魚背後的同時,也時不時的散出神念向海面上掃掃。

結果他們發現,時不時的都會有各種長相怪異的人類修鍊者向北方行色匆匆的趕去。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雷印在心裡暗暗嘀咕的同時,他的的神念迅速的向外散去。

他的神念確實沒辦法和雲升的相比,卻也能在克服水下壓力的情況下,向上覆蓋數十萬平方公里。

在這個範圍內,可以看見幾十個人幾乎都是在向著一個方向前進。

他們二人雖然跟著雲升好久了,但對礦脈這件大事確實是不知道。

在崇明外海的那個無人島礁上,雖然也聽到了一些大概,也疑惑那麼多高手齊聚東海,卻沒有被他們重視,因為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雲升的身上的。

也不知道是修鍊的歲月太久了把腦袋練壞了還是怎麼的,他們心裡所想的就是將上面交代下來的任務出色地完成,除此之外就容不下太多的其他的事情了。

——————

距離他們兩千多裡外,一片數百平方公里的海面上。那裡現在雲遮霧繞,不論你從任何角度看去,都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這裡就是龍三角外圍的神龍島。雖然從遠處只能看到飄蕩的霧氣,可大霧之下卻是一個形如蛇形的島嶼。

東西長達四十里左右。南北向最寬處有十里左右,因其形狀酷似一條俯卧碧波的蛟龍,故得此名。

此島距離龍三角的邊緣地帶在三百里左右,自從它被這個幻陣遮蓋以來,就成了很多修鍊者打鬥的好場所。

此時那最寬處的平地上,正有一百多人在那裡大呼酣戰,刀光劍影,電閃雷鳴。巨大的掌印、拳形也是此起彼伏。

外圍還有數十人在那裡觀戰,地面上已經躺下了好多個,到處血跡斑斑。

裡面雖然打的天翻地覆,可你即使到了最近的海面上,也不會發現絲毫異狀。

這就是修鍊者所布置的陣法的玄妙之處,即使是那些大船不經意間闖進了幻陣里,也會在不久之後重新出來,繼續他們接下來的航程。

只要稍一留心,就可以發現,裡面在打鬥的人有一半都是些奇裝異服的人。另一半大約都五六十個人吧,基本上都身著道袍,雖然顏色不一樣。但款式都區別不大。

身著道袍的都是華夏修道界的人們,除了開始的那接近五十個人之外,後來又陸續的趕來了一些人。

他們最終也沒能抵禦住所謂的紫金礦脈的誘惑,稍微有點實力的團體都派出了自己的高手,希望在這次行動中得到一點好處。

他們一靠近龍三角外圍,就遭遇到了圍攻,好在他們那時候的狀態還很好。

也知道對手老早就在這裡做好了準備,都沒有留手,不一會兒就打開一條血路。

一路上且戰且走。他們來到神龍島上的時候,再次遭到了他們的圍攻。

他們在這裡已經大戰了大半天了。讓他們鬱悶的是,那些黑白光芒的攻擊詭異無比。

已經有十多位高手在不及防之下。永遠的留在了神龍島上了。

即使這樣,他們所要尋找的礦脈還連影子都沒看到呢,已經有人萌生了退意。

可是現在的情況,外國修鍊者已經將他們包圍了,而且這些人的攻擊都很怪異。

最特別的就是那十個身披大紅衣袍和十二個黑色衣袍的人。

他們的攻擊不是黑光就是白光,都一樣的不好對付,只要被攻擊到,都要忙活好一陣才能勉強壓制住,使他們的實力大打折扣。

除了苦苦的支撐,等待著奇迹的出現之外,他們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虛閑,虛雲,你們實力強橫,先出去搬救兵吧,要不然我們都會死在這裡的。」一人語氣急促的的說道。

立刻有人附和:「是啊,突圍出去一兩個報個信吧,要不然我們即使是死了也死得很冤啊。」

那黑袍上破了幾個洞的虛閑一道玉清神雷將他的對手劈翻出去,再緊接一道玉清仙光直逼對手的腦門,卻被一道白光在半路上給截住了。

他也不理會這些,看向一旁身著褐色道袍,一臉大鬍子的人說道:「師弟,你突圍,我掩護你,去把師叔他老人家請出來吧,要快!」

正在打出一道道玉清仙光的大鬍子頭也不回地說道:「掌門師兄。你去,我掩護你。」

就這說話的功夫,又出現幾道漆黑的光柱射向了他們師兄弟。

「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走,晚了!」與此同時,一個不太純正的華語聲音傳了過來。

「哼!貧道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將你們這些蠻夷殺乾淨,就算埋骨此地又有何妨?」虛閑的話透出無比的孤傲和血性。

緊接著對那個褐袍大鬍子加重語氣喊道:「虛雲,我以掌門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衝出重圍回山!」

原來那身著褐色道袍的大鬍子就是虛雲,虛閑的二師弟,他此刻紅著眼無賴的看了眼虛閑之後,猛的轉過身去,他那染著鮮血的道袍猛然間無風自動,身周也在同時捲起一陣狂風。

喝……

他一聲猛喝之後,雙手劍指猛然前伸,六道粗如大人手臂的淡紫色雷電凌空擊下,他身前不遠處的四個紅袍人和三個黑袍人,有五個分別被這些雷電擊中。

在幾聲凄厲的大叫之後,他們如同破布般被遠遠地拋飛出去,掉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立刻就有人上去查看,虛雲自己也不看看戰果如何,一道青光閃過之後,一個簪子狀的東西出現在腳下,一聲清嘯之後,眼含淚水直接破空離去。

下一瞬,數道人影也破空追去,虛閑意欲攔截,卻被眼前的幾個人給糾纏住了。

衝出神龍島的幻陣以後,虛雲是頭也不回的直接向東海方向迅速衝去。

他完全沒注意到在不遠處的虛空里,還有一個化神初期的人在那裡看著他們的龍爭虎鬥。(未完待續) 此時,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之下,那迷宮樣的海底洞穴系統里,雲升正帶著三個美女在迅速的飛馳著。

雖然也能在神念里看到目的地,也知道大概的距離,可在這寬窄不一,岔道眾多的地下迷宮裡穿行,速度還是不能太快。

已經老早就是陸地神仙了的他們,要是吧唧一聲撞到了岩壁上,豈不讓人笑掉大牙?

而在海水裡,那群人魚怪物也拼了命的想要跟上他們的速度。

可是他們再怎麼努力,又怎麼能和雲升的御劍速度相比呢。即使被環境所拖累,速度不能太快,但還是要比這些個人魚要快上了很多。

不久之後,它們就被雲升遠遠地甩在了後面。

一路幾乎是毫不停歇的狂奔,雲升估計在大半天之後,方才來到那龐大的火山群附近。

它們停下來之後,借著岩漿散發出來的亮光,可以看到這附近的空氣里氤氳著極淡的綠色霧氣,輕輕的吸一口氣,都能讓柳如媚和瑩霜二人感覺神魂修為大漲了一截。

雲升自己倒沒什麼太大的感覺,畢竟他的神魂修為實在太變態了些。

就在這時,瑩霜說道:「史家姐妹醒過來了。」

緊跟著,兩道綠影閃過,史家姐妹嬌滴滴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神念掃過,雲升微笑道:「恭喜了,兩位姐姐修為進步不少啊。」

「多謝公子,主要還是瑩霜姐姐的鎖元塔的功效太好了,裡面生命能量越來越濃郁,使我們姐妹能早日出來,還修為大進。」史鶯鶯含笑說道。

「這裡面沒有被封閉,溫度和壓力都沒有那邊那麼高。我們大家小心些,往前面去看看。」雲升一邊說著一邊散出神念,並邁步向前走去。

沿途也遇到一些繞不過去的岩漿池和像溪流一樣流動著的岩漿小溪。都被他們一躍而過。

隨著慢慢的深入,裡面的溫度也在漸漸的提升。首先感到不適的,就是史家姐妹。

她們二人很自覺的就進了鎖元塔里。

『難道神魂體對溫度很敏感嗎?怎麼這麼點溫度她們就喊受不了了呢?』雲升在心裡暗暗思索。

前進了五六里路程之後,雲升對身邊的柳如媚和瑩霜說道:「我們這個速度還是太慢,要不我們繼續御劍而行吧?」

其實不是因為速度太慢,而是雲升在神念里看到了東西了,在前面估計百里左右的地方,再次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岩漿湖,這個湖比先見到的火雲兒棲身的那個還要大上很多。

其實主要的也不是這個湖。而是這個湖裡面有一塊地方,屏蔽了他的神念,讓他看不透那裡,這就蹊蹺了,同時也勾起了雲升的好奇心。

三人再次踏上龍魄劍,速度飛快的在滿布岩漿湖的洞穴里穿行。

他的神念也一直盯著那個地方,神念里,除了一團綠糊糊的感覺之外,什麼也看不清楚。

很快就毫無阻滯的來到了那個岩漿湖旁,他們被眼前的景象徹底給震住了。即便是瑩霜和柳如媚這樣的老妖怪,也都一時間瞪大了眼珠。

一個巨大的岩漿湖,比開始看到的那個還要大上不少。湖面上正有數不清的氣泡在啵啵啵的破裂著,散發出撩人的高溫。

湖表面就好像有無數的火苗在跳躍,那是空氣被高溫烤的扭曲所出現的情況,並不是真的有火焰。

在巨大岩漿湖的中央地帶,一個龐大的翠綠色氣泡在那裡矗立著,估計佔到了整個岩漿湖的面積的一小半吧。

原來雲升的神念始終無法看透的地方就是那個大氣泡。

這裡估計沒人來過吧,雲升看了一眼之後,就得出了結論。

先看到的那個岩漿湖裡面也有一個氣泡,裡面一層也是翠綠色。外面一層卻可以受到那個火雲兒的控制,可見那是人為加上去的一層保護層。

而這裡只有一個自然形成的保護氣泡。沒被任何人加上一層保護層,所以他斷定。這裡沒人來過。

沒有了認為的遮掩,即使是肉眼,也可以大概的看到氣泡裡面那大張大張的蓮葉。

「公子,快看,那邊,還有一個含苞未放的花骨朵兒呢,真漂亮!」雲升正在觀察的時候,瑩霜彎著腰,喊了起來。

原來他透過那巨大蓮葉之間的空隙,看到了還未開放的荷花。

順著她的指點,雲升看了過去,果然是一個花骨朵,還未開放,有那麼一瞬,雲升覺得那上面有一道火焰般的紅芒閃過。

他以為是幻覺,擦了擦眼再看過去,不一會兒,又是一道火焰般的紅芒從花莖上一閃而逝,消失在花骨朵里,而花骨朵卻沒有任何變化。

其實更讓雲升上心的是那直徑達到五米左右的巨大蓮葉,僅憑肉眼,他根本就不知道裡面到底有多少張。

下一刻,雲升的神念瞬間就覆蓋在了那個巨大的氣泡上,他倒要看看,這個自然形成的隔離氣泡是不是也可以反彈他的神念。

出乎意料的,他的神念順利無比的就進入到了裡面,就好像水滴在沙灘上一樣,一下就融進去了。

同時讓他大吃一驚的事情也發生了,他的神念一進入內壁,還沒來得及看看四周的環境,就消失了。

那麼大一個氣泡,他的神念從四面八方几乎是同時進入到裡面,又幾乎是同時消失,你叫他怎能不大吃一驚。

他在臉色一變的同時,趕緊撤回了還沒有進入到氣泡裡面的神念,任他神魂強大,腦袋裡還是忍不住一陣悶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