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答應你!”

這回是一拍即合,毫不拖泥帶水!

……

待到美女導師走後,蒼炎也等到了小胖子孟超,也難怪他放學沒有回寢,原來也是因爲傾天八傑的事件,去湊熱鬧了,再一細打聽方得知,這小子竟然也看不慣八傑的作風,自願加入了學員會,力求共抗八傑,這倒是讓蒼炎挺不好意思的,自己是美女導師好言相勸再加利誘才加入的學員會,沒想到這小胖子卻這麼有責任感,還沒人跟他提呢,就自願做起了衝鋒陷陣的冤大頭。

跟小胖子提了一聲自己可能短時間內不會回寢住了,在小胖子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挽留下,蒼炎終究是回到了魔主聖堂,畢竟吃人口短,拿人手短,即使再不想面對那刁蠻公主,自己已經得到了好處承諾,總是得替人消災。

一進門,正看到淚痕未乾的龍曉曉趴在牀上看着小人書,邊看還邊笑出聲,還真是心大啊,剛捱了一頓揍,轉眼間就像是啥事都沒有了。

“咳、咳。”

裝模做樣的咳嗽兩聲,想引起小丫頭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一聽到這聲音,龍曉曉還沒等合上小人書就是一聲尖叫。

“啊——”

轉過頭來正看到蒼炎不丁不八的站在門口。

“你、你怎麼回來了?”

既然已確定了是那惡魔,她自然不敢放肆,急忙往牀裏爬,生怕晚了一步又要捱打。

看到龍曉曉這樣,蒼炎也不禁老臉一紅。

瞅把人家小姑娘嚇的,明顯是有了心理陰影,看來剛剛的下手太重了……

“還疼嗎?”

溫和的一問,繼而又配上鄰家大哥哥般的陽光笑容,蒼炎正想要講明以後同小公主和平相處。

卻不料……

“嗚嗚……不要再打我了,人家以後再也不敢頂撞你了,一定會聽話的……”

汗!怎麼又哭了!難道本王這個樣子很嚇人??!

他倒是不知道,來到這傾天學院,我們的曉曉公主也算是沒了後臺,以後若是想與皇家人聯繫,還要靠他這“保鏢”傳信,再加上剛纔那一頓狠揍,也沒辦法向誰告狀,我們的小公主自然對他怕得要死,上午的狐假虎威也早就被淚眼代替。

實在被哭的煩了,我們的傾天王大人又恢復了“虐待兒童”的本性。

只聽一聲暴喝:“憋回去!”

房間內立馬安靜了,就連呼吸聲都已經清晰可聞,雖然還時不時有幾聲低微的吸鼻動靜,但也足以證明傾天王大人絕對不好相與,起碼對小孩子是沒什麼耐性。

“去,給我倒杯茶!”

四仰八叉的坐在椅子上,完全一副大爺像的命令道。

再看我們的刁蠻小公主,早已失了刁蠻的範兒,急忙揉着仍在疼痛的小屁股,慌忙的下了牀,從桌子上倒了杯茶交到了蒼炎手中。

接過茶水,蒼炎一口就灌進了肚,沒辦法實在是有點渴了。

等他順了口氣,正看到龍曉曉一臉幽怨的站在他身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哎……,一國的公主啊,何時又爲他人端茶倒水過,瞅她剛剛的生疏樣子就知道了。

但蒼炎可不這麼想,來到凡間後,他這個天界之主,可是好久沒被人伺候過了,這回正好,多出個小丫鬟,雖然只是個凡間的公主,那也就湊和用吧。

“曉曉啊……”

得,也不叫什麼公主殿下了,丫鬟嘛!

“什、什麼?”

龍曉曉聞言,嘚嘚瑟瑟的回了一句。

“以後我會進入傾天學院一個叫做學員會的組織,既然我是負責保護你,那麼只要以後我出去辦事,你就跟在我身邊吧。”

聽着這大爺般的發話,我們的小公主不禁心裏腹誹:拜託,都是保鏢跟在主人身邊,哪有聽說過,主人要陪着保鏢東奔西跑啊??!

但她又不敢將心裏話說出口,只好默默的抹着眼淚,嘴上還要扮出開心狀彷彿得到了什麼恩賜一般乖乖答道:“好的。” 既然已經將小公主搞定,蒼炎也沒什麼好猶豫的了,正是上任學員會,但說是上任,他也不知道自己會謀得一個什麼職務。

學員會接納辦公室之一。

“什麼?你說我就能當個基層會員?”

蒼炎一臉不忿的對着面前坐在靠椅上的學員會幹部道。

對於他的態度,幾乎完全沒有在意,對面響起了心平氣和的聲音,“同學,既然要加入學員會,那你就只能一步一步往上爬,就連會長大人當年也只是個基層而已。”

還有一句話,這位學員會幹部沒有說出口,那就是憑蒼炎這僅僅三年級生,又怎麼可能爲他安排什麼緊要職務呢。

聞言,蒼炎心裏不禁犯叨咕,照這種趨勢,只從基層幹起,無法擔當重任的話,自己又何時能完成美女導師交待下來的任務從而獲得那讓人眼饞的獎勵呢。


不過他轉而又想到,這樣其實也挺好,不當幹部的話,少了一些束縛,自己完全可以暗中出動,獨自去解決所有事情。

想的挺好,隨着另一位學員會成員開門進屋,他的想法落空了。

“劉組長,這位蒼炎同學是雷系巫師艾伊莉導師引薦進入學員會的,你看是不是……”

“什麼?”

還沒等這哥們說完,那劉組長猛地從座位上彈起,一手指着蒼炎問向他:“這位同學難道就是前幾天兩系聯誼賽的風頭人物?”


得到那哥們的肯定答覆,劉組長面對蒼炎的態度立馬就變了,再不是敷衍了事。

“蒼同學原來就是我們學院這幾天盛傳的少年英才啊,快、快請坐!”

說着,急忙召喚兩邊的助手給蒼炎搬來椅子。

汗!這前後待遇!看來不只是美女導師的面子大,還有蒼炎聯誼賽上的卓越表現。

蒼炎坐在了椅子上,又不禁開始腹誹,本王都已經覺得不擔當什麼職務挺方便行事了,這可好,因爲那個艾老師亂嚼舌,說不定會有什麼重擔子會落在本王頭上呢……

“這樣吧,蒼炎同學既然已經在三年級的兩系競爭中贏得了權威,那就先委身於三年級主事這個職務上吧。”

其實什麼職務都一樣,還能說什麼,蒼炎只有道了聲謝後,接過委任書,帶着身旁的一個小助手離開了。

要說那小助手可能沒人注意,藍色巫術袍,一米五幾的個頭,長的瘦弱,面部清秀至極,正是女扮男裝的小公主龍曉曉。

這也是怕她身份暴漏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蒼炎爲她量身設計的造型,當然了,至於滿不滿意只有當事人自己心裏清楚了,反正是自從有了這身打扮,我們的公主大人就沒樂過。

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了幾天,所有學員也都明白,要想傾天八傑息事寧人是不太可能,畢竟那八個瘋子,不只有着怪物般的資質,更有着瘋狂的行事作風,既然做了,不達到某種目的,是不會罷手的。

這天早晨,蒼炎還霸佔着龍曉曉的粉色大牀睡得不亦樂乎,一隻小手輕輕的推了推他。

“喂,醒來啦,出事啦。”

龍曉曉輕輕地叫着他,畢竟對蒼炎仍有着恐懼心理,不敢大聲將他吵醒。

只見我們的傾天王大人聽到了動靜,只不過是翻了個身,轉過頭去繼續呼呼大睡。

真心無語了,小公主龍曉曉只覺得欲哭無淚,攤上這麼一個死不要臉的保鏢,每天都睡在自己牀上,雖然自己在其上也有“一席之地”,但如果被人知道了曉曉公主龍曉曉竟然和一個男人同牀,這叫她還如何見人吶。

她自然是無法想到,蒼炎只不過是把她看成一個小孩子,對她那沒長開的小饅頭是一點性趣都沒有,就更別提有什麼非分之想了,只不過是他自己那個小黑屋太不堪入住了,只好“委屈”一下,與她擠在同一張牀上,但好在公主的牀絕對夠大,夠舒服。

蒼炎是沒醒,但在一旁蹭睡的八尾狐敏兒卻睜開了迷迷糊糊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了龍曉曉一小會兒,得知她的意思後,自告奮勇的要叫醒主上。


這幾天,因爲被龍曉曉餵了不少零嘴,這小傢伙可算被收買了,對小公主的態度異常好,當然了,龍曉曉見到這小傢伙第一面的時候,就異常喜歡,畢竟敏兒那小巧萌萌的可愛樣子,絕對是秒殺所有同齡段少女,可要比她那凶神惡煞的主人強多了。

八條小尾巴貼到蒼炎鼻孔邊,左搖右晃的,直到一個大噴嚏響起。

“敏兒,你這個小東西,是不是又欠收拾啦,想睡個好覺,你都來打擾!”

撥開那些小尾巴,氣憤的看着敏兒,蒼炎邊支起身子邊數落道。

好心叫醒你卻還捱罵,委屈的敏兒一扭頭就跳到了牀的另一邊,不理他了……

“喂,蒼炎,外面有人找你。”

……

“誰呀,大清早的擾人清夢。”

邊穿上衣服邊往外走,他倒是不意外會有人到這來找他,因爲他能住到這裏,完全是皇室的龍凝香公主與傾天神教交代過了,得到了教廷的認可,自然有許多學員知道了他住在魔主聖堂,也沒有人去多想,只知道他這個人特別,竟然能夠住進如此神祕的地方,當然了,蒼炎知道了他們的想法後嗤笑着,神祕個屁啊!除了一座破雕像,哦不是,是本王的雕像,外加幾間屋子外,連個毛都沒有,真不知道傾天神教要讓龍曉曉來感應個什麼神力,明顯是個大騙局,一個不可告人的祕密。

待看清來人,蒼炎笑着道:“劉組長大駕何爲呀?”

來人正是前幾日委任蒼炎的劉組長,只見他對着魔主聖堂這神祕建築物左望望右望望,好奇之極。

待聽到蒼炎的問話後,回過神來,禮貌的答道:“蒼主事,有事情發生了,會長想請衆年級主事和各部門管理人員到會長辦公室開會。”

既然是學員會的事情,已經身爲其中一員了,蒼炎也只好懷着疑惑同劉組長走了……

一路上也問過那個劉組長,會是什麼重要事情要全員到齊,但人家表示不知道,蒼炎也只好作罷,只不過心中想着,如果有關於傾天八傑的,那麼自己應不應該單獨做出一些事情呢。

開會地點是位於傾天學院後方的一個小型建築物內,同時也是會長步元清的辦公室。

由劉組長上前敲了敲門,門被從裏面打開,只見一個超級大的會場,足以容納幾千人在此開會。

蒼炎見狀,心裏嘀咕道,看來這學員會在學院內還是很有勢力的,一個開會場所都這麼大。

“我們難道是最早到場的,怎麼一個人都沒有呢?”

看着空無一人的會場,蒼炎朝劉組長疑惑的問道。

“哦,你誤會了,咱們開會的地方是樓上。”

“樓上?”

來到了二樓,蒼炎明瞭了。

我就說嘛,不可能那麼氣派!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望着前後左右那幾十個座,蒼炎無語了。

待到步元清會長姍姍到來,臺底下已經坐滿了學員幹部。

只見他走到講臺上,輕咳一聲,引起大家的注意,嚴肅的開口道:“今天的會議只爲說明一件事情……”

之後就是這位會長大人爲了“這一件事情”的長篇大論,也許這就是幹部人員在宣佈某些事情的共同習慣,其實那事情很簡單,就是傾天八傑派出了代表,要與學員會談判,要求今天下午幹部全員都到試煉場集合。

會議結束後,令蒼炎意外的是,他竟然被步元清單獨留了下來。

待到其他幹部都離開後……

“蒼主事,你認爲這傾天八傑要搞出什麼名堂?”

步元清來到蒼炎身邊,親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問道。

看着這個步元清會長,敦厚的外表,溫暖的笑容,蒼炎卻感覺到了,這人絕不像他的外表一樣,如果一般人沉浸在他所表現的真誠實在中,絕對會被他耍的團團轉。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在下有一個疑問。”

察覺到此人的不簡單,蒼炎斟酌一下言語,開口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