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上天垂憐,讓她的阿景活過來了。

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在允許任何人傷害他,絕不!

「蘇蘇,你別用這種仇視的眼神看著我,人已經死了,你還在裝什麼情深意重?你還不是照樣在五年之後愛上了別人嗎?你比我更齷齪,至少我對你還是一心一意的好!」

「你對我好?」

蘇蘇猛的大笑了起來,笑出了淚。

她死死的攥住了自己腹部的衣料,步步逼近,「你對我好?你殺了我的孩子,你這個魔鬼殺了我的孩子!」

那場大火之後,她本來是想跟著厲司景一起去走的。

可後來她發現她懷孕了。

這個孩子,是厲司景留給她最後的紀念了。

她就算是拚死,也要把孩子生下來。

可顧斯年這個魔鬼,買通了醫生,想要把她的孩子拿掉。

她發現了。

趁著顧斯年不注意,偷偷逃跑了。

那幾個月裡面,她到處躲著,飯也吃不好,覺也睡不好。

好不容易熬到了五個月,能夠明顯的察覺到胎動了。

因為沒有營養,天天提心弔膽,所以她那個時候已經很瘦了。

但是,每當感覺到孩子的在動,她就滿心甜蜜。

也許是上天垂憐,還給她留下了厲司景的血脈。

可誰知道,後來她還是被顧斯年找到了。

當那個瘋子看到她隆起的肚子之後,嫉妒之火燒掉了他的理智,他一腳踹在她肚子上。

她痛的昏迷了過去。

等她醒來之後,顧斯年那個魔鬼就站在她的床邊,告訴她,孩子拿掉了。

她大出血,全身的血都換了一遍才保住命。

籽宮也嚴重受損……

蘇蘇的天徹底塌掉了。

如果不是顧斯年用弟弟的性命威脅,她一天也不會多活。

這麼多年,她像個行屍走肉一樣,沒有人能夠體會她的痛苦。

有時候,她反而覺得患上嗜睡症反而是老天可憐她,讓她不用在面對身邊的惡魔。

而現在呢?

當她得知巴洛就是厲司景之後,她原本死掉的心,好像又慢慢的活了過來。

她知道他恨她,所以她不敢奢求太多。

只想就這樣,一輩子安安靜靜守在他身邊,就足夠了!

文學網 第1687章

辛晟帶著一眾部下,直接衝破了燕家的防禦,第一時間找到地下研究所的入口。

動作之快,讓燕長明甚至來不及完成清理工作,就被抓了現行。

辛晟直接將下屬從其中一個房間里搜出來的資料,拍在了身旁的桌上。

凌厲的視線瞪著燕長明,冷喝道:「燕老爺,這就是你們燕家父子密謀的好事?竟敢暗中私造和走私軍火!你們燕家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燕長明平日里再怎麼囂張,這時候,一張老臉上也滿是惶然。

他緊攥著手裡的拐杖,露出一臉苦色:「辛將軍,這是栽贓陷害!我們燕家清清白白,不可能做這種事啊。這些文件,肯定是別人放進來的。」

辛晟冷笑一聲,語氣犀利,「清白?清白會在家裡弄這麼一個地下研究所?」

「這……這是我大兒子弄的,他自己開公司,做一些醫療科技方面的研究。」燕長明狡辯道。

辛晟卻直接拆穿了他:「有兩個屋子裡關滿了兇猛的野獸,也是做研究?燕長明,我可提醒你,今天國主在曦恆山被一隻灰熊襲擊,你們燕家有很大的嫌疑!這事兒可禁不住查!」

「辛將軍,我毫不知情啊!」燕長明索性裝傻。

辛晟哪會給他面子,冷漠地扯了扯唇角,說道:「不管知不知情,你恐怕都要跟我走一趟了。」

話音剛落,一名部下快步來到他身旁,低聲說道:「辛將軍,沒有發現燕景和燕江的蹤跡。」

辛晟眉頭一擰,朝燕長明看去。

燕長明想也不想地便搖頭,說道:「這兩兄弟我平時管不住他們的,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

辛晟冷哼一聲,「不急,回去咱們慢慢說。」

他站在地下研究所的大廳,環視了一圈四周。

這裡所有的員工和保鏢都被押了出來,擠在一個角落裡,有他的下屬們看守著。

在那些驚惶失措的人群中,辛晟看到了一張面無表情、異常沉靜的臉。

想了想,他徑直走過去,伸手指向對方:「你,過來。」

被點名的男人臉上沒有太多波動,抬手扶了下頭頂的鴨舌帽,走到辛晟面前。

「辛將軍。」就連打招呼的語氣,也是沒什麼波瀾。

辛晟的臉色卻緩和了些,說道:「你就是墨寒吧?褚臨沉打電話跟我說了你的事。」

「嗯。」墨寒點點頭,臉上沒什麼表情。

辛晟吩咐部下,除了墨寒以外,其他人全部押走。

人群里,一抹身影掙紮起來,「等一下,墨少!還有我……」

辛晟下意識地看向墨寒,眼裡帶著詢問。

墨寒朝他微微點頭,用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道:「是秦小姐的人。」

「秦小姐?」

「秦舒。」

聽到這個名字,辛晟臉上狠狠一震,冷靜犀利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議。

隨即招手示意,讓下屬把那人放了過來,單獨看管。

等燕長明和其他人都被帶走了。

辛晟和墨寒走在最後面。

他再一次地確認道:「她,還活著?」

墨寒向來話少,也沒多作解釋,淡淡「嗯」了一聲。

只這一個回應,就讓辛晟激動不已了。

那丫頭沒死,還活著!

從地下研究所一出來,褚臨沉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他低沉的嗓音從電話里傳來:「辛將軍,你那邊情況如何?」

「一切順利!可惜沒抓到燕景,我正準備把燕長明這老東西帶回去仔細審問,這燕家,真是給了我好大的一個驚喜!」

「一切順利?」褚臨沉似乎有些意外。

辛晟卻沒注意,想著秦舒的事兒,好奇道:「我剛聽墨寒說,秦舒還活著,那她人在哪兒?」

褚臨沉也在想事情,隨口回道:「國醫院,副院長。」 祖鬼嚇得腦袋一縮,雖然有些不情願,但她現在想有自由之身,也不能不老實點,可惜她那一身黑暗之力也無用武之處了。

「好,陳大哥,現在已經快到盛京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和她一起回去就行了。」余司晨道。

「我還是送你回去吧。」陳宇說。

「不,你越送我,我越捨不得你。」余司晨苦澀地笑了笑,她抱了抱陳宇,然後帶着祖鬼一起向寂照寺方向趕去了。

看着她離開的背景,陳宇久久不語,說真的有點不舍,但沒辦法,他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

夜,盛京城一處別墅中,陳宇見到了赤霄。

「你已經進境為人道了?」赤霄看着陳宇身上的氣息十分震驚。

「之前出了一點狀況,意外進境了。」陳宇道:「能助你突破的雪域仙蓮我已經找到了,另外我在雪山,還遇到了你的門人。」

「我的門人,赤月宮的人嗎?她們現在哪裏?」赤霄的神色激動。

「說讓你去南邊找她們,但具體在哪裏她們沒有說。」陳宇說。

「我們門派有聯絡的方式,只要宗門不滅就好,我有辦法找到她們的。」赤霄的神色激動,她喃喃地說:「多少年了,我終於找到她們了。」

「當年自從你失蹤之後,赤月宮便沒落了,因為宗門中再也沒有像你一樣驚艷才絕的天才來支撐,為躲避仇家,所以宗門南遷。」陳宇道:「你去南境尋她們就行了。」

「原來是這樣。」赤霄的神色悵然:「如果不是那一次意外,也許赤月宮現在已經發展得很好了吧,也虧得她們還記得我這個赤月宮之主。」

冷如赤霄,突然聽到自己門人的消息,也忍不住黯然淚下,已經過了數百甚至上萬年了,赤月宮中居然還有人記得她,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陳宇取出了雪域仙蓮煉製成的靈丹:「這是固元丹,二品靈丹,你服用之後,就能突破現在的瓶頸,以後修行一日千里,很快就會達到全盛的時候。」

「謝謝。」赤霄拭去眼淚的淚水,然後接過陳宇手中的靈丹,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我現在就走,去見她們,我一刻也等不了。」

「這花花世界,終究是沒能留住你嗎?」陳宇看着她,神色有些複雜。

赤霄現在用的身體是吳長婆妻子孟慧語的軀體,他為愛妻守了三年,好不容易熬到她醒來,這些天,他也千方百計地想留住她,但最終她還是選擇了離開。

「花花世界固然好,但可惜,我追求的東西不在這裏,你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習慣了,所以即使是能修行,心也並不在修行途上,但你達到一定境界以後,道心就會有所變化。」

赤霄看着陳宇道:「所以終有一天,你的心境也會和我一樣,會有更高層次的追求,也會有更高境界。」

「也許是吧,但我現在還暫時離不開這個世界。」陳宇微微的點點頭,隨即他道:「你不跟吳長波道別嗎?」

「我已經隱晦地告訴他了,他應該知道我要走。」提到吳長波,赤霄有片刻的沉默,良久,她才道:「如果有機會,請替我告訴他,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留戀的人。」

「好,如果有機會,我會告訴他的。」陳宇點點頭。

赤霄緩緩的起身,一步踏出,人已經消失在數丈之外,幾個起落,徹底的消失在陳宇的視線之中。

看着赤霄離開的方向陳宇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他有些感慨,修法者的世界與普通人是完全兩個世界,即使是勉強能在一起,但最後的結果還是不盡人意的。

「陳宇,你總算是回來了。」就在這時候,背後響起了葉青龍的叫聲:「你說,你出去這麼外,是不是在躲着我姐?」

「並不是。」陳宇看到葉青龍就有些頭大:「原因我跟你姐說過了,她知道我去幹什麼了。」

「為什麼不告訴我?」葉青龍瞪着陳宇。

「為什麼要告訴你?」陳宇像是看智障一樣看着葉青龍:「我和你姐還沒訂婚,你現在連小舅子都算不上,更何況就算我們結婚了,你也只是她弟弟,我沒必要把什麼事情都告訴你吧?」

「你…」葉青龍被陳宇的這句話給懟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良久他才無奈地翻著白眼:「好,行,你說得對,跟我走吧。」

「去哪?」陳宇詫異地看了這貨一眼。

「你現在是圈子裏的名人了,當然是去符合你身份的地方了。」葉青龍無語地說:「你好歹是陳氏集團和何氏的未來繼承人,盛京圈子早晚要混個臉熟的。」

「你所謂的圈子,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陳宇搖搖頭,他理解赤霄剛才所說的話了,確實,修法者和普通人的追求根本就不一樣。

「對你是沒意義,但對我們來說是有意義的,陳宇,你以後可是何家陳家的繼承人,而且你是個大忙人,肯定沒有時間兼顧,到時候不還是我姐受累?」葉青龍瞥了陳宇一眼道:「有些圈子,還是要混混的。」

「現在你名聲在外,聽說過你的人多,但見識過你的人少,你哪怕是去鎮場子,裝一波逼,我姐以後的壓力都會少很多,這你難道不懂?」

陳宇愣住了,說真的,葉青龍的這番話確實有道理,這也是他之前從來沒有考慮過的事情,葉青龍這小子表面上看起來紈絝不堪,畢竟是大家族出身的,說話有理有據的。

「所以,你現在是要去,還是不去?」葉青龍問。

「你說得也對,那行吧,我跟着你去看看。」陳宇略一沉吟,覺得也對,還是要跟葉青龍去看看,他屬於新冒頭的一類,而且一上場就把眾人都暗自仰慕的葉家大小姐葉清凝給弄走了,肯定不服氣得多。

不過今天晚上去了,少不了有一番腥風血雨,就看哪個傻子不怕死,觸上陳宇這個霉頭了。

陳宇跟前葉青龍,來到了一處私人會所中。

。 「好,我給你。」

「早點這樣,不就好了嗎?」秦蘿笑了,她已經準備好了財產轉移書,只要唐柒柒簽字,就是她心甘情願給的!

她艱難的簽上自己的名字,秦蘿便轉身離去。

所謂的不會太過分,也只是給她找個了出租房,墊付了三個月的租金罷了。

以後,她還是要靠自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