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來張讓要逃離洛陽了,可千萬不能讓他跑了。”要知道李易爲了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他可是很眼饞張讓的財富。

以前是沒有那個機會,如今機會來了,他可不能錯過。

Wшw. ttκan. ℃ O

這不,他在這裏等了好幾天了,還把管亥換成了周倉,都是因爲周倉有追蹤技能,可以遠距離跟蹤一個人,除非是周倉解除技能,要不就是那人實力比周倉強,自己強行解開。

不過張讓的實力怎麼可能比周倉強,所以張讓是連一絲的感覺也沒有,給李易三人當了引路人。

李易三人就開始向着洛陽城外跑去。

。。。

“裏面的人聽着,快快打開城門。”袁術衝着城門大聲的喊着,這出風頭的機會他可是不會放過,而且他的表哥還在旁邊,可不能讓他搶去。

而一旁的袁紹則是有些氣惱,心裏想到“好你個袁術,連這個機會都搶,不過你的才能不如我,怎麼搶也沒用,家主的位置只有我來坐。”

一邊想,拳頭狠狠的握緊。

一旁的曹操好笑的看着兩人,他們幾人從小一起長大,袁紹和袁術的過節他也是知道,不過他倆是一家人,曹操也不好插手,只能無奈的看着。

不一會,一聲大吼傳來。“你們爲何來此,皇宮重地還不速速退去。”

曹操幾人聽到這,暗道不好,因爲他們知道這是誰的聲音。

“該死,蹇碩怎麼來了,他不是和十常侍不合嗎?”袁紹不解的問道。

“誰知道呢?不過大將軍是進去了,我已經得到消息,就在半個時辰前,大將軍進入了皇宮,如今不知道如何了。”曹操搖了搖頭,說道。

“看我的。”袁紹聽到這,暗道機會來了,袁術你還是不如我,乖乖的看着。

“蹇碩,如今十常侍把持朝政,大將軍已經進入皇宮面聖,但是曾經有言,如果沒有消息就是被十常侍等人害了,你不要爲虎作倀,速速打開城門,讓我們進去面見聖上。”袁紹的聲音響起。

蹇碩沉默了,他並不知道十常侍等人的動作,得到消息後,以爲袁紹等人發瘋了,想要攻打皇宮,這才聚集兵力準備抵抗,但是聽了袁紹的話,蹇碩迷茫了,不知如何是好。

袁紹見到蹇碩沒聲音了,就繼續吼道。“蹇碩我知道你是忠臣,但是如今是緊急時刻,快快打開城門,我們大軍在外面,咱們前去面聖就是,到了聖上面前一切真相就將大白。”

蹇碩聽到這裏,點了點頭,下令打開城門,同時也安排士卒守衛在城門後面,防止袁紹等人大軍衝入。

不過這點是多餘的,見到城門打開,袁紹等幾名校尉和其他一些武將走了進去。

要知道他們也不敢真的讓大軍攻打皇宮,這可是死罪,就算他們的後臺夠硬也沒用。

在蹇碩大軍的帶領下,幾人向着漢靈帝的寢宮走去。

而這是十常侍剩下的把人則是慌了神,因爲張讓和趙忠不見了,同時蹇碩的大軍已經慢慢的包圍了寢宮,他們八人見到這裏,知道張讓和趙忠丟下他們跑了。

“該死,張讓和趙忠跑了竟然不帶上咱們,該死。”宋典狠狠的摔掉一個瓷器,發泄着。

不一會房間內的瓷器都被他給摔碎了。

“不好了,蹇碩帶人包圍了這裏,幾位乾爹怎麼辦啊。”這是一個小太監匆忙的跑了進來。

因爲用力過猛,跌倒在地上,再加上地上的碎片很多,身上劃出了出個口子,鮮血直流,那樣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十常侍剩下的幾人被他的行徑激惱了,如今心情都不好,冷冷的看着眼前這個小太監。 兩個人很想說破,這個時候也沒有開口,各自吃著面前的食品,墨昊靳雖然生氣,但是還有點了洛夢櫻愛吃的東西給她。

白依靜有厲微的遊說,很快就讓人把他們的相片發到網上,就算他們很快反應過來把照片刪除,但是關注信息的人,也已經看到了。

「你們這個女子是不是和照片上的有一樣。」

「真的,找了那麼多年,想不到在這裡了。」

「這個真不簡單,我們可是找了好幾年了,現在終於找到了,只要把她殺了,我們就可以過上好生活了。」

「老大,我們馬上出發吧,很多人都和我們盯著這個獵物呢,如果我們不快點行動就錯過機會了。」

「我們還不開始嗎,別人都出發了。」

「你們覺得這個人是什麼樣的女人呢,她現在的標價可高了。」

「你們覺得殺她很容易嗎,我們都完全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

「有那麼多人要殺她,一定不簡單吧,你覺得他們為什麼要讓我們殺她。」

「真的後悔接這個任務了,這個人究竟是誰呢。」

他們都箭在弦上了,沒有她的信息,他們都快成為殺人界的笑話了,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信息,他們不想動手也不行了。

那些保護洛夢櫻的人,看到這些信息,也是很擔心的,他們也好久沒有洛夢櫻的信息了,他們一樣和那些要她死的人同一時間知道。


洛夢櫻現在還在吃著東西,他們兩個人也沒有看信息,不過這裡的電視還是放著這些新聞的。

「你們看那個女人不是和墨總共用午餐嗎。」

「真的想不到呀,那個女人會是這樣一個人呀。」

「也不知道墨總怎麼想的,會愛上這樣的女人,我覺得還是白依靜好。」

所有人的目光奇怪的看著他們,洛夢櫻對這些東西太過敏感了。

洛夢櫻的手機響了起來,同一時間墨昊靳的時間也一樣。

「小姐,有人在網上發了你的照片。」

「墨總,你和夫人的照片都發在網上了。」

「你說什麼。」他們兩個人聽說。

洛夢櫻做事很小心的,明知道有很多人找自己,所以她都避開了,也沒有人會發她的信息在網路上。

還有其他東西在閃爍,那個是報警裝置,在有危險接近她的時候會響起來。

洛夢櫻看到了,看到墨昊靳就在這裡,她要怎麼和他說呢。

洛夢櫻看到有槍指著他們,她快速的按了下來,子彈從他們身邊穿過。

墨昊靳被洛夢櫻這樣的動作驚到了,他一樣敏感的聽到了槍聲。

槍聲不知驚動了他們兩個人,還有那些吃瓜群眾。

「殺人了,殺人了。」

「快跑呀,快跑呀。」

所有的人都跑了起來,那些人也不好動手了。


洛夢櫻趁機拉著墨昊靳快速的離開,他們很快就來到了門外,那些人也緊追著過來。

墨昊靳看著洛夢櫻這裡熟練的逃跑,還有他剛剛都沒有發現,她比自己還有靈敏,不用想那些人一定是沖著她來到,可是是什麼人會這麼急著要殺她呢。

洛夢櫻他們一出來就有車在門口等著他們了。

「小姐,快上車。」有人馬上叫了一聲。

洛夢櫻和墨昊靳很快就上車了,那些追來的人,看到他們上車跑了,馬上也跟著上車追了過來。

「小姐,你的信息已經傳出去了,想不起那些人這麼快就來了,如果不是當年還有勢力留下來,我們也不能及時發現那些人的事情,你是準備離開這裡嗎。」坐在副駕駛上的人說。

「不用了,等一下在轉角你們就離開吧,我不會有事的。」洛夢櫻這樣危險的事情,還不想讓他們參與。

那些人沒有追上了,是有人及時的攔住了他們。

這樣的槍戰會讓很多人關注,在旁邊的人也不受到牽連,有人受傷住院。

「小姐,我們要保護好你的,你現在上班的人,和這些人都是不同一個級別的,他們根本保護不了你。」現在她的危險,不在是簡單的了。

洛夢櫻本來就想讓人關注到自己,可是不是把他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的。

墨昊靳不知道這些突然出現的人是誰,但是一定和她有不不一樣的關係。

洛夢櫻打了一個電話說:「安排兩輛車過來我的位置,不要讓任何人跟蹤了。」

很快車就到了一個隱秘的地方,洛夢櫻看到了車說:「停車,所有人都下來。」

司機很快就停了,他們都停洛夢櫻的話,下車了。

「你們送墨總回去保護好他的安全。」洛夢櫻是不打算讓墨昊靳跟著自己的。

墨昊靳看著洛夢櫻這是要拋下自己嗎。

「你們走吧,我不用你們保護」墨昊靳看著這些像暴風雨一樣的事情,也知道事情不會這麼快結束的。


「你們幾個一起走,這輛車你們不要再用了,把另外一輛車留下來給我就好了」洛夢櫻她要把這些人引開。

她不能讓他們跟著自己,她還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危險有多少。

厲熠看到信息也是一驚呀,他現在聯繫不到她了,她回去哪裡,如果不能及時發現這些事情,她會不會遇到危險了。

「你馬上關注那些殺手的信息,看到他們有沒有找到幽幽了。」

他一定要找到她,她現在會在哪裡,剛剛自己在公司附近看到她的,如果她沒有離開,應該也是在附近。

「你們還有看一下,這附近有沒有特殊的事情發生。」

「熠少,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剛剛我聽說附近發生了槍戰,有好多人受傷送往了醫院。」

厲熠停了馬上站了起來說:「你說什麼,附近發生了槍戰,有什麼人受傷。」

「哪裡現在全程戒嚴了,具體的信息沒有報道,不過聽說和熠少,那個照片的女子,好像是在附近。」

厲熠聽說洛夢櫻在附近,他什麼事情都聽不下去了,難道那些人是沖她來的,想不到他們的動作這麼快。

「你們馬上讓人控制這裡的勢力,把那些殺手全找出來」。 「木木真神了,看起來果然是祖宗神靈附身了,要不然這墓園前後區別怎麼會那麼大!」

「沒錯,沒錯,我看木木就是上天賜給咱們寨子的福星,要不是他的話,恐怕咱們非得被這養屍地給造弄死不可!等這事兒完了,咱們可得好好謝謝木木才行!」

「是啊,木木年紀也這麼大了,要我說,乾脆把哪家的閨女許配給他好了!」

感受著墓園氣息前後的巨大變化,這些先前心中還有疑慮的山民們,頓時馬屁如狂潮一般向著林白狂拍不止,甚至有那心思靈活的,甚至開始謀划打算替林白解決終身大事。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

你還別說,那領頭的人話音一落,那些家裡還有未出嫁閨女的主兒還真就動起了心思。

且不說林白這神鬼莫測的手段,單就是這小子那一身比牛還壯實的力氣,就足夠叫人艷羨了。而且這小子又沒有家世,娶了誰家閨女,就要進哪家的門,這哪裡是嫁女兒,根本就是把一個所有人都艷羨的寶貝,給請進了家裡面。

「怎麼有那麼一股恁地香的味道……」眼瞅著所有人的焦點都聚集到了林白身上,老族長又是眼熱,又是羨慕,又有些怕林白奪了他在村子里的地位,就在心裡糾結的時候,卻是突然聞到一股有些奇怪的香味,抽動著鼻子聞了聞后,轉頭一看,喜形於色道:

「石頭,你還真是聰明,知道叔伯阿哥們幹了這麼多的活都餓了,巴巴的就給我們送飯來了,不過你怎地沒把我殺的那頭豬的豬肉拿來些,糯米飯配豬肉,那才香啊!」

一邊大聲嚷嚷,這老貨一邊就喜滋滋的朝石頭迎了過去,然後伸手就向著石頭抱著的那個大木盆裡面抓了過去,想要儘快搶點兒糯米飯下肚。

不單單是他,其他那些原本還在拍林白馬屁的山民,此時眼神也是變得火熱無比。拆圍牆、砍樹可都是費力氣的活兒,而且如今也快到正午,正是飯點,聞到石頭手裡拿著的飯盆里傳來的濃濃的糯米的香味,諸人均是有一陣飢腸轆轆的感覺。

「這糯米飯怎麼和我以前吃的不一樣,裡面還有一股子不一樣的味道。」用力的抽了抽鼻子,老族長有些狐疑的嘟囔了一句,但手卻是絲毫沒有猶豫,向著盆里就深,可還沒等他的手碰到木盆,石頭卻像是藏寶貝一樣,把木盆高高舉過頭頂,根本不讓他碰。

石頭本就人高馬大,往那一站就比老族長高出兩個頭,更不用說如今木盆還是握在高高舉起的手裡,老族長踮著腳搶了半晌,卻連一顆米星子都沒見著,不禁勃然大怒,指著石頭的鼻子怒聲罵道:「石頭,你是不是不把你老叔放在眼裡了,吃點糯米飯,你還要躲躲藏藏!」

「就是啊,石頭,你把飯拿來不就是讓我們吃的,舉那麼高做什麼!」不單單是老族長,其他那些已經是飢腸轆轆的山民,此時心中也是萬般的不爽,怒聲斥責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