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塞西莉亞已經失去了理智,只會跟隨本能破壞周圍的一切。

葉蕭揮了揮手,將經脈中的殘火逼出體外,眼中浮現出認真之色。

熾日分焰法,蒼火神雷功,炙焰鳳舞,天心離火錄,赤陽焰靈經,九海焚典…

金丹之上,一道道象徵功法的紅色圓環被點亮,葉蕭的氣息逐漸攀升,雙臂在空中劃了一個圈。

數個玄奧的符文出現在葉蕭手中,隨即化爲一個保護罩,將葉蕭籠罩了起來。

既然一種功法不行,那麼三十種天級控火功法又如何呢?

這個時候,塞西莉亞的身軀,猛然升起一股烈火。

這團火焰如龍捲風一般,在她的身體周圍飛速地旋轉,形成了一個領域一樣的存在。

塞西莉亞身體慢慢飛起,懸浮在空中,雙眼之中泛起的紅光格外滲人。一頭紅髮竟然像一條條赤紅如火的小蛇,在空中飄舞着。

“焚天神火決第一式,幹河沸海。”

塞西莉亞毫無感情的聲音在空中響起,擡起右手,向着葉蕭一抓。

葉蕭只覺得被無數道炙熱的氣息鎖定,周圍的溫度陡然升高,明明沒有被火焰所觸碰到,他一身的血液就像要被烈火少幹一般,沸騰不息。

天空中,無數道看不見的法則交織,形成一條條鎖鏈,直接無視葉蕭的保護罩,將葉蕭鎖釦其中。

“這到底是什麼火焰,控火之術居然不管用!”

三十種天級控火功法,三十種天地傳說,在這一刻通通失效。唯一能夠做的,僅僅只是延緩了血液沸騰的速度。

葉蕭再也壓制不住,一口鮮血噴出,隨即鮮血在空中直接化作灰燼。

貝葉經,蓮花神夢卷,白虹貫日功,軒轅寄血訣,百花清瘟圖,藥神寶典…

金丹之上,又是三十幾道圓環被點亮,數道治癒之息從葉蕭的丹田涌出,瘋狂的修復着被灼燒的身體。

既然沒法抵擋,那就靠治癒硬抗。

葉蕭的氣息再次攀升,擡頭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塞西莉亞,體內的金丹瘋狂地旋轉着。

必須阻止她!

隨即葉蕭腳下一踏,身形閃動,急速向塞西莉亞略去。

“破”

虛空中人影閃動,原本束縛這葉蕭的法則鎖鏈紛紛斷裂,發出陣陣咔嚓聲。

“焚天神火訣第二式,心炎焚心”

轉瞬之間,第二招殺到。

只見塞西莉亞周身火焰瘋狂跳動,無數天地法則交織,化作一張大道之網,將這一方天地徹底籠罩。

“該死,引動天地法則,演化大道,這居然是神級功法!”葉蕭罵了一句。

如果當初知道是神級功法,葉蕭說什麼也不會把傳承拱手相讓的。

他心中懊惱,但速度不減,虛空中爆發出陣陣音爆聲。


一公里的距離轉瞬即到,可塞西莉亞身邊的天道之網已經先一步殺到。

同時,一種汗毛豎起的心悸感在葉蕭的心頭浮現。

葉蕭沒有躲避,雙手交叉在身前,用身體硬抗。

想象中的碰撞並沒有發生,天地法則再次無視了葉蕭的防禦,瞬間刺入他的體內。

剎那間,葉蕭的眼神漸漸變得迷離起來,臉上浮現出痛苦之色。

一道道塵封的記憶在葉蕭的腦海中被喚醒。

天雲澗…大青山…葬仙崖…以及那個無名的墓碑。

一個碧裳的女人,素雅脫俗,一雙明亮無塵秀目,光着羊脂玉般的雙腿,坐在一片巨大的荷葉上,施施然的笑着…


一場天降血雨,一場神佛慟哭,一柄染血的黑色長槍…

一道女孩的聲音在記憶裏響起:

“嘻嘻,你可不準反悔,你答應過我要實現我三個願望的,那麼我的第一個願望就是:一定不要忘記我。”

“葉蕭,現在許下第二個願望,忘了我。”

“送我入輪迴吧…葉蕭…這是我最後的願望。”



瞬間,葉蕭的四周,無數他熟悉的人影出現。

“滾開!”

葉蕭大喝道,在虛空中定住了身形,閉着眼睛,一口心頭血從嘴角流出。

多少年過去了,居然還是這種心痛入骨的感覺。

此時,在他的識海中,燃起了詭異的白色火焰,正肆無忌憚地灼燒着葉蕭的神識。

另一邊,塞西莉亞雙目赤紅,臉色的瘋狂之色更濃。

素手一揮,地下頓時飛起無數的火龍,將葉蕭一口吞下。



頓時火光沖天,宛如一片火海。

葉蕭眼中的迷離之色並沒有持續很久,數個呼吸之後,眼神就恢復了清明。

金色的識海掀起滔天巨浪,將白色的火焰徹底撲滅。

半空中,那些熟悉的身影瞬間潰散。

“這功法可以用大道之法攻擊心神。”

葉蕭從迷離中醒過神來,心中瞭然,周身金光大震。

這焚天神火古怪異常,除了物理攻擊,居然還可以精神攻擊,所以葉蕭也不敢掉以輕心。

金丹滴溜溜地飛轉,秦王霸體,九鼎鎮獄體,翔龍摧嶽訣,周天憾山訣,不動明王經…

金丹中,又是亮起幾十道煉體法決。

“既然不能硬碰,那就給我破吧!”

葉蕭蓄力,無數的金光在手上匯聚。

緊接着一拳打出,面前的一大片空間徹底碎裂。

火海被隨着碎裂的空間,掉落進了虛空之中,瞬間蕩然無存。

“咔嚓”

天道之法所編制的法則也隨着碎裂的空間,破出了一個大洞。

“你讓我想起了有些不想回憶的事情,等你清醒了,我可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葉蕭一步踏出,數百米的虛空瞬間跨越,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 塞西莉亞身邊的火焰瘋狂地向葉蕭襲來,氣息炙熱無比,彷彿可以焚燒一切。

“滾!”

葉蕭轟出一拳,一股無比強悍的能量在空中炸開。




火焰形成的防護瞬間被這股能量打穿了一道缺口,隨着氣流,向着後方急速倒卷而去。

所到之處,一切都變爲殘渣,無一倖免。

沒法防禦,就用力量將它徹底打爛掉。

“焚天神火訣第三式,葬天。”

塞西莉亞眼見離葉蕭只剩下一丈的距離,身體急忙向後飛速退去,但臉上始終保持毫無感情的神色。

她雖然入魔失去了理智,但是她的戰鬥本能告訴她,眼前的這個男人很危險。

隨即,她的右手向着天空一指。

原本蔚藍的天空瞬間變了顏色,如同燃燒了一般,變成了一片血紅之色。

塞西莉亞周身一道道玄奧的神環向四周展開,宛如撐開了一個又一個世界。

四周的空氣都承受不住這股氣勢,發出陣陣爆裂的聲音。

咔嚓咔嚓

同時,塞西莉亞的頭頂撐開了一方小天地,整片沙漠的靈氣,幾乎在瞬間向着她匯聚過去。

突然間,在她的身邊匯聚了無數玄奧的法則,點點白光在空中出現。

“這是羽毛?”

葉蕭擡頭,向着天空看去,攻擊也不由得爲之一滯。

白光逐漸凝實,化作一根根晶瑩剔透的羽毛。


無數潔白的羽毛,正從天空中飄落下來,宛如一場無風的初雪,飄飄蕩蕩,漫天飛舞。

一抹抹白色從赤紅的天空中緩緩飄落,爲天地之間染上了一層異色。

轟…

有一片羽毛悄然落在葉蕭的肩頭,瞬間爆開一股滔天氣浪。

無論是空中還是地上,都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即便是離得很遠的沙丘,也在這股氣浪裏被推出去了數百米。

葉蕭被氣浪卷出去幾百米之後,勉勉強強穩住了身形,臉色稍微有些凝重。

他上半身的衣服,在剛纔的一擊中只剩下了半截。

他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問題不大,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而皮膚之下,卻出現了一縷縷白色的火焰。

剛纔的一擊,有不少焚天神火的能量,侵入到了葉蕭的體內。換做是一般人,可能瞬間就被火焰燒成了灰燼。

但葉蕭只是感覺到有一絲灼燒的痛感,運起真氣在體內遊走,將這幾縷白色的火焰徹底清除。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