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那兩架攻城塔和一架衝車,已經淹沒在熊熊大火中了。

缺乏攻城器械的情況下,就是來兩千人,秦川也不怕。

……

遠處山樑上,張可望捶胸頓足,罵娘不已。

早點殺過去的話,也不至於讓姓秦的把他連夜趕製的攻城器械給毀掉了。

那姓秦的,真是個狗娘養的,

沒了攻城器械,他這點兵力,是無法打下孟家莊的。 自從籃網隊迎來了江銘亮這位真命天子之後,尼克斯在對陣這隻德比對手時,便一直都有無論怎麼發力都占不到便宜的感覺。你不能說他們不努力,他們投入了比籃網隊更多的資金,招攬了比籃網隊更大牌的明星,甚至球隊頭牌安東尼是聯盟里對陣籃網隊殺得最狠的球員之一。甚至於在籃網隊的刺激下,尼克斯隊這幾年看起來不再「錢多人傻」,既可以搶到斯塔德邁爾,安東尼,錢德勒這種巨星,同時又能低價招攬一些實力派球員,也有着不少老將願意底薪加盟,即將連續第三個賽季進入季後賽,也是21世紀以來尼克斯最好的成績,但他們就是無法在於籃網隊的競爭中取得上風,不管是直接對話、常規賽成績還是季後賽的旅程,籃網隊永遠都壓制着尼克斯。

斯蒂芬庫里,是尼克斯球迷心裏永遠的痛,早在選秀時期,德安東尼治下的尼克斯便跟庫里情投意合,庫里的父親老庫里也替兒子發聲,表態只會前往尼克斯隊,這也是庫里的選秀順位低於預期,尤其是森林狼連續選擇了兩名控衛,都錯過了庫里的原因,但是,老尼爾森的不解風情毀了這一切,被破壞了選秀計劃的尼克斯隊恐慌性的選擇了喬丹希爾,然後,毀掉了新秀的同時也浪費了一年的機會。而庫里也在勇士隊蹉跎了三年的時間,直到今年,被江銘亮挖角過來,大放異彩。

而今天的第三節比賽,也正是讓紐約人期待過,遺憾過,羨慕過的庫里,讓以後的他們就恩震驚過。上半場更多的為隊友做嫁衣,僅僅得到了9分卻送出了6次助攻的庫里,在第三節比賽恢復了自己攻擊型控衛的本色,單節命中5記三分,豪取23分,帶領籃網隊將比賽徹底打花,一舉將分差拉大到了29分,庫里無所不能的表演也使得麥迪遜廣場花園的一些年輕球迷反水,在他罰球的時候,場館內也響起了稀稀拉拉的「MVP」的呼聲。

39歲的基德坐在板凳席上,深情的目光望過去,滿眼都是自己29歲的影子。他是籃網隊的傳奇,但他註定要被庫里超越!

史蒂文斯當然知道,一個賽季82場常規賽,江銘亮最在乎的就是跟尼克斯這四場比賽,這四場比賽里再要分個高下,那就是做客麥迪遜廣場花園這兩場,這直接關係到籃網隊跟尼克斯隊搶奪紐約市場的競爭,也就是這一場比賽,不僅僅替補球員上場要接着干,甚至庫里都沒有三節打卡的機會,第四節該上還得繼續上。

當然,痛打落水狗也有痛打落水狗的風險,史蒂文斯還是給與了主力球員小心對方黑手的指令,尤其是費爾南德斯,他這種飛天遁地打法的球員,容易被對方特殊照顧。

細細檢查下來,籃網隊這種飛天流球員還真就一個費爾南德斯,往下數的話,估計就輪到易建聯和巴恩斯了。

籃網隊往死里干,尼克斯這邊也不認慫,雙方硬碰硬懟到最後,前前後後也不可避免的發生了一些衝突,不過都在裁判員的干預下被化解,比賽最終的結果是籃網隊凈勝了尼克斯隊35分,很不給尼克斯隊面子。

東部排名第二的籃網隊血虐了排名第三的尼克斯隊,再加上凱爾特人肉眼可見的下滑而不是以往的常規賽裝死,本賽季東部基本已經形成了兩超多強的格局,熱火隊和籃網隊的整體實力高過其他球隊一個檔次以上。而在西部,大體上也是相同的局面,掘金沒巨星壓陣,快船打法僵化,灰熊隊重守輕攻,爵士隊實力有些欠缺,湖人這會兒還在為季後賽席位努力。大多數人,也將這四支球隊視為總冠軍的最有力競爭者。

當然,也不乏一些湖人死忠堅持球隊到了季後賽依舊是誰都不想碰見的對手。不過真正的專業人士,都看得出來湖人隊的積重難返,至少江銘亮就有把握,真要是籃網隊能夠有機會跟湖人打系列賽,超過五場算湖人贏。

。。。。。。。

jessica離開了里約,江銘亮更加全身心的投入到內馬爾的轉會文件處理中,大大小小的條款處理起來非常的棘手,幸虧江世孝安排了專業的人士針對不同的part做分類和統計,否則單靠江銘亮自己,理清楚其中的各種賬目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就是說,超過6000萬的轉會費,會落入內馬爾自己的戶頭裏。」即便是心知內馬爾會通過轉會賺取大量的金額,也沒有想到會超過6000萬這個數字,歐洲足壇,球員職業生涯能賺到這筆錢的球員都屈指可數,內馬爾可是剛剛過了20歲啊!

內馬爾從自己的轉會中賺取了大量的金額,而作為內馬爾母隊的桑托斯隊,必然是承受了巨大的損失,對此,江銘亮也只能是表示了遺憾,怪只能怪他們此前對於內馬爾歸於縱容,每次續約都被內馬爾扼住咽喉,有關他的所有權問題,悉數讓給了內馬爾本人,現在,內馬爾的命運也只由自己來掌握了。

大大小小的各種條款悉數理清楚,前前後後的費用累積在9400萬歐元以上,江銘亮總算是將內馬爾的全部所有權納入手中,而內馬爾本人則跟國際米蘭簽訂了一份為期四年半,同時國際米蘭有條件選擇續約一年,基礎薪水為900萬歐元的高薪合同,除去1.8億的解約金以及針對皇家馬德里1.5億的解約金之外,合同里還註明,內馬爾20%的肖像權也歸國米所有,換言之,內馬爾商業代言費,廣告費,活動出場費的20%歸國米所有。

「希望下半個賽季,你能帶領球隊走出目前的困境,雖然冠軍沒什麼機會,但是我們真的很需要一個歐冠資格。」江銘亮對內馬爾說道。

「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我也相信,我可以跟球隊一起成長,一起進步。」儘管對於金錢的貪婪讓江銘亮都感覺到震驚,但是內馬爾還是不會忘掉自己足球運動員的使命,不會忘掉自己承載着巴西這個足球王國所有球迷的希望。

帶領國米走出困境,就從內馬爾開始!。 樂高機器人算是傀儡嗎?

如果廣義來說的話,也可以說是,畢竟傀儡和機器人還是有一些共通之處的,但問題是,傀儡和機器人的原理是完全不同的,就算青楓修鍊了傀儡之道,也不可能一上來就懂得如何拼裝樂高機器人!

所以青楓為難了。

剛才他已經在大師姐面前打包票了,說一定能把那個什麼機器人弄好,結果卻被現實打臉了。

他要是敢說做不到,大師姐能饒了他?

好在何遠看出了青楓的為難,急忙說道:「四師兄,這樂高機器人的原理和傀儡術還是有些區別的,剛好我也挺喜歡樂高機器人的,不如我們一起來試試?」

「好好,太好了!有小師弟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青楓趕緊抓住機會,看向何遠的眼神也帶著幾分感激,倒是紫霜發出一聲輕哼,語氣中帶著明顯的不屑。

何遠拿出說明書,根據他所掌握的知識研究起來。

樂高機器人之所以複雜,說到底還是存在了一些編程的問題,各種零件之間的配合也非常精妙,但是在說明書的指導之下,這些問題都還不算難,何遠也能解決,只不過要花費一些時間罷了。

經過半個小時的努力,何遠和青楓也不過才拼裝了一小部分而已,何遠就沒這個耐心了,因為他還要去清安鎮一趟,便把說明書拿出來,給青楓耐心講解一番,讓他自己看著琢磨,如果實在拼裝不出來,他下次來的時候可以帶一些樂高機器人的教程過來,這樣就方便了許多。

暫時把樂高機器人交給青楓去忙活,何遠又找到紫霜。

「大師姐,咱們再去一趟清安鎮吧?」

說話的時候何遠還從須彌戒里拿出來兩瓶毛台遞過去,「這次咱們飛過去,不開車,好不好?」

紫霜拿到兩瓶酒,臉色一下就變得好看起來。

「行,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咱們走!」

不等何遠反應過來,紫霜就拉著何遠飛了起來,直奔清安鎮而去。

何遠已經在清安鎮賣過不少東西了,尤其是上次帶來的網路小說,更是賺了好幾十倍的差價,所以這次他帶來的主要貨物還是網路小說。

這次何遠就不需要再玩別的花招了,只要把這些網路小說都拿出來,周圍的鎮民就自己湊上來了,紛紛挑選他們想看的小說。

何遠是有備而來,而且須彌戒里的空間足夠大,整整帶了上千本小說,就算清安鎮的鎮民熱情,也不是輕易就能賣完的。

趁著鎮民挑選小說的時候,何遠開始跟這些鎮民搭話,主要是詢問清安鎮之外的事情。

想要把生意做大,想要得到更多的好處,清安鎮這點東西是絕對不夠的,所以何遠還是要通過清安鎮把現代社會的東西拿過來售賣,最好是讓清安鎮成為附近的貿易中心,只有這樣他才能把附近的金銀都收攏過來,在短時間內積累大量的資本。

經過何遠的打探,他知道有一支固定的商隊每隔半個月就會來一次清安鎮,從鎮民手裡收購藥材或者是清安宗附近的特產,算算日子,明天那支商隊也應該就要來了。

說到商隊的時候,清安鎮的鎮民還是非常激動的,因為這支商隊會給他們帶來很多外面的東西,包括金銀、糧食、調料、礦產之類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在清安宗也格外受歡迎。

何遠聽到這些,馬上就意識到了這是一個商機。

來到清安鎮的商隊很明顯是想通過極低的價格從清安鎮這裡收購藥材和清安宗特產,然後隨便拿一點金銀或者別的東西打發清安鎮的鎮民。

其實這也說不上來有什麼不對,商隊從外面來到清安鎮,就是要掙錢的,要怪也只能怪清安鎮和外面的世界距離太遠,很多東西都需要依靠這支商隊送過來。

不過何遠到來之後,事情就發生了改變。

精品大米這種東西是現代社會的產物,不光能在清安鎮受歡迎,到了外界同樣受歡迎,除此之外,何遠確定網路小說也能幫他賺一筆。

既然明天商隊就要過來,那他當然要提前做些準備,先囤積一些貨物,到時候才有和商隊討價還價的資本。

想到他今後每天都要有三個時辰修鍊,而且還要照顧現代社會那邊的事情,何遠覺得讓他經常來往清安鎮跑也不太現實,還是要找一個合作夥伴,他負責把貨物運過來,讓合作夥伴售賣,他定期查賬就可以了。

畢竟這裡面的差價真的太多了,何遠不介意讓別人也喝點湯。

所以何遠讓大師姐幫忙把清安鎮的鎮長叫過來,他的意思是和鎮長進行合作。

紫霜的速度很快,不過兩分鐘的時間就帶了一個中年男人過來。

男人身高超過了一米八,身材壯碩,臉上帶著明顯的彪悍氣息,要是放到現代社會,往銀行門口一站就能嚇住不少心懷不軌的人。

紫霜說道:「小師弟,這就是清安鎮的鎮長,劉春贏。」

劉春贏知道紫霜是清安宗的修鍊者,這些年來他們清安鎮之所以能平安無事,還是依仗了清安宗的存在,所以在見到紫霜和何遠的時候態度非常恭敬。

「小人拜見上仙,上仙有什麼吩咐?」

何遠不太習慣劉春贏的態度,不過看到大師姐都沒說什麼,他也就不在乎這些細節了。

「劉鎮長不用多禮,我找你過來是想和做生意。」

「做生意?」

劉春贏露出驚訝的神色,再次看了紫霜一眼。

清安宗的上仙竟然要和他們這些凡人做生意?

他是聽錯了嗎?

何遠咳嗽一聲,「劉鎮長,你沒有聽錯,我確實是要跟你做生意。這幾天你應該也知道我都帶來的精品大米和網路小說在鎮子里引起了什麼樣的反響吧?不過我畢竟是修鍊之人,不可能一直照顧這邊的生意,所以我需要一個合作夥伴幫我打理這些生意,你能做到嗎?」

劉春贏先是愣了一下,覺得何遠說的這件事還是有點離奇,但是在反應過來之後急忙點頭。

「能!能!能為上仙分憂,是小人的福分!上仙需要我做什麼,請儘管說,小人一定竭盡全力!」 距離末世爆發已經將近一年了,末世前不久發生了一件事。

那就是陸靈十歲的生日,再有幾天,就是陸靈十一歲生日了。

這將近一年的時光,他們一起經歷了很多,所以大叔想借著這個機會,幫陸靈慶祝生日的同時,大家也一起慶祝一下。

而且這次,不僅限於他們這個家裡的人,而是整個基地。

到時候,弄一個大型的聚會,只要想參加的都可以來。

他們基地不同其他基地,那些喪屍們儘管已經恢復了意識,但並沒有以前的記憶,他們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過去。

而他們就是彼此的朋友、親人。

不過這方面大叔沒什麼經驗,他去請教了小葵。

小葵身為張寶榮資深粉絲,曾經有過多次大型活動應援組織經驗,所以這樣一個簡單的聚會對她來說很簡單。

小葵列了個單子,既然要辦,就要辦好,最起碼的氛圍要有,所以單子上面首要的就是氣球、拉花、彩帶這些。

這些他們一起沒有收過,只能去外面找,最後在一堆凌亂的腳印中找到了這些。

然後是那天的食物和酒水,只有大叔一個人肯定是準備不過來的。

也是這個時候,大叔才想起來,自己好像還有個兒子……

自從那次他們從H市回來,那次吃飯把賀元忽略了之後,,賀元就好像從他們生命中消失了。

後面大叔還進空間去看了母豬下崽兒,但他就沒想起來要去看看自己兒子。

再加上後面各種事情,陸果來了之後,他們連進空間也不方便了。

他們真的就沒有再提過讓賀元出來的事。

甚至上次李元提到賀元當初的同伴鄭葉和張敏的時候,大叔都沒想起來。

好在賀元也知道自己老爸是什麼樣,心裡也沒有期待。

空間里什麼都有,不缺吃不缺穿不缺住,空氣好,賀元乾脆在空間定居了,也不提出去外面的事。

每天早上醒了去做個飯,上午去澆澆菜,下午去喂餵豬。

一直到現在,空間里的糧食他自己一個人都收了兩次了。

終於,這次大叔想起來自己有個兒子了。

也不知道賀元知道自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自己老爸想起來是什麼心情。

反正當天賀元就被陸靈找機會放出來了。

終於感受到「父愛」的賀元看著屬於自己的房間,感動極了。

「爸,以後家裡的一日三餐就交給我來做,你就安心享福吧。」

賀元拍著自己的胸脯。

這段時間,在空間里,他一直有研習廚藝,現在他的廚藝可以說得上是突飛猛進了。

「那倒不用,這樣你太辛苦了,到時候咱們兩個一起就行。」

大叔難得感覺良心有點痛,停住了要點下去的頭,拒絕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