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有龍纔是劉明成看中的合作人,而他姜友亮算個屁呀。

這也正是姜有龍求之不得的,畢竟劉明成的智力擺在那裏,這件事情又是因他而起,所以才能夠讓劉明成跟自己站到了同一條線上,這也剛好能夠助他一臂之力。

於是姜有龍笑了笑說道,“我倒是對這些人來路有些興趣,也不知道他們的幕後指使之人到底是什麼德性,不過你放心,我這個地方可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他竟然在我的地盤上鬧事,那我也不會坐視不理的。”

如果是因爲燕琳雪來的,那這件事劉明成也有一半的責任,他當然會選擇住姜有龍一臂之力,再說了他們兩家的名號擺在那裏,足以嚇退一半的人,但是有些人要是不知死活的找上門來,他們倒是樂於幫那些人找找死路。

於是劉明成掏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說道,“江水,你來臺球場那邊一趟,帶點人過來。”

與此同時喬宇已經把合同全部吃完了,因爲沒有水,它吃的格外艱難,根本難以下嚥。

他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那些人,看到他們稀奇的望着自己,瞬間下的一個激靈,連忙不顧一切的將那些紙給吞了下來。

他發現這些人除了讓自己支持以外,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人身威脅,漸漸的也開始放鬆了起來,覺得這些人好像很牛逼的樣子,一開始就驚豔全場,如果把這些人當做自己電影裏的素材,肯定會製造出爆炸性的效果來。

“他們究竟是什麼地方來的牛逼人還好,我平時對燕琳雪客客氣氣的。”

“要不然的話,今天可就算是完蛋了。”

等他在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合同已經被自己吃完了,於是立馬開開心心的站了起來看着,面前的孟東說道,“合同已經被我吃完了。” 看到他這楞頭青的樣子,孟東也被驚到了,他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僅說到:“這傢伙是怎麼一回事,合同吃完了不在一旁老實呆着,還賴高興地向自己說是什麼意思。”

“還有沒有其他的合同?”孟東不耐煩地說道。

聽到他的話,喬宇下意識倒抽了一口涼氣,連忙搖了搖頭說道,“真沒有了,這些事情原本就跟我沒什麼關係呀,再說了這份合同也不是我做的,我真的沒有要害燕琳雪的意思。”

看到他快嚇哭的樣子,孟冬冷哼了一聲,揮了揮手說道,“行了一邊待着去。”

聽到這話他立刻喜極而泣,顧不上許多,就跑到了一旁去。

看到他的樣子時,孟東十分嫌棄。

劉明成看到躺在地上的人沒有站起來的意思,等了一會兒也沒有任何的人找來,不僅小跑到燕琳雪的面前壓低了聲音問道,“那個什麼,老闆娘,哪些人還惹你了,老闆說了,但凡是惹你不高興的人就要打回去。”

燕琳雪看着他衝自己擠眉弄眼的樣子,不僅笑了出來,眼底滿是喜悅。

她沒想到剛纔還像霸道總裁一樣的石傑,轉眼之間會成了這副逗逼的樣子,更重要的是他彙報的男主對於自己的關心。

在這一刻燕琳雪完全無視了在場的所有人,心裏滿是甜蜜的異味,這些天來所受的委屈全都消失不見了,她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不用了,我們現在走吧。”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的見到男主了。

周彤卻好像不嫌事大,她忍不住說道,“姐之前他們那麼欺負你就這麼完了嗎?姐夫說了是要讓我們出去的。”

燕琳雪不僅敲了敲他的腦袋,說道啊,“看看躺在地上的這麼多人,難道你還不覺得氣消了嗎?”

周同見狀也沒什麼好說的啦,在燕琳雪的帶領之下,一行人正打算出去這浩浩蕩蕩的隊伍,引得在場的所有人都肅然起敬。

他們雖然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來路,但是看到他們那麼伶俐的手段時也一個個的驚呆了,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人。

一個個的退避三舍,不敢去攔他們的路,生怕會被這些人給看不順眼就一拳結果了他們。

人羣中不僅有人感慨了一番,“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路呀,看樣子很厲害。”

“難道他的背景比姜有龍還要牛逼嗎?不然的話怎麼敢在姜有龍的地盤上鬧事呀,真是不怕死。”

“呵,恐怕沒這麼簡單,你們快看那不就是劉明成和姜有龍他們一行人嗎?姜有龍和劉明成都來了,他們想走恐怕沒這麼容易。”

人羣當中也不知道誰突然大喊了一聲,所有人都爲之一振,連忙朝着另一端看了過去,果然就看到了,劉明成走在最前頭,他身後跟着姜友龍和姜友亮。

看到如此大的正常時,所有人的心裏都一凜,連忙後退了幾步,給他們讓開了道,因爲他們覺得現在纔是真正的開始,雖然不知道石傑這邊的會是什麼人,但是剛纔已經見識到了他們的手段,覺得他們也不會這麼容易的善罷甘休。

兩邊的人數都如此的多,這一次他們還能夠像剛纔一樣碾壓般的制勝嗎?

人羣中的大多數人還是站到了劉明成那邊,並不相信石傑,他們的實力搖了搖頭說道,“這下有好戲看了,有的人就是看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太狂妄了,所以纔會吃虧,這些人同意的點了點頭,他們覺得石傑帶來的那些人雖然厲害,但是能在這會所鬧事的人絕無僅有,姜有龍也不是個善茬,況且這次還有劉明成加盟,他們如果想要獲勝的話沒這麼簡單。”

石傑他們還沒走多遠正好撞到了那些朝他們走過來的人,兩方人馬一見面空氣中就摩擦出了火花,在十幾米的距離時紛紛駐足停了下來,雖然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但是氣氛卻莫名變得緊張了起來。

周彤看到他們這邊的人時,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雖然說剛纔石傑一羣人打的很出色,但是現在人家的大boss來了,這件事情也逐漸變得複雜了起來,恐怕不像剛纔那般容易的解決了

姜有龍和劉明成臉色平靜,姜友龍只是淡淡的打量着石傑以及他身後的那些人。

劉明成不僅挑了一下眉頭,看了一眼姜有龍,也明白他的意思,無奈的走上前去說道:“燕小姐怎麼來了?連個招呼都不打的要走呢,我可從來都沒有要虧待燕小姐的意思呀。”

燕琳雪正要說話,卻被石傑搶先了一步,石傑不屑的望着他說道,“你有什麼居心你自己當然清楚,到了這種地步,廢話還是免了吧。”

聽到這話石傑就算是再好的脾氣也憋不住了,他的臉色迅速的沉了下來,劉明成見狀不以爲然地挑了一下眉頭,他還真的沒把這傢伙放在眼中,倒是站在一旁的江水想了想,走了出來說道,“你是什麼人?!

“關你屁事。”石傑說話依舊得理不饒人。

江水冷冷的笑了起來,“既然你不肯自曝來路的話,肯定對自己的身份充滿了不自信,你知道這位是什麼人嗎?就敢來這裏鬧事,要是得罪啦劉明成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嗎?”

一連串的疑問問的人頭都大了,石傑不屑的搖了搖頭,看到這個樣子,劉明成不僅皺起了眉頭。

這些人難道是太自信的緣故,對自己的身手充滿了盡心纔會不將自己看在眼中嗎?

他剛纔也聽說了這些人的一些事蹟,知道他們厲害,看了一眼倒在他們不遠處的那些保鏢,這些保鏢個個都不是普通人,大部分都是特種兵出身,沒想到在他們手裏竟然會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看來不能夠小看了這些人,石傑雖然這麼想着,卻是對江水說道,“先帶燕小姐回去休息。



江水點了點頭,淡漠的朝着石傑他們的方向走了過去,他一動,身後的十幾個人也跟着他一同走了過去。

他們的人數雖然不如石傑那邊的人多,可是江水神色淡漠,彷彿並不把他們這麼多人放在眼中,他們身後的那些人也根本不在乎人數的多少,彷彿已經有了一種戰勝石傑們的錯覺。 姜友龍見狀眼眸閃爍了一下,在他看來情況分爲兩種,一旦這些人成功地把燕琳雪帶走,那就說明這些人心生忌憚不敢輕易的對付劉明成,而另一方面如果他們動手的話,自己則是在一邊推波助瀾,坐收漁翁之利,還可以進退自由。

總之哪一方面都非常的有利,他壓根就不將這麼些人放在眼中。

只不過他們想的太美好了,卻不知道石傑們究竟恐怖到了何種地步。

看到他們這麼多人,毫不畏懼的前來,王彪他們也開始興奮了

剛纔那些傢伙太弱了,他們都沒來得及熱身,已經被打倒在地,起都起不來,現在還想要找人好好的練練。

畢竟他們這麼久的訓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進步到了什麼地方。

然而他們剛剛有所動作,卻被石傑給攔了下來。

石傑看到他們一眼,示意他們停下腳步。


隨後就獨自一人朝着江水他在衝了過去。

王彪見狀頓時眼睛一瞪有些不滿的說道:“太過分了,傑哥,你竟然打算一個人玩。”


衆人也沒想到石傑竟然有膽子敢來對陣,不過江水身手不凡,倒是讓劉明成放鬆了不少。

看到石傑的動作時,姜有龍不僅皺起了眉頭,在心中默默的想着,這些人的膽子倒是挺大的,而另外一邊觀戰的人看到這一幕時不由的驚訝了起來。

“媽的,那小子竟然還真的有膽子來迎戰他,知不知道那些人是什麼人呀?”

“我聽說這個江水不得了的很,好像是武林中人能力出色,他可是劉明成身邊的王牌。”

“唉,雖然說這個男人也很厲害,但是他根本不可能會是江水的對手,肯定會被江水打得半死。”

看到兩方的距離越來越近,衆人的心也跟着停下了,嗓子也好像比他們自己動手打仗還要激動。

看到石傑的衝動時,江水眼底劃過一抹深意,他也迅速衝了上去,來到跟前直接除全迅速的朝着石傑的命脈打了過去,速度特別的快,力量也十分的強悍,可惜他的拳頭連碰都沒有,碰到石傑就被石傑給躲開了,因爲石傑的速度在他之上。

衆人原本看到江水的拳頭時都倒出了一口涼氣,那拳頭攜帶着的風呼呼作嘯,若是被這拳頭打到的話,肯定會被揍成重傷,但是沒想到石傑會突然躲開,而且一點都沒有畏懼,反而拎着拳頭就朝着面前的人砸了過去,江水雖然吃驚也很快做出運應對之策。

同樣拎着拳頭又朝着石傑砸了過去,砰的一聲悶響,兩個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衆人只是聽到一道聲音,都沒來得及細看,就發現江水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後面飛去,一道清脆的聲音在他的胳膊中傳了過來,就連江水自己臉上也佈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等到衆人在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看到江水的一隻胳膊,以一種極其古怪的姿態向上扭着,而他整個人直接被打飛出去了十幾米遠。

“菜雞。”

石傑輕蔑地看了一眼江水,在他眼中江水遠遠比不上大黑,就連王彪他們也略爲遜色。

其他人還沒來記得及看清楚石傑的身影,就看到一道黑影在面前閃過,他們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就被石傑一個掃堂腿紛紛掃落在地,這一幕可把衆人震驚的不輕。

就連原本以爲勝券在握的劉明成,看到這一幕時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他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看了看面前的人,突然腦海中顯現了一個念頭,難道他也是武林中人嗎?

“tmd,沒想到踢到了硬茬子。”

江水雖然只是在初元氣,可是他的那點實力足夠支撐自己在上京橫掃一切。

但是沒想到,這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竟然也是因爲舞者,而且能力遠遠在江水之上,僅僅是一記拳頭竟然就把江水的胳膊打折了,他癡癡的看着面前的一幕,滿臉的震驚,好像丟掉了魂一般。

除了他,就連身旁的姜有龍臉上的淡定全無。

此刻他臉色大變,覺得這些人個個身手不凡,來頭貌似很大,完全不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雖然江水敗了,不過他也並沒有太多的知青,因爲他之前聽成武說過這個江水雖然厲害,但是他的能力更在江水之上,對付江水只是小菜一碟。

然而他並不知道,往往招數之間也會存在差別。

看到這一幕後,喬宇一行人身子哆嗦的更厲害了,他顫顫巍巍的看着面前的人,將身子縮成了一個球,只是從縫隙當中看了看石傑。

“tmd這都是一羣人嗎?不他們應該都不是人了吧,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強悍的人類。”

幸好他剛纔有自知之明,並沒有得罪這羣傢伙,如果得罪這羣傢伙的話,他還不知道有幾條命可以夠他們折騰的,喬宇在充滿了後怕,同時也有一點欣慰自己平時的好人品在關鍵時候發生了重要的作用。

雖然自己吃合同將臉面踩在了腳底下,可是生死攸關,面前臉面都算是個屁呀。

燕琳雪看到這一幕時也不禁瞪圓了眼睛,跟他平時那隨意的樣子完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上去甚至有些可愛。

剛剛她已經做好了要跟江水走的準備,畢竟她也聽說了很多關於江水身手方面的事情,完全沒有想到僅僅是一招,石傑就已經決定了勝負。

而石傑做完這一切之後,跟個沒事人一般的回到了他們這些人的當中。

其實他這些都是在刻意的模仿男主睥睨衆生時的表情,波瀾不驚而又讓人害怕,但是他連連找了幾次,感覺都沒有發現,像師傅那樣強悍的氣概,無奈之下只好放棄了裝逼。

他淡漠的掃了一眼劉明成,隨後就學着男主說話的語氣,“現在我可以把燕琳雪帶走了嗎?”

姜有龍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冷笑着說到:“想走還沒那麼簡單,在我的地盤上鬧事,要讓你們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那我的臉面該往哪放。” 石傑直接了哼了一聲說道,“那我可管不着,這不是我份內的事情。”

聽到他的話,姜有龍不悅的看着他目光不善,而石傑並未放在心中,劉明成站出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指使你的人是誰,但是別忘了這裏是上京。”

姜有龍也立刻點了點頭,眼底劃過一絲不耐的冷光,看着面前的人悠悠地說道,“這種地方可不是你任由胡鬧的地方,其中的分量你還要仔細的掂量掂量。”

“我現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讓你抱出你的來路,不然的話死了也沒人幫你收屍。”

劉明成冷靜地說道,一雙眼底充滿了凌厲的光芒

他們這種身份的人自然是有家族撐腰的,但是一般小事都是在外面自己處理的,不是什麼性命攸關的事情,根本沒必要去勞煩家裏的長輩,

他始終想不明白,這樣身手厲害的人背後究竟有什麼人在爲他撐腰,自己一向信賴的江水在他面前不堪一擊,宛如菜鳥,這讓劉明成心裏很不好受。

石傑淡淡的掃了他一眼,眼底有一抹自信的光彩閃過。

突然他上前了一步,衆人不知道他要幹嘛,都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與他有了三丈遠的距離,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夠更爲安全一些,只聽見他說道,“那你們給我記好了,從今以後這個名字會一直牢牢的記在你們所有人的心頭,希望你們不要忘記了這個名字。”

聽到這話,那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石傑。

只聽他一字一句說到:“我背後的人便叫做姜皓天。”

聽到這話現場陷入了一片寂靜,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對於他們而言這個名字記憶深刻,尤其是對劉明成和姜友亮來說,哪怕是這個人化成灰,站在他們面前也能夠認得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