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盪太子趁著黑夜要走,幾經周折,才繞道躲過白起,帝辛,項羽大軍,足足七日過去,得知楚國主力大軍在天河口岸尚未歸來。

他才決定鋌而走險,奇襲穆柯寨,伺機斬殺楚帝!

此時。

看著楚帝親率五千兵馬逃走,嬴盪以為這是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以他背後三萬雄師的戰力,足以吞噬前方楚國兵馬。

「殺~」

「取楚帝首級,孤賞爾等萬戶!」

嬴盪神情陰桀,目露殺意,縱聲暴喝。

三萬精騎東躲西藏數日,他們感到無比的羞恥,東渡楚國之前,多麼的意氣風發,卻沒想到前來短短几日,狼狽的好似喪家之犬。

往昔,征戰沙場,無往不勝,何曾如此憋屈,今日奇襲穆柯寨大營,眾將士眾志成城,都想要一雪前恥。

忽聞,嬴盪暴喝聲,三軍將士氣息高漲,揮動著手中兵戈,好似圍捕的獵人,加快速度向楚帝追擊過去。

滾滾煙塵飛卷於空,荒野上敵軍鋪天蓋地,馭風飛馳下,距離楚帝五千兵馬越來越近。

可即便如此,一個時辰悄無聲息過去,嬴盪大軍依舊未能追上楚軍,看著他們近在眼前,卻又觸及不到。

這種感覺讓嬴盪非常震怒,緊勒手中韁繩,雙腿匹馬,速度再次提升。

其實。

就算嬴盪麾下坐騎累死,也不可能追上楚軍。

楚帝一張坐騎加速卡使用下,胯下戰馬縱使飛馳十日,也不會感覺到絲毫的疲憊,反觀嬴盪太子麾下兵馬的坐騎,速度明顯已經減弱。

顯然,楚帝鐵定心要將嬴盪太子這三萬兵馬引入飛沙灘,只是兌換了一張坐騎加速卡,都懶得召喚戰將和軍團。

引兵入飛沙灘,楚帝有他的用意,要給太初城水師送一場勝利,從而提升他們的士氣。

亦或者說,嬴盪太子這三萬兵馬,就是楚帝用來給俞家軍,戚家軍練手的。

一晃又一個小時過去,飛沙灘已經近在眼前,楚帝回身向背後嬴盪太子看去,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邪惡,森寒!

忽聞,隆隆馬蹄聲傳來,俞大猷舉起望遠鏡瞭望,見敵軍正窮追不捨,緊隨在楚帝背後,側身下令兩側校尉,命他們嚴陣以待,時刻準備進攻。

隆隆~

隆隆~

楚軍疾馳飛行,越過飛沙灘屏障,土丘只有一人高,可內藏玄機,數百架紅夷炮已經等候多時。

「攻~」

「攻~」

一道暴喝傳開,轟隆巨響炸起,虛空中炮彈好似隕落的彗星,揚起一道道青煙,落入追擊敵軍兵馬中。

砰~

砰~

爆炸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嬴盪太子提韁勒馬,胯下坐騎受到驚嚇,嘶鳴不絕。

在密密匝匝的炮彈攻擊下,三萬敵軍陣腳大亂,相互碰撞衝殺著,慘叫震天,不絕於耳。

嬴盪太子怒目而視,咬牙切齒,氣的面色鐵青,提韁回馬,下令大軍後撤。

可坐騎受到驚嚇,根本無法控制,橫衝直撞下,三軍損失慘重。就在此時,李文忠,馬援,俞大猷帶著大軍傾巢殺出。

殺~

殺~

殺喊震天,直衝雲霄。

嬴盪太子看著奔涌而來的楚軍,瞳眸大睜,知道被楚帝算計了,可萬萬沒想到這一座座土丘背後,竟就藏兵這麼多人。

簡直讓人始料不及。

撤退已經來不及了,慌亂之下,只會傷亡更加慘重,嬴盪太子殺意滔天,掌中出現兩柄巨錘。

雙腿拍馬,揮動巨錘向飛奔而來的楚軍迎了上去。

武隆,魏章,甘茂三將緊隨其後,嬴盪強悍好戰,一直不聽身邊三將的建議,認為麾下大軍在自己帶領下,可以橫掃天下。

可七日前一戰,楚軍的恐怖讓嬴盪震撼,可他還是鋌而走險想要斬殺楚帝,眾人力勸無果,只能隨其一起到來。

眼下中了楚帝的圈套,這三萬精銳悍卒,怕是要葬身於此,三將自知不可能逃回萬邦帝國,只有隨嬴盪一起衝殺出去。

楚軍執兵戈奔襲衝殺上前,並且殺入敵軍中,而是列陣於荒野中,敵軍在嬴盪帶領下衝殺過去來。

李文忠,馬援,俞大猷三將背後,突然衝出手執燧發槍的士兵,『砰砰』一道道巨響傳來,青煙裊裊升起。

敵軍衝殺在最前方的士兵,墜落馬下,被後來的戰馬踩踏的屍骨無存。

「楚帝,孤要殺了你!」

「卑鄙無恥,有本事出來一決高下!」

嬴盪完全被楚帝玩弄於鼓掌中,縱使他麾下騎兵如何驍勇,也無法靠近前方楚軍,燧發槍更替速度太快,他們沒有喘息一口氣的機會。

「太子殿下,趕緊撤走!」

「楚帝早有預謀,是想藉機斬殺殿下,我等都可以喪命於此,殿下可不能有任何閃失!」

事到如今,武隆,魏章,甘茂三人才敢提出讓嬴盪撤走,因為此時已經到了生死垂危的邊緣。

「撤走!」

「孤,不甘心!」

楚帝就近在咫尺,可他卻不能傷其分毫,這種恥辱,讓他憤怒無比。

「殿下,留的青山在,以後還有機會!」

武隆緊握手中兵戈,提韁站立於嬴盪一側,顯然是準備殺出一條血路,讓他逃出生天。

「傳令李文忠,馬援,俞大猷三將,全殲敵軍,活捉嬴盪太子!」

楚帝勒馬於大軍背後土丘上,目之所及沙場風雲盡收眼底,側身向一旁士兵說道。

「撤!」

「馬上撤走!」

嬴盪聲如洪鐘,拍馬向左翼逃去,背後三將緊隨其後。此時,馬援三人已經接到楚帝的詔令,提韁縱馬,揮動兵戈向敵軍合圍過去。

楚帝見嬴盪太子向左翼逃走,臉頰上泛起一抹狂喜,飛沙灘左翼是魚尾關,負責鎮守在這裡的是戚繼光。

嬴盪帶兵逃至此處,無疑於羊入虎口,免不了又一次被炮轟,想象都絕的悲哀。

自以為對太初城部署了如指掌,實則楚帝的部署他一無所知,就算隱藏在太初城的暗哨,也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傳來任何消息了。

楚帝重傷的這一個月,可沒有閑著,暗中調兵遣將,清除藏身於太虛郡的敵方姦細。

看著嬴盪帶兵遠去,楚帝提韁縱馬,帶著寒冰落,武曌,上官邦寧三女,御風縱馬,朝著魚尾關緩緩行去。

「自作孽,不可活,嬴盪太子很快成為吾楚的囚徒!」

「相公,為什麼不殺他!」

「還有點價值,利用完了就殺!」

前行中,楚帝和寒冰落的聲音,消散在微風之中。柳隱離開之後,宋梵便一人回到了客棧,柳隱的實力,解決兩名八星至尊綽綽有餘!

宋梵不再多想,準備好好休息一番,方便應對接下來的寒宗。

第二日,柳隱依舊還沒有回來,哪怕是宋梵再怎麼冷靜,心裏都不由的有些多想。

按理說以柳隱的實力,解決兩名八星至尊輕而易舉!不可能……

《蓋世殺神》第513章恐怖的幻境!化妝間。

時宜雖然說了自己一定會精心裝扮,可是當看到這禮服時,還是有些驚掉了下巴。

「這是什麼情況啊,這準備的禮服也太過於華麗了吧?」

「華麗嗎?」

鳳煦已經穿好自己的禮服,金色抹胸裙,完美的將她的身材勾勒出來。

「我還覺得這整的不夠華麗呢。」

「這還不夠華麗?」時宜真是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了,「如果你穿的這個都不算是華麗的話,那麼還有什麼是真的華麗嗎?難道你要將金子穿身上才甘心嗎?」

鳳煦倒是一臉平淡:「也不……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八百九十七章幫忙 恭喜?藍夭澈徹底糊塗了。

「先吃了這丹藥,調息一下我們再慢慢告訴你。」藍曦若看著藍夭澈,然後嘆口氣,瞪著夜華傲,「誰讓你下手這麼重的,真是!」帶著幾分惱怒,還有嬌嗔。

夜華傲有些無辜的眨眨眼:「不是你說的嗎……」

她說的?她說一定要把藍夭澈打傷嗎?還是說要給他一劍了?藍曦若覺得自己和夜華傲沒法溝通了,要是可以,她一定給夜華傲一拳。不過現在,咳咳,還是省省吧。

這個……

藍夭澈接過丹藥,總覺得藍曦若他們笑的不懷好意。

也不知道藍曦若他們給的是什麼丹藥,反正是吞下去之後很快就止住血了。而且傷口很快的癒合,完全沒有了疼痛感。藍夭澈檢查了一下傷口,發現已經完全癒合了。

他看看夜華傲:「恭喜是什麼意思?」他怎麼不知道自己參加了什麼考驗之類的東西?

藍曦若笑嘻嘻的看著藍夭澈:「就是你正式得到我們的真正認可,沉月你可以隨時領走,只要你有本事。」藍曦若說的特別簡單粗暴,她亮晶晶的眼睛看著自家沉月。

額……隨時領走。

沉月覺得自己的臉都要燒起來了。她不是沒有感情的人,相反,她的感情異常豐富,只是她學會了隱藏而已。

對藍夭澈,沉月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心態。怎麼說呢,從一開始就接觸過了,藍曦若很小的時候,她就在身邊侍奉,藍夭澈也經常過來看小姐。雖然兩人說話不多,沉月還是能感覺到,藍夭澈是個很溫柔負責的人。

藍曦若小時候就會經常受到嘲笑或者是藍玉顏她們的欺辱,藍夭澈如果撞見,就會護著藍曦若,將別人臭罵一頓,或者直接開打。他從小就天賦很高,修為也比別人高一些,所以漸漸的,那些人就不敢明面上嘲笑藍曦若了。

沉月其實一直很感謝藍夭澈的付出,雖然他能做到的本來就不多,但還是在盡職盡責的完成自己應做的一切。如果想想,就算是藍夭澈什麼都不做,也說得過去。本來藍曦若和藍家就沒有什麼血緣關係,沒有血源的哥哥和妹妹之間,就不存在什麼責任的問題了。

但是藍夭澈沒有不管不問,而是真正履行了一個當哥哥的責任。

沉月都能感覺出來,雖然沒有怎麼道過謝,但心裡一直很感激。

但是,這些感情,卻在他們進入玄靈閣的時候變了。剛開始沉月還沒覺得有什麼,畢竟才剛進來。等到他們安定下來,然後修為開始穩步增長的時候,從被夜華傲丟到荒山上開始,藍夭澈對她的態度已經有了很明顯的變化。

和以前的禮貌,或者溫文爾雅不同,藍夭澈還多了幾分關切和擔心。沉月不是沒想過這是什麼意思,只是,那個答案,她無法接受。她身份低微,怎麼能去奢求一個嫡長子的感情?

於是,她寧願不相信,只是當做藍夭澈在關心自家小姐的時候順便給自己的安慰。

至於真正的情況是什麼樣子的,沉月選擇了自動忽略。

與其說沉月知道自己能得到什麼,不能擁有什麼,倒不如說她是不敢。她不敢主動去捅破這層窗戶紙,因為……她沒有勇氣,也沒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這一切。

藍曦若的這番話,就是默認了沉月和藍夭澈之間的感情。

但是……沉月自己還認可不了。

她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對藍夭澈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

藍夭澈愣了一下,卻是很快的反應了過來。他看看夜華傲,後者依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他深深鞠躬:「剛剛多有冒犯,謝謝夜長老成全。」

成全?藍曦若被這句話逗笑了。

「我說藍夭澈,難道你都不感謝感謝我這個妹妹嗎?這個主意可是我出的喲。」藍曦若笑嘻嘻的看著藍夭澈,欣賞的點點頭,這兩人站在一起倒是般配的很啊。

藍夭澈一愣,笑起來:「那就多謝若兒了,哥哥不會讓你這一番苦心白費的,你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他說的異常自信。

旁邊的沉月瞪大了眼睛:她還在這裡呢,藍夭澈就這樣說了?她現在真想和藍夭澈打一場,可惜已經打不過了……於是乎,沉月第一次體會到了自家小姐老是嚷嚷著「時不待我」是一種怎樣的心理了。

以後她絕對不說自家小姐了。

這簡直太惆悵了好嘛?

藍曦若點頭:「好啊。」

原本藍曦若和夜華傲是呆在空間里的,然後藍曦若開始好奇沉月他們到底在幹什麼,就纏著夜華傲給她看。於是……在幻化出來的場面中,就看到了藍夭澈帶著些許氣憤拉著沉月向這裡走,這才動了心思。

倒不是說藍曦若不相信藍夭澈的人品,而是她很想看看,他到底能為沉月做到什麼程度。

於是,她費了老大的力氣,才說服了夜華傲,這才有了接下來的發展。所以,那場打鬥,自始至終都是藍曦若策劃出來的。不過,藍曦若當時說的是,讓藍夭澈受點小傷就可以了。

這尼瑪是小傷?

藍曦若就不高興了,這才責怪起夜華傲。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