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宇軒撇撇嘴,表現地十分失落。

隨即打量了一圈,又朝一個長相俊美的外國男子走去。

「你以後,還是離季宇軒遠點。」

宋九月回頭,一臉嚴肅地看着慕斯爵叮囑道。

「好,都聽老婆的。」 就見孫月夫妻兩視線雙雙看了過來。

孫月還拿手肘捅了捅丈夫,「你快拿出來!陸姑娘不要我們再繼續收著就是了,總歸不能便宜了那群強盜!」

「……好。」程立夫臉色猶豫點頭。

但既然陸顏霜都主動接過了話茬,他確實是沒有那個必要再藏著掖著。

夫妻兩手裡的這個寶貝,是在五年前一處開啟的小秘境中所獲得,是鳳凰紫火。

鳳凰紫火,由傳說中的鳳凰神獸涅槃后所遺留下來的火焰,是獸焰里最為頂級逆天的火焰!

不管是煉丹師,還是煉器師,擁有鳳凰紫火,都能令他們的丹藥(玄器)品質更為純粹,強大!煉丹(煉器)成功率也會更高!

但凡煉丹(煉器)師,三品以下,可用普通火焰煉製,皆可成功;三品以上,必須還得找到一簇獨屬於自己的火焰。

這些火焰又分陰火、玄火、獸火、天火、異火,五個大分類。

其中各有珍貴,異火最為難得,屬於變異火種。天地間若出,也只會是獨一份的。

玄火最為常見,算是對大部分煉丹師來說,都比較好尋得的。

而獸火基本都是神獸以上的屬性才會擁有,天火與陰火則是來自於天地之間,沒點實力的人就算見到了也別想搶。

像鳳凰紫火這麼珍貴的神獸火焰,當初程立夫之所以能獲取,純粹運氣好,他們祖上有祖先曾經救過鳳凰,有根鳳凰尾羽一直流傳到了程立夫手上。

程立夫也是憑此,才得到了這一簇鳳凰紫火。

本來,夫妻兩最開始得到鳳凰紫火,是打算直接拿到拍賣行,亦或是用此換一個進大門派亦或是大家族的機會。

但偏偏,很不巧的,他們才剛取得鳳凰紫火,就撞上了一幫煉丹師。

且這幫煉丹師極其的不要臉。

一看見程立夫手裡的鳳凰紫火,察覺到他們夫妻二人只是寂寂無名的散修,當下便動了殺人越貨的心!

之後一路窮追猛打!

「極丹宗那幫煉丹師向來是極不要臉的!不就是仗著他們門內有一位四品煉丹師撐腰,還達到了四品巔峰,極有可能在未來突破五品,所以行事作風越發的肆無忌憚!搶我們夫妻二人的寶貝都是明目張胆!」孫月一說起這事兒,又忍不住恨得牙痒痒。

程立夫嘆息,得先祖蔭功,他以鳳凰尾羽成功取得鳳凰紫火,卻也因為這鳳凰紫火萬劫不復,遭人惦記,妄圖殺人奪寶!

他將那根鳳凰尾羽取出,當著幾人的面,陸顏霜只見那華麗的鳳凰尾羽中,有一簇明亮艷麗的火焰隨之燃燒。

但是即便如此,那根鳳凰尾羽也始終完好,並未損壞。

陸顏霜就是驚訝。

傳聞中能夠浴火重生的鳳凰,沒想連根尾巴毛都如此特別?

「這就是鳳凰紫火嗎?」她好奇問。

程立夫點頭,為她介紹了下這鳳凰紫火的厲害,又提到,「一般火焰,煉丹(煉器)師若想使用,還得煉化,煉化不慎還可能反噬自身。但我手裡的鳳凰紫火不用。因為我有這根鳳凰尾羽,使用鳳凰紫火時,完全可以直接用這根鳳凰尾羽作為媒介。」

換句話說,即便是修為水平不夠的人,亦或是煉丹(煉器)水平很次的人,只要有這根鳳凰尾羽在,就能零風險的使用附著在鳳凰尾羽上的鳳凰紫火。

也難怪極丹宗那幫人瞧見了會不要命的追著夫妻兩搶!殺人越貨的搶!

這樣的鳳凰紫火實在是太珍貴了!

不管是鳳凰紫火本身,還是鳳凰尾羽。

「這點我以前倒是不清楚。」陸顏霜聽完,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想到什麼,她去看身側的帝雲卿,「師父,所以你現在用的是什麼火焰?有這個鳳凰紫火珍貴嗎?」

然後,她便見帝雲卿很詭異的沉默了一瞬。

才慢吞吞將一枚有點眼熟的戒指舉到她眼前。

陸顏霜:「……」

戒指是琉璃火戒,之前帝雲卿還想送給陸顏霜當謝禮來著。

他略遲疑道:「我的是琉璃心火,屬陰火,也是地火,即存在於地心熔岩之中的火焰,你之前見過的。」

當然,陸顏霜最後沒要。

她想要錢。

可惜最後連錢也沒要,而是拜了帝雲卿為師。

陸顏霜:「……」哦,對。

她想起來了。

原來這就是帝雲卿的火焰……

「那這陰火,與鳳凰紫火相比,哪者更為珍貴一些?」她又問。

這次帝雲卿倒是回的很快,朝她表明,「自然是鳳凰紫火更為珍貴。琉璃心火只是陰火一類中比較普通的火焰。」

雖然,陰火本身就要比最為普通常見的玄火更為珍貴。

「懂了。」陸顏霜點點頭,「那這樣吧,師父。這鳳凰紫火以後就歸你如何?算是我借花獻佛,送給你的禮物。」

至於為什麼要送……

那自然是,以後陸顏霜還想從帝雲卿這裡摳出更多更大的價值!

「你送給我?」帝雲卿一聽,卻是極為震驚。

他拒絕了。

「不必,你如今手頭還沒有能用的火焰,等你之後從無垢幻靈小秘境里出來,我還要測試你的資質,到時你就要用上更高品級的火焰,而非普通火焰。」帝雲卿認真道。

陸顏霜還有些猶豫,但帝雲卿堅持。

是以最後,那根鳳凰尾羽還是落到了陸顏霜的手上。

程立夫送完寶貝,看起來還有點惴惴不安。

不忘再次重複提醒陸顏霜,「若是日後,極丹宗那幫人發現了這寶貝在陸小姐你手上……他們那幫人向來不要臉不要皮!仗著自己煉丹師的身份,不光在身邊網羅了一堆實力強勁的修者保護,還有一些玄獸,就……」

「沒事兒!」被陸顏霜給打斷,「這方面,我向來是很有經驗的。」

她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那些人到時候要是敢搶,那陸顏霜也就敢反過來薅禿整個極丹宗!

殺人越貨這種勾當,以往的陸顏霜也不是完全沒有干過。

在對待那些不長眼想動她的人,清空家當那都是必須應得的~

程立夫聽的一愣一愣,還沒意識到她話里沒挑明的深意。

帝雲卿作為陸顏霜的師父,那則是打定了主意要維護到底。

唯獨一個孫月,在三人聊鳳凰紫火時,還在憂心陸顏霜要求的固元丹報酬。

就是那兩枚中品玄石。

「陸小姐,那個……」孫月喊陸顏霜,還有點眼神尷尬,「我們夫妻二人都很感謝你的固元丹,我們也知道,兩枚中品玄石的價格已經很優惠了,是你有心想幫我們。但是兩枚中品玄石……」

孫月越說,臉上的尷尬窘迫就越發明顯。

她甚至一股腦刷刷將自己身上所剩餘的那些銀錢全部掏了出來,有幾張銀票,大概在三千兩,還有一些銀錠子,銅板,加起來也就是三千多。

全部都塞給陸顏霜。

程立夫清清嗓子,這時候也跟著接話,「剩下還不夠的,陸小姐,您看您府上還缺人嗎?若是缺人,我夫妻二人也可以留下來為您辦事抵債,若是不行我們再想辦法。」

陸顏霜聽著,簡直是驚訝極了。

捧著懷裡那堆銀票銀錠子和銅板茫然,問:「你們為什麼還要給我錢?」 所有人都看着葉秋,被他的豪言壯語和身上的氣勢所震懾。

一人挑戰全國,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

足足過了半晌。

張九齡才說道:「小葉,此舉太過冒險,稍有不慎,會出大問題的。」

他只差點說,葉秋你若是敗了,那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葉秋笑了笑,說道:「張老無需擔心,我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李春風對葉秋說:「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你一個人面對,我們陪你。」

聶學亮也說:「我們與你共進退。」

「謝謝幾位前輩,您們的好意我心領了,這件事情,還是讓我來吧!」

葉秋態度堅決。

他其實並不是想出風頭,而是不想幾位國醫聖手參戰。

四位國醫聖手,就像是四座豐碑一樣,代表着華國中醫的最高巔峰,他們若是敗在李正熙的手裏,那中醫會遭遇毀滅性的打擊。

因此,葉秋才決定獨自應戰李正熙,一人挑戰大韓所有的名醫!

張九齡沉思片刻,說道:「小葉,既然你這麼決定了,那我們全力支持你。」

「老張……」

李春風想勸勸張九齡,卻見張九齡遞給他一個眼色,李春風這才閉上嘴巴。

張九齡道:「現在距離中秋之日還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小葉,你好好備戰。」

「我們三個去籌備挑戰的相關事宜。」

「等挑戰的具體方案定下來之後,我再打電話通知你,你看怎麼樣?」

葉秋自然沒有意見,說道:「那就麻煩幾位前輩了。」

「無需客氣,你此次應戰李正熙,挑戰韓醫,乃醫學界的一大盛事,你只管安心備戰,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們來辦。」

張九齡說完,又對錢老爺子說道:「錢老,我們幾個就不久留了,告辭。」

錢老爺子客氣地說道:「辛苦三位聖手了,等回頭有空了,一定要來家裏做客。」

「好的。」

三位國醫聖手點頭答應。

錢衛東連忙說道:「張老,我安排車送您們。」

「不用了。」張九齡低聲對錢衛東道:「正值多事之秋,你不必為我們三個老傢伙浪費精力,把家裏的事情處理好,不要讓葉秋分心。」

「是。」錢衛東應了一聲。

隨後,三位國醫聖手離開了錢家。

出門之後。

李春風就忍不住問道:「老張,你先前阻攔我做什麼?我是想說,葉秋一個人應戰李正熙,還要挑戰大韓所有的名醫,此舉太過冒險。」

聶學亮也憂心忡忡地說道:「小葉還很年輕,醫術也很厲害,再給他幾年時間,他一定能問鼎醫聖,到時候,就可以讓他扛起振興中醫的這面大旗,可如果挑戰出了意外……」

張九齡抬手,打斷了聶學亮的話。

「你們以為,我不擔心嗎?」

「可是擔心有什麼用。」

「雖然我沒有和大韓醫聖李正熙切磋過醫術,但我敢肯定,我們三個不是他的對手。」

「如果徐六肯出山的話,那或許還有一戰之力,至於能不能戰勝李正熙,也不好說」

「我們四個若是參戰,一旦敗了,就會死。」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是國醫聖手,我們一旦戰敗死了,那西醫和韓醫,必定趁機落井下石,狂踩中醫。」

「那些想學習中醫的後輩,也會對中醫徹底失去信心。」

「你想啊,四位國醫聖手都不敵韓醫,以後還會有誰學習中醫?」

「小葉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才要獨自一人面對,他深知自己不是國醫聖手,若是戰敗,也不會動搖中醫的根基。」

張九齡感嘆道:「小葉此舉,既是為我們幾個老傢伙考慮,也是為中醫的未來考慮。」

「可你想過沒有,葉秋是個醫學天才,他若是敗了,那對中醫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李春風滿臉擔憂地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