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家主,你不覺得這樣的條件換殺生石代價太高了嗎?”龍櫻打算討價還價。

“不會太高。因爲我還有一個天生鬼靈之體給你!”安倍爲了得到莫小蘇,已經投下血本了。

龍櫻這才滿意的笑了起來:“安倍家主如此的有誠意,我又有什麼理由不同意呢?那麼,我們擊掌立誓吧。然後馬上展開行動,我想安倍家主已經等不及了吧!”

龍櫻伸出白白嫩嫩的手,和安倍重重的互擊一掌。 大江門因爲胡宏哲的死,已經七零八落了。本來大江門裏的一部分人還想着把杜夢素給推到前臺,拿她當傀儡。然後自己在背後操作,但是沒想到的是,在胡宏哲死亡的當天,杜夢素就把自己和大江門給摘得乾乾淨淨。

麗都的股份早就完全屬於杜夢素一個人,而胡宏哲的四大金牌保鏢裏面,除了胡烈死了,金牙失蹤,剩下的豺三和落秋都轉投到杜夢素的麾下。有了這兩個兇人的鎮壓,大江門其他人也不敢再打杜夢素的注意。

但是沒等到大江門其他人爭奪出新的魁首之前,洪道門出手了,他們以雷霆之勢,瞬間的橫掃大江門各大據點,搶奪了除開毒\品外最賺錢的生意。等到洪道門收手不到三小時,警方出動,直搗大江門三個最不能見光的黑據點,一口氣破獲毒品據點,僞鈔據點和mai\淫據點。

三天時間,大江門從一開始地下勢力中的王者之一,就迅速的凋零,門下叫得出名字的人被抓了一半,跑了一半,剩下沒有名氣的,不是嚇得再也不敢回到C市,就是轉投到了洪道門。

從此之後,洪道門在C市一家獨大,直到另一個勢力的出現。

而這一次警方的行動,據說是在英明的李姜的領導之下,這才一舉破獲了一直盤踞在C市的毒瘤。於是百姓歡呼雀躍,奔走相告,普大喜奔!

至於真相……

這重要嗎?

蕭明放下手中的報紙,咧嘴笑了笑,然後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沙寶寶:“深情兄,你的藝術家之村可以開始重建了吧。我想在裏面拿一個風水不錯的房子當成這一次委託的報酬,可好?”

沙寶寶也放下了手中的報紙,他現在對蕭明實在是佩服死了。沒想到他居然真的把大江門給搗垮了。而整個過程,他似乎根本就沒怎麼出力,就是忽悠了幾句,演了幾場戲而已。真正在前面拼死拼活的,是洪道門和那位英明的領導李姜同志。

“沒問題,等到那裏重建好了,裏面的房子任你選,你想哪套就哪套,我負責給你裝修好,你到時候抱着巧兒住進去就可以了!”沙寶寶拍着胸口保證。

現在大江門已經被滅,藝術家之村不再是混混們的聚集場所。他可以重整藝術家之村,就算不能做成以前想象中的藝術家之村,也可以做成高級住宅小區。兩河區那裏的環境其實還是不錯的,只不過當時沙寶寶被人忽悠了,沒把市場定位給找對,所以才最終讓那一片爛尾了。現在重頭再來,只要找對定位,那就沒問題了。

“蕭兄,你能不能再幫我想想,我應該怎麼定位那裏?”沙寶寶不傻,臉皮也夠厚。他認爲蕭明已經是他的朋友了,所以他也不用在蕭明的面前繃什麼面子。不懂就是不懂,不懂就問嘛。

在他的心裏,蕭明快成小叮噹了,無所不能似的。

蕭明啞然一笑,指着地上的地圖:“你看看,你的住宅區在這裏,五十米外,就是兩河溼地森林公園。如果你把這一片給打造出來,讓這裏成爲C市百姓休閒聚會之所,你還怕沒有人氣嗎?”

沙寶寶爲難的道:“可是……”

不等他說完,蕭明就打斷他道:“我知道你的擔憂。這樣的住宅小區總是要賣給富人的,普通百姓是住不起的。但是富人都有個毛病,那就是覺得自己身份高人一等,不會住在普通百姓聚集的地方,覺得是掉了身份。但是……”

蕭明重重的在地圖上一點:“看看這條河。你的住宅在河在這邊。公園在河的另一邊。一條河之隔。貧富之隔,凡間與仙境之隔。高雅與凡俗之隔。花之美,是需要綠葉的襯托的。貴族是需要平民來襯托的!”

看着蕭明的笑容,沙寶寶終於開竅了。他重重的一拍桌子,大笑道:“蕭兄,你可真是,夠奸詐啊!”

蕭明也是哈另一個大笑,拱手道:“愧不敢當,愧不敢當,我定與君共勉之!”

沙寶寶笑聲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鴨子,嗄然而止,頓了整整三秒之後,他才苦笑一聲,搖搖頭,抓起桌上的地圖跑了,那速度之快,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後面追他一樣。

“你的確夠無恥,夠奸詐。連沙寶寶也被你算計了。到時候那條廣告打出去,那些平頭百姓,不知道有多少要恨他!”易真剛纔一直坐在一旁不說話,等到沙寶寶走了之後,她在嘆口氣道。

“老闆,我不認爲C市的市民有什麼好怨恨的。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公平的。有能力的人自然會得到更好的待遇。只要有人類社會,這一點就永遠不會改變。難道你還期望有錢人全都和普通人一樣生活?那賺得錢來幹什麼?放家裏發黴?”蕭明卻不以爲意,聳聳肩道:“至於說深情兄被人怨恨之事。就算他是個三好青年,他一樣也會被人怨恨。因爲他有錢,因爲他身份出衆!”

易真搖了搖頭,無話可說。

“老闆,我們還是說說正經事吧。青雲道長那裏都準備好了嗎?”蕭明並不想再在上一個問題和易真多討論。所以轉移了話題。

易真果然不再糾結上一個問題,正了正神色,然後道:“他們已經準備好了。莫小蘇已經被保護在老君閣的陣法之中。除非安倍有膽子攻擊青城山,不然他絕對找不到莫小蘇。夏沛嵐已經在那裏陪着她了。你算是面子極大了,這可是青城山幾百年來,第一次爲了保護一個超自然生靈而開戶老君閣的護法陣!”

蕭明用手指輕輕的敲動着桌面,發出咚咚咚的聲響,微微一笑:“這可是我正在光明換來了機會。我看青雲道長也非常的樂意這樣的交易!”

“爲什麼你非得主張這是一次交易,而不是一次合作呢?”易真有些感嘆。蕭明這樣把事情定義在交易上面,那大家就不會有誰欠誰的情的說法。完全就是公事公辦罷了。

“嘿,老闆,我是一個貪圖自由的人。”蕭明道。

易真閉上眼睛,一秒之後又睜開,深深的吸了口氣:“的確,你有你的自由!我想最快今晚,最遲明天,安倍就會動手了吧!”

蕭明點點頭:“時間上算下來,的確是這樣。他不可能再壓制下去了。如果通過吸收元陰的辦法壓制紫晶蜂毒蠱,後果就是越壓制,反彈越大。並且治標不治本。他要是有那個魄力,離開華夏去別的地方重頭再來,我到還覺得他有幾分生機。想在C市攪風攪雨,嘿嘿。他的運氣還真是不怎麼好!”

C市可是華夏四大術法發源地之一,實力之強,在華夏各分部之中也是排得上號的。安倍陰明想在C市搞點陰謀還可以,但是現在幾乎就是擺明了車馬,他的機會就會直線下降。

“看來,你應該可以陪着美人逛逛街了!”易真玩味的笑了起來。

蕭明臉抽了一下,嚴肅的表情沒繃住,哭喪着臉道:“老闆,你們這是開玩笑啊。爲什麼會把我和她安排在一起?這不科學啊!”

“你擅長的是幻術。如果對方把巧兒和你隔離,你的戰鬥力就會大減,就算有真實幻境也沒用。安倍只有一次機會,一動就是雷霆。而其他人的身份會讓安倍警覺,所以只有她最爲合適。好了,不要廢話,有美女陪你你還不樂意?”易真本來是板着臉說話,但是最後自己卻忍不住笑了起來。

蕭明搖搖頭,抱起巧兒出了房間。在外面,一個巧笑俏兮,美目盼兮的白衣美女已經等着他了。

“怎麼?和我一起逛街你很難過!”葉從夢臉帶微笑的看着一臉苦悶的蕭明。

“和女人逛街是一種折磨。和美女逛街是折磨中的折磨。和你這樣的美女逛街,比去地獄走了趟還要折磨。你說我難過不難過?”蕭明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樣。

葉從夢捂着嘴笑了:“看到你這麼難過。我就高興了!”

“我就想不明白。安倍明明知道我們兩個有矛盾。現在我們兩個還這樣正大光明的去逛街,這不是擺明了有問題嗎?”蕭明在做最後的掙扎。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正是因爲我們兩個有矛盾。所以如果我們兩人很親密的去逛街,安倍一定會疑神疑鬼。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出手的機率會更大。但思考的程度,卻會降低!”葉從夢擺出嚴肅的表情來說道。

蕭明搖搖頭:“這得多白癡的腦子纔會想出這樣的想法?”

“因爲他是安倍陰明,因爲他是一個自認爲血統最爲高貴的人。所以他會高傲的去計算任何事情。他會認爲任何陰謀都逃不出他的眼睛,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親密的逛街,那麼他會認爲這樣拙劣的行動,根本不可能是誘餌。相反,如果你和嵐嵐或者別人去逛街,他纔會認爲那是陷阱!”葉從夢主動的走過來。挽住了蕭明的手臂。

蕭明只感覺到一襲柔軟擠壓着他的手臂。長長的嘆了口氣:“我明明知道你是要捉弄我。爲什麼我就是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因爲我是正確的!”葉從夢露出了一個讓陽光都爲之失色的笑容。 就像是小說哈利波特里面,魔法師們都有自己隱祕的商店,可以做各種魔法世界的交易一樣,術法界也是如此。

在C市,也有一個隱祕的不爲普通人所知道的術法商業街,就坐落在C市最古老的街景點中,那裏外面是倒賣古董等東西的地方。因爲是出了名的賣假貨,所以只要是懂行的人,就不會去那裏。

但是真正知道內情的人才知道,外面是故意賣假貨,爲的就是不讓別人注意到這裏。因爲這條街道的最裏面,就是完全的另一個世界。

葉從夢沒拉着蕭明去像普通女人那樣血拼,這讓蕭明多少鬆了口氣。

“怎麼?你認爲我會拉着你去買那些華而不實的商品。你什麼時候見過我穿那些東西?而且,你不認爲。我們兩個一起去買術法用品,才更像是真事嗎?”葉從夢調皮的眨眨眼睛。

蕭明莞爾一笑,下意識的說道:“你要是一直都這個樣子,那就太可愛了!”


葉從夢臉一下子紅了,瞪着蕭明不說話。

蕭明哈哈一笑,轉身就跑進了小巷子中。

術法街,這就是這條商業街的名字。全長一千一百一十一米。共有術法商店一百一十一家。也不知道當初那個設計者是怎麼設計的,充滿了惡趣味。

葉從夢拉着蕭明來到了第十一家商鋪,這裏是賣賣成品符咒的店子。

符咒這東西,一般只有製造者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但是有一些符咒根本不需要多大的效果,只要發揮作用就可以了。很多輔助符就是這樣,比如可以讓使用者擁有夜視能力的夜視符,可以破解初級幻術的清靈符都是這種類型,這樣的低級輔助符咒消耗極大,也是很好賣的產品。

當然了,店鋪裏自然也有符咒的材料,上好的硃砂,陰血(超自然生靈的血被稱之爲陰血),符紙,桃心筆應有盡有。

“恩,這些東西到是有用,可以買一些。店家,把你們的硃砂,陰血,符紙給我來五千份。再有最好的桃心筆給我來兩套!”葉從夢還沒有說什麼,蕭明到是先來了興趣。

這些都是他準備買給夏沛嵐的。夏沛嵐在符咒製造方面可以說是極有天賦,練習也非常的勤奮。一開始易真有錢贊助蕭明的那一大批材料已經用得差不多了。蕭明本來想着把手裏這幾件事情辦完之後,有空就來術法街看看,沒想到今天到是提前來了。

“一看兄弟就是符咒的高手,哈哈,你來我的小店就對了。這裏的東西,不敢說是最好的,但一定是這條街最好的!”店家老闆是個帶着小圓眼鏡,留着短茬鬍鬚的中年男人,看起來也就四十多歲,帶着一個小瓜皮帽。給人一種很精神,但也很市儈的感覺。

蕭明哈哈一笑,對於這店家說的本街最好不予以評論。他只是掃了一眼擺在鋪面上的東西,就知道這些東西只能算是中等,但是現在的夏沛嵐來用最爲合適。極品材料是可以增加成功率的,但是正在作練習的夏沛嵐需要的不是成功率,而是紮實的基本功。

店老闆見蕭明沒有搭話,只是看着鋪面上的材料,就知道遇到的是個行家,而不是剛出世的愣頭青,也不再忽悠,老老實實的叫來店小二那蕭明要的東西給拿來。

在等待的時候,店老闆又湊上來笑道:“一看小兄弟要買的東西,肯定是家中有正在練習符咒的人吧。”

蕭明似笑非笑的看着店老闆:“是,有什麼問題嗎?”

店老闆呵呵一笑:“既然是練習,那麼肯定也會有成品出產,而且爲了熟悉,肯定會製作大量的自己用不完的符咒。尤其是一些輔助符,放着不不完,放久了又會失效。不如……”

“不如把我們不用的賣給你是吧?你到是好注意,難道你這裏面的成品,都是這樣的來路?”葉從夢笑了起來,如同百花盛開。把店老闆給笑得一陣發愣。

還好店老闆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立刻回過神來,笑了笑道:“這位小姐當面,你也知道,真正消耗最大的,就是一些低級輔助符,中級符咒以上的,大家都會作用自己製作或者是信得過的人制作的,誰會來買?但是低級符又沒有多少人願意做,這東西費時費力費靈氣,還賣不到什麼大價錢。所以一直以來,低級符咒都是缺貨的!”

“這其實也不算是什麼祕密了。低級輔助符咒,都是正在學習符咒作練習的新人作的。因爲只有他們纔會不停的重複的去做這樣的低級符咒。雖然這些符咒有的時候會有一些次品在裏面,甚至還有失效的。但是都是輔助符咒,就算有一張兩張失效,也無傷大雅!”

聽了老闆笑呵呵的解釋。蕭明和葉從夢都有些興趣。葉從夢是葉家的大小姐,以前沒有接觸過這樣的事情。她需要什麼東西,招呼一聲就是了,根本不用自己來買。而蕭明更是從來都只用自己的符咒,好多時候連材料都是自己做的。來術法街還真是第一次。

見兩人都是一臉的驚奇模樣,店老闆也大概知道是個什麼情況了。笑了笑道:“公子和小姐都是大富大貴的人家,自然不知道這些下面的事情。事實上自從傳說中的印符臺技術失傳之後,這樣的事情,已經維持了上百年了!”

“印符臺技術失傳了?什麼時候的事情?”蕭明顯得非常的驚訝。

“印符臺技術失傳了快一百年了,你不知道?你師傅沒告訴你?”這回換葉從夢奇怪了。這可是術法界的大事,理論上沒有人會不知道啊。

印符臺技術,其實就是術法界的印刷術。印符臺可以成批次的製造低級符咒。畢竟術法界消耗最大的就是低級符咒,要是全由人工製造,那怕是要幾千人日夜不停的製造纔可能滿足全國術法界的需求。不過聰明的先祖們發明了印符臺技術。可以像印刷一樣的製造低級符咒。讓一個術法者製造低級符咒的速度提升十倍不止。

“沒有,我師尊從來不給我說無聊的事情!”蕭明眼珠子一轉,也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

“這麼說來,低級符咒的市場還是很好的嘛。那你可不能給我開得太便宜哦!”蕭明看着店老闆道。

店老闆笑道:“瞧這位公子說的,我們術法界的人做生意,那可和世俗人是不一樣的。絕對的分明,絕對的童叟無欺。再說了,我們追求的也不是那些銅臭不是?”



術法界的交易不是以現實中的金錢來交易的,而是原始的以物易物。這樣看起來很原始,但是卻最爲實用。

因爲現實的錢財對術法者來說沒什麼作用,他們完全可以通過另的渠道賺錢,每個大家族都會供奉術法者。就算沒有大家族聘用,也可以到各個大城市的術法者分部去要錢來用的,這是術法協會的其中一個作用。所以除非是那些實在是不入流的術法者,不然是不可能缺錢用的。

“那你看看,這些可以換多少材料?”蕭明手一翻,一大把符咒出現在他的手裏,這些都是夏沛嵐練習時的產物,前後有八百多張,看起來不少,但是想想易真一共給了三千份的材料,這纔出了八百多張,就可以知道這裏面的成功率不怎麼美好了。

當然了,這也是一開始的成績,現在夏沛嵐正在大踏步的進步之中,如果是低級的輔助符咒的話,已經幾乎沒有失敗品了。

店老闆看了一下那些符咒,都是行家裏手,自然是一眼看明:“這位製造符咒的人可是一個天賦極強之人啊,還是一位女子,筆峯過處細膩秀美。這是一張好符。這裏一共八百三十七張。其中清靈符三百二十張,夜視符兩百九十七張,傳音符兩百張。哦這裏還有五行火符五張,這已經算是低級符咒中最高的了,另外的這幾張符咒也是不錯的東西。好東西啊,好東西!”

等店老闆感嘆完,看到蕭明和葉從夢都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兩位見笑了,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麼紮實功底的符咒了。這八百張可以換三千份的材料。”

蕭明想了想,覺得這個價格非常的公平,點頭同意了。不過他要了五千份的材料,還有兩千份的材料需要拿東西來換。

於是蕭明拿出了一個像是牛角一樣的東西:“你看這個夠不夠換剩下的兩千份材料?”

店老闆拿起那個牛角一樣的東西臉色就是一變,然後瞪大了眼睛:“這,這是,魔力蛟的角?這,這……”

“魔力蛟的角?”葉從夢都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來。看向蕭明,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蕭明無辜的看着這兩個人:“怎麼了?這東西沒辦法換材料?不至於啊。我記得這個材料還是很值錢的啊,而且很稀少,我也是無意之中才得到的!”

葉從夢一把把魔力蛟的角給奪了過來,拍在蕭明的面前:“很值錢?這東西根本就是無價之寶好不好。你到底是哪個老古董師傅教出來的?你還好意思收嵐嵐當弟子?印符臺技術失傳你不知道,魔力蛟五百多年前就絕種了你也不知道?” 這世上有沒有龍。這一點,連術法界的人也無法知道答案。不管是西方傳說中的大肚皮長翅膀的巨龍。還是東方神話之中騰雲駕霧的神龍。從人類可以追溯的記錄之中,都找不到準確的答案。偶爾有隻言片語,也更多的像是一種比喻,或者說是夢話。

但是蛟,卻是真的有。

不過和神話傳說中的蛟是龍與雞的混血產物不一樣。蛟是一個完全獨立的超自然生靈。隸屬妖類。在妖類之中算是非常強大的一種生物,但是有一個極大的弱點,那就是不能離開水。

另外,蛟也不是和傳說中的神龍長成一個樣子的生靈。而是蛇尾,牛身,熊掌,羊角的模樣。

魔力蛟就是蛟類生靈中的一員,在還有蛟生活在地球的時代,算是最常見的一種蛟,它的尖角是天然的術法增幅器,永遠有效的法器。其品質,是隨着尖角的大小,脫離本體時本體的年齡而增加的。

蕭明拿出來的這個尖角,大約巴掌大小,並不算大。但是上面的年輪卻密集的嚇人,細細數一下每一根代表百年的細輪就可以知道,這個尖角脫離本體的時候,那本體的魔力蛟已經一千多歲了。這樣的魔力蛟,就算說它呼風喚雨,無所不能也是毫不誇張了。

“這樣的東西你也拿出來?你真的沒腦子是不是?”葉從夢氣不打一處來。這個傢伙,有太多祕密了,失傳的祕術會一大堆,連這種早就絕種的東西也能拿得出來。

天啊,一千多歲的魔力蛟的尖角,還好只有巴掌大小,不然葉從夢要殺了店老闆滅口的心都有。這樣的東西,不是應該藏在家裏某個密室裏,永遠的不見天日的嗎?

蕭明眨眨眼睛,有些明白葉從夢的失態是爲什麼了。拍拍腦袋。他這才發現,自己前幾天甦醒過來,並沒有真正的融入周圍的一切之中,永遠都是自己忙活着自己的事情,所以他雖然多次醒來,但其實和社會發展嚴重脫節。

所以他不知道印符臺技術失傳,更沒想到魔力蛟的尖角現在已經算是無價之寶。

“這東西吧,是我師尊給我的。說實話,我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魔力蛟的角?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蕭明只好讓自己的師尊背一次黑鍋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