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到達,此刻自然沒有誰想要賴帳,當即一個個各自拿出一個儲物袋來,遞到寒鐵衣處。

當然也有兩人表示願意留影后享受九折鏢費,不過無論是李逸晨還是方雨軒顯然都不在此列。

交接完皆,寒武又給眾人各自留下一道傳訊符,表示若是他們想返回北州,還可以繼續找他們走鏢之後,遠風鏢局一行人也就告辭而去了。

不過接過寒武留下的傳訊符,李逸晨卻發現,這要回北州的鏢費卻要收百萬極品晶石之多!

不過仔細一想也就釋放,這一路他們看似安全,但若是不知道路線,估計還真不好走,而且就算安全了,也要經過一線天那樣的地方,可以說若是沒有遠風鏢局的護航,能不能過,那就絕對是兩說之數了。

「諸位,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後會有期!」

遠風鏢局等人離去之後,其他幾人相互抱拳后亦紛紛向著四方奔行而去。

「他們不用進城嗎?」看著八人,無一入城,李逸晨也不由疑惑起來。

「你不會一點都不了解天崖海閣的情況吧?」聽到李逸晨問出這樣的問題,方雨軒充滿著震驚地看著李逸晨。

按理說,李逸晨乃是任空的兄弟,又是荒神堡如今的重點弟子,他不可能連這點常識都沒有啊。

「那個……我好像真的不知道哦,能聽聽你的高見嗎?」此刻李逸晨也不由無奈起來。

雖然他並不想多問方雨軒,但看著那些人居然一個都不進城,如今自己的身邊又只有方雨軒,如今也只得求教於人家了…… 【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崖海閣!

雖然是諸多武者心中的聖地,但僅僅是指修鍊環境,生存環境比之北州更加的殘酷。

雖然進入這裡與北州相比起來天道之氣已經濃郁無比,但天崖海閣中所有城池更有陣法加固,其中的天道之氣的濃郁更是城外的三倍以上!

當然享受這等好處的同時,自然也要有相應的付出!每個人入城都需要交納百萬極品極晶的入城費,然後會領取一張城卡,在城中的一切消費交易皆憑此卡中的餘額,同時在天外城每停留一天,也需要扣除一千極品晶石,當然這一切都地等到離城之時,交還城卡一併結算。

也就是說想要進入天外城至少要有一百萬極品晶石,而且如果想要在城中購買一些資源的話,則需要預存更多。

當然交易的消費自然誰也幫不了,但若是屬於天崖海閣中任何勢力的弟子入城的話,只需要亮明身份便可以免去每天一千極品晶石的基礎消費。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進入天崖海閣的人都希望能投靠到某個勢力,否則就只能像剛才離開的那八人,雖然修為還算過得去,但卻根本消費不起。

當然他們敢到天崖海閣,估計身上也不是交不起入城費,但僅僅是為了修鍊便需要一天花費一千的極品晶石,那顯然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

畢竟在城外修鍊,環境雖然差一點,但至少不需要花費晶石啊!

「這天崖海閣還真是生財有道啊!」聽完方雨軒的解釋,李逸晨也不由感慨起來。

畢竟一個人一天一千的極品靈石,看起來並不算太多,但若是人多一點,時間久一點,那絕對是一筆可觀的積累。

「這還僅僅只是天外城這樣的小城,真正的核心城池,入城費起價都是以千萬極品晶石為單位!」方雨軒接著說道。

千萬極品晶石為單位?哪怕李逸晨一向覺得自己身家豐厚,但此刻似乎也不再有太多的優勢。

「好吧……看來還真是我孤陋寡聞了!」李逸晨也不由嘆息道。

「其實天崖海閣這樣的規定,只不過是為了讓進來的人願意加入各方勢力!」方雨軒接著解釋道。

「啊……還有這樣的事情?」李逸晨原本就覺得這樣的規定有些奇怪的不合邏輯,但此刻被方雨軒這麼一說,便覺得更加不合邏輯起來。

天崖海閣的勢力會愁沒人加入?可以說哪怕四州再怎麼天才的弟子到了這裡,只要有機會,都會不介意加入他們任何一個勢力吧?

「看來你真的對這裡了解太少了……」似乎有心要去李逸晨合作,方雨軒又接著解釋起來。

想要加入天崖海閣的勢力,可不是說,你去拜山,然後表明自己的天賦得到對方的肯定就可以做到。

天崖海閣各勢力招收弟子有著自己的規定,首先必需要在三十歲之前達到合體境後期,然後需要加入獵魔之戰!

在獵魔之戰中通過與魔族的戰鬥獲得不同的功勛值,接著再憑著自身的功勛值選擇與之對應的勢力。

如果功勛值達到某個門派開出來的標準,那麼便可以加入除這門派,這個是天崖海閣的鐵規規,任何一個門派都不得拒絕。

當然若是在獵魔之戰中表現卓越,能得到某些勢力的垂青,而受到對方的邀請,也可以加入這些門宗。

「不過你顯然不用這麼麻煩,憑你和任老的關係,你可以輕易的直接加入丹道谷!」解釋完之後,方雨軒又跟著說道。

哪怕一向臉色平靜無波的方雨軒說到這裡之時,臉上也微微閃過羨慕之色。

畢竟哪怕自己再有機緣,天賦再高,方雨軒知道自己想要加入天崖海閣的勢力,也需要通過獵魔之戰!

剛才她只給李逸晨講了獵魔之戰的好處,她沒有說的卻是,每一年在獵魔之戰中殞落的天才絕對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而且這種充滿著未知的戰鬥,有時候除了天賦和實力之外,運氣也是相當重要,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並且在這個過程中,除了要對付魔族,還要防著其他參加獵魔之戰的人來搶奪功勛值。

「這個獵魔之戰又是怎麼一回事?」被方雨軒這麼一說,李逸晨更加疑惑起來,甚至有些後悔,當初應該讓任空給他講一些關於天崖海閣的基本情況的,否則自己也不至於像個傻子一樣。

天域一直以來皆是人、妖、魔共存!

如今人類與妖族的關係雖然沒有達到完全和睦共處的地步,但至少大家也還勉強過得去,但魔族因為其本身修鍊就是一個掠奪的過程,而且要達到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那麼掠奪的目標是武者的話,速度更快,所以兩者之間本身就存在著極大的矛盾。

當然魔族能掠奪武者的修鍊成果,但魔族因為其各族之間的不同特性,他們的身體經過煉丹師的淬鍊,同樣能成為武者修鍊的助力,所以其實嚴格來說,這是一場相互掠奪的過程。

天崖海閣與魔族之間有一個空間戰場,也不知道這片空間通道是何時開闢出來的,似乎在天域有記錄便一直在存在於世。

這個空間戰場聯通天崖海閣與魔族,但其中的世界之力卻又限制著天人境及修為以上之人無法進入其中。

雖然千萬年來,無論是人類還是魔族都無法打破這一條世界法則,但是雙方都想要搶佔這個空間戰場,從而把握住通往對方核心的通道,然後再慢慢研究強者的通行之法。

畢竟若是人類掌握此法,若是可以令至強的存在通過這個通道只入魔族核心,那麼人類強者聯合起來一共邁足魔族,對於魔族來說,那絕對是一場浩劫!

反之,若是魔族掌握了這條通道並找到強者的通行之法,那麼對於人類來說同樣也是一場血腥浩劫!

不過因為這條空間戰場中的世界法則之力的壓制,雖然千萬年來戰鬥從未停息過,雙方也各有得失,但到哪一方也沒有絕對的掌握過這條通道。

被方雨軒這麼一解釋,李逸晨才逐漸對天崖海閣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

為什麼只要合體境後期以上者才能列入篩選,因為如何修為太低的話,加入這樣的戰鬥也只能成為炮灰。

而天崖海閣各勢力把控著這裡的城池,以這種入城的費的方式逼得所有天才在都需要通過獵魔之戰才能站穩腳根,這樣的結果既能一直保持著不斷有新鮮血液主動注入獵魔之戰,更能保證他們所挑選的弟子是經歷過血與火的淬鍊。

這種淬鍊與自身天賦關係不大,但某種程度卻又能決定一個人未來的成就!

可以說,如果哪一個勢力只有七成的人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篩選出來的,那麼這個勢力的實力將會發展到何等的地步,哪怕不用腦子也能想象得到。

如此一來,李逸晨突然有些明白,為何在北州之時,各方勢力提及天崖海閣都有著一種深深的忌憚。

先不說修鍊的環境和功訣上的差異,單是這個篩選門人的方式,便足以令他們根基牢得令人難以想象。

「這麼說你也算進入獵魔戰場?」慢慢消化了方雨軒提供的信息之後,李逸晨不由問道。

「是的,所以我希望這段時間我們能完成交易,當然你在進城之後,每天扣除的晶石由我支付!」方雨軒到也沒有否認。

原本她是打算進入天崖海閣便投身獵魔戰場之中,雖然看起來有些弄險,但方雨軒自信憑著自己在絕情居中得到的那些手段,想要在獵魔戰場中生存下來應該不難。

可如今遇到李逸晨,對於這個難得的機會,方雨軒自然不願意錯過。

雖然這場交易看起來是雙方各得好處,但事實上,李逸晨不用這場交易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他可以輕鬆的進入丹道谷。

但是自己雖然自信能在獵魔戰場中保住性命,但是在這個時候,估計誰也不會介意自己多提升一些力量。

「這個晶石我還付得起,你只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就好!」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說道。

「什麼問題?」方雨軒當即反問道。

「當初你在一線天的時候,給春十娘說了什麼?為什麼她那麼輕易就放行了呢?」李逸晨當即問道。

當時的情況誰都看得出來,春十娘其實有些針對於自己了,可是方雨軒挺身而出化解了這場危機,李逸晨自然也有些好奇起來。

「也沒什麼,當初在絕情居的時候,遇到了某位前輩的遺物,那人似乎與春十娘有些關係,所以我就順便把遺物給她,討了一個人情!」方雨軒回道。

「這麼說你是刻意幫我了?」李逸晨不由好奇地問道。

「你可以這樣解理,同樣也可以理解為我在幫助自己,因為我需要與你完成交易提升我的實力,這樣在獵魔戰場中,我才有更強的生存能力!」方雨軒沒有否認,同樣也沒有直接承認。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進城吧!」雖然方雨軒那樣說,但李逸晨到也不得不承認,自己似乎真的欠了方雨軒一個人情…… 兩人有了主意,自然向著天外城的方向走去,靠邊城門,立刻有一隊城衛熱情的迎了上來。

「兩位道友好,不知你們是哪派高足!」為首一個城衛當即抱拳道。

別看他們是天外城的城衛,其實不過是城主收攏的一些實力還算不錯的游散武者,但是要和能加入各派的弟子相比起來,其實力自然還是有一定的差距,所以這些城衛在面對生人之時,總是格外的客氣。

「我們剛到天崖海閣,想要進城逛逛逛!」方雨軒深知李逸晨對天崖海閣多有不知,雖然不喜多言,但此刻也只得主動擔任起外交任務來。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知兩位可知曉天崖海閣的入城條例!」雖然得知李逸晨和方雨軒並非宗門弟子,但是那首領仍然態度不變。

畢竟敢於一入天崖海閣就進城的人,要麼有著不俗的背景,要麼有著不俗的天賦,他自然也不願意得罪。

「自然知曉,請這位大哥為我們辦理入城卡吧……」方雨軒當即說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見方雨軒直接提到入城卡,那首領也是一陣輕鬆。

畢竟非天崖海閣之人,其他地方敢於前來者,大多都是當地才俊,年青人又有幾分天賦,難免會有一些傲氣,這些年處在這個位置,他可沒少與這些天才發生糾紛,所以遇到向方雨軒這樣知道規矩的人,自然也十分樂意。

接下來辦理入城卡的事務自然也就簡單得多了,很快在李逸晨和方雨軒各自交付一百萬極品晶石之後,兩人也就各自拿到一張入城卡,同時也順利的進入天外城。

穿過城方,李逸晨立刻感覺一股暖意襲來,城中的天道之氣的濃郁向乎令李逸晨大喊出來。

兩世為人,他從來沒有發現哪裡的天道之氣能達到這般濃郁的地步,高濃度的天道之氣令人置身其中就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這種溫暖與舒適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我們先各自逛逛,入夜之後,再在這裡客棧匯合,你看如何?」方雨軒一邊說著,一邊指著入城卡上的某個紅點。

入城卡可僅僅可以計算晶石的消費,同時還包含著天外城的地圖,畢竟一天就要消耗一千極品晶石,這服務自然也比較全面,甚至他們現在就可以通過入城卡上的陣紋,划動自己帳戶上的晶石將客房定下,不過此時兩人都沒有這樣去做。

「好的……」李逸晨到也沒有拒絕。

雖然如今兩人也勉強算是同路人,但要李逸晨真與方雨軒同進同出,李逸晨的心理上肯定還是有些不太樂意,自然不會排斥方雨軒這樣的安排。

見李逸晨應下,方雨軒便選擇了左側的方向直接走去,而李逸晨自然是順著中央的主道前進而去。

隨著不斷的深入天外城,漸漸也能看到越來越多的路人,有一點到是和李逸晨想象的差不多,在這裡不要說是神遊境,哪怕是合體境中期的武者也十分少見。

幾乎皆是養魂境的存在,當然偶爾也會有合體境後期的存在,但數量並不算多,到是天人境強者,這一路走來,李逸晨已經遇到過兩位了。

街邊並沒有如同其他城池那般的沿街商販,但是兩旁的店鋪之內,到是各種貨品應有盡有,不過如今只是打算隨意閑逛的李逸晨到也沒有進店查看,而是一邊瀏覽著四周,一邊研讀著入城卡中的信息。

持有入城卡的人,大多都是初入天崖海閣的,所以上邊也有天崖海閣的諸多介紹,而這些則正是現在的李逸晨所最需要的,畢竟他也不可能事事都向方雨軒去詢問。

突然,前行中的李逸晨停下了腳步,因為他在一個店鋪的暗角記看到了一個專屬於仙劍宮宮主才能使用的標記。

秦官!李逸晨不由想到當初三祖給自己所介紹的當今這位仙劍宮宮主,他可是為了天運神劍才進入天崖海閣的,那麼他留下的標記會不會與天運神劍有關?

想到這裡,李逸晨一下子精神起來,仔細一看,那標記雖然仍在,但從風化的痕迹來看,卻似乎已經有十來年之久了。

十多年前留下的標記?雖然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什麼意義,但微微思考之後,李逸晨還是決定沿著標誌所指引的方向前去一看。

畢竟如今他本來就沒有半點頭緒,此刻自然也只得去碰碰運氣。

前行約數里,又一標記出現,雖然看上去依舊有著十餘年風化的痕迹,但李逸晨依舊跟著向前走去。

如此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時辰,李逸晨中途也因為標記的原因,輾轉數回,終於在一個名叫存寶間的地方停了下來。

存寶間!

對於如今已經初讀過入城卡的李逸晨來說到不是一無所知!

對於天崖海閣底層的人來說,他們在活動最多的地方就是獵魔戰場,畢竟哪怕是因為年齡已經無法通過獵魔功勛而進入天崖海閣各方勢力的武者,也可以憑著自己的獵魔功勛去獵魔堂兌現這種資源。

在這一點上,天崖海閣乃是對天下武者所開放,無論你是正是邪,只要有獵魔功勛,但可前往兌換。

但獵魔廣場中的複雜環境註定了這是一條刀口舔血之路,所以進入其中就要做好回不來的準備。

也正因如此,一些武者在進入之前會儲存一些自己自認貴重之物,或者留一些重要的口訊於存寶間,然後將來若是回不來,還可以讓他的後人或者與之有關的人前來取回。

為了令廣大武者進入獵魔廣場沒有後顧之憂,存寶間也是接受各方勢力監管的一個組織,只要你存了東西在這裡,並且進入獵魔戰場,那麼你所存之物絕對不會有人去動,並且不收取一分傭金。

當看到最後一個標記指向這裡,並且旁邊還有一組只有仙劍宮人才能看懂的暗碼之後,李逸晨知道這位秦官宮主應該存有東西於此,而那組暗碼應該就是存物的號數。

畢竟每個城池的存寶間都不知放了多少東西,若是沒有數碼標註,最終肯定一片混亂。

心裡再交確認了自己的猜測之後,李逸晨當即向著存寶間走了進去。

雖然從標記的風化來看已經事隔十來年,但李逸晨相信秦官若是真的取走此間存物的話,應該會把最後一個標記抹去。

但想到這裡,李逸晨的心情不由也有些沉重起來!

十年前存物,至今未取!按著存寶間的規矩,存物之後的秦官應該已經進入獵魔戰場,那麼他會不會是進去了就沒再回來?

心中雖有猜測,但此刻李逸晨知道自己只有按著這個線索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這位公子,您是要存物還是取物!」剛走進存寶間,便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迎了上來。

別看少女才十五六歲,但一身修為卻已經看到合體境初期,看著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也是無比的感慨。

合體境初期,在這天崖海閣的確算不得什麼,但放到仙劍宮,那可是有資格晉級長老的存在?而對方才十五六歲,而且在這裡還僅僅只能做一個適應!

「我是來取物的!」心中雖有感慨,但李逸晨還是沒忘自己的目的。

「請跟我來!」雖然李逸晨看上去年齡並不大,也只有合體境中期的修為,顯然不是取自己所存之物,但是少女似乎對於這樣的情況已經見怪不怪,當即在前帶路,向著大殿的左側走去。

在少女的帶領下,李逸晨很快完成了一些簡單的流程,隨即按著標記中的那組暗碼報出自己的取物號。

然後便被少女帶到一間密室之中,接著少女拿出一外通體黝黑的方盒出來,「公子,你現在有一炷香的時間打開這個盒子,若是一炷香內你無法打開的話,你將會離開這個房間,同時以後你也不得再取此物!」

「好的,我知道!」李逸晨當即點頭道。

存寶間雖然你報對了號碼就能嘗試取物,但並不代表你就一定能取,為了防止有人來詐騙他人之物,通常存物之人都會在這個密封盒上用獨有的手法將其封印起來,如此一來,除非知曉此法之人外,其他人根本無法取走其中之物。

當然至於暴力破除這個鐵盒的念頭,不知道有沒有人動過,但李逸晨卻是根本沒有這個念頭,因為按著入城卡的記載,這鐵盒乃是玄天寒鐵煉成,哪怕是天人境強者若是不能解封,也根本無法從外部以力破之。

不過在李逸晨回應之後,少女也就退了出去,整個密室便只剩下李逸晨一人。

黝黑的鐵盒頂端有著一個掌印,李逸晨抬手放上去之際,立刻感覺一股凌厲無比的劍意襲來!

仙劍技!感覺到這股劍意,李逸晨不由臉色一變,因為他能感應到,這道劍意便是仙劍技第一式湮滅的劍意。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