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秋將楚塵的話語帶去精英拳館之後

等待著寧子州的答覆。

寧子州確實是愕然了一下。

他還真的想不到,這位黃大爺竟然會這般異想天開,提出要和自己合作。

他……有病吧。

寧子州品嘗了一口紅酒,半會,淡淡地說道,「寧家的這一波投資,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金灘城。」

聞言,黃陽的面容變幻了一下。

金灘城。

這是黃家的根基。

要是將金灘城拱手相讓,無異於是送掉了黃家半條性命。

黃陽的瞳孔猛然地一縮。

這是寧家的條件!

難道,寧子州早已經猜到了自己原本的來意?

黃陽的面色漸漸地黑了。

寧家的目標,竟然是金灘城!

黃家不可能會放棄金灘城。

這幾年來,黃家將所有重點產業,都放在了金灘城,整個金灘城就是黃家的產業樞紐。

一旦失去金灘城的黃家,就相當於是拔掉了牙的老虎。

「寧少爺,金灘城,是黃家的命。」黃陽沉聲地開口。

寧子州眉宇冷掀起來,「我就要你們的命。」

黃陽的心頭更加低沉。

本還想著趁著此行,策反寧家少爺,卻沒想到,寧家的胃口竟然這麼大,要將整個黃家都吞掉。

黃陽走出酒店,回頭再看了一眼,神色閃過了一抹複雜。

半晌,黃陽深吸了一口氣,轉身便去。

要黃家讓出金灘城?

絕無可能。

黃家,禪城第一豪門,卻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

而此刻,引導這一場風暴的主角,卻在宋湖畔,看著梅花樁上走動的身影。

宋顏站著楚塵的身旁,看著梅花樁上的宋秋,片刻收起了目光,看了一眼楚塵,「你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寧子州在禪城的動作嗎?」

楚塵的神色淡定,「若是連區區黃家都沒有辦法解決的話,寧子州,枉稱天南十公子。」

宋顏怔了怔。

禪城第一豪門,在楚塵的面前,竟然不值一提。

「我聽說黃家有派人去跟寧子州接觸。」宋顏的眼神有些擔心。

楚塵明白她的意思,嘴角輕揚,冷冷地說道,「黃家,那是要自取其辱吧。」

楚塵與寧家之間的關係,即便黃家許給寧子州再多的好處,寧子州都不可能會改變自己的立場。

「小秋,前面這個動作,重新來一遍。」楚塵突然朝著梅花樁上的宋秋喊了一聲。

他一直都在留意宋秋的動作。

隨即,楚塵看著宋顏,微笑地說道,「寧子州這個侄子,來了禪城,竟然也不來拜見他楚叔,這孩子也太沒禮貌了吧。」

宋顏白了他一眼。

如果是她,也不可能會來見楚塵這個便宜叔叔。

太欺負人了。

宋秋抹了汗水從梅花樁上跳下來,「姐,姐夫,我去洗個澡就出去了。」

宋秋這兩天的任務,就是保護莫閑。

每一次回來歇息的時候,宋秋都會在梅花樁上練一遍麒麟步伐。

宋秋將楚塵的話語帶去精英拳館之後,精英拳館派出了不少人,分散在醫院各處,保護莫閑的周全。

「辛苦了。」楚塵說道,「對了,小秋,你轉告拳館館主一聲,這周六上午,我會去精英拳館,給精英拳館的學員上一節課。」

宋秋的眼神流露出驚喜,遏抑住激動,連忙點頭,「多謝姐夫。」

宋秋一邊走,一邊緊握了一下拳頭。

他從小就在精英拳館練拳,對精英拳館有著深厚的感情。

他自然也希望精英拳館能夠在姐夫的指導下,更加強大。

還有一點,自己姐夫親臨指點,讓宋秋有種自豪感,內心膨脹。

宋秋恨不得馬上將這個消息通知拳館。

宋秋離開之後,楚塵也朝著自己的小別墅走過去。

「楚塵。」宋顏忍不住喊了一聲,「你去哪?」

楚塵打個呵欠,「早上起得早,閑著也是閑著,回去睡個回籠覺。」

宋顏,「……」

宋家宣戰黃家,一夜之間引起驚濤駭浪,整個禪城商圈都在注意著。

各家被捲入。

天南第一家族強勢插手。

而這一切的主導者,竟然閑得發慌,要去睡回籠覺。

然而,?宋顏仔細想想,楚塵還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要做,隨著寧家的出手,其餘九家的壓力大減,順勢衝擊黃家。

宋家的大小事務,在夏言歡的統籌協助之下,也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北塵製藥倒是還有不少前期工作要去做,可楚塵這廝,從一開始就沒接觸。

可以說,所有人都以為此刻的宋家這位上門女婿在忙著與黃家一戰高低的時候,他是整個宋家,最閑的人。

就連宋秋都有保護莫閑的任務。

宋顏回過神,眸子望向了門外,眸子閃過了一抹慍色。

還是熟悉的一幕。

林信平和周劍的車子同時出現了。

然而這一次,兩輛車在門外就已經被保安攔下。

任憑車子內的人費盡口舌,都不能踏入別墅群區域半步。

宋顏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宋顏拿出看了一眼,二姐宋晴的來電。

宋顏自然不會忘記,兩位姐姐在宋家危險的時候毫不猶豫離開宋家的場景,而且,還不止一次。

直接將來電掛斷,宋顏轉身便走開了。

這一次,她不選擇原諒。

宋家的危難,她們躲開了。

那麼,宋家的榮光,她們不配享有。

車內,幾道目光盯著身影消失在遠處的宋顏。

宋晴緊握著手機,眸子怨恨,「這幾年來,我們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多少,想不到,就因為這點事情,就迫不及待跟我們撇清關係。」

「連你的電話也不接。」周劍冷聲道,「我以前都不知道,你這個三妹,竟然這麼勢利,翻臉的功夫,真的讓人佩服啊!」

「真不知道楚塵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高攀上了寧家。」宋晴不甘心,咬牙切齒。 米娜在說話的時候,甚至就連大喘氣都沒有,不禁令王野心中一陣感慨。

狂戰士,是真的擔得起諸天盡頭「狂戰士」這三個字。

如果是自己的話,剛剛瘋狂掄動鎚子,並且還是兩個,此時早就已經掄不動了。

但米娜卻並沒有看出來這種感覺,反而看向自己的表情十分輕鬆,接下來還能將自己給暴打一頓一般。

王野不知道的是,狂戰士,每一次再使用狂暴后,都會擁有副作用的。

身上伴隨著使用狂霸的時間,力度,相應的部位,也會感到很是疼痛。

令人難以忍受。

「你還能盯著我打?不一定吧!」

王野「嘿嘿」笑了笑,下一秒,王野直接朝海面上跑去:「我可沒有那麼傻,既然打不過你的話,那我索性就直接不打了。」

「直接逃跑,這個什麼世界國際醫學比賽,我直接不參加了,哪兒有命重要?」

米娜看著朝海面上跑去的王野,直接朝王野追去。

海面,距離海面之間的距離,本身就沒有多遠,所以王野僅僅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就直接來到了海面上。

感受到海水中,傳遞而來的力量,王野有一種極其親切的感覺。

在感悟到水勢之後,王野只要是在海面上,就有一種回到家一般的感覺。

他又朝著前方跑了一段時間,扭頭看向米娜,臉上露出來一抹笑意。

既然他都已經來到海面上了,那也就代表著,他已經來到了自己的地盤中。

在自己的地盤上,沒有人會是自己的對手。

米娜?

狂戰士?

在自己手中,也只能變成一個任由自己宰割的人而已,不過如此!

正在追著王野的米娜,見王野突然停了下來,並且臉上浮現出來這般笑意,米娜心中,瞬間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