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姿菱昂起下巴點頭:「當然,不然我在這說謊豈不是丟人現眼?那可是『Z』,我們不僅認識,關係還不錯。」

在場的女人們倒抽了一口涼氣。

大名鼎鼎的『Z』?男人們挑眉,就是那個連男人都知道的牛叉到不行的天價防偽珠寶的設計師?

別說,那次鑒定那個外國小女孩的耳釘時他們也在場,還是騰少爺的女人公開防偽技術給鑒定的。那防偽當真深入人心、不可思議到讓人艷羨。

「那『Z』現在在哪裡?ta是男是女?剛剛看到新聞說『Z』來了Y市,是真的嗎?」不知誰問完后,一眾千金心急盯著宣姿菱。

騰家家族年輕一輩的騰子雯他們也在聚會上,聽到這裡下意識看向離渦。

「當然是女人,能那樣揣摩女人心思的珠寶作品怎麼能是男人?」宣姿菱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有些得意,「『Z』的確來了Y市,剛剛我們已經通過電話了,等下她就會過來。」

「什麼?你說什麼?」

「我的天!」

「你是說真的嗎?」

在場的女人除了離渦和元羽沁還有騰子雯她們,都激動振奮得不能自己,手足無措的有些坐立難安。

全球多少女人都深深追捧卻未能揭開過的神秘面紗,然而今天來參加個小聚會她們居然能如此有幸成為第一批親眼目睹,全球知名天才珠寶設計師的真容?真的沒騙人吧?

然而,已經在現場的『Z』面上淡淡無緒,清眸微眯略顯淡漠的看著那個叫宣姿菱的。忽然腰間一緊,她看向身邊的他,他亦是淡漠的看向那邊。

騰家的小輩有些怪異的看著那個宣姿菱,這膽子!就說奇怪,宣家的那個不像是她會來往的人。

元羽沁抿了口香檳,有些冷的輕笑一聲:「傻叉處處有,這裡特別多。」

旁邊一眾公子哥聽了,嘴角抽了抽,沒有他們的份吧?可想著想著不知怎的笑了出來。

那邊女人們又繼續:「姿菱,那個…。既然你跟『Z』這麼熟,能不能…能不能讓她?」

「想要『Z』珠寶的購買名額是嗎?人這麼多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畢竟珠寶多搶手你們都知道不是?我只能找個時間跟她提一提咯,反正我的名額是訂了的。」宣姿菱倚在桌旁,有些為難卻炫耀的語氣明顯。

可這會這些千金們絲毫不介意,擁有『Z』珠寶這件事真的很值得炫耀,即使是預定名額也讓無數女人嫉妒,換了她們也不例外。而且她們也顧不得宣家小姐的炫耀,只想努力打好關係得到名額。

「姿菱,上次你不是說想要那個最新款的LouisVuitton包包,正好我小姨剛在國外給我帶回來一個。如果你喜歡,就當是提前送你的生日禮物。」

「姿菱,卡斯丁那家美容會所創辦人是我媽媽的好友,你需要的話會員的名額給你留一個?」

鄉村小仙醫 「大學那會兒我們關係最好是不是?如果還有名額怎麼說也該給我留一個吧?」

「最近巴黎很火的那款小綠瓶香水,姿菱你喜歡嗎,我過兩天去巴黎參加同學的婚禮,要不要給你帶一瓶。」

……

一時間聚會上聽到的全是各家千金小姐們顯而易見的拍馬屁打關係,為了『Z』的珠寶真是拼了,跟宣姿菱不熟的千金們則在一旁干著急,不知怎麼插嘴。

就在男人們好笑又思緒如果換成一輛跑車,他們會不會也是這樣的馬屁精時,一道受不了的聲音開口了。

「我說你們這些傻叉,名校畢業的書都讀他媽哪去了?話說,我認識秦始皇,要不要我帶你們穿越過去一起認識認識,我這邊不用名額,都帶。」 聖鬥士位面,日本東京,青銅聖鬥士為了一件射手座黃金聖衣而爭鬥著,這一劇情還沒有到鳳凰座青銅聖鬥士一輝帶著一群暗黑聖鬥士出現的一刻,不過張碩卻是覺得這些傢伙有些傻。

難道爭鬥贏了就能夠獲得射手座黃金聖衣的認可嗎?

張碩相信聖衣中肯定有獨自的器靈,但想要獲得聖衣的認可,其中最主要的一項就是為了雅典娜女神而戰。

而星矢最後能夠穿上射手座黃金聖衣,就是他為了雅典娜玩命的戰鬥,所以張碩想要獲得黃金聖衣,唯一的辦法只有將其中的器靈抹掉,然後從新設定了。

這一點張碩想到的辦法就是王語嫣,王語嫣能夠通過異能看穿物質的本質,然後通過現實寶石進行規則修改,將黃金聖衣上對雅典娜為主的指令變成對自己為主的指令就好了。

來聖鬥士位面,張碩的目標自然是放在12件黃金聖衣上的,而後就是雅典娜的血,至於海鬥士、冥鬥士等其他神的聖衣就往後再說了,此刻張碩也顧不上這麼多。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張碩來到了競技場,此刻青銅聖鬥士們的比拼已經接近了尾聲,星矢與紫龍的大戰過後,差不多到了瞬上場,這個時候一輝也要來了。

而張碩看著上方高高坐在主位上的雅典娜,想著要不要弄點神血神血回去研究研究,此刻的雅典娜應該是最虛弱的時候,就算遇上危險的時候雅典娜覺醒神力有些強大,但張碩一點也不覺得怎麼樣。

此刻的張碩,已經越來越像惡魔的方向轉移,在異能惡魔契約與麒麟化融合下,張碩覺得自己應該是屬於黑暗陣營一方的。

「先不弄她的血了,先把射手座聖衣弄到手再說。」張碩想道。

此刻瞬上台了,仙女座青銅聖鬥士瞬的上場,張碩就感應到了好幾道氣息出現,全部都朝著射手座黃金聖衣靠近了過去。

「出現了嗎?那麼我也要動手了。」張碩微微一笑,身形隱入黑暗中,以著暗影系魔法向著射手座黃金聖衣的方向移動了過去。

一輝帶著一群暗黑聖鬥士已經就位,就等一輝動手,而此刻張碩也出現在了一輝的身後,一拳就朝著一輝打了過去。

轟!!

張碩暴力的一拳轟出,一輝反應過來的時候就中招了,被張碩一拳從黑暗中轟了出去。

「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被這一情況驚呆了,一輝的突然出現以及張碩一拳引起的震動,讓眾人都被嚇了一跳。

而瞬也看到了一臉狼狽的一輝,一輝的鳳凰座青銅聖衣後背位置上還出現了一道裂紋,這一情況也讓瞬有點緊張了起來。

「哥哥!!」

一輝一抬頭爬起,瞬馬上就認出了一輝,而此刻一輝哪裡有空去理瞬,被人偷襲一拳打飛出來,一輝就知道攻擊自己的傢伙實力真的很強,不然不可能瞞得過自己的感知。

「什麼人?把射手座黃金聖衣放下!!」

星矢大聲喊道,同時整個人也快速的沖了上來,而除了星矢之外,紫龍、冰河等五小強成員也都沖了過來。

「拜拜!!」張碩對著星矢等人揮揮手,身形就消失了,連同射手座黃金聖衣也一起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張碩直接回到了地球蜂巢中,此刻聖鬥士位面肯定亂成一團,張碩短時間內自然是不可能過去的了。

而這一趟這麼順利,也是雅典娜身邊的五小強實力還沒成長起來,聖域中的聖鬥士們也都沒有顧及這邊,才讓自己這麼順利的獲得了射手座黃金聖衣。

嗡!!

張碩還沒來得及將射手座黃金聖衣交給王語嫣研究的時候,射手座黃金聖衣突然就發出了震動,在抵抗著張碩。

「怎麼?想反抗?」張碩微微一笑,一道黑暗寒炎鎮壓了上去,將射手座黃金聖衣給凍結了。

黃金聖衣也是能夠破損的,只是想要破壞它的難度不小而已,而且就算破損了也沒事,就是需要雅典娜的神血,張碩也會去搞來。

被凍結的射手座黃金聖衣極力反抗著,但還是被張碩帶到了王語嫣的面前。

「少爺,這就是黃金聖衣嗎?它的反抗好激烈,不過我已經看穿了它的本質,我來處理一下吧。」王語嫣僅僅只是看了射手座黃金聖衣幾眼,然後就已經知道該怎麼動手了。

現實寶石從王語嫣的手中出現,那滾動的暗紅色液體中釋放著一股奇異的規則力量,張碩感受得到射手座黃金聖衣的抵抗開始變弱了。

王語嫣通過現實寶石修改射手座黃金聖衣內的器靈,讓射手座黃金聖衣更改主人,同時王語嫣對著張碩道:「少爺,我需要你的一些精血。」

張碩點點頭,一指劃過手掌,逼出了一道暗紅色的精血,然後在王語嫣的控制下融入了射手座黃金聖衣之內。

在張碩的精血融入之時,一股黃金液體也從中飛了出來,王語嫣對著張碩道:「這是雅典娜的神血。」

雅典娜的神血融入了聖衣內,賦予了聖衣意識的同時,還賦予了聖衣的主權,此刻張碩的精血進入射手座黃金聖衣內,在王語嫣以現實寶石的力量修改下,射手座黃金聖衣終於是易主了。

「聖衣的力量沒有變吧?」張碩問道。

「沒有,聖衣中的力量都是歷代黃金聖鬥士留下的,與雅典娜關係並不大,雅典娜只是控制聖衣的主權而已。」王語嫣搖頭道。

「著裝。」

張碩點點頭,心念一動下,已經從黑暗寒炎中解放出來的射手座黃金聖衣瞬間解體,然後快速的武裝在了張碩的身上。

張碩替代了雅典娜對黃金聖衣的掌控,此刻張碩自然也有穿上黃金聖衣的資格,不僅如此還能賜予手下。

當張碩穿上射手座黃金聖衣的一刻,張碩就接收到了射手座黃金聖衣上殘留下來的一些傳承。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王語嫣使用現實寶石強行修改了射手座黃金聖衣的主權而造成了一些傳承缺失,張碩得到的傳承只有兩種,分別是黃金之箭以及光之箭。 「這裡不能試招,我去其他地方試試好了。」張碩心中想道。

在得到了射手座黃金聖衣后,張碩自然是想試試他的威力了,不過此刻再跑去聖鬥士位面的話,怕要遭到圍攻了,哪怕張碩覺得五小強甚至一群青銅聖鬥士在他眼中不算什麼,但聖域中的其他黃金聖鬥士知道了張碩得到了射手座黃金聖衣后,怕也會出手吧,童虎那種隱藏的傢伙肯定也會出現。

而此刻張碩選擇了前往死神位面,死神位面中可是有不少死神隊長以及斬魄刀,而斬魄刀是可以叛主的,只要奪取了死神們手中的斬魄刀,然後通過王語嫣將斬魄刀中的刀靈轉移其他主人就可以了。

現實寶石的妙用在這一刻發揮出來的作用真的很強,可以讓張碩明目張胆的去打劫,完全不用和這些人多說什麼。

唯一讓張碩感覺到有些威脅的還是藍染,鏡花水月的能力有些太強,張碩也擔心自己被催眠后被藍染玩弄在鼓掌中。

當張碩背著射手座黃金聖衣出現在死神位面的時候,是在一條清閑的街道上,並沒有什麼人路過。

「聖鬥士位面的城市繁華得不行,這裡則是悠閑得不行。」張碩搖了搖頭,背著射手座黃金聖衣從小路走出,來到了大街上找了一個人詢問了起來。

浦原喜助的斬魄刀也算是一把十分厲害的斬魄刀了,別人的始解能力就只有一種,而他的斬魄刀卻是能夠始解出好幾種攻擊方式。

在卍解的時候,浦原喜助的斬魄刀還能夠重新構建改造,這樣的能力讓浦原喜助在科學研究方面都有著很強的幫助。

當然,浦原喜助本人也是一名十分聰明的死神,要不然也不會成為十二番隊的隊長,主管了靜靈庭的技術開發局了。

這把斬魄刀的能力對於王語嫣來說也是有不小的幫助的,至少讓王語嫣在研究新科技的時候,就算不用現實寶石也能夠改造任何試驗品,而現實寶石的改造,更多的是在規則上,實物改造耗費的力量也不小,完全不值得。

浦原喜助的雜貨店在空座町其實也不算是什麼出名的地方,至少張碩打聽來打聽去,都沒能找到這個地方。

一天下來,張碩走了不少的地方都沒有打聽到浦原喜助的雜貨店。

「這傢伙將雜貨店開到什麼地方去了?」張碩都有些頭疼了,因為是在日本,張碩也只能趁著天沒黑在金店兌換了一些黃金,換取了一些錢在一家酒店裡住了下來。

浦原喜助沒有找到,張碩只能是慢慢找了,空座町的範圍並不算很大,只要找找還是可以找得到的。

而張碩的感知也不差,如果接近了浦原喜助的附近,要麼是黑崎一護等具備靈壓的人附近,怎麼都還是可以感知得到的。

霸道女土匪:壓寨相公你別逃 好好的洗了一個澡,張碩正要在這裡休息一下的時候,突然感知到了一道身影在黑夜的高空中快速的跳躍移動著。

「是死神?」

張碩一個翻身從床上跳了起來,直接背上了射手座黃金聖衣的盒子從窗口沖了出去。

張碩之所以在這個世界過夜,就是因為在這個世界的死神,就喜歡晚上跑出來瞎晃悠,而死神與虛的靈壓都是不一樣的,張碩感知到的靈魂波動中並未有邪惡的氣息,反而是純凈的靈魂力量,讓張碩肯定了出現的目標是死神。

快速的追擊上去,張碩很快就發現了這道身影一下子停了下來,好似也察覺到了張碩追擊過來。

「朽木露琪亞?」

張碩並未隱秘跟蹤,而是快速追擊,所以一點也沒有隱藏,自然就讓前面的人發現了,當她轉身過來的時候,張碩一下子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雖然與漫畫中的形象有些不一樣,但是一些特徵還是很明顯的,嬌小的體型再加上那鹹魚眼,張碩覺得自己是沒有可能認錯人了。

「你是誰?你能看得見我?」

露琪亞有些驚訝,一名人類居然能夠看得到她,她可是死神,靈魂狀態的死神可不是人類能夠看得到的,就算有些人類因為靈魂比較強的情況看得見她,但也沒有能夠追上她的實力。

「死神?「張碩看著眼前的朽木露琪亞問道。

此刻的時間線應該還只是開始,朽木露琪亞還沒有來到黑崎一護的家裡,所以這個時期的朽木露琪亞,應該算是最弱的時候,甚至連斬魄刀始解都做不到,不然也不會被一頭虛虐了一頓,然後靠黑崎一護的幫忙打敗了那頭虛。

「你果然能夠看得見我。你到底是誰?」朽木露琪亞抓住了斬魄刀的刀柄,隨時都有拔出斬魄刀攻擊的準備。

從張碩的表情上,朽木露琪亞感受到了不友好的感覺,至少是覺得張碩來者不善。

「我?我不是死神,也不是虛,更不是滅卻師,你猜猜我是誰?」張碩笑了笑道,同時已經解開了射手座黃金聖衣。

張碩準備用朽木露琪亞來實驗實驗射手座黃金聖衣的威力,在得到了射手座黃金聖衣后得到的傳承雖然只有兩招,但小宇宙是最基礎的,此刻張碩體內的小宇宙燃燒了起來,射手座黃金聖衣快速的武裝了上來,一道金色的光芒籠罩在了張碩的身上。

「這是什麼力量?」

露琪亞被張碩的情況弄得有些驚呆了,這不是死神的靈壓,也不是虛的靈魂波動,人類什麼時候有這樣的能力了?

「光之箭!」

張碩直接拉弓,一支白色的箭矢快速的匯聚在黃金之弓上,隨著張碩一鬆手,光之箭以著極快的速度射了過去。

轟!!

光之箭將露琪亞的肩膀洞穿了,露琪亞的斬魄刀都來不及拔出來,直接就被光之箭洞穿而後轟在了極遠的地方發出了爆炸。

「你太弱了。」張碩直接來到了被光之箭擦傷而被重創的露琪亞面前,在露琪亞痛苦掙扎中直接搶走了她的斬魄刀。

「等會見。」張碩笑了笑,拿著露琪亞的斬魄刀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一句話,讓男人們忍俊不禁、女人們尷尬不已。

這話翻譯翻譯就是:人家說你就信,我還說我認識秦始皇呢,你信嗎?!

不過倒也沒人再……咳,拍馬屁了。還真是,她們腦子放哪去了?人家這麼說了,她們怎麼還就深信不疑了?

「元羽沁你什麼意思?有話說清楚,你是說我在欺騙大家?」宣姿菱氣憤站直身子轉向她。

元羽沁坐姿慵懶,聳肩:「要麼你膽大包天扯謊騙騙優越感、要麼你也是個被騙的傻叉,我怎麼知道你哪種情況?」

這話一說,其他人看向宣姿菱的目光就有些怪異了,這也不是沒可能啊。宣家小姐最好面子、最愛聽好話了。

「你……」宣姿菱憤恨得臉有些紅了,「憑什麼不是你說謊,你在誤導大家?」

「我說什麼謊了?我是看到一群傻不隆冬、雲里霧裡被騙還替人數錢的高材生們,看不過眼就開口唄,莫名搞笑你能理解嗎?」

「我說咱Y市圈內人的智商能不能整體拉高?這裡誰不是一抓一大把的國際名校畢業高材生?動動腦子啊,人家說啥你信啥,看著特傻你知道嗎?」

元羽沁沒好氣放下手裡的香檳酒杯。

景加躍他們一眾公子哥忍笑舉杯擋住嘴邊快溢出來的笑意,不忍不行啊,這麼笑出來太不紳士了。

一道驕縱的聲音插了進來:「沒錯,我還想說閻王是我爸呢,我看你不順眼要你三更死,你睡前還真交代後事不成?騙人的話差不多得了;如果自己也被騙了,這會還到處宣傳就丟人現眼了。」

眾人隨著聲音望去,看清說話人不由挑眉,居然是沈家小姐沈美娜?這蠻橫霸道的驕縱小千金也會說這麼折中的話?

角落裡的沈美娜被看得有些臉燙,見到連離渦也挑眉看過來,她忽的有些扭捏的不自在。實在受不了,她竟然……轉了轉身子躲開那道視線,彷彿躲開男朋友視線一樣的害羞。

「你們……說得這麼肯定,憑什麼我不能真的認識她?」宣姿菱面紅耳赤大喊。

元羽沁撇嘴:「憑什麼?就憑我認識『Z』,她跟你玩不來,也不喜歡你,所以你是沒希望了。」

這話……說得跟情敵搶男人似的。

所以騰曳第一時間不滿的扯了下離渦的手臂,指了指元羽沁,告狀一樣惹得離渦一陣好笑。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