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晏無可奈何,只好轉過身來,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偌大的浴缸,完全可以裝得下兩個人。

溫熱的水漫過他的身體。

在水裏難免和她肢體接觸。

她的皮膚光滑富有彈性。

他指尖無意的觸碰,都覺得像是在犯罪,像是在褻瀆。

「你距離我那麼遠幹什麼?害羞個什麼勁呀。」

她見封晏躲在一邊,有些不滿,整個人湊了過去。

她突然發現了不對勁。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又看了看他的。

「晚晚,你縮水了?」

封晏滿頭黑線。

小丫頭還不知死活的上手捏了捏:「哇,好硬,一點都不軟。」

「唐柒柒,別亂動。」

「凶什麼嘛,又不是沒摸過。我摸了你的,你生氣,那你摸回來不就行了。」

她想都沒想,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你……」

封晏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他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對於那種事,他知之尚淺。

從某種意義上,他和唐幸沒什麼區別。

他對那種事情需求不大,一般都是自己解決,常年身邊沒有女人,也從未覺得不妥。

從唐柒柒墜海后,自己心如止水,對男女之事沒有半點興趣,反而覺得噁心。

他以為自己性冷淡,可遇到唐柒柒后才明白,自己哪裏是性冷淡,只是對她一個人熱情罷了。

可是她一直抗拒著自己。

萬一用強,只會讓她更加崩潰。

所以他一直壓抑自己的需求,盡量不去想,不給她製造任何困擾。

可萬萬沒想到,這丫頭喝完酒就開始耍流氓。

以前敢扯他的浴巾,現在已經開始上下其手了。

他的手如遭電擊一般,剛剛觸碰到柔軟,就立刻抽了回來。

他雙手緊緊捏拳,手臂上都能看到根根清晰地青筋。

「唐柒柒,你要是再敢亂來,我可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來。我可是個男人,一個正常的男人。」

他忍不住強調,可是這對唐柒柒沒有造成任何恐嚇。

她反而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滿臉的驚訝。

「這是什麼呀?」

封晏臉黑了!

「唐柒柒!」

「幹嘛,別動,浴缸里有東西……」

她剛要使勁拔一下,卻不想男人突然朝自己撲來,浴缸里的水漫了一地。

熱氣氤氳,空氣里都是霧蒙蒙的水汽。

封晏將唐柒柒壓在浴缸邊緣,狠狠親吻。

她茫然無措的承擔着這一切,整個人都是迷糊的。

她的小手無助的抵在他的胸口。

掌心濕漉漉的。

他的身體也是濕漉漉的。

胸膛很硬,也很熱,灼燒着掌心的肌膚。

他的手在水裏肆意。

「唔……」

她支吾著,嘴裏是支離破碎的呻吟聲。

身體突然變得很奇怪,彷彿不是自己的一般。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好像看懂了是誰,好像也沒認出來。

良久,她才軟糯開腔,喃喃吐出兩個字:「封……晏……」

。 雖然說上次事情是過去了,可是這次周帝重提此事,蘇文心中隱隱生出不妙的感覺。

他趕忙說道:「陛下,上次臣已經說了,那周斌侮辱我父,無視陛下,臣身為人子,人臣,定要出手!便是陛下責罰,臣也要出手!」

「合著你還有理了?」周帝憤然站起指著蘇文怒斥道:「你這小子,平日裏就沒個規矩,今日朕便應了姬老之意,好好懲處你一番,來人,把這小子給我壓下去,先打二十庭仗!」

福安立刻領人入內!將蘇文壓了出去!

這時候,姬瑜臣還沉浸在蘇文可能是說話之人的震驚中,他忽然反應過來。

大叫道:「且慢!」

說着便要去拉福安。

可這時候,周帝卻起身走到他身邊,抓着他的手,說道:「姬老放心,你讓懲處這小子,朕絕不手軟!」

「不是..陛下我覺得…」姬瑜臣還沒說完,周帝已經看向萬虎,喝問道:「說,你小子是不是去明月居了!」

這時候,蘇文已經被拉了出去…..

他被按倒在地,福安親自執棍!

只見福安高高舉起棍子,一棍拍下!

頓時一聲悶響!

蘇文詫異的看着福安,這悶響完全是福安氣勁所致,那棍子連他屁股皮都沒碰到。

「叫!」福安低聲道。

蘇文立刻反應過來,大聲哀嚎起來。

「啊!好疼啊!」

「砰!」

「福安,你個狗賊,敢下這般重手?」

福安額頭青筋暴起,好懸沒忍住真的一棍輪下去。

「啊!福安,你死定了…」

蘇文浮誇的喊著,眼睛不斷盯着宮門。

內心盤算起來。

這是哪一出?

老登讓皇帝懲罰老子,皇帝抹不開面子,又不想真的懲罰自己,所以來這麼一出?

果然,還是這該死的姬老登的鍋!

蘇文已經記恨上了姬瑜臣。

大殿裏,周帝的呵斥打斷了姬瑜臣的話。

萬虎一聽周帝語氣嚴厲,頓時冷汗淋漓!

他可不是蘇文那般的滾刀肉,對周帝還是極為畏懼的。

當即跪倒在地,叩首道:「臣有罪!」

周帝大為詫異,老子問你去沒去明月居,你說你有罪?他下意識喝問道:「說,你有何罪!」

「臣…臣..不該摸清月殿下!」這老實孩子不禁嚇啊。

周帝:「!!????」

姬瑜臣:「…..」

大殿內,氣氛更加詭異。

「呵呵…」周帝嘴角抽搐,冷笑了起來,看着萬虎,不斷用拇指搓著食指側面。

就在這時候,蘇文二十棍打完,從殿外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

周帝深吸一口氣,先不理萬虎,指著呵斥道:「蘇文,你知道錯了嗎?」

「臣無措!便是打死臣,臣亦無錯!」蘇文義正言辭的說道!

周帝憤然站起,呵斥道:「姬老在前,你還不知悔改,來人再給我拖下去打二十庭仗!朕今日便打死你這個臭小子!」

緊接着語氣平靜的說道:「萬虎,八十!」

福安進來,看向萬虎,他能清楚的分清,周帝到底是想要真打假打!

姬瑜臣可不想蘇文再挨打了,他趕忙說道:「陛下!陛下!這蘇文不必再打!這二十棍懲處,已然足夠!」

「不行!這小子嘴太硬!朕必須得讓他服軟!」

姬瑜臣趕緊說道:「陛下,人誰無錯啊,少年人犯了錯,不要緊,有些骨氣也是好事!就此罷了吧!」

「就這樣?」周帝再次詢問。

「就這樣!」姬瑜臣無比肯定。

萬虎一看着光景,也硬氣起來,叩首道:「陛下,臣無錯啊!臣和清月公主兩情相悅!」

「呵呵…福安,把他給我拉下去,八十棍,一棍也不能少!另外再給我掌嘴二十,讓他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

萬虎被拉了下去。

很快外面傳來了慘叫聲,這次是真的慘叫。

殿內,還剩下蘇文,周帝,姬瑜臣。

周帝饒有興趣的看着姬瑜臣,說道:「姬老啊,這蘇文懲罰也懲罰過了,可以讓他走了吧?」

姬瑜臣看向蘇文,問道:「蘇公子六天前可是去了明月居吃飯?」

蘇文翻了個白眼,直接把頭轉向一旁,一言不發。

姬瑜臣上前拱手說道:「蘇公子,還請實言相告!」

蘇文冷笑道:「直言相告?我吃哪噸飯在哪吃的還得給你記着?怎麼的?花你錢了?」

姬瑜臣被蘇文懟的說不出話來。

呢喃半晌,說道:「蘇公子,敢問稅制之說,是不是你說的?」

蘇文大吃一驚!

好傢夥,合著在這裏等老子呢?

「什麼稅制?你在說什麼狗屁東西?」蘇文假作茫然。

說完轉頭看向周帝,拱手道:「陛下,這打也打了,若是無事,臣是不是能走了?」

周帝點點頭,揮手道:「且下去吧!」

姬瑜臣沒有阻攔,待蘇文離開,姬瑜臣才對周帝說道:「陛下,依臣所見,說出那稅制之言的,只怕正是這蘇文!萬虎聲音,與那人完全不相似,反而是蘇文,極為相像!」

周帝一拍腦門,埋怨道:「姬老啊,你為何不早說,這蘇文心眼極小,朕剛剛責罰完他,他怎能實話實說?你說你,這不是耽誤大事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