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首次開境的小姑娘,能安全回來,也算是她的本事。

兩人安慰這小姑娘時,本在昏睡的徐楚望,突然醒了過來。

恢復意識后的他,整個人趴在地面上,嘴裏不停的念叨著「母親」二字。

莫羽不知他為何如此,先叫回了陳忠,再同慕雲瀟把受驚的兩人,扶回了少陽山。

「他們不會是開境開傻了吧!」庭軒探頭看着睡下的兩人道。

「沒事,他們就是被心魔影響了。」慕雲瀟解釋道。

「魔?像地宮那樣的?」塵宮事件后,庭軒對邪魔精怪,有了陰影。

「這世上,哪有什麼魔,有也是你這種膽小鬼臆想出來的。」慕雲昊不屑道。

「傻大個,你要是見過地宮那婆娘,保准跑得比我快。」庭軒回道。

「你兩別那麼大聲,他們剛睡下,有什麼事出去說。」

慕雲瀟說完,示意兩人去醫閣拿些湯藥,給徐楚望服下,他狀態可比雲天心要嚴重多了。

打點完一切后,她打算和莫羽再回到平山,看看能否幫上什麼忙。

花海中,失常的弟子越來越多,陳忠和何駿兩人手忙腳亂。

見到兩人重新回來,才舒心許多,卻依舊有許多弟子陷入虛境之中。

當然也有開境成功的,想祁天關就安然無恙的回來,修為也得到了突破達到上元境。

雲霧中的明根,重新走回平山,開啟須彌空境,將所有人喚醒,結束了今天的課程。

「你,且隨我回去。」明根指著慕雲瀟,輕聲道。

她不明白其中緣由,就被帶走了,引得在場弟子一片嘩然。

「師兄,師尊這是什麼意思。」莫羽木訥道。

「大概,是想收徒了吧!」陳忠回道。

「收徒?他都沒經過別人同意。」莫羽心急道。

對於明根剛才的行為,他不理解,甚至還有一絲不痛快。

「知足吧,明根師尊可不是隨便收徒的。」喧嘩聲中,何駿站出來說道。

天閣閣主每年都有特權,可在外門中挑選合適的弟子,直接進入特級班。

「至少,也得經過若萱師尊同意吧!」莫羽辯解。

「若萱師尊?她不是死了嗎?」現場有一人接過話道。

此話一出,眾人也開始議論起來,有說她退隱了,有說她執行任務時,不幸重傷辭世了,又有的說是萱雨閣要被頂替了。

每一種說法,都說的有模有樣,現場彷彿只有莫羽自己,不知曉此事。

莫羽一時沒緩過來,難不成若萱真的在塵宮出事了,此時的他呆站在原地許久。

直到人群中,庭軒擠了進來,他才回過神來。

「你這麼急,拉着我去哪。」對於方才的流言,以及慕雲瀟的離去,他還沒有理清思路。

「別磨蹭了,萱雨閣要出大事了。」庭軒繼續拉着他往十八峰而去。

萱雨閣主殿中,一位中年已在主座上,等候眾人多時。

台下議論紛紛,皆知道他的身份,不免也相信近期的流言,人人神色憂愁。

等到莫羽和庭軒兩人進門后,看見那人,更是大為震撼。

對方不就是在大典上,與祁天夭一同出現的,雲峰國淵庭的長老,慕彥澤嗎。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甚至還坐在萱雨閣的主位上,難道他就是遲髯說的,將要接管學閣的人? 聽到了方南的話,周慶榮的眼裡流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蘇大鵬輕輕地搖頭,說道:「不是,方南,我蘇大鵬不是那種走私活的人?再說了,私活能值幾個錢?」

「我不是那個意思。」

方南一聽連忙開口說道:「我其實就是有個事請你幫忙,你放心,不讓你白忙!」

搖了搖頭,蘇大鵬說道:「我們好歹是校友關係,你找我幫忙直說,能幫忙我肯定幫,但你要說不讓我白忙的事,我怕是不會太上心……」

周慶榮連忙道:「別別別,大鵬,你跟小南的校友情誼,實在是讓人羨慕,比不少人都鐵哥們都要好,小南也是不會說話,他想說的是其實是一件公司的事,他自然是不好意思讓你白忙活,這是人之常情,是吧?」

轉過頭來,周慶榮對方南說道:「小南,公歸公,私歸私,這些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你和大鵬的關係,就跟他實話實說嘛!」

「好!」

方南眼裡有那麼一絲感動,他猶豫了一下,就說道:「大鵬,既然這樣,我就跟你實話實說了,這一次到陽城來出差,其實是我們公司委派前來陽城追回一筆尾款,這只是明面上的目的,主要還是我們公司其實資金出現了問題,公司有幾批貨壓在手裡,銷售渠道方面受到了阻礙……」

蘇大鵬聽得一臉茫然,你跟我說這個,我完全不懂啊!

況且,這跟我在不在文化公司工作,有什麼關係嗎?

聽到了這些,蘇大鵬感覺腦子裡一片漿糊,完全沒有弄明白方南是什麼意思。

這大概就是沒有弄明白裡面的梗吧!

目光望向了周慶榮,蘇大鵬希望這個銷售部長的位置,並不是靠關係上位,而是,真的有那麼一點本事和口才。

周慶榮哈哈一笑,道:「小南臉皮薄,一些話不好意思直白,我來說吧!」

給方南打了一個圓場,周慶榮才繼續開口說道:「公司面臨著危機,不僅是欠款,還有銷售渠道,正因為事情的嚴峻,公司才委派我和小南一起過來陽城,小南雖然人在南城工作,但是他畢竟在陽城畢業,大部分的朋友都在陽城,所以公司也是出於這方面的考量,讓他跟我一起來陽城,你看,他不就有你這麼一個有實力的校友了嗎?」

蘇大鵬擺了擺手,他自然是知道周慶榮在吹捧也不在意,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我們公司的銷售渠道,其實就是受到去年那事情的影響,你知道吧?」

周慶榮模糊的提及了一件大事,卻是沒有深談的意思,聽他的口氣,似乎蘇大鵬應該知道的樣子,可惜的是,蘇大鵬一點也不清楚,雖然他作了搖頭的動作,讓周慶榮愣了一下,卻是依舊沒有繼續聊這個話題的意思:「不知道沒關係,這事情最好是別沾上。我們公司的銷售渠道算是倒霉,受到了波及,尾款追回不難,不過確是飲鴆止渴而已,公司的茶葉基地,出產了一批貨,死死的壓在了手裡……」

「這一次,我與小南一起到陽城來,主要就是想要打通陽城的渠道,解公司資金的燃眉之急……」

「之前,小南說有一個校友在文化公司上班,與我們公司有著項目上的合作,我們也是病急亂投醫,想著從你手上了解,陽城茶商的信息,畢竟你們的業務都到了南城,想必本地茶商也會有項目需要你們公司進行策劃,我們就是想要通過你,拿到陽城茶商的信息……」

「如果你能牽橋搭線是最好,只是沒想到我們到了你們公司時,你們公司的人都以為我們要與他們談廣告項目,還隱瞞了你離職的消息!」

「直到我們表明了不是談項目,沒想到你們公司的人直接翻臉不認人……」

說到了這些,穿插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過在周慶榮的口才之下,還是幫助了蘇大鵬理清楚了事情的頭緒。

大致是方南想起了,自己找他幫忙成功的獲得了策劃項目。

因此想要找蘇大鵬幫忙,結果,他們只找到了蘇大鵬的公司,因為有過合作關係,導致了蘇大鵬所待的公司以為可以再次合作,隱瞞了他離職的消息,想要從方南手裡獲得這麼一個活,最終發現並非送上門的生意,頓時就翻臉了。

這麼一來,蘇大鵬就能夠理解了,方南詢問自己的公司與文化公司有什麼關係的事了。

解釋清楚了這些話,周慶榮還連忙的向蘇大鵬表示:「能幫忙的話,還請伸出援手,他代表公司不會讓蘇大鵬白忙活,若是力有未逮,也不會有什麼怨言……」

此時此刻,已經酒足飯飽。

聽著周慶榮的意思,蘇大鵬也明白他的想法,不過他確實不是不想幫忙,而是他沒有幫忙的實力。

只是這些話,他無法直接開口。

不過,蘇大鵬並沒有直接說出來,儘管他沒有什麼解決問題的頭緒,可他一點也不著急,在有限的時間裡,他能做的便是竭盡全力的去想辦法。

於是,蘇大鵬開口說道:「這事情我需要捋一捋,你們什麼時候離開陽城?」

「還有兩三天的時間!」

周慶榮代替方南回答道。

「這樣啊!」

蘇大鵬略做沉吟的表情,然後,才開口說道:「這事先不急,我先想一想要找什麼人,我再親自聯繫一下……」

雖然不一定能夠幫的上忙,不過蘇大鵬覺得姿態肯定要擺好。

一點都不猶豫,一點都不掙扎?

那要怎麼才能讓人相信你竭盡全力了?

方南多少幫過他的忙,若是連這一副姿態都沒有,蘇大鵬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因為會違背了他做人的準則。

言至此,他轉過頭來對周慶榮,說道:「周哥,不如一起去客廳坐一坐,我也先具體了解一下……」

周慶榮點了點頭,說道:「好,小南,你要不,收拾一下?」

「好!」

方南連忙回答。

「不用,哪能讓客人收拾,先放著吧!」

蘇大鵬擺手拒絕,方南卻是笑著說道:「我們的關係,你可不能把我當外人,況且,你親自下廚給了我那麼大的面子,我收拾一下過分嗎?」

蘇大鵬無奈的說道:「你收拾一下,廚房有洗碗機,還有說明書……」

「好,放心吧!交給我!」

方南連忙點頭保證,一邊還揶揄的道:「嘿,有錢就是不一樣,連洗碗都省了!」 門口的警衛員,都是看的愣住了。

就算是大人,

都不可能,這麼快…就是上手這一招啊!

可,如今。

這小丫頭居然,像模像樣的?

而,一旁。

秦蒼穹眸光平靜,指點著女兒的動作缺陷。

……

吃過早飯後。

秦蒼穹就這麼,陪著女兒,看著電視。

今天,是休息日。

而他也難得有空,陪這小丫頭。

就在這時。

花木蘭美眸凝重,快步走進大廳內。

儘管匆忙,但她依然恭敬行禮,旋即…才緩緩開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