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他們來說,這種事情他們怎麼可能理睬,因此有些強者知道這五座血山並沒有什麼秘密的時候,就已經準備離開,去別處尋找血芒魔尊的屍骸。

「哼,既然不出來,那本帝請你們出來遛一遛。」林凡見沒有人出來,五指一張,抓向虛空,轟隆一聲,虛空塌陷,許多強者全部都被擠壓了出來。

「他這是要幹什麼?」墓滿風眉頭一凝,感受到虛空的擠壓,全身力量一震,可是卻發現這股力量很是強大,直接不可力敵。

「好強悍的力量。」

迷煳嬌嬌女 玉流天等人臉色微微一變,他們自身修為不弱,可是如今竟然被人從虛空之中直接擠壓出來,這倒是讓他們有些不敢置信。

「放肆,你這是要幹什麼?」漂浮在虛空中,一名身披白色長袍的男子爆喝問道。

而其他強者也都是如此,一個個神色不悅的看向林凡,彷彿是不給一個交代,此事就沒完一般。

「施主,悠著點啊。」釋迦尊者小心肝噗通的跳動著,林凡這一手,直接嚇的釋迦尊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這是找死啊。

要是這些強者圍攻而上,可就爽快了啊。

「禿驢,我勸你最好趕緊離開,等會本帝可要跟他們大戰一場了。」林凡為了將釋迦尊者弄走,也是拼了命了。

「為啥?」釋迦尊者一愣,有些不太明白了,這就算在想裝逼,也得看看具體情況啊。

「本帝開心,你走不走?」林凡瞥了一眼禿驢,心中也是想著,要是這還不走,小爺也是服氣了。

「哎,既然施主要這般,那貧僧也只能奉陪到底了。」釋迦尊者此刻神色一正,如同鐵了心要跟林凡共進退一般。

這讓林凡瞬間懵比了,這尼瑪都不害怕……。

「大師,你這朋友是什麼意思?」墓滿風看向釋迦尊者,語氣不善的冷聲問道。

墓滿風也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能夠混到這等境界的人,哪個不是從刀尖上走來的。

「什麼什麼意思,今天我就是要干你們,你們有何不服,禿驢,你說是不是。」林凡嚷嚷道。

釋迦尊者看著眼前的情況,內心微微一震,這尼瑪是要作死的節奏啊。

但是這個時候,自己還能說什麼,這施主也太特么的囂張了吧,這要是引起眾怒,一場大戰那也是不可避免的啊。

「沒錯。」釋迦尊者心中有些無奈,但最終還是點頭說道。

「聽到了沒有,你們這群渣渣,給我將所有的寶貝都拿出來,否則這位釋迦尊者便將你們渡化。」林凡指著釋迦尊者說道。

此話一出,虛空中的眾多強者,神色一變。

「沒想到他是佛族天驕釋迦尊者。」

墓滿風也沒想到這大師,竟然是釋迦尊者,那個佛族的異類,不過更讓墓滿風驚奇的便是,林凡到底是什麼身份。

「哼,釋迦尊者你們兩人也太過分了吧,就你們兩人也想鎮壓我們不成?」玉流天冷聲說道,眼中閃爍著陣陣怒光。

「貧僧……。」釋迦尊者此刻心中有苦說不出啊,他心如明燈,哪能不知道林凡的意思,但是跟在林凡的身邊,真的好處多多啊,釋迦尊者也捨不得離開,況且自己的胸脯還沒有恢復過來啊。

如今面對這麼多強者,釋迦尊者心裡也是為難,如果真的動起手來,那也只有跑的份啊。

「鎮壓你,又能如何。」就在這個時候,林凡一步跨出,大小如意運轉,浩瀚之掌,直接朝著玉流天抓去。

「放肆!」玉流天爆喝一聲,身軀一轉,形成一道風暴,這道風暴之中蘊含種種殺機。

浩瀚之掌包含著林凡那強大的法力,這玉流天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自身的底蘊,卻沒有林凡深厚。

林凡一手將這風暴捏在手中。

「不好,沒想到這傢伙的法力竟然如此渾厚。」玉流天全身冷汗直冒,他沒想到這來歷不明的傢伙,實力竟然如此之強。

「玉神上清術。」

玉流天敗給墓滿風這個畜生,心中早已經怨恨萬分,如果在敗給這個不知來歷的傢伙,那對玉流天來說,是無法忍受的事情。

剎那之間,一道長虹乍現,玉流天一掌掙開林凡的巨手,三道白氣直接從玉流天的身後升起,這三道白氣直衝天邊,浩瀚之威,猛的爆發了出來。

「原來這個傢伙在跟自己交手的時候,還留了一手。」墓滿風看到這一幕,心中一凝,可是剎那之間,他突然感覺到,一股凌厲的劍意猛的從虛空之中滲透出來,朝著他們斬殺而來。

「小賊,你竟敢對我們出手。」

「大夥一起上,將其斬殺,分了他的財富。」

此刻林凡並不僅對玉流天動手,在這突然之間,林凡一指點出,萬萬劍意縱橫,朝著那些強者廝殺過去。

林凡看到眼前的一幕,嘴角撇出一絲笑容,身形閃動,朝著遠方遁去。

「有種都給本帝跟來吧。」林凡現在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跑路,如今引起群戰,這禿驢就算想跟著自己,那也得有這個本事。

「賊子,別跑。」眾多強者面色大怒,也不顧那麼多,各個遁入虛空,朝著林凡廝殺而去。

「施主,你……。」釋迦尊者此刻彷彿傻了一般,看到林凡遁入虛空,一時半會都沒有反應的過來。

而這突然之間,釋迦尊者反應了過來。

「施主,等等我啊。」

……。 釋迦尊者心中暗恨,剛剛發什麼呆啊,現在反應過來,卻已經遲了,林凡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也只希望這個時候能夠追上吧。

「釋迦尊者還請留步。」墓滿風攔住了釋迦尊者的去路。

「施主,貧僧還有事情,還請讓開一條道。」釋迦尊者心中急不可耐,但是對墓滿風依舊是滿臉祥和之色。

如今眾多強者全部追殺林凡而去,而這墓滿風卻沒有追去,而是在等待釋迦尊者。

「讓道自然可以,只是我聽聞佛族《渡化之術》有鬼神莫測之力,如果釋迦尊者能夠忍痛割愛,再下感激不盡。」

墓滿風得到的是大自在尊佛的傳承,不過其中卻是缺少一門《渡化之術》,如果能夠學會《渡化之術》,渡化天下蒼生,提供信仰,那麼對墓滿風來說,大自在尊佛的功法,將達到了更高的境界。

釋迦尊者聽到這話,眼中精光一閃,雙手合十,「施主,《渡化之術》乃是佛族不傳之秘,恐怕施主是要失望了,還請施主讓一條道,貧僧還有事情。」

「都說佛有求必應,沒想到釋迦尊者出言拒絕,看來釋迦尊者的修為還不夠啊,既然如此,那我就親自來拿了。」墓滿風心中早已經有了想法,那林凡雖然挑釁了自己,但是對墓滿風來說,就算將其擊殺也沒有任何好處,倒不如將釋迦尊者攔下,學會《渡化之術》。

就算釋迦尊者不傳,墓滿風也準備將釋迦尊者鎮壓,用收魂之法,尋找那《渡化之術》。

釋迦尊者雖然厲害,但是墓滿風卻不畏懼。

「施主,你著魔了。」釋迦尊者此刻內心一怒,頓時怒佛心升,如果在這樣拖延下去,等林凡真的跑了之後,那可就完蛋了。

以後想再找,可就難上加難了。

對於這墓滿風,釋迦尊者也是無奈,看上去一個和諧的小夥子,沒想到如此的狠辣。

「怒佛!大師這佛法很是精深啊,不如看看我的貪佛。」墓滿風淺笑一聲,頓時萬丈金色佛光如同匹練一般,橫擊天地,更是強過釋迦尊者。

「哎……。」釋迦尊者嘆息一聲,也不再多說什麼,一掌朝著墓滿風鎮壓而去。

……。

「現在這情況,跑掉的成功性大大提高了啊。」林凡在虛空之中飛行,時不時的看向身後。

一群強者如同瘋狗一般的跟在身後緊追不捨。

「小禿驢,小爺這一次跑路,如果還能被你找到,小爺直接吞翔。」林凡心中大笑,對於這些跟在身後的傢伙,林凡根本沒有將其放在眼裡。

如果出手鎮壓的話,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過為了不引起波動,林凡不準備回擊,只要跑掉就成。

「小畜生給我們停下來。」

「今天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將你斬殺。」

「可惡的東西,竟敢挑釁我們,簡直不知死活。」

玉流天等人怒聲咆哮,對於林凡,他們有了必殺之心。尤其是玉流天脾性更是暴躁,在進入秘境中的時候,早已經積累了一肚子火氣。

而剛好林凡跳到其頭上放肆,更是將玉流天心中的怒火徹底的催發了出來。

「哼,一群傻比,如果不是為了躲避那禿驢,早就將你們全部斬殺了。」林凡身形閃爍,隱身之術,施展到了極限,咫尺天涯轉眼之間,便是百里之外。

在虛空之中,林凡如魚得水,強大的身軀抵擋著虛空逆流,那些無物不摧的虛空逆流對林凡來說,根本起不到任何傷害。

「這個小畜生跑的真快。」

「這身法果然強大無比,一定要其斬殺,得到其功法。」

「沒錯,他掠奪了三屍老祖他們的儲物戒指,財富驚人,就算在這秘境之中沒有得到東西,但只要能夠得到這小畜生的儲物戒指,那也是不虛此行了。」

此刻林凡對他們來說,那就是一座移動的金山,所有人都想將其斬殺。

「特么的,一個個都跟瘋狗一樣。」林凡與這些強者的距離越來越大,要不了多久,便能徹底的逃離這裡。

第二元神,已經在鎮壓先天之木,這些先天之木雖然強大,但是對林凡來說,舉手之間便能弄死。

「咦,前面是什麼玩意。」就在這個時候,林凡眉頭一凝,遠方一片天地,血海翻滾,顯的很是怪異。

那天邊的雲彩一片血紅,而且還以極快的速度蔓延著,轉眼之間,這片血紅,便覆蓋在林凡的頭頂上空。

「你們看這是什麼?」

追殺林凡的那些強者,此刻也發現這天地的異樣,不過卻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前方有異樣,一定是什麼寶貝出世了。」

「莫非是血芒魔尊的寶藏不成?」

……。

「這些到底是啥?」林凡心頭一凝,有種不好的預感。

此刻抬頭便是血紅,彷彿身處在一片紅色的汪洋大海之中。

「怪異之處,必有妖魔。」林凡想要快速離開這裡。

因為這一切都變的有些詭異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怪異的血色紅雲陡然閃爍了一陣陣光芒,這些光芒之中存在著無數符文。

「嗡!」

虛空震蕩,一股不可抵擋的力量猛的從四面八方襲來,林凡直接被從虛空之中擠壓了出來。

「好強的力量。」林凡心中大震,這股力量根本不可匹敵,想要將自己從虛空之中擠壓出來,就算是神天位八重天地神丹境的強者,也沒有這個能力啊。

「這是禁錮之力。」

林凡感覺自己體內的法力突然運轉緩慢了起來,甚至連這裡的時間都漸漸的緩慢了起來。

「靠,藏頭露尾的傢伙。」林凡腳步一停,末日天災神拳猛的揮舞而出,一尊末日神靈,席捲末日災風,朝著虛空轟去。

但是在轟擊到這一片血海之時,卻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瞬間被化解,甚至連一點波動都沒有。

「人族大帝林凡,這等修為便讓桀如此棘手,果真是中看不中用啊。」浩瀚之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是誰?」林凡面色一變,其中「桀」卻是聽的一清二楚,莫非是古族至高派來的人不成。

而此刻,那些強者,也是警惕的看著周圍,他們感受到了一股強悍的氣息,充斥在這一方天地之間。

剎那之間。

遠方的天地之中,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那道身影如同黑霧一般,飄渺無蹤,漸漸的變成軀體。

在這軀體成型的那一刻,整個天地都陷入了血紅之中。 「靠,小爺最近如此的低調,還被人找上門來了,這有些不科學啊。」林凡有些無奈了,聽這口氣,是沖著小爺來的。

「哼,你是什麼人敢找本帝麻煩,你沒看到本帝身後的手下嗎?每一個修為都是逆天的存在,你要是敢放肆,本帝讓他們爆你菊花。」林凡一甩衣袖,霸氣側漏的說道,不過心裡卻是在想著等會到底該怎麼撤退。

如今的情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些麻煩了。

前有BOSS,後有精英小怪,這種場面,還真從未感受過啊。

神天位九重八荒合一境。

「這修為應該能打吧。」林凡看著眼前那道身影,心思不由的轉動了起來,這九重境界,說高也高,說不高也不高,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應該能對拼一波吧。

不過對方的氣息給林凡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好像很是不妙。

「就憑這些垃圾,本座翻手將其全部鎮壓。」那道人影,臉上帶著一張面具,這面具呈現紅色,只露出一雙眼睛,其他的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此刻聽到林凡所說的話,這道人影卻是不屑的說道。

那些緊追林凡而來的強者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面色一個個都變的極其的難看。

「你是什麼人?」

「竟敢說我們是垃圾,簡直就是找死。」

「哼,今日我們這麼多人在,就算你們有天大的本事,也跑不了。」

這些強者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如今被人說是垃圾,自然無法忍受。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