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徐慧所言,雖然一知半解,但這些內容卻是洛塵從未接觸過的領域。

徐慧在北風城見識過不少大人物,能知道這些也很正常。

但是很遺憾,除了知道通過吞噬吸收特殊材料的能量可以增強脈輪,強大精神力有助於感悟高等級守護圖騰獸之外。

至於吞噬何種罕見的特殊材料,如何感悟圖騰獸,徐慧卻是完全不知!

想想也正常,天賦脈輪的修鍊增強,必然更加玄妙莫測,不是誰都能了解的。不過通過這些,洛塵卻是得出了一個結論:若想走上武道極致,就必須強化修鍊脈輪!

「抱歉,我所知有限,希望能在修鍊上幫到你。你初來葯田邊陲,事情一定很多,我就不多打擾了!」徐慧很謙虛,完全沒有了曾經初見時那般的冷漠。

洛塵微微一怔,這才注意到,不知不覺外面天色已經放亮!

精氣神高度專註的過程中,時間似乎也流逝的極快。這次,洛塵沒有再失禮,雖然還有很多疑惑想要詢問,但還是客氣地將徐慧送走。

「我的脈輪又會是哪一種呢?」

黑石、白玉、藍鐵、血銀、黃金、紫晶、青銅是由低到高的七大脈輪。明知現在還用不上這些,但洛塵還是想知道自己的胸輪到底屬於哪一種屬性等級。

按照徐慧所言,等級越高的脈輪,輔助修鍊效果就越強!

雖然通過後天修鍊增強脈輪的能量效果,再體悟到強大的守護圖騰獸,低等級脈輪並不比高級脈輪弱,但任誰都還是希望自己一開始就能擁有威能更強的高等級脈輪。

狠狠甩了甩頭,洛塵按下了思緒!

暫時想不明白脈輪,但實力修鍊卻不能拉下。

徐慧在講解脈輪的同時,話里話外無不在暗暗提點他,潛在的敵人正對他虎視眈眈。

這裡山高皇帝遠,任何事情都會發生。唯有不斷提升實力,才有面對危險的本錢。

但短時間內想要再次突破是不可能了,也只有在戰鬥武技上下功夫了。

返回屋內,洛塵從懷裡取出幾頁發黃的紙張!

「三倍暴擊!」

雖然徐慧和武府眾人的反應一樣,提醒這三倍暴擊是廢武技,但洛塵卻想要研究一番。

發黃的紙張上,描繪著行功路線的圖文,但每一種圖文演示的法門,都和普通武技不同。

「不可能會是殘破的廢武技,否則那創造這武技的人,難道是沒事幹創來糊弄人?亦或者腦子抽了?」洛塵狠狠吸了口氣,穩定心神。

嗡!

真氣力量旋即震動而起,依照三倍暴擊武技的運功法門,洛塵開始了初次的試煉!

不得不說這武技法門的奇異,無論引動力量還是激發血氣運行,都和習練尋常武技不同。

蜜吻甜妻:緋聞總裁引入懷 一瞬間,洛塵便感覺胸悶氣短,頭上傳出暈眩之感!

尤其是隨著試煉程度的加深,體內的血液就像沸騰了般,渾身皮膚一片通紅!

「血氣生機?」

洛塵微微一愣,頓時明白了什麼。

正常的武技,都是依靠特殊法門,將體內積蓄的真元力量打出,形成強大的攻擊力。

但這道武技並不僅僅是調動武道力量,而是同時催動血氣生機,為激發強大力量所用。

轟隆!

一拳轟出,強大的力量威勢頓時朝著火爐旁的一堆木柴捲去。

但讓洛塵沒想到的是,威勢驚人的拳鋒力量並沒有將柴堆轟飛,反而他自己眼前一黑,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怎麼回事?」

洛塵瞪大了雙眼,氣喘如牛,一臉的不可置信。

呼!呼呼!

田穀 隨著呼吸起落,靈台漸漸恢復清明。

洛塵不敢再進行試煉,慢慢攤開發黃的紙張,再次認真體悟推演起來。

任何功法的修鍊,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急功冒進,只會得到更多失敗!

而且這還是眾人口中無法修鍊的殘缺廢武技,要是這麼簡單就被修成,那這功法也不會默默無聞了! 在精神高度集中的修鍊感悟里,根本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等洛塵放下武技推演,已經是中午時分了。

確切的說,不是洛塵主動中斷了修鍊,而是被外界的動靜驚醒。

嗷——

一聲巨大的蠻獸嘶吼傳來,頓時讓洛塵想起了還有葯田需要守護!

他順手抄起門后以前劉化仙留下的那把鐵甲弓箭,縱身沖了出去。

每一片葯田周圍,都布置有簡單的防護攻擊陣紋!

這種陣紋是武道強者依靠凝鍊力量氣息布置構建的奇異陣法,通過凝練刻畫在特殊材料上,形成陣紋。 九霄丹神 陣紋有攻擊和防禦等很多種,最大不過巴掌大小,方便攜帶,可以隨處布置。

雖然這些普通的低階陣紋效果一般,價值也不算很高,但足以起到防護和提醒作用。

一旦有外物入侵葯田,這些陣紋內隱藏的陣法便會啟動,進行自動防禦反擊!

果不其然,洛塵循聲追去,真的看到了一頭兇猛的箭豬,正眼冒綠光盯著葯田內的靈草,嘶吼連連向前拱去。

不過這種普通野獸,對洛塵目前來講,已經沒有任何威脅。

甚至連帶來的鐵甲弓箭,他都懶得拉開。

轟隆!

強大的拳鋒力量透體而出,僅僅一個照面,體型肥碩的箭豬便被轟殺當場!

直到此時,洛塵才想起自己似乎好些天都沒怎麼好好吃過東西了。

「先填飽肚子!」

第一天便有美味主動送上門,參悟推演武技遇阻的洛塵,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三下五去二卸掉兩條豬腿后,洛塵就地取材,生火烤了起來。

但不知是錯覺還是怎地,隱約中洛塵捕捉到數道飄忽不定的氣息。

確切地說,這些氣息似乎是武道修鍊者才能有的氣息!

「這裡有人?」

洛塵瞳孔驟然凝縮,目光掃視四野。

不過一番審視下來,卻又發現周圍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

但是有了這個疑慮,洛塵已經沒有心情慢慢享受美味了。

快速解決了烤熟的豬腿后,他便拿出交接的巡查記錄,仔細核對葯田內靈草老葯的狀況。

既然接受武府處罰,來這兒看管葯田,就要負起這個責任!

不過還好,依靠強大精神力,花費不到半天時間,千畝葯田的大概情況,對比巡查記錄,順利核對完畢。

剩下的,就是小心守護葯田,避免被山匪流寇偷盜,防備野獸侵襲了。

「塵哥,你可算回來了!」

但讓洛塵意外的是,就在天色剛剛擦黑,他趕回青石院落時,碰上了一個人!

「沈飛?」

洛塵微微一愣,接著欣喜笑道:「你怎麼來了?」

然而此時的沈飛一臉凝重,並沒有因為洛塵的欣喜而舒展神色。

他嘆了口氣,苦笑道:「都被罰來這裡守護葯田了,還這麼高興,真沒見過你這樣的!」

「什麼意思?」洛塵神色不由一怔。

和沈飛相處時間不短,對方這樣說,顯然是話裡有話。

果然,走進院落草屋,沈飛便又急切開口詢問道:「昨夜徐慧可是來找過你……?」

原來徐慧深夜來拜謝洛塵之事,在一些八卦好事者的議論傳播下,青山鎮已經人盡皆知!

當然,這並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現在不僅是武府中的一些修士弟子,甚至就連青山鎮諸多豪門家族,也都將目光聚焦在了武府後山藥田。

不為別的,只因為現在看管武府後山的是洛塵!

「呵呵,你是說……?」洛塵雙眼一眯,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不錯,以連家為首的劉家侯家,甚至還有武向坤家族,近日頻繁有陌生人馬出入!」

沈飛神色凝重,微微一頓接著道:「甚至幾大家族的奴才小廝,故意在暗地放出風,說後山葯田有兇猛妖獸出現,連武府劉管事的師弟劉化仙都不幸遇難……!」

「嗯?」

洛塵神色一凜,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冷厲寒光!

以劉化仙的實力都難逃妖獸血口,這明顯是在影射後山兇險,洛塵剛剛被罰看管葯田,萬一遭遇不測,也是被妖獸滅殺的。

也就是說,這幾大家族已經開始布局,要明目張胆地動手了!

洛塵知道這些人一定會找機會對自己下手,甚至連峰支持劉管事對自己實施看管後山葯田處罰時,他就猜到了內有玄機。

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快,甚至自己連葯田都沒有熟悉,他們就已經坐不住了!

「不錯,我在來後山的路上,不僅察覺到有人跟蹤,而且還迎頭碰到了和徐慧師姐一起來過的丫鬟紅兒!」沈飛直言不諱,目光暗暗掃視四周,充滿了擔憂。

「丫鬟紅兒?」

洛塵又是一怔,登時有些驚疑道:「你是說徐慧並沒有和丫鬟紅兒一起返回青山鎮?」

沈飛話裡有話,意思竟然是在說,現在青石院落四周可能就有殺手潛伏,礙於徐慧可能還在這裡而不敢動手?

「走,進屋再說!」洛塵推開鐵門:「她來感謝我為她醫好寒疾,講了一夜武道脈輪后,一大早就和紅兒一起離開了!」

「離開了?」沈飛一愣,顯然也想不通。

不過沈飛這次似乎也是有備而來,說話間又從懷裡掏出一本泛黃的古籍,和一枚丹藥!

目光所及,洛塵眉頭一皺:「這是……!」

「這是一本身法武技,凌煙步法,這丹藥你也拿著!」

沈飛也不廢話,直接塞給洛塵:「這是我爺爺傳給我的,很可惜我的悟性太差,到現在都不得入門。現在你身處險境,我也沒什麼好幫你的,就看你能否領悟了!」

「不行!」洛塵斷然拒絕。

習練別人的家傳武學,可不合適。而那武脈丹也是他送出的,又哪兒有再收回來的道理。

不過這次,沈飛臉色深沉,竟然聲稱為了送這凌煙步法和武脈丹,他幾乎和家族決裂。

也就是說,以連家為首的幾大家族,已經明裡暗裡放出要斬殺洛塵的風聲,青山鎮所有大族再親近洛塵就是和他們作對,沈飛是不顧家人攔阻,頂著巨大壓力來此。

「塵哥!」

沈飛言辭鏗鏘,手中的凌煙步法和武脈丹再次遞出,眼神中透出一種無力的剛毅。

洛塵心中悸動,他能夠看懂沈飛情緒深處的無奈。如果沒有家人安危的顧忌,他絕對會選擇和自己並肩作戰。

情誼如此,夫復何求!

這一次,洛塵沒有再推辭,收起了那本凌煙步法。

至於武脈丹,他已經有了一枚,絕對有把握開啟九極神脈。

「現在我最擔心的是洛家……」

洛塵最放不下就是家人,但不等他話說完,似乎就已經猜到什麼的沈飛,沉聲道:「他們有理由對付你,但絕沒有借口針對洛家其他人。誰要敢動洛家,就得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深深看了眼沈飛,一股沸騰的熱血在洛塵體內升騰!

看得出來,沈飛所行所言,都是由衷而為。

兄弟是什麼?

真正的兄弟不分貧富貴賤,看重的只是你這個人。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會第一時間出現。他不一定能幫到你,但他一定會出現!

「從今以後,你沈飛族人就是我的家人!」洛塵微微一笑,聲音淡然。

沒有太多的壯志豪情,更沒有華麗的語調修辭。

但這簡單的一句話,卻比任何聲音都要激烈響亮!

從此以後,沈飛一族的安危和洛塵的命運息息相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是一種無聲的承諾,一種對兄弟大義的回贈。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