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玉,雙兒兩個小丫頭,卻是與眾女都頗有交情,就算在場的幾個女子,都是離恨天中最出類拔萃的天驕,彼此間有著一股相較的勁兒。但在面對兩個小丫頭的時候,都會露出笑臉。

「死胖子,你這麼猥瑣,竟然能夠偷走化龍池?」

雙兒一雙美眸當中精光閃爍,就差點冒出一片星星,很顯然卻是對那所謂的至寶化龍池興趣不小。

「嘿嘿,天材地寶,有德者居之!」

一道強橫的氣息傳來,一道白色身影來到近前,卻是一個身形高大的少年。身材健碩,較之李天尚要高出半個頭,一身白色戰甲,上面一條條銀色紋路,帶著大道氣息,如同銀色光焰一般引燃虛空。

「白虎一族虎烈,見過幾位!」

一個如同鐵塔一般的男子,帶著一種狂傲之氣。面容剛毅,一頭黑色長發飄散在背後,額間一串拇指粗細的金環,墜著兩邊鬢髮。

目中精光閃爍,微微打量著眼前的幾人,帶著一種熾烈的戰意,特別是偶然望見金蟾身上,那一小件以白虎皮製成的皮袍。

身上衣著華麗而精緻,戰甲乃是以神絲織成,帶著一種浩瀚波動,恍然間有萬道金光燦爛。那一道道銀色光焰瞬間轉為金色,如同一道道金色虎紋。

「白虎一族?」

眼中露出些許異樣之色,李天卻是望向來人,頗有些意外。白虎一族說起來卻是強盛,乃是離恨天西土億萬里佛國當中,為數不多的皇族。

傳言白虎一族乃是西土的土生種族,曾在太古諸天時代,呼嘯九天十地,其先祖曾與諸天之主大戰,能與太古龍族爭鋒,可謂強勢無比。

西方主金,白虎一族最是凶戾,其殘暴兇狠還在天狼一族之上。身具庚金神通,鋒銳絕巔,成年白虎張口一嘯,萬道劍氣衝天。便是天上日月星辰,也會被其斬落下來。

很顯然,眾人原本都是為了這阿布陀寺當中龍樹菩提而來,此時卻是聞得小胖子身上藏有至寶化龍池,都有了出手的衝動。

重生之美麗新人生 「年輕人,別急著動手!」

正在這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一直沉默注視的申西豹卻是開口,眼中閃過些許精光,令得眾人震動。卻是才第一次發現這阿布陀寺門口兩個中年道人一身氣息晦澀,難以看穿。

「是他!」

顯然,衰神申公的名號,近些時日來已然傳遍了這降龍遺迹,這些人作為離恨天萬族最傑出的的後輩傳人,自然已然知曉。

但聞名不如見面,雖然有所耳聞,但直到此時眾人才明白眼前這二人的強大,感受到那一種強者的晦澀氣息,或許可稱為深不可測。

若是在離恨天當中,恐怕眼前這二人便足以滅掉一些稍弱的種族。令得眾人忌憚不已,很顯然,便是受制於這方小天地當中規則壓制,申西豹與徐秋官二人也絕對比眾人強出不止一線。

不過也僅此而已,眼下來到此處的眾人,哪一個不是離恨天萬族年輕一輩的種子強者?身上都帶著各種秘寶,其中不乏仙器,若是動手,也不見得怕了二人。

「前輩有何指教?」

神色微變,虎烈卻是帶著一種淡淡笑意,對著申西豹開口問道。

「年輕人就是急躁,這阿布陀寺不同他處,當中布滿了一種強大禁制,你等若是想要進去,恐怕還需要藉助這個小道士。」

微微搖了搖頭,申西豹卻是嘆息了一聲…… 眼鏡就是手快的想去搶過肉,還沒碰到,就直接被您老一腳踢昏過去了。

他哪是不想說話,分明就是開不了口。

路瑾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吃飽喝足后,就親自把桌子搬回到了他們兩面前,留下一句「別說我苛待傷員,看看,我親自給你們送吃的來了。」氣得閆沉雙眼充血。

路瑾他們一連在這過了兩日,日子轉眼就到最後一天了。

如果不是被人拷上鐵拷,從屋子裡帶出來,她都真的恍惚以為,自己是來這度假的。

鳳弈這兩天基本都不說話,只是一個人獃獃的望著某個地方發獃,存在感低的讓路瑾差點忘了他。

不過他的待遇還挺好的,閆沉和眼鏡男滿身是傷,都是被人粗暴的拖出去的,他倒好,直接有人用擔架抬著他。

她都覺得,這些天能頓頓大魚大肉的吃著,都是託了他的福氣。

四個人被帶到了樹下的空地上,二十多個身穿迷彩服,武裝整齊的男人,並列昂首挺胸的站著。

個個挺拔筆直,一身浩然正氣,路瑾這個時候更相信,他們就是國家的兵。

突然想到他們四個人的身份,怎麼都有種上刑場的感覺。

自古邪不勝正,對方人多勢眾,他們這邊的氣勢就顯得略慫。

三個傷員外加一個可愛的妹子,這個組合,怎麼都覺得詭異。

丟了變態界的臉。

路瑾在腦子裡想著,人已經被帶到一棵古樹下。

那二十多個人,一半在警戒,另一半——在拿槍指著他們。

眼看著其中一個人在樹上摸索了一會,腳下就產生了震動聲,黑漆漆的底下入口,在樹下顯露出來。

路瑾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統子,能劇透嗎?」

【不能。】

「一下下……」

【做夢!】

「……」

……鹹魚翻身還是鹹魚,有什麼好拽的,哼!

這應該是個地下基地,路瑾身帶系統,就算是它不提醒,也能感覺到這一路布滿監控,可以說,從進入地下的那一刻,就被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監控著。

在荒島上建立這麼大一個基地,這是要搞大事情啊!

不過抓他們這些小蝦米做什麼?難不成要做人體實驗?

路瑾心裡惡趣味的想著……

十分鐘后——

我抽你,讓你烏鴉嘴,讓你烏鴉嘴!

「博士,人帶來了。」剛才打開機關的人說。

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精瘦老頭走過來,年紀大概五六十歲,一雙眼睛陰森銳利,在路瑾身後的三個人身上一掃,寒聲說:「這三個人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了,要完好無損的嗎?」

他的眼神,不是在看人,就像是再看一件貨物。

路瑾覺得,一個合格的變態,就是要做到這種。

披著人皮,打著正義的旗號,享受著國家的錢,干著畜生不如的事。

這一刻,她才覺得,路漫漫其修遠兮,她一點都不合格。

相比光明正大拿刀砍人的,披著人皮干著畜生事的,才是真正的可怕。

「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死在這種鬼地方,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閆沉依舊溫和的笑著自嘲。 ?「前輩有何指教?」

阿布陀寺門前,聞得申西豹開口,感受到衰神與福神二人身上那一種晦澀氣息,虎烈卻是面色一變。●⌒眼中閃過些許忌憚之色,但卻不卑不亢對著二人施了一禮,開口詢問。

「年輕人,就是這麼急躁。」

微微一笑,申公面上卻是露出一種高深莫測的神色,望向眾人,而後道:「這阿布陀寺與其他地方不同,四周密布著極為強大的禁制,縱使有仙器護體,我恐怕你等也難以進入其中。」

「哦?」

聞得這話,虎烈面上卻是露出些許不屑之色,眼中更是露出鄙夷。

「呵呵!」

感受到虎烈眼中的鄙夷,申西豹卻也不動氣,只是輕聲一笑,而後一道強大氣勢破體而出,帶著一種令人悚然的氣息。

轟!

一道黑色雷光,帶著一種異樣的力量,近似詛咒。所過之處,虛空破碎,竟然似乎能夠腐蝕天地萬物,絕對不輸仙器的力量。

吼!

一聲怒吼,虎烈似乎沒想到對方出手這般隨意,卻是又驚又怒,一道道金色神紋在其體表浮現而出。身形已然化作一道白色殘影飛退而去,瞬息間退出十數丈外。

嗤啦!

一陣令人感到刺耳的聲響傳出,那一道黑色的電光如同蜈蚣一般蜿蜒而出,卻並未攻向虎烈,而是轉向了那阿布陀寺。一道道混沌霧氣瀰漫,虛空破碎,令得人心神震動。

嗡!

就在黑色電光將要擊穿阿布陀寺周圍,那一層薄薄的金色光幕之時,一陣宏大的金光炸響。隱約間有一株億萬丈高下的巨大樹木顯化,撐天立地,帶著一種無上莊嚴氣息,有諸天異象環繞其間。

一道道大道符文化為諸天神祗,經文渺渺,一尊尊佛陀顯化,似乎在誦念著前世今生的真言。一朵朵金蓮綻放,放出一種莫名浩大氣息,將那金色光幕連成一片。

哧哧!

一聲聲輕響,那黑色電光鋒銳到了極點,任由那金色光幕厚重無比亦是刺穿了進去。令得眾人色變,分明感受到那阿布陀寺守護禁制的威能不下仙器。

如此說來便是眾人有仙器在手,也不見得能夠在衰神手中走過一個來回,畢竟實力相差巨大,令得眾人心生忌憚。

啵!

正在這時候,異變突起,只見那黑色電光在突入那金色光幕之後,竟然有一朵朵金花飄落,出現在黑色電光近前。

一種無比祥和的氣息從那缺口當中傳遞而出,帶著一種至高無上的威嚴氣息,眾人似乎聽到了太古的佛陀在講經說法一般,而後那金花飄落,竟然將那黑色雷光吸入其中。

一陣令人酸倒牙的聲響從那縫隙當中傳出,眾人隻眼睜睜的望見那黑色雷光寸寸斷裂,混沌氣息瀰漫,似乎竟然被那金花啃噬了一般。

隱約間有一種魔性的力量從那阿布陀寺當中傳了出來,似乎竟然欲要衝破那金色光幕,撲向眾人一般。

咕咚!

見得此景,眾人卻是不覺吞了一口口水,只覺得後背一陣透心涼,一種如芒在背的驚悸之感。

「嘿嘿!」

見得此景,申西豹卻是一聲輕笑,而後搖了搖頭,開口道:「爾等以為為何我等確定了這阿布陀寺當中有著佛門龍樹菩提,但卻不進去奪取,沒有佛門至寶傍身,便是入得其中,想要有所行動也是難上加難。最大的可能是被這佛門煉魔大陣,煉作虛無。」

「哈哈,佛門至寶而已。」

一聲輕笑從一旁的山林當中傳出,便見得一道金光閃耀,一道人影包裹在一道金光當中,快速的掠過天際,朝向那阿布陀寺當中撞了進去。

隱約間,眾人卻是見得一把降魔杵的虛影閃耀,一朵金色蓮花標記,在那降魔杵的杵身上浮現。很顯然那是一件佛門異寶,透著古樸厚重氣息,不弱仙器,更有可能超越仙器。

「咦?一件破碎的佛寶!」

申西豹眼中露出些許異色,卻是望向了那道劃過低空的虛影,一雙法眼當中精光閃爍,卻是將那金光當中人影看了個清楚。

「可惜了……」

微微嘆息一聲,申西豹卻是搖了搖頭,眼中露出嘆息之色。

啵!

果然,隨著申西豹的嘆息之聲,那道身影輕易的穿過了阿布陀寺的大陣禁制,但卻在一片璀璨金光當中煙消雲散。

一切只發生在頃刻之間,但眾人卻真切的聽到了,從那大門內傳來的凄厲慘叫,以及仙器破裂時那種細密的脆響。

嘶!

見得此景,眾人卻是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便是之前曾有過打著相同主意的人,皆是面色大變。那降魔杵品質絕對超過仙器,若是完好威能不可想象,但竟然在那光幕之後的大陣當中,連一刻鐘都沒有撐過。

卻不知道究竟要何種器物才算是佛門至寶?難不成真的只有化龍池這等混沌至寶?

刷!

眾人的眼光卻是齊刷刷的望向了場中,那一道微胖的身影,眼中露出些許複雜神色。很顯然,這胖子本身就有著不俗的實力,況且一旁還有李天,和衰神福神等人。眾人若是出手強行奪取,恐怕難以到手。

並且那衰神福神修為深不可測,足以比肩諸多皇族當中隱世不出的老不死,眾人便是聯手也不見得能夠討得好去。

「各位,我等聯手奪取化龍池,然後合力進入阿布陀寺,奪取龍樹菩提。」

虎烈見此,眼中精光閃爍,忽而面色微變,對著眾人開口道。

「你……」

聞得這話,小胖子龍皇卻是面色一變,旋即卻是對著眾人開口道:「誰幫我收拾了這頭大貓,我就帶誰一起進入阿布陀寺。」

文娛不朽 「好主意,早看他不順眼了!」

一道金光閃爍,一頭金翅大鵬從天而降落在近前,帶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化作一道人影。卻是在天海城中,曾與李天有過數面之緣的鵬族天才金羽。

眼中帶著些許輕蔑之色,望了一眼不遠處的虎烈,而後走上前來與李天等人見禮。

「天海城一別,多日未見,李兄修為卻是越發精深,深不可測。」

微微一笑,金羽卻是細細打量起李天等人,眼中精光閃爍,帶著一種強大的自信。很顯然,在遺迹當中數月,金羽卻是得了不少好處,一身修為突飛猛進。

肉身之外,竟然會有這淡淡的金光流轉,如同一道金色神祗一般,寶相莊嚴。

「大鵬金翅雕!」

眼中露出些許異色,申公二人卻是不覺的轉頭,多看了一眼近旁的金羽,似乎想起了什麼。

「鵬族金羽,見過二位前輩。」

神色不卑不亢,金羽卻是對著申西豹二人致意,身為西土一大皇族的傑出天才,金羽豈會不知曉禍福相依的名聲?

「好,好,有大鵬明王的氣勢!」

微微一笑申公卻是點了點頭,而後轉頭望向不遠處的樹林,不再言語。

「金羽,是你!」

見得來人,虎烈卻是面色微變,旋即卻是想起了什麼,神色幾番變幻。

「自然是我,難不成還會有他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