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販子麻利地糾正說。

「主人?你的主人是誰?」

趙淑傑越聽越來勁兒。

「哈哈,看來貴客真是對此地毫不了解,想必你也是初來罷了。」

小販子先淡談一番,之後告訴他:

「在蘿蔔鎮附近有一位聞名已久的溝主,叫做『溝上人』!他就是我們的主人!」

「這麼古怪的名字!」

「哎,貴客可不要小瞧我們主人的名字,他的家業可是大得不得了!他本人沒有別的本事,卻種得一眼望不到頭的花心大蘿蔔。就在離鎮上不遠的花心蘿蔔溝中!」

「真是奇葩!種蘿蔔都可以發家!」

「貴客此言又差矣,溝上人發家不是靠的蘿蔔,卻靠的他本身的桃花運!他不止娶得一房老婆,可謂走了桃花大運!他對外宣揚自己之所以娶得許多房老婆便是由於吃了花心大蘿蔔。他後來漸漸地被方圓不知多少里的漢子們羨慕,自己的蘿蔔溝才慢慢火起來!貴客看樣子沒吃過花心大蘿蔔,也定是仍在獨守空房,天天雲里夢裡解心歡呢。所以如是說!」

小販子什麼都不管不顧,只是嘴巴麻利地叨叨著。

「閉上你的臭嘴!爛嘴!當心讓你褲襠里的小蘿蔔碎了,這輩子都走不成桃花運!」

一旁的腐草穀人嚴聲警告道。

不料趙淑傑本人並沒有生氣。極力揚起手臂向身後,阻止腐草穀人,接著還彷彿霎時間大快了起來,寬臉龐上浮現喜悅,努力對小販子陪笑著說:

「下人不懂事,言語衝撞了商家,我替謝罪!」

小販子更是放懷大笑,卻笑而不語。

「這小販子瞅上去似乎有些來歷,但那都不要緊,本王並無怕他。只是剛才他的一番話點亮了本王腦海中一個大商機!」

趙淑傑久久陪笑著小販子內心暢想,

「剛才他講溝上人藉助自身的桃花大運四處宣揚而將花心大蘿蔔熱炒,炒火,炒得銷路極廣,廣得一塌糊塗,而大發了家財!那麼,本王為何不可呢?雖不深知溝上人究竟娶得幾房老婆,但他如何比得過本王?本王可是擁有上千佳麗在握!倘若本王也種得花心大蘿蔔,並以同樣的方式向陣王城外四處宣揚,蘿蔔豈不賣得更火?」

趙淑傑很快欣然大笑起來,笑聲笑惑了自己的隨從們,笑聲大過了身前的瘦個子小販!

「不對!」

當笑到眼前發光的時候,趙淑傑心頭又是一震,接著面情冷靜下去,腦海中閃現更高計謀,暗暗地對自己說:

「本王此次是來幹什麼的?不就是來劫的嗎?眼下此地深秋大收之季,想必花心蘿蔔溝中蘿蔔剛好長成!本王將其多多劫走,難道不比本王回城種蘿蔔來得快,賣得快,發得快?」

「哈哈……哈哈……」

隨之一瞬,趙淑傑剛才冷靜下去的表情再次大喜開,仰頭狂笑,瘋笑,笑得瘦個子小販子摸不著頭腦了,竟會有些毛骨悚然!

「貴客,這,這是怎麼了?」

輪到小販子驚奇的時候,其反過來詢問趙淑傑。

「啊,哈哈!哈哈,啊!啊沒事,無礙!」

趙淑傑因自己突然找到了絕好的發財機會而激動,說話斷斷續續,反反覆復著,過了好一會兒語氣才平緩下來,十分謙虛地問:

「恩人可否告訴在下您口中的『花心蘿蔔溝』位於何處?」

「恩人?」

小販子更不懂了,迷惑之下大口朝街上吆喝幾聲:

「蘿蔔嘞!花心大蘿蔔嘞!又粗又長的白嫩大蘿蔔嘞……」

滿街的小販子們幾乎同時吆喝聲起。

之後,瘦個子小販子才轉回面孔對趙淑傑講:

「貴客怎麼不早些開口呢?剛才從這裡買走最大蘿蔔的那個公子相人就是我家少爺,花心蘿蔔溝的少主!您追隨著他的腳步自然能找到花心蘿蔔溝。只可惜,估計此刻其人早已遠得不見蹤影!」

趙淑傑一聽,回想最初時候的那幕,恍然大悟,於是急忙撒腿不顧一切地帶領腐草穀人和兩個隨從衝進人群緊追。(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ps:讀者大大:抱歉,今天更文晚了,明天再多更吧~~~

沒用多長時間,四個人就衝出了蘿蔔鎮街上的人群,也衝過了街尾。後來很快,他們都現身在了蘿蔔鎮外,空闊的大道中。

向前方遠望,茫茫一片。

「陣王,這一道出鎮,咱們還沒見到岔路,料想那個公子相人也是一直跑去的!」

腐草穀人腦瓜兒轉轉說。

趙淑傑放重眼睛沉沉地扭動脖子向前方仔細瞅過半周,見除了滿野灰綠又黑綠色的白菜田外,便也僅剩此條大道,於是破口而出一個字:

「追!」

四個人隨之繼續快趕上前。

一邊追著,他們還不住地朝原野尋望,見到的卻都是平坦田地。

「你們說瘦個子小販子講的那個『花心蘿蔔溝』會真是一條溝嗎?本王為何總也不見有溝呢?」

趙淑傑一邊氣喘吁吁地跑,向手下們問。

「屬下也沒見什麼溝!」

「他說在蘿蔔鎮附近,應該離這裡不遠了!」

兩個隨從穀人回應。

「溝不溝不一定,關鍵是到現在都沒看到一棵蘿蔔呢!所以,想必也還未到地方!」腐草穀人講。

「蘿蔔鎮的附近可是包括四面八方,或許那公子相人沿此路而去並非回家,卻另有它因!那樣的話,咱們豈不是白追了?」

趙淑傑大步跑動著說,

「萬一是上面的情況,那麼一個孩子大白天跑哪裡不行?找花心蘿蔔溝可就費勁了。」

說著,趙淑傑有些泄氣。

「陣王,假如咱們真的找到花心蘿蔔溝了,馬上就要劫嗎?」

腐草穀人有所顧慮地問。

「蘿蔔溝中長著那麼多值錢的大蘿蔔,不劫不傻嗎?」

趙淑傑隨口回答。

「可是要劫多少呢?屬下也懂得自然劫得更多才好,只是據說陣王您的海量錢袋子可是被逍遙盜士偷去了的!咱們劫多了往哪裡裝?如何帶回去?」

腐草穀人追在趙淑傑右旁問。

「啪!」

立刻。趙淑傑掄臂給了他後腦勺兒一撇子,一邊罵道:

「操心這麼早!凈說喪氣話!本王能劫難道不能想辦法拿?」

而等他們跑得累了,漸漸都把腳步子放慢了,後來就乾脆不跑改走了,趙淑傑開始抱怨:

「狗屎!那個小販子會不會在耍本王?」

他胸中鬱悶不平,嘴裡吐著粗氣,像是隨時要發火。

兩個隨從穀人又朝左右瞧了瞧,爭著插嘴:

「看那人的樣子,聽那人的語氣,不像假的。起碼花心蘿蔔溝應該確有存在!不然。鎮上那麼多蘿蔔,又不是來自這滿眼的白菜地,出於何處呢?」

「屬下細細回想過了,想到一個疑點!你們說瘦個子麻利小販子講公子相人就是他家少爺,花心蘿蔔溝的少主,而小販子們都是給溝主幫工賣蘿蔔的,那麼少主公子相人為啥還花銀子去鎮上買蘿蔔?他幹嗎不直接從自家溝里拔蘿蔔?」

後者提出的疑點忽地讓趙淑傑和腐草穀人都止步愣住了。

「好,講得好!」

過了會兒,趙淑傑剛才突然停下的腳步猛轉。整個人面向後者隨從連聲誇讚,隨之卻冷不丁地照其腦袋上劈了一巴掌,同時同樣罵叫:

「知道自己聰明,怎麼不早講?」

「或許是。肯定是,瘦個子麻利小販子不是解釋了嘛,他的那個蘿蔔又粗又長!我剛才從鎮上走過的時候也大概比較過了,他那個應該算整個蘿蔔鎮中最大的蘿蔔了!那可能才是公子相人去往鎮上買蘿蔔的原因!」

前者隨從感覺自己也有思想。脫口而講。

趙淑傑聽了闊步趕去,揚起大手掌又要朝他臉上拍落,一邊怒氣沖沖地更罵:

「蘿蔔再大。不也出自他家溝里嗎?他喜歡大的為何不在拔出蘿蔔去鎮上賣前挑選下,還專跑一趟鎮中呢?」

「陣王止怒,您看那是啥?」

前者隨從感受到了趙淑傑沒好氣,看其手掌即將落到自己臉上時他眼睛前方大亮,接著如驚似狂地朝一側迅速躲跳身子,一邊很快揚起長臂力指而道。

趙淑傑緩緩轉身,面部表情漸漸由怒變奇,還由奇變了喜,因為他猛然看到那個隨從長臂指出的自己此刻腳下大道的遠方向南分岔,岔出一條看不確切寬窄的小路,而小路往南延伸一些距離的地方顯現著一棵大樹,很粗大的樹。貌像,隱約,樹下靠著樹身坐在地上一個衣著有些講究的彷彿男孩子!

定睛下去,抻長脖子認真分辨好一會兒,趙淑傑才倏地樂上眉梢,之後放聲大呼:

「那,那不是公子相人嗎?」

腐草穀人趕緊細看,看完了點頭,隨之緊跟陣王的快步子著急前進。

等從寬闊大道轉入了不窄小路,又離那棵大樹越來越近了的時候,趙淑傑黑亮有神的眼睛漸漸認出了大樹是柳樹,柳樹穿著性感的葉子衣服,因為絕大部分柳葉都抗不住秋寒,脫落到了地上。他還認出樹下一旁露著一口古井,井上站著陳舊的一台灰黑色轆轤!而靠坐在大柳樹下的那個已經無疑,就是蘿蔔鎮街上從瘦個子麻利小販子手中買走花心大蘿蔔的人。

當終於到達大柳樹跟前了,趙淑傑等人停止跑動,雖累卻興奮著。但這時順著腳下再向前方瞅一瞅,他們竟都有點兒詫異地發現大柳樹所在的位置,已經是他們身在的這條小路的盡頭!

接下去,再認真看公子相人,趙淑傑發現他此刻正雙手捧著被洗得乾乾淨淨了的白嫩大蘿蔔一口一口使勁兒啃著,啃完津津有味地嚼著。眼下,其人已經大約吃下整個蘿蔔的三分之一了。

「小弟可悠著點兒,當心吃貪了爛肚子!」

趙淑傑打亂公子相人投入的樣子,調趣道。

「不要緊,花爺我每天吃一個!」

瞧上去十七八歲的他朗朗答一句,繼續投入地啃。

「哥哥我是外來人,對此地不熟悉,可否麻煩小弟告知花心蘿蔔溝在哪裡?」

趙淑傑認為眼前的孩子不大,想必頭腦也簡單,直來直去問著更好。

「你從鎮上來的嗎?這裡哪有蘿蔔地?原路返回去吧!」

不料,公子相人似乎也拿趙淑傑當不大的孩子,十分香甜地咽下一口蘿蔔后同樣直來直去地告訴他。(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原路返回去?你想累死本王不成?」

趙淑傑怒氣胸生。

「王?」

公子相人疑惑一句,之後揚眉朗朗笑語:

「花爺自小到大未曾聞過王是何物。王又如何,不還是要卑躬向花爺問路?」

趙淑傑等人即刻握緊拳頭,憤憤欲動。

「既是遠道而來,來則尋溝,料想你們也非善徒。花心蘿蔔溝你們會找到的,但一定不是從花爺口中。四位快快退回『風情道』,花爺這裡無可奉告!」

公子相人朗朗說完,繼續「咯嘣咯嘣」嚼蘿蔔。

「風情道?你小子指的是那一條?」

趙淑傑扭身出臂指住他們一路走來時所踩的東西延伸大道問。

可是公子相人不再抬頭,隻眼睛對準蘿蔔,嘴巴盡情地啃著,嚼著。

「陣王,他不說,可以打罰!」

腐草穀人看不下去了,出口。

趙淑傑揮臂做出阻止手勢,慢慢蹲下身去,寬臉龐上抹著笑意對公子相人柔聲講:

「聽傳,小弟可是花心蘿蔔溝的少主!那,你又如何不知家在何處?」

一邊問著,趙淑傑將大手伸到公子相人臉側,輕拍一拍。

但公子相人一個字都不說了,只用心吃蘿蔔。

「走!」

頓時,趙淑傑大怒,卻沒怎麼樣公子相人,而在自己猛然起身的同時對手下們下達命令。

隨之,腐草穀人和另外兩個隨從穀人跟陣王一樣感到掃興,轉身大步向北,一會兒就踏上了東西走向的那條公子相人所謂風情道。

停在岔道口位置,腐草穀人迷茫地問:

「陣王,咱們繼續向東尋找嗎?」

趙淑傑就地轉動身子多半圈,最後停住又瞧瞧不遠處大柳樹下依然津津有味啃蘿蔔的公子相人,答道:

「回返!」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