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時,門口忽然傳來一陣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哪個不眨眼的混蛋,竟敢在洪家頭上動土?」

隨著一道渾厚的怒罵聲傳來,一群穿戴齊整的黑衣壯漢從外面沖了進來。

這群人中,為首的那個年輕男子,身穿一身黑色西服,留著極短的的寸頭,一眼望去,煞氣衝天!

「他是洪家的大少爺,洪天霸!」

人群中,已有人認出了洪天霸。

洪天霸!

洪家大少爺!

不僅年紀輕輕就有一身好修為,而且做事殘暴無理,是洛水一帶最有名的紈絝。

沒想到,他這麼快就來了。

看來,剛剛那小子鐵定完蛋了。

洪天霸的出現,頓時讓局勢再度反轉。

除了李思璇,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楊漠會死得很慘。

「哥,你終於來了,快幫我報仇!」

洪天寶從地上艱難地爬起來,雙眼仇恨地盯著楊漠。

「是你乾的?」洪天霸沖著楊漠怒目而視,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全身瀰漫著濃濃的煞氣。

「沒錯,是我乾的,你有意見?」楊漠毫不避諱洪天霸的目光,反而迎著他的目光對視過去,輕描淡寫地笑了笑。

這個洪天霸雖然比洪天寶要厲害一些,但終究也是一個修武練氣境圓滿的廢物,根本不可能是楊漠的對手。

「給我廢了這小子!」洪天霸眼睛一眯,低沉地嘶吼道。

頓時,他身後的四個修武者,就朝楊漠沖了過來,將楊漠圍在了中央。

這些人一個個凶神惡煞,握著長刀、短棍,身體更是猶如鐵塔一般。

他們訓練有素,幾乎在同一時間大吼一聲,揮動手裡的武器,向楊漠出手。

聲音響徹整個大廳。

在場的人,不約而同地嚇得渾身一顫,連忙向四周散開,避免捲入楊漠與洪家的鬥爭。

張馨月卻站在那裡,動也不動,一雙仇恨地眼光,死死地盯著楊漠,心裡生出惡毒的快感,彷彿已經看見楊漠滿身是血地倒在地上,任憑她折磨的樣子。

突然。

楊漠從原地暴起,一拳砸向了沖在最前面的那個人。

嘭!

那個人就像腳下安裝了彈簧,瞬間從地上彈起,狠狠地砸在了牆上。

接著,楊漠反身一腳,將身後的黑衣人,連人帶武器直接踹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後面的黑衣人全都傻眼了,一個個紛紛往後退。

「不得不說,你們弱爆了!」楊漠眉毛一挑,朝洪天霸勾手道,「一起上吧,省得麻煩!」

「上,廢了這小雜種。」

洪天霸一聲令下,剩下的黑衣人齊刷刷地撲了上來。

他們各自揮舞著手裡的長刀,向楊漠砍去。

「小心!」李思璇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然而,楊漠依然面不改色,臉上全是不屑的笑容。

「這才有點意思。」

楊漠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再一次從原地暴起,直接一記劈腿,向這些人掃了過去。

砰、砰、砰!

楊漠鬼魅般的腳法,蘊含著驚人的力量,根本防不勝防。

這些黑衣人就像保齡球,一個個被楊漠掃了出去,眨眼間,地上就躺了一排。

他們蜷縮在地上,嘴裡發出痛苦不堪的呻吟聲,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戰鬥力。

嘶!

全場一片死寂!

大廳內的所有人,包括李思璇、張馨月、洪天霸、洪天寶,無一例外地被眼前這一幕震撼到了。

之前,沒人料到楊漠會這麼強悍。

幾秒鐘的時間。

就以一人之力,幹掉了洪天霸帶來的所有人。

這種驚人的速度,根本不是修武練氣境的修武者擁有的。

而且,楊漠還有令人發顫的力量。

「萬馬之力,這還是人嗎?」洪天寶早已嚇軟了,心裡開始後悔起來。

「你現在還有沒有意見?」

楊漠拍了拍手,往洪天霸的面前一坐。

洪天霸還處在楊漠帶來的震撼中,現在才慢慢緩過神來。

「小子,你別以為收拾了我幾個不中用的廢物手下,就能在老子面前得意了。你,只是修武練氣境後期,而老子的境界比你高,是修武練氣境圓滿。我要你死,你仍然得死。」

洪天霸臉色陰沉如水,猛然大吼一聲,將體內的靈氣釋放出來,想要給楊漠巨大的壓力。

只可惜,楊漠坐在那裡,毫無所動,根本鳥都不鳥洪天霸。

而這時,一個冷酷的年輕人,帶著殺氣走了過來。

「誰敢對楊少不敬,我就殺了他!」

楚桓走到楊漠身邊,無比恭敬地鞠了一躬,

「楊少,請你將他交給我,讓我為你代勞吧!」 「你算老幾,竟敢多管老子閑事,信不信洪家一怒之下,滅了你滿門。」

洪天霸剛才被楊漠當眾打臉,已是奇恥大辱,如今不知從哪裡跑來一個小子,竟然揚言替楊漠殺他,這更讓洪天霸怒火中燒。

「滅我滿門?呵呵,洪家真是厲害,竟然要滅我丹門!」

楚桓緩緩地抬起頭,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著洪天霸。

「你……你是丹門楚桓?」

洪天霸渾身一顫,心底不禁升起濃濃的恐懼。

從楚桓來到這裡的一刻,洪天霸就覺得這個人的氣息無比熟悉,只是,並沒有往丹門去想。

要知道,楚桓不僅實力超群,絕對是恐怖的存在,而且丹門控制了丹藥,即便是洪門這樣的一方巨頭,也不得不有求於他。

然而,楚桓又怎麼會和這樣一個廢物小子在一起。

何況,又怎麼可能如同跟班一般,表現得十分謙卑和恭敬。

而楚桓的驕傲,整個修武界誰人不知,沒有一個勢力、一個老怪物能夠收服他。

洪天霸實在想不出,楊漠是用什麼辦法收服驕傲的楚桓。

可,當楚桓來到洪天霸跟前,洪天霸終於看清。

正是丹門楚桓!

「是!」

楚桓只有一個字,已嚇得洪天霸冷汗直冒,瑟瑟發抖。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公子的身份,我向你道歉。」

洪天霸趕緊道歉,他真怕楚桓一言不合就出手殺了他,而且殺了他是小,萬一得罪了丹門,洪家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你得罪的不是我,而是楊少!」

楚桓冷冷地看了看洪天霸,轉頭向楊漠問道,「楊少,這個人如何處置?」

「一群小魚小蝦,沒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叫他們道完歉,就讓他們滾。」

楊漠擺了擺手,他實在沒興趣跟洪家這些人計較。

「好!」

楚桓又將目光投向洪天霸,冷冰冰地喝道:「跪下,向楊少道歉。」

「這……」

楚桓居然要他向楊漠下跪,洪天霸神色無比難看,不禁有些猶豫。

然而。

還猶豫不到一秒,楚桓突然出手,一拳轟在了洪天霸的膝蓋上。

「啊!」

洪天霸痛苦地大叫一聲,單膝跪在了地上。

「啊!」

楚桓又是一拳,打在了洪天霸的另一隻腳的膝蓋上。

洪天霸再次發出一聲痛苦的吼叫,另一隻腳也跪了下去。

接著,楚桓冰冷的目光又投向洪天寶、張馨月等人。

洪天寶與張馨月嚇得渾身發抖,不等楚桓出手,他們全都跪在了地上。

而且,唯恐楚桓不滿意,兩人幾乎是匍匐在地,真正的五體投地。

「道歉!」

楚桓只有兩個字。

「對……對不起,都是我們的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楊少,請楊少原諒。」

洪天霸聲音發抖,早沒了剛才的囂張的霸道。

「以後別讓我再看見你,否則,我會讓楚桓去你們洪家走一趟。」

楊漠說完,無趣地擺了擺手:「滾!」

洪天霸等人連忙從地上爬起,快速地衝出了大廳,生怕楊漠反悔。

洪天霸一干人離開后,慈善晚會繼續。

剛才的插曲,沒有影響晚會的進程,因為接下來的拍賣會才是重頭戲。

首先拍賣的是一些普通的字畫或者首飾,根本引不起眾人的興趣,所以出價並不高,基本上就在起拍價左右成交。

楊漠坐在那裡,也是感覺無趣,準備起身去一下衛生間。

但,就在這時,楊漠忽然感覺一絲微弱的靈氣波動,從台上傳來。

「接下來,拍賣的是一把古樸的斷劍!」

楊漠一眼望去,這把斷劍不僅劍上有一個缺口,劍身還銹氣斑斑,看不出任何價值。

所以,這柄劍的出現,並沒有提起眾人的興趣。

楊漠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重新起身。

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忽然傳進了楊漠的耳朵里。

「年輕人,買下我!」

楊漠眉頭一皺,正要開口,只聽那個聲音又道:「別擔心,我只是這把劍的器靈,對你沒有敵意。我之所以能夠主動與你溝通,是因為你修鍊了一種神奇的功法。」

楊漠點點頭,劍靈說的沒錯,他修鍊的《靈訣》,倒是可以與劍靈溝通。

只是,要想擁有劍靈,必須要神器才可以。

但,這把劍怎麼看,都不像是神器。

「哎!那是因為我身受重傷,體內的靈氣不足以前的一億分之一,所以你才感受不到我的強大。等我恢復所有功力,你就會見識到真正的神器,究竟有多厲害。」劍靈嘆了一口氣,無比遺憾地說道。

楊漠沉吟片刻,點頭道:「好吧,我試試看,但,並不一定能夠拍下來。」

就在楊漠與劍靈對話時,拍賣會裡已經有人出價了。

「一百萬一次,有沒有人出更高的價?」

「一百萬兩次,誰能出更高的價格?」

「若是沒人出價超過這位先生的一百萬,那這把古樸的劍就是這位先生的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