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那兩個去拿飯菜的傭人進來了,溫栩栩看到,趕緊暫時把這些疑問壓下,然後又問了一個她想知道的問題。

「那跟我一起被抓來的那個女孩呢?她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我只記得你們被帶回來后,你送到了這裏,然後那個女孩她……」

「她怎麼了?」

「她被裝在麻袋裏,扔到船上去了。」

女傭最後哭喪著一張臉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溫栩栩頓時心底一沉。

裝麻袋,扔船上?

那是被弄去哪了?那可是霍司星,他們霍家唯一的大小姐,也是從小就傲到大的天之驕女,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溫栩栩要瘋了,她幾乎是拔腿就沖了出去:「去把那女人給我叫來,我要見她!我要見她!!」 第二天早上,李曼曼沒有回到集體宿舍,反而依舊是待在店裏。沒辦法,白天客人那麼多,林晴一個人忙不過來呀。

至於節目那邊說的今天會有舞蹈老師來教跳舞…自己晚上回去看着視頻加練也沒什麼吧。就這樣一邊做着兼職,一邊錄製這節目,李曼曼第一次有種自己身體快要堅持不下去感覺。丫的,真的太累,這一個星期里,他每天的平均睡眠連5個小時候沒。

這不,今天晚上他照常的去店裏上著夜班,而節目則故意沒告訴他今晚會有四個少女過來宿舍對他們這一周的練舞成果進行檢查。

「你們…是不是少了一個人?曼曼呢?」sunny看着面前的四個人問道。

「出去上班了,大概五點多的時候就走了。」回答的人是與李曼曼相對來說比較熟的黃勇賢。

「還在上班?」

「對啊,他是一天白班一天晚班這樣上的。上完回來以後再找時間自己單獨練舞。」

???sunny愣了一下看向身旁的徐賢,果然,小丫頭的臉色很不好看現在。也是,要知道節目組給每個少年都發了專門聯繫她們的手機。這一周以來,除了李曼曼之外的四個人都有主動和她們聯繫,彙報著每天的狀況。

徐賢本來也只是以為對方和自己相識,所以就沒太刻意的聯繫自己。可哪兒知道,他是直接跑出去了啊!

不過總不能因為少人,這邊就不錄了吧?想着想着徐賢就給李曼曼打過去了一個電話,可惜得事對方沒接。

「歐尼,我們等會兒…去李曼曼的店裏看看吧。」

對於這個提議其他幾人自無不可,畢竟她們也挺好奇李曼曼到底在哪兒工作呢。

這邊錄製完,時間已經將近十一點。四人就坐着節目組的準備的車去往清潭洞。

咖啡店外,少女么們站在外面朝裏面望去,果然,李曼曼在招待着為數不多的客人呢。

還好還好,前輩起碼沒撒謊。徐賢忍不住在心裏想着。

正在背身弄咖啡的李曼曼聽到店裏客人一聲聲驚呼後有些意外,怎麼了這是?

然後當轉過身後…他就傻眼了。阿尼,她們怎麼到店裏來了啊?節目組也沒提前通知自己啊。強行平復下自己的心情,他上前嘆了口氣:「你們來的話倒是提前通知一身啊。」

沒有人回李曼曼的話,她們現在都在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說起來,這還是她們第一次見到李曼曼帶眼睛的樣子呢。只是戴了副眼睛,怎麼氣質給人的感覺就完全變了個樣啊。允兒忍不住在心裏想到。

最後還是sunny先反應過來,點了幾杯咖啡后帶着其他人去拐角處的座位等待。

沒多久,李曼曼就把她們點的東西送上來。

「我說,你什麼時候下班?」允兒大大咧咧的對她問道。

「明早六點。」

「mo???明早六點?要熬整個通宵?你們老闆是在壓榨你嗎?」允兒眉頭都擰到一塊兒去了,她們過來只是想找李曼曼聊聊,但他明早六點才下班,自己這些人總不能一直就在這兒等著吧?

好在之後李曼曼也告訴她待會兒等店裏最後幾位客人走了之後他就能夠休息下。

雖然店裏面的其他客人對少女們有着足夠的興趣,但因為看到了她們周圍的攝像機,所以也沒人上前打擾。

當最後一桌客人離開,李曼曼上前把桌子收拾乾淨以後終於是閑了下來。

「咖啡做的不錯啊曼曼,我們很喜歡。」sunny舉著被子對他示意了一下:「不過你這麼一邊上班一邊拍攝節目真的沒問題嘛?你看你的黑眼圈都重成什麼樣兒了?」

「當然有問題啊,所以節目組的各位有考慮給我放個假嗎?」

鏡頭外節目組笑笑沒吱聲。廢話,當然不行!他們是付了錢的好吧,想白嫖可不行。

「好了,說說吧各位老師,你們今天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兒?」

問題一出,所有的少女們很統一的看向徐賢,意思不言而喻。

但問題是,徐賢現在也有點說不出來話。本來在過來之前,她都已經想好了對李曼曼不和大家一起練舞蹈的譴責台詞。可真當看到他以後,尤其是他那個重到不行的黑眼圈,她原本那些斥責的話突然就說不出口。

「嗯?怎麼突然就不說話了?」

sunny白了徐賢一眼,她怎麼在這種時候不吱聲了呢?不過沒關係,作為隊內的情商王,她可不會讓場面尷尬下來。

「曼曼啊,你最近舞蹈練的怎麼樣了?」

「還可以吧。」李曼曼給了一個比較中肯的回答,畢竟在五個少年裏,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學舞學的數一數二的那個了。

「這樣嘛…那就好。對了,今天因為你不再,所以你們五個人的班長,我們通過商量就暫定為承煥了可以吧?」

李曼曼點點頭表示自己沒意見。畢竟他幾乎都不怎麼在宿舍里待,去了也就是練個舞,所以誰當這個班長對自己來說都無所謂。

「不過你真的很努力呢。」孝淵突然感慨了一句:「明明家裏的條件那麼好,可硬生生地搬了出去,靠自己工作養活自己。」

「哎一股,難道孝淵老師承認我不是個危險少年了?」

「那倒沒有」金孝淵含笑道:「你別忘了你還抽煙呢。」

明明少女們算是李曼曼的導師,但此刻,她們更像是朋友一樣的交談著。或許這也是他們只見本來就認識的關係吧。

確認了李曼曼沒什麼問題以後,幾人也就準備告辭,只是這時候sunny突然給剛剛一直再發獃的徐賢給來了一下:「忙內啊,你就沒什麼對你的學生說的嗎?」

「啊?哦。」

……所以你倒是說點什麼啊!

李曼曼也明顯看出來徐賢現在的狀態不太對,所以揮了揮手讓他們趕快回去休息。並答應,下次她們再去宿舍的時候,他一定提前調班。

一上車,少女們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徐賢到底怎麼了?明明是她說要去找李曼曼的,可真到了那兒以後又一句話不說。

咬了咬嘴唇,徐賢終於還是提出了一個問題:「歐尼…你們說,前輩…他能算不良少年嗎?我以前一直覺得學生抽煙喝酒,做這些事情的人就是不良少年。可今天看到前輩在咖啡店裏工作的樣子后我有些懷疑了,我覺得…他好像也沒有變得那麼壞。」 第三獄的中央祭壇處。

被蔡坤打飛出去的惡鬼再次無事地爬了起來,惡狠狠地看著蔡坤與江濤。

「說實在,這還是我第一次對付鬼化人。」蔡坤沉聲道。

江濤鼓勁道:「大人,放輕鬆點,沒問題的,我負責策應,正面就交給你了。」

話音剛落,惡鬼就已向二人急速撲來,二人急忙閃避。

惡鬼光影一閃,又再次從原地消失,下一秒又出現在江濤的面前。

「喂喂喂,那邊那個才是打你的人啊,你怎麼不打他老是追著我!」江濤為自己打抱不平道。

然而惡鬼根本就不聽他的抱怨,反正就是逮著江濤追,江濤沒辦法只能上跳下蹲,不斷躲避惡鬼的猛攻。

蔡坤看準時機,時不時地在惡鬼即將攻擊到江濤的時候打上一掌,江濤也挺機靈,每次都能抓住機會,從惡鬼的利爪下逃生。

一時之間,二人就這樣與惡鬼僵持著。

但江濤的氣力畢竟是有限的,再這樣下去,江濤遲早脫力。

江濤邊閃避邊向蔡坤抱怨:「蔡大人你沒吃早飯嗎?都打了這麼多下了,這鬼化人還這麼生龍活虎啊。」

蔡坤無奈道:「我也沒辦法啊,都使出吃奶的勁了,但是我的掌擊似乎對他無效啊。」

忽然,惡鬼反其道而行,佯攻下江濤后竟然殺了個回馬槍,蔡坤倉促之下忘記阻擋,被爪擊破開中門防禦,一爪抓傷胸膛,幸好在最後關頭側身,否則心臟都要被一把抓出。

惡鬼攻勢不停,轉身又是一記揮爪猛然打向蔡坤的面門,蔡坤的格擋及時擋下,但還是被惡鬼的巨力一擊打得倒飛出去。

江濤見狀,暗罵一聲:「要是辰九游在這就好了!蔡坤怎麼這麼沒用呢。」

惡鬼打飛蔡坤之後,轉身冷笑地看著江濤,似乎在說:小樣,看你還怎麼跑?

砰的一聲,惡鬼踏地躍起,迅猛地向江濤撲去,江濤眼見要命不久矣。

江濤轉身疾跑,但是他的速度怎能與惡鬼相比,在被惡鬼欺身而上后,反而腳步一亂跌倒在地。

他眼見逃生無望,慌忙之下不經大腦地喊道:「可惡的鬼化人,要是辰大人在這,你還怎麼囂張,老天爺,只要這次我能活下來,我願意用我十年單身為代價,換辰九游歸來!」

話音剛落,惡鬼卻突然頓住腳步,詫異地看向黑色祭壇。

這時,祭壇開始劇烈晃動起來,然後在高台上的祭燈閃爍著黑色光芒,緊接著一道大型黑色光柱射向上空,把躺在祭壇上的李龍和李虎給震飛出去。

隨著光柱的亮起,整個第三獄都隨著祭壇在動蕩,一時之間天崩地裂般的轟鳴聲響徹整個空間。

慢慢地,光柱中隱約出現了一道身影。

身影抬頭緩緩走出光柱範圍,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氣質不凡、英俊瀟洒的青年,雖然衣服略微髒亂,但是那宛若精心雕刻的五官卻給人一種威武不凡的感覺。

李虎張大嘴巴感慨道:「乖乖,這麼靈驗的嗎?用十年單身真的把老大給召喚過來了。」

江濤見狀鬆了口氣,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都垮了下來。

老天啊,你不會真把我十年單身給獻祭了吧,我還得找媳婦生胖娃娃啊。

走出光柱的辰九游環顧一圈,發現隊友們都平安無事,只不過傷勢有些嚴重,頓時心中懸起的石頭可以放下了。

他看了看惡鬼,與之前在第二獄的最後一個鬼化人極其相似,這也印證了他心中的猜想。

惡鬼放過江濤,已是對他沒有興趣,轉身用巨大的赤色眼眸注視著辰九游。

辰九游也不示弱地與他對視起來,二人的視線在虛空之中似乎有電光閃爍。

下一刻,惡鬼怒吼一聲,猛然一踏大地,再次從原地消失。

江濤大喊道:「辰大人,小心他的速度。」

「速度嗎?」辰九游喃喃道。

在他自言自語間,惡鬼突兀地出現在辰九游的背後,一記凶爪襲來。

嘩啦一聲,凶爪打在空處,辰九游已經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

惡鬼眼瞳驟然一縮,只見剛剛消失不見的辰九游正靠在惡鬼的後背上,嬉笑道:「呵呵!你就是這麼對付我的隊友的?

能不能給我個面子,讓我在隊友面前…活活殺了你!」

惡鬼被辰九游的言語激怒,眼中紅光一閃,轉身就是一記猛攻,但是辰九游卻早已看穿惡鬼的一舉一動,腳步輕輕一退,剛剛好閃過銳利的黑爪。

惡鬼拚命揮舞著利爪,可是辰九游每次都精妙地閃避過去,看似兇猛的利爪卻一次都沒抓到辰九游。

這時,在二人激戰的周圍慢慢飄蕩起雲霧,辰九游在雲霧之中更是如魚得水,身影越發飄忽不定。

而就在這時,辰九游身影停止,右臂猛然回縮,然後洶湧雲霧匯於手中,掌雲無常之力,剎那間在惡鬼眼前出現一隻由雲霧形成的龐大巨掌,巨掌以更加狂暴的姿態極速打向惡鬼的面門。

惡鬼眼見不妙,雙臂上前打算格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