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領導都聽到了一些閑言碎語。

不實的謠言,會隨著以訛傳訛,變的失去了本色。

陳壘和蘇紋兒的愛恨糾葛,演變成了第三者插足的狗血戲碼。

高妍顯然成了眾矢之的。

沒有幾個人能相信她的解釋…

背叛自己的好朋友,只為了心無雜念的幫助另外一個男人。

傻~子都能嗅到其中有什麼隱情吧!

高妍一聲不吭的整理好行李,推開房門就碰到了周浚。

「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愣了一下,疑惑的問。

周浚慌張的解釋道:「是我們隊長…讓我來告訴你。」

「他現在有事無法脫身。」

「不能送你去機場了!讓我過來送你…」

周浚的眼神閃爍不定,他沒有敢正眼瞧高妍。

雖然他對軍營里那些流言蜚語不是太相信。

不過,他心裡忍不住懷疑,高妍和陳壘之間的關係…

是否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因為,蘇小姐走的時候,可是沒有任何人知道。

陳壘一直待在球場上,連去追著解釋的意思都沒有。

不會真的是被一針見血的戳中心思,沒臉見人。

所以面對她的指控,無言以對,任由她怒氣沖沖的離開。

他一個單身狗,對三角戀這樣的事情,還是無法理解。

如果蘇紋兒是他女朋友,他才不會惹她生氣呢!

更加不會和其它的女孩子有任何的瓜葛…

雖然,蘇紋兒一改淑女的本性,變的歇斯底里,大吼大叫。

很多人還是能理解的,畢竟親眼發現自己被好閨蜜和男朋友算計…

那打擊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兔子急了都還咬人呢!更不要說一個愛恨分明的女孩子了!

換了別人,只怕已經揪著頭髮打起來了!

高妍一直待在房間里,根本不知道軍營里的人怎麼想她的。

也不知道,眼前的周浚,心裡對她的懷疑與不喜歡。 很快,一大群人走了進來,將本還算寬闊的套房瞬間變得擁擠起來,為首的是一個年約五十左右的中年人,身穿一套得體的西裝,散發出一股上位者的氣勢。

「你們來得正好,說說吧,京城的治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馬老頭淡淡問了句。

一句普通平淡無力的話,卻給到那群人巨大的壓力,馬老能說這句話,足於說明他對京市的治安,對他們這些父母官不滿yi。

馬老不滿yi,那可是要掉帽子的,或者還會有更嚴重的事情發生,別看馬老年事已高,不太理事務,可是誰又敢小看馬老?

放眼天下,沒人敢。

進來這批人是正是京城的大小官員,包括市委書記陳昱行,市長何忠坪,公安局長馮立明,此外,還有一大堆葉無天並不認識的人。

此時,陳昱行等人均是額頭冒汗,被馬老頭的話給嚇得不輕,一個個都小心翼翼,噤若寒蟬,生恐會惹馬老不高興。

「說話,怎麼都成啞巴了?」馬老頭臉部表情越來越沉,代表著他越來越不高興。

「馬老,是我們們的過失,請馬老您放心,這事我們們一定會儘快查清,一定會給您一個交待。」陳昱行說道,他知道現在即使再說什麼也沒用,解釋得越多,越是讓馬老心煩,唯一能做的就是承認,大方的承認,承認自己的過失,只有這樣或者才有可能讓馬老消氣。

「儘快?多久? 大唐昏君 一年?還是十年?」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陳昱行暗暗叫苦,這是馬老在逼他們表態,逼他們立軍令狀,只是他並不想立什麼軍令狀,萬一到時完成不了,可是要打板子的。

左右為難!

「你們知他是誰嗎?」馬老頭指著葉無天問陳昱行,「他是我的恩人,沒有他,我早已死了,如今卻在你們的地方上被人剌殺,告訴我,你們的是官是怎樣做的?整天坐在辦公室里喝茶?政績不是這樣就會出來的,國家讓你們站到如此重要的位置,是要你們力保一方太平,而不是讓你們坐在辦公室里喝茶,如果你們的能力不行,自動讓出位置,很多有能力的人在那等著。」

面對馬老頭越來越嚴厲的問責,身為京市公安局長的的馮立明臉色蒼白,幾乎沒能站穩,發生這種事,他這個公安局長的職責最大,要先處li的必定是他,而馬老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能力不行就讓位,足於見馬老是多麼的生氣。

「馬老罵得是,是我們們工作沒做到位,回去后我們們馬上會展開一場三打整治行動,還市民們一個清靜平安的京市。」陳昱行說道。

馬老頭冷哼一聲,顯然對這樣的回答並不滿yi。

房間里人很多,但除了馬老之外並沒人敢說話,就連喘氣都不敢過於用力,如果可以,他們希望馬老能直接將他們當成透明,直接不理會他們。

此時,國安的也到了,有馬老頭出現的地方,自然得引起極大轟動,而且還發生這種事情,馬家的臉色不好看,很多部門,很多人的臉色同樣不好看,發生這種事,意味著他們失職。

國安前來的竟是劉秋松,進來后與馬老頭小聲交流幾句。

「小劉,你們那邊有沒有線索?」馬老頭直接開門見山發問。

劉秋松答道:「馬老,我們們已有一些線索。」

馬老頭的臉色這才緩和幾分,「嗯,務必儘快破案。」

劉秋松連連稱是,在馬老頭面前,劉秋松可不敢託大,雖然國安並不屬於馬家管,但誰又敢小看這個老頭?

「葉先生,是我們們的工作沒做到位,我代表京市向你道歉。」陳昱行上前小聲對葉無天說道,他一早就知葉無天這麼一號人,卻苦於沒機會認識,如今好不容易有這機會,當然不能錯過,更何況今天這事還得看葉無天,如若葉無天不計較,馬老那邊會更好應付。

「你們是工作沒做到位,拋開今天的事情,對方剛才在逃走的時候對我說了什麼你們知道嗎?」葉無天心裡有氣,憋著一股氣在心裡得不到發泄。

「威脅你?」馬老頭問道。

「他們說要讓我無法離開京城,要把我永遠留在這個城市,我不知這樣算不算是威脅。」葉無天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的全都倒吸一口氣,這當然算是威脅,如果連這都不算是,那什麼才算是?這就是威脅。

「放肆。」馬老頭一聲大吼:「囂張,他們把法律當成什麼?當成是他們家寫的嗎?想怎樣玩就怎樣玩?不管是誰,都應該知道,現在是法治社會,容不得他們亂來。」

現場噤若寒蟬,特別是陳昱行,更是暗暗叫苦,早知這樣他剛才也就不主動上前去跟葉無天打招呼,至少那樣不會有事。

現在倒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們都聽到了嗎?這樣的治安,就是你們努力的結局?就是你們的政績?」馬老頭那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再一次浮現。

「我要求不高,希望你們能保護我的安全,這點要求不過份吧?」葉無天說道,他在京城遇事,這些人也別想好過,正如馬老頭所言,這樣的治安,說明京市這些官員是不盡職。

當然,葉無天也明白,很多事情涉及到上層的鬥爭,下面的人根本沒辦法,唯一能做的就是干著急。

「沒問題,這事我可以答應你,會保證你的安全。」一直沒開口的馮立明說道,再不開口,他這個公安局長就可以等著下台。

「首長,李司令來了。」馬老頭的隨行秘書小聲道。

馬老頭眉心一皺,「他來幹什麼?閑得慌?」

表情雖有不滿,卻還是讓秘書請對方進來,很快,在秘書的帶領下,進來一個三大五粗的中年人,他是京市駐軍一把手。

「老首長,是不是有人對付你?」對方進來直接問道,軍人的豪爽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這麼一點小事,你來幹什麼?是不是閑得慌?」馬老頭破口大罵。

雖然被罵,對方卻不以為意,「老首長有事,就算天大的事情也得放下。」

「放屁,誰教你這樣說的?兔崽子,信不信老子收拾你。」馬老頭怒目橫眉罵道。

「老首長,您別生氣,醫生說是,生氣對身體不好,您老消消氣,消消氣。」李司令全然不在意現場有多少人,費力的討好著馬老頭:「老首長,您可不能怪我,聽說您有事,他們都一個個讓我過來看看,他們還說,若不是他們離得遠,這個機會還輪不到我,所以,我還得感謝他們。」

馬老頭那張本是沉著張的臉這會慢慢鬆懈,「一幫混蛋,正事不做,非得來湊熱鬧。」

「是是是,我們們都是混蛋,只要老首長沒事就好,我們們在外面做事也就放心些。」李司令連連點頭。

葉無天心裡的那個汗啊!真沒想到這些當兵的口才也不差,拍起馬屁來同樣不弱於常人,實在難得。

不過,葉無天也終於發現,原來馬老頭在軍中的威望是如此之高。

這裡越來越熱鬧,今天的動靜鬧得有些大,可是他又明白,這些人並不是沖他而來,完全是沖著馬老頭而來,他已經不知不覺間成為一個陪襯的角色。

熱鬧並沒停下來,下來的時間裡面,仍然不斷有人過來,而且職位都不低,可是沒有一個人是沖著葉無天來的。

這讓咱們葉大爺很鬱悶,心想著到底誰才是受害者?他才是,可現在卻變成馬老頭。

「行了行了,一個個都快走,別在這裡煩人,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馬老頭也意識到這個場面有些大,於是開始趕人。

在馬老頭的驅趕之下,那些人瞬間走了大半,令到本是熱鬧的套房又再次變得清靜起來。

「老人家,我沒什麼事,你回去休息吧。」葉無天說道。

「怎會沒事?你現在這樣還沒事?」馬老頭說道:「那些人這樣也等於是打我的臉,你放心,這事我會儘快給你一個交待。」說到這,馬老頭渾身上下都散發一股殺氣。

葉無天估計這老頭內心多半已經猜測到是誰在搞事,到了他這個層次的人,配成為他敵人的並不多。

或許也正是如此,他才沒過多的為難陳昱行那幫人。

閑聊一會後,馬老頭也離開,對方這一走,更是讓房間得變冷清起來。

「葉先生。」丁勝生不知從哪個角落裡鑽出,一臉蒼白的他仍然控制不住的顫抖著。

「丁總,你怎會在這?」葉無天頗為意外道。

丁勝生連忙答道:「這酒店是我的產業。」

葉無天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這樣。

丁勝生今天是被嚇壞了,剛才那場面,那些人,一個個都是權力通天之人,卻全部出現在他酒店裡,最讓丁勝生擔心的是,那些人的來到並不是因為什麼喜事。

只要那些人隨便一句,他這酒店也就用不著再開下去,甚至鬧不好他這個幕後老闆也得坐牢。

剛才那些人在時,丁勝生連上前打招呼的勇氣都沒有,雙腿如同灌鉛般,如今待那些人離開,他才敢出現。

「丁總生yi可做得真大。」葉無天笑道。

「葉先生,今天對不起了,是我們們酒店方面沒做好工作,為了表示我們們的歉意,以後只要葉先生,包括您的家人,只要是入住我們們酒店,一律免費。」 經過兩天的觀察,已經可以確認馬老頭的毒完全解除掉,不過葉無天不敢大意,仍然在京城呆了兩天,生怕自己一走,馬老頭就掛掉。

輕輕放開馬老頭的手腕,葉無天朝谷河子二人微微點頭,「情況不錯。」

谷河子呵呵一笑:「現在基本可以確認毒已解。」

葉無天又是點頭,其實三人都知道毒已解,但是三人都擔心馬老頭的生機問題,皆因馬老頭中毒之前已經完全失去生機,是那種神秘的毒藥在支撐著他的生命,現在毒一解除,他們擔心生命力會不會也跟著消失。

如今,他們知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馬老頭的生命力很旺盛,依照他現在這個狀態,再活十年八年不是問題。

「我完全沒事?毒已解?」馬老頭忍不住激動,過去兩天來,他表面裝作一副平靜的模樣,但其實內心還是很緊張,本是抱著一死的決心,但是葉無天卻又給到他希望,能活著,誰又會想死?

「老人家,如果你想有事,可以自己找到毒藥吞下去。」

馬老頭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臭小子。」

站在四周的馬家等人也跟著笑起來,完全是發自內心的笑意,並沒因為葉無天的話而生氣,老爺子死而復生,意味著馬家將要繼續輝煌,這是馬家上下,甚至馬家盟友所樂意看到的。

「我就知道,小神醫一定會有辦法的。」此時此刻,老太太也很開心,幸慶自己當初堅持自己的選擇,認定葉無天能幫她,如果當初她放棄,現在絕對不可能是這個結果。

「只是碰巧罷了。」

老太太一臉正經道:「醫術上的事情哪有什麼碰巧?實力就是實力,你以為是買彩票呢?」

「老太太說得對,這就是葉小哥的實力。」柯劍南笑道。

葉無天不想就這個問題繼續下去,話題一轉,說道:「既然老人家沒什麼事,那我就準備回東城了,留在這裡也沒什麼作用。」

「這麼快?」馬鋒說道:「要不再呆兩天?」

葉無天笑著搖頭:「沒那必要,即使我留在這裡也起不到任何作用。」葉無天能理解馬鋒的擔心,他有這種擔心也是正常的。

馬鋒還想說什麼,卻被馬老頭給打斷,「行了,我沒什麼事,這小子不可能整天呆在我們們這。」

頓了頓的馬老頭又道:「聽說你跟老寧很熟?」

葉無天不明白這話的意思,卻還是點頭回答。

「下個月他會被調到濟省軍區。」馬老頭說道。

葉無天微微一笑,這應該是馬老頭變相的回報。

對馬家而言,付出再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更何況以他們的能力,調動一個人並不是件難事。

「告訴於泰濤,讓他作好準備。」此時,馬老頭又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這下葉無天更是愣住,前半句是馬老頭讓他轉告於泰濤,後半句則是為他而說,換句話說,馬老頭連續幫他兩次,兩人之間再也不欠誰,雙方扯清了!

喜出望外的葉無天沒想到馬老頭會答應,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只要這事能成,他並不在乎馬家會不會欠他的情,對這些他都不在乎。

「謝謝。」葉無天忽然發現這老頭也有可愛的一面,並不像想象中那般古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