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頂上,地面上,都沒有任何經過法術加持的痕迹。

「呵呵,仙長有所不知,落山村製作屋子所用的木材,全都是取自落山之上的遙木。這種木材避水避火,且萬年不朽,用遙木製作的屋子,無需刻畫任何的陣法,自然冬暖夏涼。」

蘇嵐的動作,並沒有避諱吳老丈。

而對方人老成精,又怎麼會不知道蘇嵐此時心中在想的什麼。

於是,在蘇嵐開口之前,吳老丈就捏著自己的鬍子,樂呵呵的解釋了起來。

這其中,雖然沒有賣弄的成分,但是顯而易見,對於自己村莊附近產出的這種奇木,吳老丈還是十分得意的。

這樣的木材,也就只有落山村後面的落山之上才會有了。

其它的地方,是想都不要想的。

蘇嵐聽到吳老丈的解釋,點了點頭,呵呵一笑,並沒有說什麼。

「哦,以仙長的見識,比這遙木更好的木材,肯定也是見過不知凡幾,老朽這倒是有些賣弄了。」

見到蘇嵐不回答,吳老丈誤會了,他以為蘇嵐是因為自己的話而感到不喜了,於是急忙解釋了一句。

聽到吳老丈的話,蘇嵐這才反應過來。

自己剛剛的表現,好像確實是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

「呵呵,吳老丈,不要多想,我剛剛只是在感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遙木果真是神奇的很。」

見蘇嵐這麼說,吳老丈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顯然,自己故鄉的特產被人誇獎,尤其是被吳老丈視為大人物的鍊氣士誇獎,這讓吳老丈心中不免升起幾分得意。

「落山村獻給紫雲門諸位仙長的,也正是這遙木。說起來,就連紫雲門的仙長也對於遙木誇讚不已呢。」

聽到吳老丈的話,蘇嵐只是笑了笑,然後又陷入了沉思。

見到蘇嵐的表情,吳老丈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退了出去,然後安排自己的老伴去給蘇嵐準備晚上的飯菜了。

蘇嵐腦中在思索著的,仍舊是怎麼回到地球的問題。

在開始的時候,蘇嵐曾經想過,自己是不是去紫雲門碰碰運氣。

然而,很快,蘇嵐自己就否決了這個想法。

原因么,有兩方面。

首先,紫雲門雖然是仙界鍊氣士中,數得著的大宗派了,但是,在當年鍊氣士大戰的背景下,如果捲入其中,紫雲門的實力,也不過只是前線的普通戰力而已。

而且,當日里,鍊氣士之間的大戰,其實並不在女媧的地盤之內。而紫雲門,一心修鍊運道,與殺戮之道相衝突的他們,會不會牽扯其中,還是一個問題。

這樣的話,即使自己找到紫雲門,那麼,他們到底知道多少當日的內情,其實也是一個未知數。

其次么,以蘇嵐的實力,如果去紫雲門登門拜訪,會不會受到對方宗派高層的接見,還是一個未知數。

畢竟,天級武者,在地球上,已經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了。

但是,放到這仙界之中,還真的很不夠看。

如果比起來的話,可能僅僅是勉強夠格,被對方認為是同道中人而已。

那麼,自己一個鍊氣士界的小菜鳥,在沒有背景支持的情況下,登門要求拜訪對方的宗門長老。

這樣的情況,自己會見到對方的可能性有多少呢?

其實,不用說,蘇嵐自己也能夠猜測得到。

在百分之九十九的宗派,蘇嵐都是見不到自己要找的人的。

這,和宗派的風格無關,和他們的天性,自然也沒有任何的關係。

原因其實很簡單,名門大派的長老也很忙的,他們不會有興趣將自己的時間浪費在與每一個要求見的人交談上面的。

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們估計也不用做什麼了。

每天都會有初出茅廬的小菜鳥求見,期望自己是什麼天人之資,能夠讓對方對自己刮目相看。

有這樣幻想的人,可不要太多。

每個人,對於自己,都是十分自信的。 自己,要怎麼辦才好?

這是蘇嵐在想的問題。而目前,這個問題還沒有答案。

自己在這裡尋找出口?

這也是一個辦法,只是蘇嵐有些猶豫。

不能說這是一個笨辦法,只是,蘇嵐猶豫的是,這條路,到底會不會走得通。

如果這只是一個普通的遺迹,那麼蘇嵐只要耐下性子,仔細的尋找,肯定有一天,能夠找到回家的路。

但是,在經歷了之前時間倒流的一幕之後,現在自己到底還是不是在遺迹之中?

這一點,蘇嵐有些懷疑。

他害怕,害怕自己之前進入的,並不是遺迹的入口,而是一扇門。

一扇,連接著地球與過去仙界的回家的門。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到時候,自己恐怕一番辛苦搜索之後,仍舊要面對一無所獲的局面。

所以,只要是有的選,蘇嵐還是想找到一個能夠讓自己變得安心的辦法。即使,實施起來有些困難。

但是,相比較之下,這樣的辦法,確實要穩妥的多。

「紫雲門。」思來想去,蘇嵐還是嘆了口氣:「與其想想怎麼去紫雲門,還不如直接去找女媧呢,反正,兩者的難度都是差不多的。」

「蘇仙長來此,也是為了一月之後的聖人傳道嗎?」這時候,吳老丈正好回到了屋子裡,而無巧不成書的是,他,聽到了蘇嵐剛剛所說的話。

蘇嵐自言自語,用的自然是自己的家鄉話。而在沒有蟲蟲幫助翻譯的情況下,對於蘇嵐口中的話,吳老丈是聽不懂的。

但是,有些事情,其實就是這麼巧合。

女媧這個名字,流傳在隋國的神話傳說之中,但其實,在隋國的歷史上,並沒有女媧這個人。

因為這個所謂的神話傳說,是由鍊氣士們傳播下去的。

在天地靈氣還能夠支撐鍊氣士們活動的時代,他們一邊尋找著自己回家的路,一邊,也在做著另外一些事情。

收納弟子,傳承功法。

他們這樣的做法,其實和老福得到的傳承中,那名面對追殺,自知無活命之法的鬼修,會想辦法建立一個禁制,將自己的傳承流傳下去,是同樣的道理。

當一個有智慧的生物,在發現自己已經無法阻止自己生命流逝的時候,他們首先想到的,是將自己曾經存在的證據給流傳下去。

對於鍊氣士來說,這個證據,自然就是自己修鍊的功法。

那時候,雖然他們仍舊沒有放棄希望,但是潛意識的,他們也已經開始做著兩手準備了。

而在與此同時,他們自然也會講述一些自己曾經的過往,來緬懷一下自己回不去的故鄉。

女媧的名字和她的故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流傳下來的。

最終,天地靈氣消散,沒有了修鍊的基礎,鍊氣士們曾經創建的門派,也在這樣的打擊之下崩散消失,只有這些故事,以神話傳說的名義,在古老心口相傳之下,流傳到了現在。

而女媧這個名字,最早自然是音譯過來的。

地球上使用的語言與文字,自然和仙界所使用的文字有很大不同。

而可以說是幸運,也近乎不可思議的是,在這麼多年的口口相傳之中,女媧名字的發音,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迹。

而不論這個奇迹是如何發生的。反正,在蘇嵐那一整句的喃喃自語之中,被吳老丈聽懂的,也就只有一個女媧的名字。

自然而然的,吳老丈問出的下一句話,也就是和女媧娘娘有關了。

「哦?」聽到吳老丈的話,蘇嵐突然心中一動,自己,好像有機會,接觸到女媧了?

「吳老丈,我之前並不是在這附近遊歷,不知道,這聖人傳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知道吳老丈能不能和我仔細講講?」蘇嵐拱手行禮,一臉認真討教的樣子。

「不敢不敢。」雖然口中說著不敢,但是很明顯,蘇嵐的態度,讓吳老丈十分受用。

這可是仙長,能夠飛天遁地的神仙人物,現在居然對自己行禮。這對於吳老丈來說,自然是莫大的榮耀。

「女媧聖人在顯聖之後定下規矩,每一百年在女媧城傳道一次,這可是女媧治下,所有人的幸事。聖人傳道的時候,無論是仙長這樣的人物,還是老朽這樣的普通人,只要你有向道之心,均可以進入其中。如果有機緣的話,說不定普通人會因為聖人傳道,直接領悟了修鍊之法,成為神仙眾人,這在過去,也是曾經出現過的。據說西南方向有一個拜聖宗,他們的宗主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乞兒,在聽到女媧聖人傳道之後,這才踏上了修鍊之路,最終創立了拜聖宗。」

說道女媧傳道這件事情,吳老丈的嘴就開始停不下來了。不用蘇嵐詢問,自己就詳詳細細的,將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一股腦的講了出來,根本沒有任何的保留。

聽到吳老丈的解釋,蘇嵐心中一開始還有些驚訝。

他沒想到,吳老丈身為一個無法修鍊的普通人,居然會對鍊氣士的事情知道的如此詳盡。

然而,轉念一想,蘇嵐就明白了過來。

這就和隋國的普通人總是愛談論那些大人物的故事是同樣的道理。

正因為自己無法達到這個地步,所以他們才會對這些新聞如此的熱衷。在談論的時候,他們其實也在暢想一下,如果能夠做到這一切的是自己,那該有多好。

這樣的心理,也並不難理解。

或許,同樣的事情如果放到鍊氣士的身上,他們可能更不會有過多的討論。正如同沒有人會喜歡每日里討論自己平時都在做些什麼一樣。

修鍊對於鍊氣士來說,已經和吃飯喝水一樣的平常了。

「吳老丈,這女媧聖人,我之前只是聽聞其名,對於聖人的事迹多有不祥之處,不知道吳老丈…」

想明白這個道理之後,蘇嵐笑眯眯的,再次開口了。

要說打探情報,還真的是找這位吳老丈,是最佳的選擇了。最起碼,蘇嵐提出這樣的問題,對方並不會感到疑惑。 女媧確實是女媧,但是女媧,並不是地球上傳說的那個女媧。

這,是蘇嵐聽吳老丈講完仙界這位女媧聖人的故事之後,得出來的結論。

雖然這句話有些繞嘴,但是對於蘇嵐來說,這確實是最好的形容詞了。

因為,這位女媧聖人,和地球上傳說的女媧聖人,有些地方相同,但是本質來說,其實已經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了。

女媧,在地球上流傳最廣的兩個故事,一個是女媧造人,一個,是女媧補天。

而蘇嵐在吳老丈口中聽到的,其實就是女媧造人故事的改編版。

就如同兩個鍊氣士和他們手下勢力的戰爭到最後,在地球上變成了共公怒撞不周山一樣。其實,同樣的故事,在地球和這裡,已經漸漸變成了兩個不同的版本。

說到兩者的不同,還要先從聖人這個辭彙開始說起。

在地球上,對於聖人這個詞,有著很高的尊崇,什麼天下一共只能產生幾個聖人啦,什麼聖人有通天徹地之能啦巴拉巴拉,總的來說,就是聖人這個職位究竟是多麼的牛。

不僅整個世界都只有幾個名額,而且還不帶擴編與替補的。

但是,在這裡,在一切神話故事的發源地,聖人其實和其它仙人之類的稱呼一樣,都只是對於戰鬥力的一個稱呼而已。

事實上,在這裡,已經死去的共工和祝融,他們其實也都是聖人之一。

而這樣的稱呼之所以會產生,原因,就在於這仙界的特殊之處。

地球人,地球上的修鍊者和鍊氣士們,他們終其一生,都以修鍊至高大道,然後榮登仙界為自己奮鬥的目標。

那麼,在仙界,這裡,這裡的修鍊者,又是為何而奮鬥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除了實力越來越強之外,他們所求的,無非就是一個長生。

長生者,長生不死也。

只是,有些事情,說起來簡單,但是真正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與天地同壽的長生不死,又哪有那麼容易。

不考慮那些最基礎的資質問題,只要運氣不差,從這片陸地無數個普通人中,成為那特殊的一部人,擁有修鍊資質的鍊氣士,自從入門的那一天開始,其實就已經和普通人走在了完全不同的兩條命運軌跡上。

而那時候開始,他們的壽命,就在不斷的增長著。

在充滿天地靈氣的環境下,蘇嵐從吳老丈所說的話中大概的估量了一下,即使是這個仙界之中的普通人,如果不遭受意外,他們的生命,如果換算到地球的標準的話,應該都能夠活到一百五十歲左右。

而這個標準,蘇嵐還是以日出日落為一天,這麼大概的估計的。

只是,從現在的感覺來看,蘇嵐覺的,這裡的一天或許和地球上的一天,也並不是一個概念。

這裡的太陽,從天空中爬過的速度,比起地球上來說,還要慢一些。

這樣的壽元,是普通人從出生開始,日夜享受著天地靈氣的侵染,而自然而然得到的壽命。但其實上,能夠活到這個壽命的人,有限的很。

畢竟,人類的壽命增長的同時,換來的,是更加強大的妖獸和更加險惡的自然環境。其實,大多數人,可能連地球上普通人的壽命都達不到,就因為各種各樣的意外而去世了。

但鍊氣士不同。

修鍊得來的強大能力,讓他們擁有更強的實力和更強大的生存能力,不會因為普通的天災人禍就突兀的終了此生的同時,還帶給了他們更加漫長的壽元。

成為鍊氣士,壽命翻一番;脫胎換骨,壽命翻一番;得到奇珍異草,吃了之後實力增強的同時,壽命也會再暴漲一截。

他們的生命,在普通人看來,早就已經漫長到無法計量。或者說,以他們的壽元看來,這些鍊氣士,每一個都與長生者沒有不同了。

但是,鍊氣士自己知道,這,仍舊不是真正的長生。

再漫長的壽元,總有耗盡的那一天。無論有多強大的實力,自己的生命,總是一個倒計時,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減少。

雖然這個倒計時,已經長到讓很多人都滿足了,但是,鍊氣士卻不會。

他們可不會因為普通人的想法,而改變自己對於自身實力的認知。

俗話說,夏蟲不可語冰。同樣的,他們也不會和這些人討論關於壽命的問題。

所謂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