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內,神秘的祭壇,古老的石柱,一塊米許長,火紅的石碑,供奉在祭壇最上方,石碑上聖火符文流轉,一股在石碑下方燃燒,灼燒著石碑。

炎無生,炎翎等進化者都在,風族也有幾位在場,看著火尊二人到來,炎無生連忙命人上前,將籠子接下。

「盟主,還沒有炎神道的蹤跡,現在就融合先祖殘軀?」炎翎問道。

「先祖殘軀已經恢復,融合也沒什麼問題,就算是炎神道不來,本盟主也能將他找出來。」炎無生淡淡地道:「開始吧。」

「是,盟主。」炎翎恭敬一聲,一揮手,一位位釋靈九級進化者提著一個個籠子到來,裡面是一位位昏迷的南方進化者,而且,都是圖騰進化者!

「這是?」何凡面色微變,這是拿人血祭?

「吼。」籠子內的炎神道劇烈嘶吼,在籠子內不斷跳動,像是要阻止一般。

藏匿暗中的何凡看著炎神道,心中一緊,緊接著鬆了口氣,還好,還記得自己是一頭凶獸,沒有直接開口,若是開口,計劃就難了。

「先祖是等不及了么?」炎無生等人笑道,安慰炎神道:「先祖莫急,馬上就讓你回歸。」

炎神道依舊在怒吼,雙目死死地盯著神碑,眼中是濃濃的恨意,好像是神碑勾起了他不好的回憶。

「來人,請先祖上神壇,將那些人,全部投入聖火之中,為先祖回歸做貢獻。」炎無生吩咐道。

釋靈九級進化者直接連人帶籠子,扔進了神壇之內,任由聖火灼燒他們。

炎翎提著炎神道得籠子,上了祭壇,直接打開籠子,恭敬地道:「先祖,回歸吧,融合神碑,恢復完整的您。」



炎神道直接踏出籠子,直接撲向神碑。

「先祖已經急……握草,什麼情況?」

炎無生等人直接懵了,看著撲上去的炎神道,他們是激動的,但眨眼就激動不起來了,因為炎神道直接抱著神碑開始啃了!

「難道這次的殘軀,有所不同?」南方聯盟一臉懵逼,不是應該融入神碑之中么?怎麼開始啃神碑了?

噹啷

牙齒撕咬,卻是未能奈何神碑分毫,一股玄妙力量震動,席捲四面八方,衝擊炎神道。

「叛神碑,竟敢忤逆本神!」進化之力爆發,一股狂暴力量席捲,炎神道直接化為半人半獸狀態,欲要強行鎮壓神碑反擊。

「炎神道?尼瑪!」

南方直接噴了,緊接著是震怒,你特么不是以化身圖騰獸為恥辱么?你居然冒充了先祖殘軀?瘋子是怎麼想到的?

「火尊,炎真陽!」 總裁的暖心寶貝 炎無生怒視二人:「先祖殘軀,為何變成了炎神道?」

你們是叛徒嗎?將炎神道放上去?

「我們也不知道啊。」兩人也是一臉懵逼,我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叛神餘孽,今日,火神歸來,重登神壇,你們這些餘孽,臣服本神,可有一絲生機!」炎神道腳踏神碑,俯視在場所有人,高高在上地道。

「給我弄死他!」炎無生直接炸了,餘孽你麻痹,誰是餘孽,你心裡沒逼數?還敢站在神碑上面!

「你們,惹怒本神了!」炎神道周身火焰繚繞,無數符文震動,進化之力席捲,直接將神壇內的籠子全部震飛出去,天空火焰瀰漫,大地火焰衝起,一片末日景象。 「以聖火之名,鎮殺炎神道!」

炎無生徹底怒了,神壇之上,火焰衝天,無數聖火符文震動,籠罩炎神道。

「炎神七斬!」

血刀破空,炎神道刀芒震動,引動天空無數火焰,想要加持刀芒,卻見聖火搖曳,率先吸納天空火焰,焚燒炎神道。

「兩百年前,你突然爆發,讓你得逞,如今不可能了,聖火之前,一切火焰,都將臣……」



炎神七斬落下,神壇震動,炎無生等人差點吐血,你特么往哪砍?你砍神碑?

「你們恐懼了,廚神說的沒錯,這叛神碑就是你們的命脈,毀了叛神碑,你們也會毀滅!」炎神道看著憤怒的眾人,冷喝一聲,進化之力更強了:「火神怒!」

「廚神?何凡,我日你大爺!」南方聯盟直接怒了,這全是何凡教的?

「快激發神碑之威。」炎翎催促道,不能再讓炎神道砍下去了,每次神碑受損,都要很長時間,很大代價才能恢復。

「請先祖,鎮殺孽障!」炎無生怒吼一聲,進化之力催動,神碑有了感應,聖火顫動,包裹神碑,一股玄妙氣息散發,凌駕萬物之上的力量蘇醒。

轟隆

火神怒落下,與神碑碰撞在一起,卻見炎神道身子一顫,一口血水噴洒,身上符文直接潰散,整個人橫飛出去。

「炎神道,你死定了,請先祖!」炎無生冷冷一語,神碑震動,竟是脫離神壇,漂浮而起,四周虛空崩裂,鎮壓天地萬物的氣息,席捲而出。

「廚神,還不出手,助本神平定餘孽!」炎神道爬了起來,披頭散髮更顯瘋狂。

「火神,你這天下第二,讓本神失望了,居然傷不了叛神碑。」何凡身形幻滅,出現在炎神道身旁,目光直視漂浮的神碑,他也感到一股壓力,但更多的是興奮。

+20!

只要拿到這神碑,配合自己收集的,足足有+28的數據,再收集一些,絕對能成就天人。

「廚神,這叛神碑是針對本神,煉製出的弒神神器,若是換了其餘神器,本神絕對能毀掉。」炎神道氣憤地道。

南方聯盟面色陰沉,針對你?已經瘋到這個程度了么?

「助我,一同鎮殺!」炎無生出聲喝道:「何凡,你敢出來,就一同受死吧。」

「殺。」炎翎,火尊等釋靈九級進化者同時出手,打出進化之力,直接灌入炎無生體內。



炎無生咆哮一聲,化作圖騰狀態,虛空崩裂,炎無生實力暴增,同樣無限接近天人。

神碑得到感應,瞬間飛向炎無生,落在炎無生身前,任由他駕馭。

轟隆隆

炎無生立於神碑之上,天空崩塌了,虛空無法承受,開始崩潰,一股鎮壓天地萬物的氣息籠罩整個山谷,南方進化者嘶吼一聲,相繼化為圖騰獸狀態。

「退開。」風族成員飛身而退,一顆青色珠子懸浮,無盡風力匯聚,隔絕感應。

「廚神,他們又開始針對本神了。」炎神道怒火洶湧,眼中兇殘之色越來越濃,整個人不安地抖動起來。

何凡面色凝重,炎無生搭配神碑,絕對是他見過的最強對手,這神碑也強的可怕,是那些殘損的神器四倍基因數據。

鎮壓之力籠罩,何凡倍感壓力,火焰之法幾乎被壓制到五成狀態,其餘進化法也都受到一些影響。

道邪之氣衝天,佛道之力浩蕩,何凡左掌道邪,右掌佛道,雙刀齊現:「一刀成湯,佛道太極。」

「殺!」

恐怖力量襲來,何凡刀芒破空,一手抓住炎神道,轉身便走:「告辭。」

「給本盟主留下!」炎無生怒吼,神碑所過,一刀成湯破滅,佛道太極卻是震動起來,太極圖橫亘虛空,一擊竟沒有破碎。

轟隆

神碑再次震動,撞碎太極圖,繼續追向何凡,同時一道聖火圖騰獸沖向何凡。

「千佛跳牆!」何凡一刀斬出,卻不是神碑,而是炎翎等人。

刀芒貫體,南方進化者嘶吼,一部分沖向炎無生,一部分沖向炎翎等人。

「廚神,弄死他。」炎神道握著刀,怒視炎無生。

「弄個屁,趕緊走。」

「走?廚神,我們聯手,天下無敵,絕對能弄死他們。」炎神道怒喝一聲,體內升起火焰,可剛升起就被神碑克制的削弱一半,面上卻依舊帶著高傲:「神之威嚴,不容……」

「你特么再嗶嗶一句,本神自己走了。」何凡臉都綠了,你特么不會沒瘋,故意配合他們坑我的吧?

「廚神,我們雙神聯手,天下……」

「智障!」何凡罵了一聲,強行拉住炎神道,跑得速度更快了,+20的神器,諸多進化者加持的炎無生,你讓老子拿什麼打?

開雙身,激發基因,自爆等弄下來,就算是能幹死,那也是虧本,旁邊還有風族壓陣,到時分分鐘撿漏。

何凡不想打,所以開溜,千佛跳牆施展,炎翎等人衝上去,炎無生連忙收手,這麼一耽擱,只能眼睜睜看著何凡帶著炎神道離開,氣的怒吼咆哮,卻毫無辦法。

自己的武技,雖然能控制對方,但這群傢伙沒一個是弱者,他與炎無生交手肯定要集中精力,他們很容易醒轉。

風族想要出手阻攔,可看著一部分南方進化者衝來,只能先應付他們,突來的變故,為何凡爭取了時間,眨眼消失不見。

「廚神,這次不該走,那弒神神器只是針對本神,你毀了弒神神器,本神就沒了顧忌,絕對能大殺四方。」炎神道憤怒地道,很是不甘心,居然沒有毀掉叛神餘孽的命脈。

「那你去毀。」何凡揉著眉心,真是瘋了說話不腰疼,對於炎神道的話,直接無視了,什麼狗屁克制你,這明明是克制一切南方進化法。

同時,何凡也慶幸,將圖騰獸掉包了,若是不掉包,不知道這神碑會強到什麼程度,說不定自己還要付出一定代價才能溜走。

「本神毀不掉,那神器是針對本神的。」炎神道搖頭,雖然瘋,但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突然,他眼前一亮,道:「對了,本神記得,他們想利用叛神餘孽獻祭神器,我們應該滅殺所有叛神餘孽,這樣他們就無法獻祭了。」

「你身為火神,能不能有點威嚴,想著對一群螻蟻下手?」何凡鄙視道。

「那去叛神獸那裡,本神很生氣,要解心頭之恨。」炎神道冷聲道。

「可以,那就去解一解心頭之恨。」何凡帶著炎神道,再次沖向圖騰獸湖泊,對圖騰獸下手。

「之前那頭叛神餘孽呢?」炎神道想到被收掉的聖火明先祖身軀:「拿出來吃掉。」

「已經吃掉了,本神擔心叛神餘孽有秘法,可以隔空融合,提前吃掉了。」何凡解釋道,那是老子留著成天人的。

「還是廚神想的周到。」炎神道點點頭,也不失望,惡狠狠地咬著圖騰獸大腿:「吃光這群叛神獸。」

「來,嘗嘗本神釀造的酒。」何凡取出玉凈瓶,盜了兩碗酒,這麼久了,這酒也該喝一點了。

「乾杯。」

兩人碰杯,圖騰獸下酒,外面的人正在瘋狂找他們身影。 「先祖殘軀呢?殘軀在哪?」

山谷內,炎無生暴跳如雷,怒聲下令:「找,一定要給本盟主找出來。」

「盟主,殘軀還未與神碑接觸,未能記錄,我們可以找炎神道。」炎翎低聲道。

「炎神道?對了,找炎神道,本盟主都氣糊塗了。」炎無生沉默了一下,進化之力灌注神碑,神碑輕顫,一副畫卷展開,卻是一片模糊,什麼都沒有。

「怎麼會?」炎無生愣了愣,面色陰沉:「炎神道消失了?這怎麼回事,難道,他已經祛除了先祖標記?」

「不可能,炎神道是聖火族進化者,不可能祛除聖火族標記,當年的那一戰,他也未能將神碑與他的聯繫斬斷,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屏蔽神碑感應之地。」風族之人開口道。

「屏蔽神碑感應?」 花開一季,花落千年 炎無生面色微變,道:「該不會是……」

「圖騰!」火尊面色狂變,連忙轉身衝出山谷:「圖騰獸消失,當時炎神道肯定就藏在圖騰之中。」

「快去看看。」想到圖騰,一群人不敢有絲毫耽擱,瘋狂沖向圖騰之地。

……

「廚神,你這酒真烈啊。」炎神道有些迷糊,醉醺醺地道。

「那是你酒量太差了。」何凡鄙視地道,好吧,他也有點頭暈,這酒也不知道塞了多少東西釀造,何凡感覺有點上頭。

「嗝,不愧是天下第一,沒叛神獸了,這酒還怎麼喝?」炎神道啃完最後的獸爪,不滿地道:「廚神,你吃的太多了,本神都還沒解恨。」

「那就不吃了,出去走走。」何凡提議道,頓了頓,又道:「本神摸清楚了,叛神餘孽的命脈,在三件東西上,一是孽神進化法,二是叛神碑,三是他們的聖火,也就是孽火。」何凡拉著孽神道衝出岩漿湖泊。

「孽神進化法?孽火?當初他們還用孽火燒本神,可是,他們低估了火神,火焰,怎麼可能燒死火神?真是愚蠢的凡人。」炎神道一臉不屑地道。

「孽火燒不死火神,但卻是迷惑人心之物,為何那些人會叛神,就是因為這三大命脈,將他們迷惑了。」何凡帶著他離開屏障,又灌了口酒說道:「只要將這三件東西毀去,那些叛神族,就會回歸你的麾下,信仰你。」

「叛神碑針對本神,廚神你又不願意出全力,本神如何才能毀去?」炎神道不滿地道:「廚神,你為何不願意與本神聯手,雙神聯手,天下無敵。」

無敵你大爺!

何凡很想抽他一巴掌:「你知道孽火在哪么?」

「知道,剛才叛神碑上就是孽火。」

「那別的地方就沒有孽火了?」何凡皺眉。

「有,在叛神餘孽什麼聖火殿內。」炎神道說道。

「那就先毀掉孽火,再毀掉孽神進化法,不過,最好不要毀掉。」何凡說道。

「為什麼又不毀掉?」炎神道不解地看著他。

何凡思索著道:「根據本神推測,若是能集齊孽神進化法和孽火,能夠削弱叛神碑,那時候,才是雙神聯手,毀掉叛神碑的時候。」

「能削弱?」炎神道眉頭緊皺,想不明白,但還是重重點頭道:「你是天下第一,你懂得多。」

「那就好好聽天下第一的,帶路去聖火殿,我們快點,別讓叛神餘孽有了防備。」何凡催促道。

「廚神,跟上了。」炎神道速度猛地暴增,雖然醉了,但還清醒。

何凡進化之力運轉周身,酒氣盡散,跟著炎神道而去,至於後面的圖騰獸,他裝進了紫金鍋和籠子,其餘的吃了,一頭也沒給南方留。

聖火殿。

常年有一位釋靈九級頂峰把手,兩道醉醺醺的身影到來,守護者瞬間出現,擋在門前:「你們是什麼人,可有盟主之令?」

「叛神餘孽,見到本神,竟不跪拜!」

血刀乍起,刀鋒閃過,炎神道踉蹌的身子,出刀卻是格外的穩。

「你是炎神……」

噗嗤

話音未落,血刀歸鞘,炎神道冷視屍體:「瀆神者,唯有滅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