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皇紫氣之魂。無法轉世,其靈魂自然會有怨念。而這樣的怨念卻是會隨著其靈魂被封印的時間越發的長而越發的濃郁。最終當帝皇紫氣之魂的怨念上升到了一個極點的時候,便是產生了質變,屍煞產生了。

屍煞誕生,而且還是身具帝皇紫氣的屍煞,其可怕之處自然是不必多說,可是不要忘了,典籍中還有著一句,紫銅鑄甲。這紫銅甲乃是專門用來鎮那身具帝皇紫氣的屍煞形的屍甲。

其內部布滿了鎮壓屍煞還有靈魂的陣法,帝皇紫氣屍煞形成之後根本就是無法動彈一根手指頭。僅僅是只能那麼眼巴巴的躺在其自己的棺木里。不停的受著心靈的折磨。要知道這帝皇紫氣屍煞可是會帶有生前的全部記憶的。叫一個正常人一直拘禁於棺木之中。這種情況即便是一個性情溫和的人到了最後都是也會變的暴戾無比了。

當然世間之事沒有十全十美的,紫銅甲乃是後世之人所造,最早出現於汗出,為當時劉邦稱帝后鎮壓項羽之魂而特造的。

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能看出什麼缺陷,而且就是幾百年後那西漢已滅,東漢建立的時候,東漢的開國皇帝前往觀察項羽還有後來漢代捕捉的身懷帝皇紫氣的寥寥數人製成的帝皇紫氣銅甲屍的墳墓的時候,也是沒有發現什麼異變的。

可是事實上異變並非是沒有。僅僅是當時的那位東漢的開國皇帝沒有發現罷了。異變第一次進入人類修鍊界的視野還是始皇第一個人感受到了這鎮壓帝皇紫氣之魂的下場。

那可以鎮壓帝皇紫氣屍煞的紫銅甲居然是僅僅能夠震住先天級別之下的帝皇紫氣屍煞。而一旦這隻屍煞經過了孜孜不倦的常識性煉化鎮壓他的那套紫銅甲數百年乃至上千年之後,在加上強大的怨念注入了那紫銅甲之內。鎮壓帝皇紫氣屍煞的紫銅甲赫然是會詭異的發生變異。

其陣法受怨念還有帝皇紫氣常年累月的熏陶,最終會同整個帝皇紫氣屍煞融合為一體,成之為帝皇紫氣銅甲屍。

帝皇紫氣銅甲屍本身有帝皇紫氣之魂。外有千年怨氣祭煉的紫銅甲加身,本身受盡千年孤獨的折磨,性格乖戾。 婚成名就:歡喜娶妻一點通 秉性暴虐。

始皇帝不行,前往征討湘西鬼蜮的時候不幸遇到了這傳說當中的帝皇紫氣銅甲屍。一戰。八千始皇精銳全軍覆沒,始皇重傷。僅帶著七十二名貼身侍衛殺出了湘西鬼蜮,但是還未達咸陽皇宮卻是就因為傷勢爆發而死在了路上。

那一戰,始皇帝雖然是帶著了專門鎮壓屍鬼的照屍鬼鏡,可是依舊是無法鎮壓住帝皇紫氣銅甲屍,而自那之後,照屍鬼鏡鎮壓三階一下一切屍鬼的名頭便是傳了出來,原本是個嘲諷這照屍鬼鏡的說辭,但隨著歷史大環境的逐漸變更,到了如今的今天這句話卻似乎成為了讚揚照屍鬼鏡強橫無比的招牌了。

柳長老不願意動用照屍鬼鏡,那是因為照屍鬼鏡僅僅是只有離體的時候才能傷敵鎮屍,但他本身如今早就是一名壽元將盡的人,之所以沒死卻是全都是由於這照屍鬼鏡被柳長老自身祭煉后,照屍鬼鏡特殊的功效可以凍結壽元流逝。所以柳長老才是能夠憑著他那為數不多的壽元依舊存活到了今天。

盡三百年,可是柳長老卻是依舊沒能突破先天,這不得不說也是他煉化了照屍鬼鏡之後的最大損失了。

照屍鬼鏡乃極陰之物,雖然能夠煉化,可是就是秦皇自已都是沒有將其煉化,由此可見其煉化后的弊端是何等的可見。

生人煉陰物,卻是陰陽抵觸,修為再想進步卻是極難的了。而且陰陽相吸,煉化了照屍鬼鏡再想將其同自己的聯繫分開卻是再也不可能了。

所以實際上柳長老縱然是煉化了照屍鬼鏡卻是也並非得到了永生。而是借著照屍鬼鏡的功效將其轉變為了一隻活死人而已。一個壽元不斷流失,但是卻極為緩慢。突破無望,靜靜等死的可悲之人。

然柳長老貪生執念尤為的強烈。即便是他煉化了這照屍鬼鏡之後發現了這樣的事實他也是不後悔的。因為若是並非如此的話,他早在一百五十年前他就是已經死了。人只有活著才有希望。

荊軻給柳長老的感覺便是那典型的咬人的狗不叫的屍物。雖然荊軻時而面帶和煦。但是其體內強橫的力量卻是毋庸置疑的。這一刻雖然荊軻還是沒有出手將柳長老的命留下,但是下一刻就是不一定了,所以柳長老先前就是一直在踟躕是不是要拼著損耗大量的壽元而將釋兵解決了。

想來想去他柳長老貪生的執念都是沒能令他下定決心,到了最後還是他救治羽揚的時候,無意中透發出了照屍鬼鏡的光輝,引起了荊軻的注意。

而這個注意之後卻是柳長老沒有想到的,荊軻居然暴怒而下了死手,太過突然,同時荊軻的氣勢也太過駭人。情急之下柳長老也是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就是將照屍鬼鏡給召喚了出來。

聽到了意料之中的荊軻的慘叫,柳長老不禁臉上露出了瘮人的獰笑,與他平日里飄然出塵的修道者的氣質完全的不同。此刻柳長老的形象分外的險惡。

「這是你逼我的,我今天就叫你知道知道即便你是一名五級封號宗師屍修,也不夠在我面前張狂的。」感受到自己那一百五十年都流逝極為緩慢的壽元僅僅在這一刻瞬間加速流逝了起來。一種死亡迫臨的感覺,令柳長老此時的心境直接進化為了最癲狂。

「除非你是先天屍修,否者你死定了!」森森的聲音響徹兵氏茶園。所有處於兵氏茶園內的兵氏的成員全都是聽到了柳長老那必殺的宣言。

但此刻卻是並沒有一個人出來打算救一救荊軻的,到不是荊軻做人失敗。而是亡靈類生物皆是會受到照屍鬼鏡的震懾。此刻他們根本就是鼓不起那個勇氣靠近照屍鬼鏡。這是源於靈魂上的震懾。當然這也是照屍鬼鏡的功效之一。辟邪之物。

但此刻卻是並沒有一個人出來打算救一救荊軻的。到不是荊軻做人失敗。而是亡靈類生物皆是會受到照屍鬼鏡的震懾。此刻他們根本就是鼓不起那個勇氣靠近照屍鬼鏡。這是源於靈魂上的震懾。當然這也是照屍鬼鏡的功效之一。辟邪之物。

而兵氏其他的普通成員,他們雖然也算是修鍊者,可是卻是徹徹底底的低級體修,於靈魂之上並不照普通人強上多少。柳長老同荊軻交手的時候放出的些許氣勢就是足夠震懾他們的心靈的了。

除了心靈上的震懾之外。更多的卻還是靈氣威壓之上的震懾。這個時候兵氏之內還能保持清醒狀態的也就是寥寥數人二人了。

紅雲紅玉二人清醒著。孫典樂也清醒著。同樣歐陽晴也是清醒著。

但是由於這柳長老的實力也是不弱的,怕這柳長老若是使什麼詭計的話會傷到兵氏這些修為不高的人群,所以荊軻並沒有準許他們距離太近觀看他同柳長老的交手。而事實上先前所有人也都認為只要是荊軻親自出手的話。那根本就算不上是同那柳長老交手。也就只能算是解決麻煩而已。因為長久以來荊軻給這些兵氏的殭屍厲鬼的印象一直都是無所不能的。

可是無所不能的荊軻也是有遇到對手的時候,事實上這照屍鬼鏡的出現當場就是令所有在遠處遙遙觀戰的那些殭屍還有厲鬼們的心給提了起來了。

照屍鬼鏡是屍鬼一族內的傳說。曾經有著無數的殭屍厲鬼縱然是縱橫于山林之中,可是最後還是被這面照屍鬼鏡照出。屍骨無存。

照屍鬼鏡除了鎮屍除鬼織之外。同樣也有著尋找是屍鬼的能力。所以照屍鬼鏡在屍鬼一族內部流傳的印象一直都是等同於死亡的。只不過這面鏡子先秦以前就是已經失蹤了,是被人收藏了,還是已經毀滅於了歷史之中。沒有人知道。

而今天通過荊軻還有柳長老的交談,這些屍修還有鬼修赫然明白過來原來這面照屍鬼鏡並沒有別毀掉。而是被始皇收進了皇陵,而今天卻又是被盜出皇陵出現在了這裡。

荊軻一聲慘叫令那柳長老獰笑的更劇烈了。壽元流逝,等同於流逝生命,如此大仇,不共戴天,今天,他柳長老不用照屍鬼鏡將荊軻化成一灘屍水都是不會罷休的。

照屍鬼鏡,除了先天屍修之外,任何屍修皆是無法反抗的。帝皇紫氣銅甲屍未達三階根本不能行動,而一旦破棺而出。也必將是一隻先天級別的帝皇紫氣銅甲屍。

照這個情況看,荊軻今天是死定了,但是事實上呢。

「啊!你以為僅僅是一面照屍鬼鏡你就能殺掉我荊軻了嗎?做夢!」

凄厲的慘叫之後隨即荊軻便是悄然無聲了,也不掙扎於照屍鬼鏡之下了,沐浴在照屍鬼鏡的死黃-色鏡光之下,荊軻恍若就是一個沒事人似的。絲毫不像是一隻屍修被照屍鬼鏡罩住后的表現。

荊軻如此的表現令柳長老的瞳孔猛然就是一縮,隨即一個驚人的念頭瞬間湧上了他柳長老的心頭。

「不!這不可能,你不可能是!」

面無表情,冷冷的盯著柳長老。荊軻此刻既沒有皺眉,也沒有任何其他的表情,但是就在這樣的一張平淡無奇的表情下。一股浩瀚的威壓瞬間就是席捲了整個兵氏茶園。整個兵氏茶園瞬間就是被這股氣勢所包裹。

這股氣勢包裹了兵氏茶園后還不滿意,甚至於朝著更遠的方向散播而去。

「先……先先天屍修!」荊軻此刻的氣勢浩瀚無邊。顧盼之間流露出的那股超然於凡人的氣質無不顯示了荊軻真正的實力。其本身赫然是一隻已經步入了先天的屍修!

紅雲紅玉回歸四魄方成階位修為,而荊摩五魂回歸。方成二階,荊軻六魄全回。能夠達到先天自然也不是什麼能夠令人吃驚的,地方。曾經釋兵就是通過六魄屍修魂魄回歸的數量上猜測荊軻可能是達到了先天強者的境界。

可是釋兵能猜到。卻是不代表別人也能猜到的。首先一名先天級別的屍修出現這意味著什麼,普通的兵氏成員可能不知道。但是作為殭屍還有厲鬼一族的族人們卻是全都明白的,那分明就是若是荊軻能夠支持他們重立鬼蜮的話,那麼湘西之地又將可以回歸屍鬼一族的懷抱了。

而柳長老也同樣清楚,修鍊界無任何一名先天人類修鍊者,而如今屍鬼一族居然是忽然蹦出了一個,這分明就是代表著修鍊界很可能就是要變天了。

但變不變天的他柳長老已經是無心挂念了,因為他已經是活不到那個年歲了。就這麼一會的功夫。由於照屍鬼鏡離體所造成的壽元急速流失。

煉化了照屍鬼鏡的後果就是這樣的,照屍鬼鏡永遠不能離體,否則一時三刻,原本你即便還剩下幾年的壽命在煉化照屍鬼鏡之前,照屍鬼鏡離體,這幾年的壽元也會很快流失乾淨。

照屍鬼鏡離開他柳長老的身體已經是為時不短了,在加上荊軻本身是一名先天屍修的這樣的消息太過震撼,想到荊軻不會放過他的事情而感到絕望,兩廂一相加,柳長老的壽元這個時候居然是已然耗盡了。

荊軻沐浴在照屍鬼鏡之下,一臉的平淡,靜靜的瞧著柳長老本人,感受著其體內的壽元快速的流逝殆盡。荊軻此刻心中的心情可謂是百感交集。

「終歸還捨不得不解除了力量封印。師傅你的預言固然沒錯。不過既然已經暴露了,那我也就索性暴露到底。」

柳長老的壽元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流逝殆盡。生機斷絕。柳長老的身體轟然倒地。再觀柳長老已然是死屍一具了。

照屍鬼鏡原本已經是被柳長老煉化了,可是此刻柳長老已經死去。照屍鬼鏡又變成了無主之物。原本肆意的死黃之光瞬間收斂,而後原本還似新銅的照屍鬼鏡居然是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布滿了碧綠的銅斑。

好不意外照屍鬼鏡變成如此平淡無奇之物。荊軻知道那是照屍鬼鏡成為無主之物的時候對自己的保護措施。(未完待續。。)

… 好不意外照屍鬼鏡變成如此平淡無奇之物。荊軻知道那是照屍鬼鏡成為無主之物的時候對自己的保護措施。

氣機牽引,照屍鬼鏡先是自由落體,然突然又朝著荊軻的方向飄去。

將其收入自己的青銅戰甲的夾層之處。照屍鬼鏡這種對於屍修有著極大克制的東西,荊軻自然是不會不重視的。

雖然他本人是用不到,但是一有時間荊軻便是打算將這照屍鬼鏡送回黑府地宮去。荊軻可是沒有打算將這照屍鬼鏡送還給始皇陵的打算。本身跟始皇帝有仇不說,當年載到始皇手中,可謂是荊軻最為在意的事情之一。而且始皇陵乃他師公還有當時的四位世外高人合力建造。

其內機關密布,而那裡又並非黑府地宮,荊軻曉得如何安全進入的方法。一個不小心便是會有生命危險。別看他荊軻此時是先天級別的實力。但是始皇陵能夠這麼長時間沒有被其他的強者盜取。縱然是先天強者也是有著無數人覬覦始皇陵內的諸多寶物還有古籍資料的。

可是沒有人得逞,這不得不說是始皇陵內部機關之厲害。

要說黑竹道人為什麼要幫助始皇帝修建皇陵呢。按理說如同他這樣的世外高人,即便是始皇帝見著了也是不得不給面子的。

這其中可就是涉及著很多不足以外人倒也的秘密了。要知道始皇帝可是一位身具帝皇紫氣的天命皇者。而幫助這樣的天命皇者能夠有什麼樣的好處,就不是荊軻這樣層次的人能夠知道的了。

也是只有達到了黑竹道人那種已經是可以溝通冥冥間天意的人間絕頂強者。才是知曉真正的內幕因素的了。

「哼哼,遙望虛空,絲絲冷笑!就知道你們這些人的鼻子間。人間哪裡出現先天強者就有你們的身影。怎麼就憑你這種實力以為就能收走我荊軻的魂魄嗎?地府的走狗,歷魂使!」

荊軻面帶冷笑。對著天際一個方向的一點,憑空說著這樣同此時的場景毫不相關的話。

但說到最後荊軻的話語居然是涉及到了地府。這不得不使一直在遠處旁聽的那些殭屍厲鬼們再度被荊軻的話給震撼了。

原本荊軻是一名先天屍修的事實就是已經夠駭人的了。沒想到今天在這裡居然是又見到了那傳說中令厲鬼屍煞們談之色變的歷魂使出現在這裡。

地府,人間傳說中掌管幽冥的組織。十殿閻羅,黑白無常。牛頭馬面,這些即便是凡人都耳熟能詳的地府鬼仙一直都是人們心中的某種潛意識的信仰。

圍繞著地府而產生的神話故事乃至於今天的電影電視劇都是有很多的。但是卻是沒有一個人能夠證明這個世界上是真的有地府這樣的地方存在的。

凡人們不清楚,但是這人間的厲鬼殭屍卻是清楚的知曉這世界之上是真的有地府這個地方存在的。

死去的亡魂也是知道。雖然牛頭馬面這樣的鬼仙是否存在他們不知道。但是最為常見的,負責拘捕人間的厲鬼之魂的歷魂使,收集普通人魂魄的引魂使。這些殭屍厲鬼他們卻是全都知道的。

引魂使沒有什麼。他是人間能見到的地府的最底層的鬼差。曾經釋兵見過一隻引魂使。青面獠牙,沒有過多的記憶,腦中僅僅只有簡單的命令。雖然是有著鬼差之名,但在釋兵看來引魂使卻僅僅只能算是地府的奴隸罷了。為地府辛辛苦苦的工作。但卻是沒有任何的好處。因為他們的靈魂之中根本就沒有那個意識。

引魂使殭屍厲鬼並不害怕,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多少戰鬥力。但是歷魂使卻是不一樣了。歷魂使數量不多,但是曾經流傳於殭屍厲鬼口中的那些歷魂使的實力卻是全都為不可抗拒級別的。具體的實力他們也是不清楚,因為差的太多,所以他們也是感應不到。

但是荊軻卻是知道這歷魂使的實力的,能夠成為地府歷魂使的靈魂全部都是最低為先天級別的。

鬼氣鑄體,先天之魂,地府冥甲。巡查人間。

歷魂使是每個厲鬼心目中的惡魔,絕大多數的厲鬼全都會老老實實的躲起來。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由於這歷魂使的存在,雖然歷魂使的數量不多,但是只要是見著,就是少有厲鬼會逃過歷魂使的拒捕的。

歷魂使雖然僅僅是靈魂體,但是其擁有地府冥界的鬼氣鑄體,還有諸多的地府秘法,其戰鬥力絲毫就是不下於有身體的同級先天強者的。甚至由於地府所傳承的詭異功法,較之人間修鍊界的不斷沒落。地府歷魂使在人間幾乎無敵。

在眾多的殭屍還有厲鬼的心中,地府歷魂使卻是僅僅只抓捕人間的厲鬼還有屍煞的靈魂的。連帶著還有拒捕殭屍的任務。但是荊軻卻是還知道令一個驚為天人的秘密。那就是這地府歷魂使還兼有收集先天魂魄的任務。

古秦時代,那個時候人間還有著眾多的超越三階的強者,他們已達了人仙之位,也就是傳說當中的四階,結成了元嬰。

那個時候人間修鍊者的實力還是極為強悍的,地府歷魂使在當時的人間並非是人人懼怕的存在。

地府從那個時候就是開始收集先天強者的靈魂了,雖然人間修鍊者不知道他們要那些魂魄幹什麼。可是很多的人仙級強者都是有著先天強者的弟子的。弟子壽元耗盡,可是其師父又是捨不得自己弟子。不希望做自己的弟子轉世不知道什麼地方去。更有修為越高的人對天地法則便是越發的有著深層次的理解。很多至強者都是不相信地府這個存在,同樣也不相信所謂的六道輪迴。要知道地仙級強者的元神就是可以不經過六道輪迴而直接轉世的。以自己強大的念力抵制六道輪迴。或者是避過地府的歷魂使而在那之前之間投身於母體體內,編碼身體。轉世輪迴,地仙輪迴甚至記憶都是可以保留。但是進過了六道輪迴記憶卻是不會存在了。

人仙級的強者就是已經可以憑藉自己本身的實力強行達到幫助自己的弟子進行避開六道輪迴的轉世了,既將自己弟子的先天之魂直接注入一位母體,而後等待那名弟子的降生,當然降生的弟子卻是不會在擁有前世的記憶了,別說是他,就算是人仙級別的元嬰強者也是不能保留有前世記憶的。元神不成。靈魂會在編碼身體的時候將前世的記憶全部忘卻。

古秦時代地府歷魂使並非人人懼怕,當時的歷魂使在人間偷取先天強者的靈魂卻是也偷偷摸摸的進行。不似後世的明目張胆。

要知道很多先天強者可都是有著更為厲害的師傅的。但是到了後來,隨著人間修鍊界沒落,人仙逐漸都退出了歷史舞台。先天強者卻是成為了人間的至強者。這個時候地府的歷魂使卻是要比之前囂張的多了。

一改曾經的僅僅是偷取先天之魂,既趁著剛剛死亡的先天之魂迷茫不醒的時候,將其擄走,帶到哪裡沒人知道。也許是地府。也許……

再後來歷魂使已經到了攻擊先天強者之後直接劫魂的地步。

人間的先天強者為什麼這麼少,並非是後天到先天的功法全部失傳了,當然失傳了大部分也是先天強者稀少的原因,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地府歷魂使的偷偷劫掠。

修鍊界沒落是古秦之後的兩千年裡漸漸才形成的,但是荊軻卻是知道外界人間修鍊界的這樣的一個情況,為什麼呢?

因為早在荊軻的師傅紅姬還有他的師公黑竹道人還活著的時候,荊軻就是曾經聽過他們二人說過。這未來人間修鍊界將會沒落到如何的地步。

人間沒落,地府的歷魂使逞凶。如此荊軻自然是不會甘心,曾經請求過師傅出手幫人類修鍊者避開這樣的發展趨勢。但紅姬還有黑竹道人卻是全都是一個論調。此為定數。人間本無修鍊者,而後出現了修鍊者,盛極而亡。乃是定數!

而後荊軻又是問過他師傅。這人間要是沒了修鍊者的話,地府歷魂使豈不是失業了?

這個問題紅姬回答不上來,最後還是黑竹道人給荊軻解了惑。

三千大世界,十萬小空間。六道輪迴,萬千星域,人間,這世間又豈止是只有這一個人間。

當時黑竹道人說出這話時候的表情還有心境,荊軻至今難忘,那是一種感慨,感慨天地之威,感慨浩瀚宇宙,感慨時間無盡。感慨秘密永不澄清。

「哼,既然都已經這樣了,你還藏什麼!出來!」荊軻一聲厲喝,而後強大無比的屍氣匯聚成一股驚人的力量瞬間就是砸向了天際的那一個點。

「嗡!!!!」

巨大的力量並沒有咋空。一聲巨響,空間一陣扭曲,而後一名身著全覆式黑甲的影響憑空的出現在了半空。

「嗡!!!!」

巨大的力量並沒有咋空。一聲巨響,空間一陣扭曲,而後一名身著全覆式黑甲的影響憑空的出現在了半空。

來者正是當日釋兵等人離開之後出現在黑府地宮的那地府鬼差,歷魂使。冥界戰甲。幽冥之氣。歷魂使漆黑瘮人的戰甲下是透露著一雙猩紅雙目的漆黑之魂。

歷魂使是靈魂體。如此體質應當是最適合穿梭於陰陽兩界了。

但到底歷魂使是如何穿梭陰陽的,修鍊界卻是沒有一個人知曉,或者是有人知曉,但卻是秘而不宣而已。

畢竟人間的人即便是知道了地府的去往之法也不算是什麼好事。陰間,也成為冥界,那裡並非是生靈應當去的地方。

冥界作為同傳說當中達到天界相同等級的高層空間。其內不定隱藏著如何實力強大的神靈了。

僅僅是人間界的修鍊者,即便是到了人仙地仙層次都是不一定敢輕易的涉足那裡的。

此歷魂使同當日出現在黑府地宮那隻歷魂使顯然不是一隻。因為二者表現出的實力明顯的不同。這此時的歷魂使卻是要比當日達到那隻歷魂使弱上太多了。

可荊軻並不知道他們走後黑府地宮造訪了那麼一位不速之客。所以也就是無此比較了。

「嗡~~~~~~~~~~~~~~!」

這隻歷魂使手中持有的武器乃是一把巨大的鐮刀。看來並非是西方傳說當中的死神手中是持有死神鐮刀的。這東方的歷魂使也是有手持鐮刀的。

不對!或許那傳說當中的西方的死神卻並非是什麼單純的死神。而其真正的身份卻是這歷魂使罷了。只不過那西方的死神卻是要比這東方出現的歷魂使多了一層冥甲戰甲罷了。

但若是在冥界戰甲之上再加上一件黑色的斗篷的話。那麼歷魂使搖身一變便是人間死神了。

地府之事,荊軻所知道的並不是很多,黑竹道人還有紅姬對地府顯然是有著很大的忌憚。有些事情荊軻明顯的就是感覺到黑竹道人還有紅姬是知道的。可是他們二人卻是由於忌憚什麼而不敢輕易的說出口。

一直以來地府在荊軻心中都猶如一片巨大的烏雲,遮蔽在他的心頭之上,使得荊軻的心情十分的壓抑。尤其是在荊軻轉為屍修之後,雖然荊軻從來沒有正面承認過,但是其內心深處那對於地府的深深恐懼卻是切實存在的。

荊軻他怕,他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地府會派出更厲害的鬼差來收拾他們這樣的人間先天屍修。

好在除了先天級別的歷魂使之外地府更高級別的鬼差卻是從來都沒有現身過,荊軻也是可以得以以此勸慰自己。地府管轄的可不僅僅是他們這一個人間而已。三千大世界。十萬小空間,萬千星辰,六道輪迴不知道多少生靈。他這樣的角色在整個大環境下也不過是一個小角色罷了。地府怕是也不會抽出那麼多的精力來對他們這樣的人趕盡殺絕的。

事實上也正如荊軻想像的那樣。荊軻還有釋兵是生活在地球的。而地球可以說是一個人間。但是除了地球,整個宇宙卻是還不知道有多少存在生命的星球。這樣算下來,地府即便是有多少人手也是不夠分的。

歷魂使在人間界出現的數量不多,這不正顯示了地府的人手緊缺嗎。

歷魂使整個級別的鬼差在人間界一般都是一個區域內有那麼一名的。換算下來。也就是那麼z國的一省一地能分上一個也就不錯了。

厲魂使更主要的任務則是整合那些引魂使收集到的孤魂野鬼。他們都是屬於陽壽不禁的人。陽壽不盡。殘存的部分陽壽則就是會殘存在死者的靈魂上。這絲陽壽處於肉身之上是可以延長壽命的。但是殘存在靈魂上面卻是丁點的用處都沒有,而且不僅沒有,甚至於其靈魂還會因為這絲陽壽而造成六道輪迴不收的現象。因為六道輪迴是轉生靈魂的,靈魂乃是陰屬性的物質,而陽壽卻是陽屬性的物質,有著陽壽殘留的靈魂六道輪迴自然是不會收的。

說來也奇怪,雖然並非是所有橫死也就是陽壽未盡的人的全部陽壽都是會殘留在其靈魂上,僅僅是部分殘留。可是這些壽元等到流逝完全的話卻是差不錯等於那些陽壽母體全部流逝所需要的時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