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就在林寒低下頭的瞬間,他立馬神色一變,大叫一聲,直接唰的跳躍到遠方。

「雪兒師姐,不好意思,我去去就來!」

林寒的聲音消失在了原地,因為,他發現,自己不僅焚燒了周圍百里大地,更是焚燒了自己的所有衣衫。

遠處,看著林寒那略帶狼狽的離去身影,赤雪兒輕啐一聲,但美眸中卻是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得逞笑意。

不到一刻鐘。

唰!

一道身影從遠處飛射而來,正是林寒,此時他已經穿好了一套衣衫,踏步來到了赤雪兒的面前,不由撓了撓頭,道:「雪兒師姐,你剛才沒看到什麼吧?」

「沒有。」

看著林寒那撓頭的模樣,赤雪兒不知為何,心中閃過一絲暖意。

還好。

自己這位小師弟,乃是原來的那個小師弟。

赤雪兒知道,林寒並沒有因為成為第五聖子,就變得不近人情、高高在上。

她最怕的就是這個,但現在看到林寒在自己面前那撓頭的模樣,赤雪兒嫣然一笑,伸出玉手,摸了摸林寒的臉龐,調笑道:「小師弟,就算我看到了什麼,你在師姐面前,還需要害羞嗎?」

「這件事,雪兒師姐你千萬不要傳出去。」林寒點點頭,隨即也是伸手攬住赤雪兒那柔軟的腰肢,笑著道。

「放心,我不會傳出去,不過…小師弟,你膽子越來越大了呀,一見面就要佔師姐便宜。」赤雪兒說著,並沒有像之前幾次調戲林寒一下就止手。

這一次,她反而將身軀向前湊了湊,淡淡清香彌散,赤雪兒盯著面前林寒,緩緩道:「小師弟,五尊大比就要到來,這段時間你一定要小心,我聽說,潛龍榜天榜上的不少天驕,都注意到了你,似乎要對你提前出手。」

「雪兒師姐放心,那些人,我還不放在眼裡,他們敢來,我就敢殺。」林寒出聲,語氣帶著一種霸道、冷意。

「小師弟,大話別說得太早了。」赤雪兒嬌哼一聲,略帶無奈的搖了搖頭,玉手捏了捏林寒的臉,道:「既然我爹當年的傳承大日乾坤劍你已經領悟,這劍冢,對你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易大師讓我來尋你,準備啟程去海神拍賣會。」

「好。」

林寒點點頭,鬆開了攬著赤雪兒腰肢的手臂。

兩人轉身,朝著劍冢外走去。

「林寒,一個螻蟻罷了,你有什麼資格,成為第五聖子,還敢挑釁本少的遮天盟?」突兀地,一道驚天動地的冷喝聲,在整個天劍門中響起。

隨即。

「轟隆」

空間震鳴,天穹昏暗,一隻巨大無匹的手掌,從劍冢外的某處空間深處伸出,轟然抓向林寒所在的劍冢。

這一瞬間,林寒神色猛地一變。

他感覺到,一種無比恐怖的氣機,鎖定住了自己,仿若,一頭洪荒猛獸,盯上了自己。 等等,怎麼好像哪裡有些不對……

姑蘇北望抬起頭看向藍瀟,「你,你為什麼叫他陸寒徹……」

藍瀟點開手機,「喏,這是今天一早的新聞。陸浩辰宣布自己重新改回原來的名字——陸寒徹,我們大家都還在討論這陸少,最近是怎麼了,怎麼一個名字換來換去的……」

姑蘇北望搶過手機,看著新聞上一臉冷峻矜貴的男子,男子的目光冰冷的直視著前方。

癡纏不休:冷情少爺的蝕寵 姑蘇北望眨了眨眼睛,一時有些錯覺,說不出哪裡有些怪。

「對了,陸家今天晚上舉辦了一個酒會!邀請了整個C城的名門望族!一定很好玩的!我們一起去吧!」

藍瀟看著姑蘇北望笑的賊兮兮的,看著她的眼神里滿是,「你懂得啦!」的樣子。

姑蘇北望痞笑,「你是想見厲千陽吧!對了,你們的婚事籌劃的怎麼樣了……」

藍瀟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上的戒指。

「怎麼了?這是……」

她前後去尼羅河也沒有多長的時間吧,這是怎麼了。難道又出什麼事情了?姑蘇北望放鬆的心又收緊了起來。

「他家……還沒來我家……」

姑蘇北望笑,「你也知道的,厲先生一定很忙的。給他們點時間,我相信很快就會來和你父親商量婚事的!放心啦!你可是藍瀟,美貌與才情並重的藍瀟啊!多少貴公子搶著上你家的家門提親呢!」

藍瀟笑出聲,微昂起頭,挺直了腰身,「也是哦!我可是姑蘇北望的閨蜜!」

「這才像你!走吧,挑衣服去。」

「對!晚上我們要驚艷全場!」



C城陸氏酒庄前,藍瀟一身粉色蓬蓬裙,配著一件皮草,完美的遮掩住了她微凸的小腹。而姑蘇北望則是一身白色的長裙,清純典雅。

藍瀟挽著姑蘇北望的手走進酒庄大門,姑蘇北望老遠的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一身黑色西裝一臉冷峻的站在那裡對著來的賓客點了點頭。

藍瀟推了一下姑蘇北望,笑的意味深長,「哎,你的面癱臉先生!」

姑蘇北望睥睨著藍瀟,「現在懷孕了膽子也變得以前更大了啊!以前見你還比較憱他啊!」

掌御諸天時空 藍瀟扮了個鬼臉,提著裙子往吃的那一堆走去。

姑蘇北望看了一會陸寒徹,勾著嘴角的笑意緩緩走到他的跟前。

陸寒徹看了一眼姑蘇北望禮貌的點了點頭,便要轉身從姑蘇北望的身旁走開。

姑蘇北望微楞,喊了句,「陸寒徹!」

陸寒徹停住了腳步,偏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著姑蘇北望,「有事?」

從陸寒徹的臉上姑蘇北望見到他對自己的茫然,姑蘇北望也很茫然啊。她完全不懂這是怎麼回事,大腦的記憶還是停留在他們站在古墓之中互相炙熱的擁抱著的場景。戀人之間的見面如此的冷淡陌生,實在讓姑蘇北望摸不到頭腦……

「我是姑蘇北望啊!」

姑蘇北望指著自己著急的說到。天知道,大冷天里她著急的要出汗了。 「是遮天少爺!」

「沒錯,遮天少爺據說和皇室一位老怪物有所聯繫,這遮天蔽日的大手,應該就是傳說中那皇室一個無比恐怖的傳承,大遮天手。」

「遮天少爺果然強勢霸道,剛一回宗,就直接對林寒出手,似乎直接將其抹殺,太可怕了。」

宗門中,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浩浩蕩蕩的大手,從宗門深處抓出來,朝著劍冢方向殺去。

「嗡」

天宇顫動,遮天少爺出手,黑色的大遮天手,如同一片垂天烏雲,朝著劍冢中的林寒覆蓋而去,黑壓壓的一片,讓人悚然。

這一刻,林寒感受到了一種極其恐怖的威壓,降臨到了自己身上。

他身旁,赤雪兒也是俏臉大變,她深深明白遮天少爺的恐怖。

「劍!」

驀地,林寒出聲了。

他伸出手,身上衝出萬千劍光,凝聚成一柄斷天巨劍,「當」的一聲劈在了那大遮天手上,但卻是艱難抵擋,那大遮天手依舊如同橫空大岳,硬生生壓下來。

「螻蟻,你想要靠你的所謂劍道,抵擋本少的大遮天手,簡直是可笑!」

遮天少爺身影沒有顯現,自始至終,都是那充滿威嚴和霸道的聲音在長空炸響。

此時話音落下。

「咔嚓」

那大遮天手猛地釋放一種恐怖壓力,將那柄巨劍瞬間崩碎。

「好可怕。」眾多在宗門觀望的強者,都是目光一震。

遮天少爺,不愧為最為神秘的第三聖子,其實力,恐怕不下於第一和第二聖子。

這一次,遮天少爺出手,恐怕就算是掌教,想要護林寒這個第五聖子,都是沒法再出手了。

這種年輕一輩的爭鋒,老輩武者,不能出手。

「這一次,林寒恐怕要伏誅在遮天少爺的手上。」

「他們差距太大了。」

「遮天少爺行事,向來無所顧忌,他們兩人,其實倒是挺像的,只是林寒現在,還是太弱勢了,恐怕要被遮天少爺扼殺。」

周圍,不少人議論紛紛。

沒有人看好林寒,這個第五聖子,在所有人心中,還是太過脆弱,很容易折腰。

或許,林寒馬上,就要死在遮天少爺那大遮天手之下。

眾人目光閃爍,似乎看到了林寒被那大遮天手抹殺的一幕。

鏘!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驚天劍鳴,陡然從那劍冢中響起,似乎刺裂天穹。

「嗡」

眾人駭然的目光中,他們看到了,那劍冢之中,陡然升騰起了一輪璀璨的太陽,綻放可怖神光,普照四方天宇。

「那是什麼,劍冢中升騰起了一輪太陽?」

「這種熾盛的烈陽之光,還有那散溢虛空的絕世鋒芒,難道,是傳聞中那套劍術出世了?」

「你說的是……那套劍術?」

人群中,有老輩強者眼眸驚駭,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

「烈陽升空,一劍焚天!」

一道充滿無盡霸道的聲音,從劍冢中傳出。

隨即。

「轟」

一道絕世無匹的烈陽劍光,橫斷長空,鋒芒撕天,向空中那覆蓋下來的大遮天手劈去,威勢駭人。

這烈陽劍光,呼應天地大勢,將劍冢中埋葬的萬千劍意都是引動,凝聚起來,化為裂天巨劍,幾可斬斷一切。

唰!

林寒一步從劍冢踏出,抱著赤雪兒,手中銹劍,綻放烈陽神光,那無匹的劍光,涌動虛空。

「轟」

大遮天手和大日乾坤劍碰撞,發出恐怖的轟鳴聲,那餘波之力,將周圍聳立的山體,都是劃出一道道恐怖的溝壑,景象嚇人。

此刻,天宇都在顫抖,隆隆作響,遮天大手覆蓋蒼穹,烈日劍光可裂天地。

「大…日…乾…坤…劍……」人群中,有人艱難吐出五個字,神色蒼白,仿若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果然是這套絕世劍道武學出世了!」

「那林寒,在劍冢中,難道參悟了傳說我天劍門最為強橫的劍道武學,大日乾坤劍?」

無數人神色大變。

震撼!

無比的震撼!

震撼到所有人都是目光獃滯,口中發出模糊不清的呢喃之聲。

能夠與大遮天手爭鋒,在天火大國萬里疆域中,恐怕也只有他們天劍門的大日乾坤劍。

這套武學,曾經在一個傳奇人物手中綻放無與倫比的輝煌,震驚整個天火大國疆域,甚至是大國之外的疆域。

那傳奇人物銷聲匿跡后,獨屬於天劍門的劍道輝煌,也就此被人遺忘。

但今日,眾人再次看到了那絕世劍道鋒芒,聽著耳邊依舊迴響的「烈日升空,一劍焚天」的少年霸道冷喝聲。

縱然是一些老輩強者,不知為何,都是有些熱淚盈眶,心中顫抖。

天劍門沉寂太久了,終於要迎來第二個輝煌嗎?

「大日乾坤劍,你竟然參悟了大日乾坤劍?」遮天少爺驚詫的聲音在天穹迴響,他沉默下去,隨即所有的力量全部收回去,沒有人知道他這個時候在想什麼。

看到這一幕,眾人更是驚駭莫名。

林寒,竟然一劍逼退了遮天少爺?

雖然大多數人知道,林寒剛才那巔峰一劍,藉助了劍冢中埋葬的萬千劍意,才與遮天少爺硬撼了一招。

但要知道,林寒才多大年紀,踏入武道一途才多長時間?

這,已經是巨大的成就了。

「走吧。」

林寒看到遮天少爺收手,目光露出一絲冷意,他擁著赤雪兒,直接離開劍冢。

而接下來,經過一些有心之人的擴散,一個震動整個天劍門,甚至是震動整個天火大國的消息被傳了出來。

林寒,竟然是當年天劍門第一劍道奇才赤天歌的弟子。

所有人都是心中震撼,無數老一輩強者心中不禁回想起了當年赤天歌曾經的誓言。

他會尋找到一個比自己還要強橫和恐怖的後輩天才,擊敗君天帝,洗刷當年他所遭受的恥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