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廂知:……

「所以你今天這麼積極主動,就是為了這個?」

「對啊。」蘇曄笑得真假難辨。 隔天打遊戲的時候,徐廂知還是把蘇曄拉過來了,隨後她就接收到來自阿雪的充滿了八卦的眼神。

加上老妖和珞珞,一共五個人,只有蘇曄一個敵對幫派的,就顯得格外出眾。

徐廂知問他:「作為時不時就和天墮敵對的武盟副會長,你此刻是什麼感受?」

隊里的其他幾個人也在看著蘇曄,氣氛微妙。

「沒什麼感受啊,我是跟著師父來的,師父在哪徒弟就在哪,有問題嗎?」

宿長風乖乖的站在恆武之檬身邊,背著手挑眉朝阿雪他們三人拋媚眼,看得他們一陣惡寒。

估摸著要是沒有恆武之檬,宿長風和他們就提劍相向了。

老妖作為隊伍里的另一個男人,對於宿長風明目張胆的拋媚眼他簡直不能忍,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躲在珞珞身後抖摟,「珞珞,你上,把他打死。」

珞珞一個高冷御姐模樣,抽出自己的劍套反戳在老妖身上,讓他離自己遠一點,「不做任務你可以走。」

「誰說我不做了!我這不是沒調整好心態嗎!」

吐槽歸吐槽,雖然心裡覺得彆扭,但宿長風聽恆武之檬話的樣子還是挺讓人新奇,他們就勉為其難暫時接受。

阿雪大概也是不太能接受宿長風這鬼模樣,雖然對比會長對恆武姐的態度好上很多,是個更好的人,但宿長風這笑得也太賤了。

「恆武姐,你管管他。」阿雪在徐廂知耳邊告狀。

恆武之檬咳嗽兩聲,整個隊伍就安靜下來了。雖然恆武之檬已經不在天墮,可在幫會之中,她的聲望還是很高的。

「不扯上幫會,我們這就是一個做隱藏任務的隊伍,第一次組隊,大家就磨合磨合吧。」

有她這句話,雙方就算心裡覺得彆扭也暫且放下了那些不愉快的過往,徐廂知這才開了任務。

隱藏任務的劇情通常都承接所出的boss劇情,昨日徐廂知和阿雪把boss打死,今天劇情便是從這裡開始。

幾個人被送往一個廢舊的地牢,在陰暗的深處,隱隱約約傳來低聲啜泣。

像是個小孩子,哭著嗓音弱弱地喊著「娘親」「娘親」。

他們觀察了一遍四周,慢慢靠過去。

越是近了,那哭聲就越明顯。

在最深處的這間地牢里,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姑娘正趴在一個死去婦人的身邊,哭的正傷心。

見有人來了,她更是害怕的把自己身體往後縮,嘶啞了嗓子斷斷續續的開口,語氣里充滿了害怕:

「你、你們是誰?」

「你們也是來逼問寶藏下落的嗎?嗚……我的娘親已經死了,只有我的娘親才知道寶藏下落……」

擺在他們隊伍面前的懸空方框有兩個選項,一個是詢問小女孩是什麼寶藏,二是詢問小女孩的娘親怎麼死的。

隱藏副本被設定出來大概率就是為了各種挖坑,所以每次的劇情選項都是由隊伍里的人進行投票,少數服從多數來完成選項。

這個選項導致的劇情不同,獎勵也有差距,所以每次都能讓下本的隊伍討論半天。

然後全憑歐氣。

「恆武姐,你要選什麼,我跟你。」

阿雪總是無條件相信恆武之檬,只不過這次她才表現了不到一分鐘,隊伍里與其他人完全是兩個陣營的宿長風就嬉皮笑臉蹭過來,在恆武之檬開口前替她把話說了:

「我猜師父的性格應該會選擇第二個,是吧師父?」

就你話多!

恆武之檬瞪了一眼宿長風,嘟囔了一句:「我是師父還你是師父?」

宿長風立馬乖乖站好,「你是你是,師父請。」

「我選第二個。」

其他人:……反正他們跟著選就完了,阿雪和宿長風肯定是隨恆武大大的。

結果基本就這麼定了。

小女孩啜泣兩聲,雖然對他們還有些警惕,但也還是開口,臉上掛著晶瑩的淚珠,一邊哭一邊吞吞吐吐地回答:「我娘……我娘是被那個、壞蛋咒死的……他吹著笛,我娘親的肚子就好痛好痛……一直疼得死了……」

「後來……後來上面傳來的巨響、他說什麼……什麼事不好了……就走了……嗚……娘親……」

「所以這應該是那個boss下面的地牢。」阿雪分析道,因為得到了更多的線索,小姑娘哭著說了好半天,才勉強指出她口中壞蛋離開的方向。

此時的前方再次浮起兩個選項。一是先追可疑人,二是好好安葬小女孩的娘親。

這就不用什麼好說的了,之前她們已經選了關心小女孩的,這次必定也是。

果然,再選擇了第二個選項之後,白光直接帶他們來到小女孩的娘親墳前。小女孩也換上了一身孝衣打扮,正在對他們磕頭道謝:

「謝謝各位大俠,小憐無以為報,希望能跟在各位大俠身邊,報答各位大俠。」

小憐的話音剛落,一個穿著深紫色袍子的男人忽然出現,讓小憐頓時驚叫出聲,又是害怕又是憤怒的:

「是你!你害死了娘親,你……你是壞人!」

紫衣男人臉上露出笑容,似乎早就在這裡等著了。直接越過小憐,目光放在他們幾個人身上:

「我早就知道你們也是為了寶藏而來,可是你們太蠢,註定不能得到了,哈哈哈哈……」

「你!你這個壞蛋!」小憐尖叫起來,氣勢突然暴漲,在他們幾個還不知這是什麼情況的時候,猛地被小憐體內爆發的巨大力量震開,血條直接掉了一半。

而那個神秘的男人早就有所準備,退到了安全距離,隨後拿出一柄長劍,看樣子是要殺了小憐!

「珞珞拉血我拉條,先救小憐!」

每次的隱藏副本被套路多了,即使現在還不明白到底誰正誰邪是個什麼情況,但他們有預感,在事情沒清楚之前誰也不能死,說不定誰就是涉及到最終獎勵的關鍵了呢!

雖然宿長風和他們還是第一次組隊,可大家是不是滿級大佬,早被遊戲錘鍊了千百遍,反應還是很快。

阿老妖和宿長風作為兩個主攻,阿雪主控,哪怕是半條血也能拖住了紫衣人的腳步,再加上珞珞和恆武之檬的輔助,迅速把半血危機解決了。 「副會長,我都聽說了,你和天墮星河兩男搶一女的事論壇上沸沸揚揚的。」上一秒還疼得嗷嗷叫的傢伙,聽見宿長風這話,又開始嬉皮笑臉。

「副會長,你是認真的嗎,那可是天墮的副會長啊。你這不是趁虛而入嗎?」

「曾經是。」蘇曄認真強調,「我什麼時候不認真了,況且就天墮星河那傢伙,我怎麼能讓他糟蹋我的師父呢!」

「所以您打算自己糟蹋了?」

「……滾!」

蘇曄又和對方開干,非得把他打得抱頭鼠竄,不斷求饒才停下來。

差點就忘記了還得把生氣的師父哄回去。

「不跟你們廢話了,爺現在可是很忙的。」蘇曄揍爽了就跑,反正他也知道徐廂知家在哪,因為上次洛元鐘的騷擾,徐廂知已經把自家指紋密碼讓蘇曄錄入一遍,他現在也是可以隨時開啟徐廂知家門的人了!

蘇曄已經想到,這次徐廂知不讓他進門的話,他要不要利用這個特權進去呢?

他還是有點矜持,讓天墮卧底給他徐廂知下線的消息,心裡算著徐廂知大概從遊戲倉里出來了,然後才裝模作樣的按門鈴。

「師父開開門啊,對不起我錯了我來道歉了。」

徐廂知從電子屏里看到轉播過來的在門口兩手空空弔兒郎當的蘇曄:……

這算哪門子的道歉,禮物都不帶的!

「不開。」徐廂知通過話筒把自己的意思傳達出去。

蘇曄就不幹了。

知道她家門口又攝像頭,這傢伙對準了角度,然後腿一攤,直接坐在門口,還近乎躺下,只用一隻手臂撐著腦袋。

他懶洋洋的打個哈欠,困意說來就來:「師父,你要是什麼時候開門記得叫醒我啊,我就在這睡會兒。」

無賴!

蘇曄還真就這麼一個二皮臉的人,若是其他有他這樣身份的人,就算是道歉也都把表面工程擺足了。

偏偏他不,現在還完全不顧自己富二代貴公子的形象,跟流浪漢一般直接在她家門口騷包的躺下了。

如果這是徐廂知自己住的房子,她是沒什麼所謂。可待會兒徐父可就下班了,看見蘇曄躺在他家大門口像什麼樣子!

要是等徐父回來,那就更說不清了。

徐廂知不得不給他開門,雖然兩人都清楚蘇曄完全可以不用按門鈴就直接進來。

她還是生氣的樣子,雖然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態度很冷漠:「你要說么?」

「我不該趁機摸師父的腰占你便宜?」蘇曄雙手背著站,看樣子像是在乖乖認錯。

可是,你的表情能不能管理一下,不要笑的這麼有預謀!

徐廂知皺著眉到退一步,「我看你的樣子不像來道歉。」

「那像什麼,難道我應該告白嗎?」蘇曄嘻嘻笑著,對於這個主意他還覺得很不錯,「如果師父想要聽我告白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手上什麼東西也沒備上,顯得沒有誠意,不如下次我來的時候再給師父表白吧?」

徐廂知直接一個抱枕飛過來,被蘇曄輕鬆躲開,「去死!」她氣到轉身就走,不打算再和這個不要臉的男人說話了。

蘇曄:……

嗨呀,看見師父就沒控制住,嘴又打瓢了把師父惹得更生氣了怎麼辦?

「師父我錯了,我真錯了。」蘇曄收斂了自己的笑容,咳嗽兩聲追上去,跟在徐廂知後面時不時的竄出頭。

「師父別生氣,要不我做飯給你吃?一頓?兩頓?還是一個月?」

徐廂知停住腳步,憤憤開口:「你做的還沒有我的手藝好。」

蘇曄張嘴就接上,「這不您才是師父嘛,我這個劣徒還沒出師呢。」

「算你還有自知之明!」她哼一聲。

「那師父,你要徒兒如何才不生氣啊?」蘇曄想了想,「不如我請師父看電影?看歌劇?還是演唱會?誒,說起來我還不懂師父喜歡哪個歌星呢。」

「師父不說話就是默認同意了。」才老實不過半分鐘,蘇曄又開始笑,「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徐廂知瞪他,「我什麼都沒答應!」

蘇曄一邊點頭一邊曲解她的意思,「我知道我知道,師父害羞不輕易開口,所以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我現在就訂電影票,師父半小時后沒換好衣服跟我去的話,我就只能把電影院搬到師父家裡來了。」有錢就是這麼為所欲為。

「我想把你逐出師門!」徐廂知咬牙切齒,如果不是因為蘇曄還是蘇家大少爺,在圈子裡面子很大的話,她就這麼幹了!

「師父怎麼捨得,我其實還是很有做菜天賦的。」蘇曄笑眼彎彎,一臉臭美的給徐廂知細數自己的優點:

「畢竟這圈子裡,各家都還是得給蘇家幾分面子的。我做師父的大弟子,可是給師父省去不少麻煩。」

徐廂知抿著唇不說話,直接關上門把外面這個得寸進尺的逆徒攔在門外。過了一會兒才換上一身外出的衣裳,仰著優雅的脖頸,如同精緻的娃娃一般,越過蘇曄踩著高跟鞋噠噠地走。

隨後用眼神示意他:還不走?

蘇曄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如同小扇子一般,給他輕佻風流的臉加了不少顏值分。

他邁著大長腿,很輕鬆就趕上徐廂知,在她出門前就迅速走到樓下的車前,微微傾身伸手向前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看起來紳士得很。

「師父,來。」

徐廂知看了他一眼,突然從背後抽出了一個細細的長棍子戳出來,頂著蘇曄的手,輕輕挑開,「你走開。」

蘇曄:……

「師父,你這棍子哪來的?」

「你管我?」徐廂知瞪他,將蘇曄挑開了才上車,用全身心詮釋她在生氣的模樣。

「不敢不敢,師父最大,師父高興就好。」蘇曄只是覺得他這師父也太可愛了點,怎麼就這麼像他媽媽養的那兒呢!

除了這點小問題,徐廂知還是能夠和蘇曄安安穩穩看完電影的。只不過出來的時候,蘇曄和徐廂知遇上了很久沒有關注的正主。

啊對,江琦采之前和區三在一起的瓜還在論壇上掛著呢,也不算很久沒關注。 修仙界第一關系戶 可是她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兩人面基了! 江琦采不認識洛元鍾,但是洛元鍾認識江琦采。所以江琦采被人莫名其妙用一種「驚艷」「埋怨」的複雜眼神盯著,她渾身汗毛豎起來,怯怯弱弱地扯了扯喬光景:

「那是誰?」

喬光景笑起來,看見洛元鍾盯著自己女朋友,就伸著手把江琦采撈到自己的懷裡,擋住洛元鐘的視線。

洛元鍾是沒有想到遊戲里的夢裡彼岸在現實中這麼好看,可是想到因為這個女人的出現,導致徐廂知和他之間的矛盾,洛元鐘的眼神又多了幾分冰冷。

喬光景和江琦採在遊戲論壇的熱鬧他也有所耳聞,洛元鍾以此為突破口走過去,「你的那些紅顏知己都解決好了?」

雖然這句話是對著喬光景說的,但他的目光卻落在江琦采身上。

江琦采被洛元鍾這侵略性的目光看的兩頰發燙,心也控制不住的怦怦亂跳。

彷彿遇上了命中注定的人,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她只能默不作聲地轉變身子,想要偷偷把喬光景和她牽著的手藏起來。

洛元鍾和喬光景對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包括蘇曄和徐廂知。

蘇曄不喜歡洛元鍾,也不喜歡疑似勾引洛元鐘不成反而搭上喬光景的江琦采,所以他沒有摻合進去,而是站在人群里看戲。

徐廂知也是。

喬光景不把那些當一回事,「嘖,女人嘛,以往跟我在一起不也是為了錢,給她們錢讓她們閉嘴就是了。」

洛元鍾又問,「那這位也是?」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