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愣愣的看著後方,眼中的淚珠流落,心中痛苦不已,喃喃自責道:「要知道如此,我就和李施主一同留下了……」

在他們剛剛離開之後,馳援的鬼帝來到了橋面上,站在了李浩然方才落下去的地方,扭頭看著那冒著騰騰火氣,散發著一股不可抗拒吸力的深淵,深深吸了口氣:「好一個人族的小子,竟能夠破開這橋上的半神之魂的力量,他體內爆發出來的那一股力量到底是他自己的,還是別人留下來的手段……」

「拜見大人,還請大人處罰我等!」

這個時候,鬼帝和鬼族的眾多強者走上前來,他們齊齊跪地,看著身前正遲疑的鬼聖,認真的說著。

鬼聖看了眼鬼帝,嘆了口氣說道:「這一次情報有誤,和你的布置沒有關係!傳我軍令下去,讓大軍壓進前線,命令火鴉堡前的大軍,分出騎兵搜尋逃過去的齊妙山三人!」

「是!」

鬼族武帝拱手說道。


……

在這個時候,九霄真龍洞內一處華麗的宮殿之中,一中年正坐在大殿裡面吐納,他的周身之上散發著一股股濃濃的龍威。

整個大殿裡面,到處都可以看到龍的痕迹,尤其是中年身前的一個琉璃碗內,更是有一碗紫色的血液。

這紫色的血液之中,有條條龍影浮現,看起來詭異至極。

正待他要將琉璃碗端起來的時候,一個羊頭的妖族武者慌張的從外面跑了進來,在進入宮殿的時候,噗通一下子跪在了門前,慌張的說道:「大人,不好了!角天少爺死了!」

「什麼?」

中年人臉色一變,忽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眼中滿是殺意的看著那跪地的羊頭妖族,冷聲說道。

「角天少爺前幾日的時候,受到老祖召喚,去了怒炎海滅殺李浩然等人,今日屬下當值魂殿,就在剛剛角天少爺的魂玉碎了!」

羊頭妖族恭敬的說著,他的話雖然慌張,卻極有條理性。

中年人聽后,眉頭皺起,看了眼那羊頭妖族,沉聲說道:「給我查,看看到底是誰殺了我的兒子,告訴鬼族他們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不必去了,我已經問過了!」

這個時候一個穿著紫金色長袍的老者走入了進來,他看了眼那羊頭妖族,對著中年人問道。

中年人看到老者之後,趕忙拱手一抱,認真的說道:「還請老祖給我一個交代!」

「嗯!」

老者點了點頭,虛張的手微微握住,跪在殿門前的羊頭妖族身體一顫,竟直接爆裂開來,濃烈的血氣在噴發的瞬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收攏,轉而被一道無形的光火直接焚燒成了灰燼。

「是李浩然,他施展出了我九霄真龍洞的神龍九變第四變靈龍變,一舉滅殺了角天!……鬼族的鬼聖沒有捉住對方,卻將李浩然推入了火淵!方才,鬼聖和我真龍洞的弟子已經傳信給我!」

老者徑直來到大殿前方的王座上,在坐下之後,他的聲音也漸漸的響起。

中年聽到此話之後,心中痛意更濃,眼中似乎噴出了火來一般,在他聽到李浩然墜入了火淵之後,如同刀絞的心在這一刻更疼了。

「我知道角天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可我也失去了霍達!……你要發泄心中恨意,要殺人我也不攔著你,可你必須給我查清楚,神龍九變到底是如何流傳出去的!」

接著,老者又淡淡的說著,眼中儘是一片冰冷。 第六百零八章殘破的世界

呼!

火淵的火常年噴涌,且還伴隨著無盡的狂風和火焰風刀,更有一些就連半神都無法阻擋的靈火噴出。

在這火淵之內,更有足可以滅殺靈魂的滅魂神光,此光芒直接滅殺靈魂,就算是半神也在這種神光之中抵擋不了多長時間。

曾經有無數的人,想要下路火淵看一看火淵到底是如何形成的,火淵下到底有什麼東西,會不會有重寶。

然而,這些人無一例外盡數死亡,有的人剛剛落入火淵,就已經被這火淵內的火焰燒成了灰燼,有的人更是直接魂飛魄散。

在怒炎海的歷史之上,最有名的一次探索要屬於十九半神探火淵了,可惜這十九位將死的半神,在拼且性命步入火淵之後,就在沒有上來過。

且這些人的魂玉在眾人下入火淵之後的一百多個呼吸之後,紛紛碎裂。

自此之後,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來看一看這火淵。

李浩然落入火淵的那一刻,有一種被萬千匕首刺破身體的感覺,尤其是靈魂的割裂之感覺,還有肉身的擠壓之痛,加上無盡靈火的灼燒煅燒之力,讓李浩然瞬息之間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浩然醒來的時候,他漂浮在一片火焰升騰的狹長空間裡面,身體正在自行下落,有一股吸力在不斷的拉扯著他。

「我沒死?」

李浩然睜開了眼睛,看著兩側其黑色的石壁,還有從下方極深之處傳遞上來的光和火,李浩然詫異的說著。

他的身上有一團浩然正氣凝結的光芒籠罩,將外界狂猛的火焰擋住,且他的炎之竅內的火元氣越發的靈動起來,還在自主的吸收著外界的元氣,來供應著李浩然的消耗和元氣補充。


呼嘯的風聲在耳邊飄過,李浩然很震驚,也很疑惑,他為什麼沒有死去。

難道是因為浩然正氣么?

李浩然皺眉思考著,他也分不清到底是什麼原因,可他卻知道若非這浩然正氣形成的光幕保護,他已經被這裡的火焰瞬間殺死。

「誰在召喚我?」

就在李浩然不受控制的下落時,在他的腦海之中忽然傳遞出了一個悠遠的呼喊聲,這個聲音的頻率十分的漫長,可卻清晰的出現在了李浩然的精神之中。


這是一種奇特的呼喊,來自於火淵底下,這讓李浩然更加的疑惑起來。

他擺脫不了這深淵的吸力,只能隨波而下,呼喊的間隔並不是很長,卻也並不頻繁。


每一次聽到這個聲音,李浩然總會莫名的心動,他不清楚這個聲音到底是什麼,可在他心中卻有一種感覺,似乎這個聲音和李浩然很親近。

這種感覺來自李浩然靈魂之中的筆墨華氣書,也正是筆墨華氣書才讓李浩然聽到了這種呼喊。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李浩然腦中的呼喊仍舊不曾清晰。

「呼!反正也擺脫不了吸力,只能這般的朝著下方下墜,還不如趁著這點時間,來修鍊一下琉璃聖體的第二層和萬寶凝聖天訣的第二層!」

李浩然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心念一轉,控制著體內的琉璃玉髓藉助青銅塔的力量複製了起來。

在他將萬寶凝聖天訣修鍊成第一層之後,第二層的功法已經流淌在了李浩然的記憶之中。

這一層的萬寶凝聖天訣不僅需要李浩然擁有鴻蒙萬魂晶,更需要李浩然使用玄階極品的血兵十萬最為修鍊的基礎,而後還需要藉助天地間的靈火來修鍊。

靈火越猛,越強大,修鍊出的萬寶凝聖天訣第二層將會獲得更多的好處,甚至還會因此再一次開啟一道本命神通也說不定。

如此,又耗費了十多億的元晶之後,李浩然終於備足的材料,這才安心的修鍊了起來。

幸而此處為火淵,內中瀰漫著的儘是靈火,且還是這世間一等一的靈火,正適合李浩然修鍊兩種功法。

「嗯!倘若能夠藉助這裡的環境,將我這兩套功法修鍊到第二層大圓滿,我就可以進階為武君,到時候就算是武聖也可以滅殺,甚至我這具身體也可以承受住武祖的攻擊……」

李浩然將兩套功法在心中流淌一遍,這才按部就班的修鍊了起來。

從武王修鍊到武君同樣是需要經歷九品的修鍊過程,這每一品的晉陞都極為的困難,幸好這一境界修鍊的還是真身。

此階又為真身九變,主要是在煉體的過程之中,不斷的掌握自身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分元氣,還有每一絲的精神。

只要武王進階武君,勢必會徹底的掌握這一具身體,進而凝聚出肉身法相,這是必然。

不過,李浩然早就凝聚出了肉身法相,且還接受了變化由心的傳承,早就對自身的每一寸力量都瞭若指掌,欠缺的只是境界層次。

「好疼……」

全力運轉功法,李浩然分心兩用,同時修鍊兩種功法,且他還控制周身的浩然正氣護罩,將火淵內的靈火引入體內,鍛煉肉身。

靈火入體,若非是兩種煉體功法運轉開來,恐怕李浩然會瞬間被燒成重傷。饒是如此,李浩然仍舊是感受到了一股令他顫抖的力量在體內流動。

他每一步都十分的小心,生怕這火焰脫離的軌道,將他徹底的點燃。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李浩然仍舊在修鍊著,他的身上散發出了一種寶光,這種寶光竟堪比玄階極品血兵,且李浩然的肉身強度,也已經達到了玄階極品戰甲的防禦程度。

不過,這具肉身仍舊還有一些瑕疵,仍舊需要李浩然在修鍊之中糾正肉身的力量。

就這般,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浩然腦海中的那個聲音越來越清晰的時候,李浩然已經從一品武王進階到了九品武王,僅差一步就可以一躍成為武君。

不過這一步對於他來說,卻是無比的艱難。

兩部功法的第二層已經圓滿,可距離真正的踏入第三層,還需要李浩然在境界上的感悟突破才可以真正的進階。

李浩然知道,這種境界上的感悟,並非是苦坐冥想就能夠突破的,需要一場場的戰鬥才能夠進行突破。

且他的刀法也需要更進一步。

嗡!

就在李浩然思量刀法進展的時候,他覺得自己似乎從火淵之中跳脫出來一般,一下子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一股清涼的氣息傳遍全身,且保護他的浩然正氣之護罩竟在這個時候回到了他體內。

這一刻,李浩然在漫天的火紅色之中站了起來,他周圍的火焰已經沒有那麼灼熱,空氣中有了一絲的冰涼的水。

水火在這一片看不清四方環境,如同站在迷濛虛空之中的空氣內不斷的碰撞著。

「好香啊……這是墨香?」

忽的,李浩然嗅到了一股香氣,緊接著他的心神一震,忽然意識到,這一股香氣竟是他最為熟悉的墨香。

墨香典雅尊貴,與花香不同,香氣更為清淡,帶著一股淡淡的文雅之風。

李浩然抬頭看去,忽的在前方的一團水流之中,看到了一滴墨汁,這滴墨汁好似融入了水流中一般,竟在水流的流動之下,在漸漸改變著形態,似乎擁有了自己的靈性一般,成了一個墨汁精靈。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李浩然詫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心神巨震,他一步踏出,追著那一道水流走去。

水流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可李浩然費盡了力氣,施展出了全力,仍舊是無法追上水流,只能跟在水流的後面。

嗡!

忽的,就在李浩然追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整片空間忽然一震,水流竟直接消失在了他的身前。

「去哪兒了?」

李浩然來到了水流消失的地方,凝重的說著,他的手輕輕的朝著前方的火雲之中探去。

嗡!

忽的他的手竟消失在了他的眼前,接著前方的火雲一震,李浩然只覺得一股吸力傳來,他身上的浩然正氣竟散發出了一股興奮的感覺,緊接著李浩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在李浩然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站在了一個殘破的水墨世界之中。

山水墨畫,萬物枯寂。

空氣中,飄蕩著一股股清新的墨香氣息,彩色的墨跡隨處可見,這彩色將整個世界變成了一種卡通的顏色。

這種顏色完全是彩墨而成,大地的石頭有著一層土色的墨,石頭上的菱角都極為鮮明。

李浩然站在碎裂的山石之上,放眼望去,只見遠處的大地溝壑無數,地面上烽煙四起,更有一隻只如同墨傀一般的生靈死在了這裡。

這些生靈之中,有龍、虎、象、麟、蛇,人、妖、魔、鬼、獸等等。

萬千物種盡數死亡,讓這片彩墨世界,變成了一個死亡的星球。

在看天空之上,殘破的大日已經四分五裂,天空更是破開了無數的孔洞,透過這些孔洞李浩然可以看到宇宙。

這種景象,正如他穿過了自己的體內世界,看到宇宙中包裹在一團團水泡內的世界一般。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