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因為張衡明白,他得罪了牧天,既然牧天知道了他在這老祖寶藏之地,想來用不了多久,那個牧天就會出現在這裡吧。

到時候他張衡和牧天遲早有一戰的了。

若是在一千武師八重的張衡,在面對武靈七重的內門第一天才牧天或許只有被秒殺的份。

但如今的張衡,可不是武師八重,而是武靈四重。

武靈四重和武靈七重,雖然有著一些差距,但是張衡可是有自信能夠和那內門第一天才牧天鬥上一抖。

在張衡看來,這個牧天的實力雖然武靈爆沖,但張衡很有自信能夠將這個武靈八重的牧天給擊敗的了…

咔擦…

然而,就在張衡沉思的時候,只見在那眾多水雲金獸匯聚之地,頓時掀起了一股巨大的血腥味道。

此時,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們,都是將目光朝著那道青衣女子看去。

瞅著那道青衣身影,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門的臉龐上都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因為就算是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個青葉師姐的實力,竟然會這麼的強大,只是瞬息間就斬殺了數百頭水雲金獸!

嗷嗷啊…

那眾多水雲金獸瞅著他們的同伴被眼前這個人類女子給斬殺了,頓時個個都是咆哮了起來!

然而,這些水雲金獸雖然很強大,都有著堪比武靈三重的實力,但是在武宗境強者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存在。

也是如此,當青葉師姐沖入水雲金獸內的時候,便是如入無人之境,大開殺戒起來。

「殺啊。」

「殺啊。」

「殺死水雲金獸。」

此時的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和內門子弟瞅著青葉師姐威風凜凜,頓時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很內門子弟都是熱血沸騰起來。

個個手持戰兵,便是對著那匯聚眾多水雲金獸廝殺而去。

呼呼…

而和張衡站立在一起的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和內門子弟,也是加入到這場屠殺之中。

只見,隨著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和內門子弟的加入,頓時原本被動的眾多狻猊宗弟子,逐漸斬殺了數百頭雲水金獸,這些水雲金獸顯然也是沒有想到,這些還很恐怖的人類,竟然反手就將他們的同伴殺死了不少,頓時朝著老祖寶藏的洞穴爆沖而去…

「青葉師姐,你真的很威風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不遠處也是有著一道身影爆沖而來。

當這道身影爆沖而來的時候,頓時所有的真傳子弟和內門子弟都是目光死死盯著那道少年身影來任不是別人,正是狻猊宗內門第一天才牧天!

地面上,那狻猊宗內門第一天才牧天帶領著牧靈門的成員也是殺入到了老祖寶藏之地。

牧天身為牧靈門的門主,又是牧靈的弟弟,他的到來也是讓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和內門子弟臉龐上布滿了激動之色。

因為眾多狻猊宗真傳和內門最低們,都是明白有了牧天的加入,想來要斬殺這些水雲金獸就要更快速一點了。

不過,等牧天到來的時候,那些還在地面上的水雲金獸,已經被眾多真傳子弟和內門子弟斬殺乾淨了,還沒有被斬殺了水雲金獸已然踏入了到了老祖寶藏的洞穴內。

「牧天嘛?」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目光也是朝著那道少年身影看去,在看到那道少年身影的時候,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殺機,因為張衡可是明白,三個月前,他前往回淵城的時候,就是這個牧天只指示那鬼宗雄等人,在途中暗殺自己。

若不是自己實力強悍,又有神女系統這等天地寶物,恐怕自己還沒有進入回淵城就被鬼宗雄等人給殺死了呢。

所以當張衡在看到那道少年身影的時候,張衡也是目光死死盯著牧天。

對於牧天,張衡自然是有著一腔的怒火。

半年前,他剛加入狻猊宗的時候,就是被牧天打得身受重傷。

雖然最後,他張衡還是戰勝了牧天,但也是讓張衡明白了,兩者之間的差距。

但如今的張衡,可不是半年前的張衡,如今他的實力可是武靈四重。

武靈境四重對上武靈境七重,張衡也是有著相當強大的自信將這個來自黑原創的廢物給斬殺乾淨…

「我道是誰呢,廢物原來你在這裡啊。」

就在張衡在打量著牧天的時候,牧天也是在看著張衡。

顯然就算是牧天也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老祖洞穴內看到張衡的身影。

「廢物,我們又見面了。」

此時,那站立在地面上的狻猊宗內門弟子第一天才牧天,他的臉龐上布滿了陰寒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張衡。

其餘緊隨在牧天身後的那些牧靈門成員,他們都是一臉玩味的盯著張衡。

顯然在他們看來,這個來自黑岩城的廢物楚羽,竟然如此沒眼色,竟然來到了老祖寶藏之地。

「牧天,你真的很狂妄啊。」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牧天的話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冷笑。

這個牧天雖然是內門第一天才,武靈七重的實力,但是如今的張衡可是一點都是不會懼怕這個狻猊宗內門第一天才牧天的了。

「哈哈,你說我狂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

聞言,那牧天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冷笑。

此時,圍觀在周圍的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他們在聽到了牧天的話后也是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要知道,此地可是幻靈境,在幻靈境內將人殺死,本不是真正的死亡。

所以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他們在聽到了牧天的聲音后,也是很想看看這個牧天的實力,到底如何…

不過,當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朝著那道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看去的時候。

在他媽看到這個少年身影,只不過是武靈四重的實力后,頓時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門,他們的臉龐山都是露出了玩味之色。

「此人就是楚羽?」

倒是那青葉師姐,她在聽到了牧天的話后,也是眸光朝著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看去。

青葉師姐的臉龐上布滿了一抹意外之色,對於這個來自黑岩城的廢物楚羽,就算是青葉也是有所耳聞的了。

只是讓青葉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楚羽的實力,竟然會如此低微。

她實在想不通,這個楚羽憑什麼能夠從回淵城將劍天的屍體給帶回來,並且還的了的二長老賜給他的長恨劍。

想到此,青葉也是一臉好奇的盯著楚羽…

「牧天,就算是你不來找我,我楚羽也是會報三招之仇!」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冷漠之色,目光死死盯著那道少年身影。

「哈哈,楚羽你很好,真的是讓我很意外啊。」

那牧天他在聽到了楚羽的話后,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冷笑。

他實在是想不到,這個半年前,還是武師八重的廢物,如今竟然跟他叫板起來。

「我沒有聽錯吧?」

「這個楚羽竟然會這麼的狂妄?」

「我從來沒有見到一個內門子弟,竟然如此囂張的啊。」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他們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顯然就算是他們也是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來自黑岩城的廢物楚羽,竟然會這麼的狂妄。

「有意思。」

就連那狻猊宗真傳子弟山河榜上的天才青葉師姐,他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露出了笑容。

身為真傳子弟,青葉什麼天才沒有見識過?

但是想楚羽這種狂妄的內門子弟,青葉也是第一次見到。

所以在她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不由得朝著那道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看去。

顯然就算是青葉,也是很想知道,面對牧天這等內門第一天才,楚羽的實力到底如何。

「楚羽既然你如此狂妄,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狂妄的後果。」

只見,那站立在地面上的牧天,說道這裡的時候,也是臉龐上露出了冷笑。

旋即他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也是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當這股強大的氣息爆發出來后,頓時牧天的身影,便是化作一道流星,朝著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張衡爆沖而去。 「牧天,哼。」

幻靈境內,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看到朝著他爆沖而來的牧天。

也是臉龐上布滿冷漠之色,旋即張衡也是不再猶豫,他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氣息也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

呼呼…

只見,這個時候的張衡周圍,爆發出一股凌厲無比的劍芒。

這些劍芒璀璨無比,恐怖的劍氣也是繚繞著這方天地。

咻咻…

沒有絲毫的猶豫,張衡快速的從神女系統內拿出了劍天師兄的佩劍長恨劍。

長恨劍可是狻猊宗七大道器之一,長恨劍威力絕倫,就算是在楚國十大仙門中,也是能夠稱得上的神兵利器。

「天鬼九劍。」

當張衡在感受到牧天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后,張衡也是冷笑了一聲,旋即便是將天鬼九劍最後一劍,忘我之劍施展出來。

要知道,如今的張衡雖然才武靈四重的實力,但是張衡在劍道天賦上領悟,已經進入了人劍合一之境。

所以當張衡在個感受到那牧天施展出來的恐怖氣息后,張衡也是沒有絲毫的隱藏,將自己最強大殺招也是施展出來。

咻咻…

只見地面上,隨著張衡施展出來的天鬼九劍,那恐怖的劍氣,便是匯聚成一尊巨大的劍影。

這尊巨大的劍影散發出凌厲無比的劍氣,朝著那爆沖而來的狻猊宗內門第一天才牧天籠罩而去。

「不會吧?這個楚羽的實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的強大了?」

「我沒有看錯吧?如此恐怖的實力,可是能夠披靡他們這些真傳子弟了。」

「那是劍意?」

就在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盯著虛空中的時候,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便是看到那爆發出恐怖氣息的楚羽。

顯然就算是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個才加入狻猊宗半年的廢物,他展露出來的實力,竟然會這麼的強大!

「這是,混元戰天訣嘛?」

此時,那站立在周圍的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們,他們的目光也是死死盯著牧天。

對於牧天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們,可都是明白,牧天修鍊的武學,就是他哥哥牧靈的絕世武學混元戰天訣。

要知道,牧靈能成為狻猊宗真傳子弟第一天才,他的實力定然是很恐怖的了,這混元戰天訣就是牧靈的成名絕技。

只是讓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么有想到的是,牧天會這麼快就將他底牌給施展出來。

「混元戰天訣?」

爆沖而去的張衡,手持長恨劍,在他面前懸浮出來的巨大劍影,便是朝著那爆沖而來的牧天斬殺而去。

「哼,廢物,你真以為憑藉這些劍氣就能擊敗我?」

虛空牧天的冷笑聲也是響徹開來,籠罩了這方天地。

隨著牧天的冷笑聲響徹開來,頓時在牧天的周圍也是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當這個黑洞出現的剎那間,頓時所有的狻猊宗真傳子弟們,都是臉龐上布滿了凝重之色。

他們雖然是狻猊宗真傳子弟,但是在他們感受到牧天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的時候,就算是他們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碰…

此時,就在眾多狻猊宗真傳子弟震驚的時候,只見在那楚羽爆發出來的劍影,和那牧天凝聚出來的黑洞便是撞擊在一起。

轟轟…

巨大的聲音,宛如雷鳴般響徹在這方天地,恐怖的氣息席捲開來,讓得站立很近的眾多狻猊宗內門子弟臉龐上布滿了恐懼之色,旋即他們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朝著後方爆退而去。

他們可是知道,就算是站立在附近,一旦讓他們這些最強大的殺招波及到,就算是身為算狻猊宗內門天才的他們,恐怕也是會身後重傷的了。

咔擦…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