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陸離不由苦笑一聲。

「總有一日,要將這份人情給還上。」

當下他也不矯情,很快便將「元氣散」配方掃描進零的資料庫,若是有成品的靈藥配方做比對,相比零會更有把握整理出新的配方。

不知不覺中,太陽落下山去。

陸離婉拒了胡叔留下吃飯的邀請,獨自一人往陸府走回去。

「零,現在資料庫完善的怎麼樣了?」

一下午的觀摩,陸離可謂是收穫頗豐,不說普通的靈藥類醫書,光是成品的丹方、藥方都看到了四五張。

其中價值最高的一張丹方名為「凝氣丹」,這種靈藥可比「元氣散」強出了許多,可以讓內氣四層到七層的武者修鍊速度提高一成半左右,在各大靈藥鋪中,一枚的售價都要超過五百兩。

而「元氣散」這種最普通的靈藥,只適合內氣四層以下的武者,效果也只是提升修鍊速度一成而已,若是內氣四層以上的武者服用,效果還要打個折扣。

至於內氣七層以上的高手,「元氣散」對他們而言,幾乎就完全沒有任何作用了,因為靈藥的品級實在太低。

「主人,資料庫還在繼續完善,不過以目前的數據儲備,有81.26%以上的幾率,可以在五日內整理出一篇藥方,據估算,在藥效期間,可以讓主人的修鍊速度提升兩成左右,但僅限內氣三層以下有效。」

「提升兩成的修鍊速度?」

走在傍晚的街道上,陸離不由臉上露出一抹喜色,要知道五百兩一顆的「凝氣丹」,效果也才提升一成半的修鍊速度而已,而零推演出的這個藥方,效果還要超過「凝氣丹」三分之一,簡直是出人意料。

至於藥方僅限內氣三層以下有效,這對陸離來說倒是算不了什麼,畢竟他現在才只是最低的內氣一層境界而已,如果按照常規的修鍊方法,一年都不一定能達到這個境界。

「很好,只是五天而已,我還等得起。」

眼中神光一閃,陸離快步往陸府跑去。

……

回到家中,陸離先將手上的一個小包袱放在了桌子上。

這是胡叔臨走前硬塞到他手裡的火翅鳥肉,他實在推脫不過,便拎了回來。

「看來晚飯倒是不用去陸府廚房了。」

陸離自嘲一笑,從一年前開始,他在陸家就等同於一個透明人了,甚至連廚房的那些下人都經常對他冷嘲熱諷,每次去拿飯菜,不是涼的就是嗖的。

陸府里的這些人到底有多勢利,可見一斑。

就著一杯熱水,陸離拆開了一些肉塊,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味道不是特別好,有些粗糙,不過吃到肚子里,卻像火燒一樣。」

陸離皺了皺眉,頓時察覺到這三星妖獸「火翅鳥」的肉有些不一般,肉中有一股精華的火元氣,一入胃中,很快便化開,讓他覺得渾身都發熱去來。

「呼!」

才吃了幾口,他便感覺有些燥熱難耐,連忙起身,重重的吐出一口氣息,同時額頭上也有熱汗滲了出來。

「主人,檢測到神性粒子精華,請求掃描你手中的食物。」

「什麼?」

陸離忽然愣了一下,冷不防的聽到腦海深處,傳來了零的請求指令。

「神性粒子精華?」

他的神色當即變得凝重起來,因為在前世,神性粒子精華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般只在那些危險的時空秘境中才會有少量出產。

而對於修鍊「外道魔像」的人來說,神性粒子精華簡直比黃金還要貴重無數倍,因為神性粒子精華的純度幾乎是普通神性粒子的幾倍到幾十倍不止,即便是一個小指頭大小的神性粒子精華,也可以讓修鍊者的修為在短時間內迎來突飛猛進的變化。

但是想不到,他手中最普通的妖獸血肉,竟然會檢測出神性粒子精華。

「零,你確定「火翅鳥」的肉中含有神性粒子精華?」

陸離沉聲問道,同時心中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是的主人,從你胃部的火翅鳥肉中,檢測到微量的神性粒子精華,純度為普通神性粒子的四倍以上。」

「四倍!」

陸離頓時倒吸一口涼氣,要知道「火翅鳥」不過是最低階的妖獸而已,才三星級,硬實力也就比普通的內氣三層武者強一點。

而且這種妖獸渾身上下的東西都沒有什麼利用價值,就算被一般的武者看到,估計都懶得搭理。

陸離看著手中未吃完的淡紅肉塊,眼中閃爍著灼灼光輝。

「零,你說如果我每日都吃一些火翅鳥肉,三個月內有沒有可能將「陰煞天魔相」提升到第五重境界。」

「主人,根據演算,成功的可能性在74.25%以上。」

「很好!」

陸離忽然重重的一錘木桌,一旦突破到「陰煞天魔相」第五重,那麼他的力量增幅將超過三千斤,單比肉身力量,比神脈境初期的頂尖武者都要強上一籌,氣力簡直堪稱恐怖。

「不過我現在實力還是差了一點,去火楓林的話,很容易遇上危險。」

旋即,他又皺了皺眉,火翅鳥雖然是三星妖獸,但是速度卻奇快,一般的內氣三層武者很難應付,一不小心還會遇到生命危險,只有內氣四層以上的實力,才有把握對付這種妖獸。 一陸離看著桌上的小包袱,這裡面的火翅鳥肉,已經是胡叔那裡的全部。

對普通武者來說,這種妖獸之肉價值不大,因為火翅鳥天生有御火的天賦,所以血肉之中,火氣太重,普通武者如果吃下去,很可能會讓內氣摻雜進去火勁,變得駁雜。

如果不是因為陸離的怪病,造成體質陰寒,只怕胡叔也不會讓他吃這些妖獸血肉來壓制體內的寒氣。

「從胡叔那裡得到的火翅鳥肉不算太多,最多夠一個星期的量。」

陸離思考了片刻,同時讓零繼續檢測手中一小團肉塊中的神性精華總含量。

「一周的時間,不知道能不能突破到「陰三天魔相」第三重天。」

如果沒有三重天以上的境界,說實話,以他目前的實力,進入火楓林很可能遇到極大危險,如果是遇到落單的火翅鳥,他勉強還可以應付,但抓捕起來卻也極難,除非他現在能將一門玄品低階以上的身法武學修鍊到圓滿境界。

而若是突破到「陰煞天魔相」三重天,那麼他的力量增幅將超過一千六百斤,到時候無論是速度、攻擊力、防禦力,都要超過現在五成以上,足以對付普通的內氣四層高手,就算遇到兩三隻火翅鳥圍攻,也有把握逃脫。

「那麼接下來就全力突破「陰煞天魔相」吧。」

……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已是數日過去。

這一日,簡陋的小院中,一道人影正在狹小的院子里飛閃騰挪,出拳如風,淡青色的拳罡攪動空氣,如一道道小龍捲般,將地上的落葉、雜草卷上天際。

「疾風驟雨!」

陸離口中發出一聲厲喝,雙拳同時遞出。

在一剎那間,拳頭竟然分化出七八道虛影,橫擊虛空。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破聲傳出,就算是力道最小的一道拳罡虛影,都足以匹敵普通的內氣三層武者,而最炫目的兩道拳罡,更是隔著兩米多,便將石牆轟出了兩個深達寸許的坑洞。

「呼!」

吐出一口濁氣之後,陸離身形不停,招式變幻,整個身體如一張繃緊的長弓,右拳后拉,淡青色的拳罡在拳頭上不斷匯聚,凝聚出一道徑長尺許的壓縮龍捲。

「風雲突變!」

轟!

人影如電,拳風如刀。

一條青色的細線在虛空中劃過,陸離一拳狠狠擊打在石牆上,霎時間,裂縫如蜘蛛網一般從牆面上蔓延開來,碎屑亂舞,陸離的拳頭更是嵌入石牆中,深達兩寸。

隨後,陸離收回拳頭,看著面前的石牆裂縫,淡淡的點了點頭。

「不錯,六天的時間,就將「陰山天魔相」突破到了第三重,力量加持超過一千六百斤,比我預期的還要快上一天。」

「看來還是我小覷了神性粒子精華的作用。」

陸離目光閃動,在「陰煞天魔相」突破第三重以後,他的實力也跟著水漲船高,而且幾乎可以說是爆發性的增長。

方才這兩招拳法的威力,比之當日對付陸元騏時,何止是倍增,幾乎是翻了兩倍以上。

尤其是最近幾天,他一直在嘗試將「靈風拳法」五式合一,雖然目前還沒有完全做到,但三招基礎拳法,以及兩招拳法絕招,威力卻是提升飛快,早已超過了秘籍上描述的極限。

「只怕當年創出「靈風拳法」的那個前輩,也沒想過這門拳法可以通過五式合一來繼續提升吧。」

陸離笑了笑,不過心中卻並無半分自得。

因為「靈風拳法」畢竟只是一門最普通的玄品低階拳法,只有最底層的武者才會去修鍊,高階武者是根本看不上的。

而那些有家族背景的天才,起步又極高,根本不可能修鍊玄品低階的武學。

所以很少會有武者將大量的時間浪費在這樣一門最低階的拳法上。

但陸離卻沒得選擇,他如今全副身家不過才幾十兩銀子,別說玄品中階武學了,就算是最便宜的玄品低階武學都買不起。

若想繼續從武技上提升自己的實力,除了繼續錘鍊「靈風拳法」外,別無他法。

「以我目前的實力,是時候去一趟火楓林了。而且距離書院年終大比,也就只有兩個半月了。」

家中的火翅鳥肉已經所剩無幾,而且陸離現在除了想狩獵「火翅鳥」外,另外還必須的儘快收集各種藥材。

因為零已經在昨日整理出了一篇藥方,需要的材料很多,買他是買不起的,大多數都只能自己去採摘。

至於「火翅鳥肉」,對他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這幾日如果不是堅持不斷的使用這種妖獸肉,沒有十幾天的時間,他是不可能練成「陰煞天魔相」第三重的。

有了這些蘊含神性精華的血肉,他的外道魔像修鍊速度幾乎翻倍。

……

烈日當空,將一片廣袤的楓林映的火紅。

這裡是距離蒼翼城四十多裡外的火楓林,在城外一片人跡罕至的地方,佔地面積極大,長寬都有數百里。

火楓林中,生長著一種極為獨特的楓樹,樹榦和枝葉都如火一般的顏色,而且比普通樹木要大得多,有老一些的火楓樹,四五個成年人圍在一起都無法合抱住。

刷刷刷!

火楓林外圍的一片密林中,一道人影在叢生的雜草,以及一株株高大的火楓樹間飛速閃動,速度極快。

「這是火星草。」

人影忽然停頓住,彎下腰,將面前一株淡紅色的藥草摘起,小心翼翼的放進後背的行囊中。

這道人影自然就是陸離,到現在為止,他在火楓林外圍已經搜尋了一個多時辰,中間不僅遇到過幾次成群的火翅鳥,而且一路下來,也採摘了不少藥草,其中有一小半都是零的配方用的上的。

不過成群的火翅鳥他不敢上去撩撥,以他現在的實力,雖然可以應付普通的內氣四層武者,但是遇到一群三星妖獸,依舊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至於其他的藥草,倒是可以拿去賣掉,應該能賣個幾十兩銀子。」

蚊子腿再細也是肉,本著一點不浪費的原則,陸離只要看到認識的藥草,自然會順手採摘起來。

忽然之間,密林中傳來幾聲尖利的叫聲。

陸離神色一動,雙足在地上輕輕一點,人已經如一道風一般,竄上了附近的一株大楓樹,將身形隱藏在茂密的枝葉後面。

他雖然沒有修鍊過身法武學,但是魔像之力已超普通的神脈境初期武者肉身力量,將魔像之力灌入雙足后,速度絕對不慢,只是比修鍊了身法武學的內氣四層武者慢一些而已。

「聽聲音,不像是成群的火翅鳥。」

隔的太遠,陸離並不能看的太清楚,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極限,超過三隻火翅鳥聚在一起,他就只有遁走的份,否則很可能死在這片楓林中。 陸離小心翼翼的在附近的火楓樹之間竄動,前進了二十餘丈后,見四五丈外的一株高大火楓樹上,停留著兩隻火翅鳥。

「運氣不錯,不是成群的火翅鳥。」

陸離笑了笑,正準備動手,忽然之間,卻是神色一變,耳朵動了動,隨即猛地抬起頭來,雙目微眯。

在那株火楓樹更高七八米的地方,枝葉的陰影背後,竟然還隱藏著一隻火翅鳥,而且看體型,比下面兩隻還要大上一圈。

「這隻火翅鳥,只怕已經超過一般三星火翅鳥的範疇了,實力應該不下於內氣三層巔峰的武者。」

陸離皺了皺眉。

若是單對單碰到這隻火翅鳥,就算自己速度不行,抓不住這隻妖獸,但是自保起碼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就在近處,還有兩隻三星普通的火翅鳥。

相當於自己一次性對上兩個內氣三層的普通武者,再加上另一個更強的內氣三層巔峰武者。

就算是書院里的那些內氣四層武者來到這裡,也得小心翼翼的撤退。

通常來說,一般的內氣四層武者,最多只能同時對付兩個內氣三層武者的圍攻,三個的話,就會很吃力,時間久了,必定落敗。

「要不要賭一把?」

陸離在火楓林中已經晃蕩了許久,若是今日再沒有些收穫,那麼家裡殘餘的那點火翅鳥肉,根本支撐不了超過一天的時間,到時候外道魔像的修鍊速度又會跌落到平常的水平。

而現在對他來說,哪怕一分一秒的時間,都是極其寶貴的。

因為再過一個多月,可能陸元佑就要突破到內氣五層了。而且這種大家族嫡系子弟,底蘊之深厚,絕不是普通內氣五層武者可以比擬的,修鍊的高品級武學絕對不止一兩門,甚至還有可能擁有玄品高階武技。

一旦陸元佑突破內氣五層,對這樣的天才來說,越過一個小境界挑戰對手,簡直如吃飯喝水般簡單,只怕普通的內氣六層高手都會被他輕易擊敗。

等到了書院大比的時候,自己拿什麼跟對方斗。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