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君玥點了幾次,方清方歡自己把八卦弄得挺上心的。

慕君玥在嘗試和帝君霖聯繫,然而那邊一直都有不知名的東西影響著兩個人之間的通話,在慕君玥看來,帝君霖現在應該已經離開了當初他們討論的那個地方,但是聯繫不上讓慕君玥覺得不安。

然而慕君玥沒有辦法專心的去想帝君霖的事情,因為羅雲學院的晉陞考試她已經有資格去參加了,現在的這個大陸之中沒有慕君玥需要的東西。

那麼,現在需要解決的事情莫過於司明月的婚事。

距離晉陞考試還有五個月,希望方清方歡可以給力一點,把司徒健的事情挖出來,一個被家族遺棄了的人,有什麼資格擁有一個好的婚事?

慕君玥是這麼想的,然而這幾天羅雲學院中一直被一種緊張的氣氛壓抑著,每個人都來去匆匆,似乎每個人都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似的。

方清方歡日常來慕君玥這裡打個卡,說出了原因,「雖然學院里沒有什麼動靜,但是大家都能感受到,羅雲學院似乎有些動蕩。」

「關於哪方面的?」

「這不是關於哪方面的,而是身為羅雲學院的學員,每一個,哪怕實力很低,只要羅雲學院有什麼,他們一定有所感應的,即使有的人的感應很弱。」

「不過,似乎你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但是,這不應該啊,作為同屆的第一,你的感應力應該比其他人更加的敏銳才是?」

慕君玥垂下眸子,她從來到這裡心思就沒怎麼在羅雲學院上,畢竟羅雲學院只是一個跳板,現在方清方歡都很疑惑的看著自己。

慕君玥勾起唇角,「你們覺得我為什麼會是第一?」

方清方歡對視一眼,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什麼意思?」

「因為我關閉了很多東西,對外的感應,已達到專心修行……」

慕君玥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她之前看過關於吸血鬼的劇情,裡面的吸血鬼可以肆意的關閉自己的情感,她與其在想,為何她是羅雲學院的學生卻不像其他的學生一樣感受到什麼,不如自己安排好一切。

「這是……」

「聞所未聞……」

「如果人人都可以,那豈不是人人都可以是第一?」

這話說得倒也是,能夠進到那個層次,說什麼天賦,真的天賦能有就幾個人擁有?

她們對慕君玥所說的這種方法很感興趣,但是她們知道像這種東西,她們是不會輕易得到的,最起碼現在是。

「這裡還挺熱鬧的……」

「羨人公子……」

「在聊什麼?」依舊瀟洒的少年惦著扇子倚在門口。

方清方歡自然不會傻到在這裡妨礙慕君玥和羨人的交流,畢竟誰會閑著到一個學員這裡問一些無聊的事情。 大概是一些學業上的事情,這個羨人據說是上面的大陸的人,他知道以及掌握的事情絕對不是九大陸的那些老師手上掌握的可以相提並論的。

但是,她們除了識相一點,沒準沒撈到點什麼甜頭也說不準。

等無關的人一走,羨人的臉上立馬變了,「美人啊,我餓了!」

認真的樣子比剛剛慕君玥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還要認真。

慕君玥偏過頭,跳了沒,嘴角這次微微一勾,和剛剛的笑判若兩人,「可以,不過我需要一些信息。」

……

羨人吃了一口,瞬間滿足的像只大貓。

「剛剛有人跟我說了很有趣的事情,我猜,你應該知道吧?」

「當然,只不過,我局的我們平時還是盡量的按照普通人來對話吧。」

「怎麼了?」

「最近有點麻煩,不能太高調,比起我可以知道很多事,那位可以看到很多事,所以……」羨人有些不滿,但還是忌憚佔了大部分。

慕君玥倒是有些好奇了,能讓羨人這麼放蕩不羈愛自由的人這麼忌憚。

「那好吧,剛剛她們說身為羅雲學院的學員,每一個,哪怕實力很低,只要羅雲學院有什麼,他們一定有所感應的,即使有的人的感應很弱。」

慕君玥的記憶力一向逆天,這話一字不差的重複出來,羨人點點頭。

慕君玥挑眉,「然後呢?」

「我剛剛不是跟你說了么。」羨人說的理所當然,跟沒說一樣。

羨人嘿嘿一笑,你的耳朵的原因。

耳朵?

擮花耳釘?

慕君玥點點頭,羅雲學院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這樣,這樣的大染缸,慕君玥還沒理清羅雲學院裡面做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勾當。

這樣也算是自己的擮花耳釘對自己的保護吧。

「所以,羅雲學院現在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這個不好說啊,跟你有那麼一點點的聯繫,但是你也可以不用管。」

「什麼?」

「你還記不記得當初在碧川大陸的時候,你的命運。」

「那個孩子?」慕君玥皺眉。

那個企圖和自己的命運連在一起,雖然當時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幕後的人也被帝君霖搞定了,那個鬼孩,最終還是和自己有一定的聯繫。

「不是他死我就我亡,我怎麼會不記得。」

「學院里的鬼氣最近變多了。」

「羅雲學院不是很難進來么?」

「只是對於正常的人來說,當然,還有魔獸一類的,鬼氣這種東西,羅雲學院並沒有這部分,一些厲害的鬼氣想要進來這裡也有可能。」

「為何沒有人管。」

「因為他們還不知道讓他們感到心慌的是什麼東西,他們也需要調查。」

也就是說,別人的信息沒有那麼發達,很多事情都還不知道了。

「但是,那個孩子,頂多才十歲吧?」

「你要知道,那個鬼孩,生長速度,不是正常的普通人那樣,只要有足夠的怨氣,他們就可以一直成長。」

「那麼,鬼氣在這裡的原因,你知道么?」 羨人點頭,「這裡和她有關係的,只有你,不是么?」

忽的,羨人做了個噓的手勢,然後老老實實的低頭吃東西,慕君玥端起杯子,輕輕吹著熱氣。

好一會的功夫,羨人才鬆了一口氣似的,「我們還是低調點,少說話!」

嗯,估計是之前小公子被他所說的那個可以看到很多東西的那個人給注意到了,不過,這樣的人,慕君玥還真有點興趣。

羨人瞥了慕君玥一眼,美人哪裡都好,就是這個不管遇到什麼都想挑戰,躍躍欲試的樣子不太好,雖然這是她的人設……

看到羨人的表情,慕君玥就知道這熊孩子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

考慮到某人如果被抓包,那麼慕君玥很多事情就不會知道的那麼詳細,很多事情也不能搶佔先機了。

「圖言給我的擮花耳釘……」

慕君玥沒說完,但是羨人眼前一亮,一下子就知道了慕君玥的意思,一個閃身,華袍前面就消失在原地。

擮花耳釘內,羨人翹著個二郎腿,悠哉悠哉,「美人啊,我覺得你這裡很好啊!」

「你確定么?畢竟雖然你沒有什麼修為,但是你卻免疫了這裡所有人的攻擊,你說的那個人,誰知道呢,你要不要管好你自己的小尾巴?」

「……」美人兒真是太不可愛了,但是說的很有道理!

「那麼,現在說說,那個鬼氣會不會找到我,找到我之後會做什麼,我可以免疫鬼氣,不讓它找到我么?」

這麼多問題,羨人也表示很方啊!

「順其自然吧……」

不管他怎麼說,劇情的走向是不會變的,如果這個世界走的太快,那個人肯定能反應過來是自己在裡面操作了什麼。

只要他想找,一定會發現美人身邊的自己,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所以,現在適當的拖慢劇情,不,不要管劇情了,自己去別的地方躲躲好了!

打定主意的羨人鄭重其事的抬起頭看著慕君玥,「美人,餞行飯已經吃完了,江湖救急,就此別過,我去別的地方躲躲!」

說完,不見了蹤影,慕君玥從耳釘里出來,很是無語,好像羨人每次出來都這樣,很無厘頭,不過,他也已經習慣了!

至於那個鬼氣,慕君玥勾唇一笑。

這麼長時間了,羨人的小心思,不說知道個百分之百,但是一半還是有的。

這鬼氣對自己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壞處,想來那個鬼孩也不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影響。

慕君玥不是聖母白蓮花,但是也不是大奸大惡之人,如果是個單純的孩子,她不會有什麼想法。

但是這個孩子,從一開始的出生,打的就是和自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樣的孩子,從一開始,給慕君玥的感覺就不是很好。

現在那個孩子想要找自己,羨人也沒說找自己是因為什麼,但是只要那個孩子沒有對自己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她也不會主動找事。

略微的思索了一下,慕君玥出了門,去敲了敲方清方歡的門。 「慕同窗?」

「是這樣的,我想了一下,覺得自己之前一直怎麼修行,忽略了和你們的交流,包括這一輪當中其他的學員,我覺得可能會不太好,所以,你們,能告訴我關於其他學員的事情么?」

「這個,當然是沒問題的啊……」

慕君玥想要做些什麼?

當然是解決司徒健那個敗類,別人慕君玥不放心,畢竟司徒健的家世本身就在那裡,不然為什麼之前的女學員為什麼沒有捅出來,還不是因為司徒家不是一般家族可以招惹的。

而一些大家族的女兒,司徒健又不傻,怎麼會給自己招惹麻煩,自然不會去招惹。

但是她不一樣,她什麼都沒有,只有絕對的實力,而且慕君玥對自己的容貌還是異常的有信心的。

畢竟審核自己的結界的時候,那個時候的司徒健一聽自己沒有什麼依靠,那赤裸裸的眼神就很明顯。

只不過那個時候的慕君玥並不想搭理這個司徒健。

之前慕君玥申請了自學,所以平時不用去學院上課,如果突然去上課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方清方歡是自己最好的掩護。

而方清方歡沒有輕易的相信慕君玥的話,羨人應該是離開了,而羨人才去找了慕君玥,慕君玥就做出了改變,是有什麼風向么?

方清方歡兩人深深的懷疑,但是她們能探聽到別人的八卦,也是因為她們雖然八卦,但是不會直接開口,所以她們即使疑惑,也不會直接說出來。

第二天,慕君玥就跟著方清方歡去上課,正好是司徒健的煉器。

司徒健的臉色不太好,甚至可以說是惡劣,已經有好幾個女學員被他訓哭。

這樣也好,慕君玥垂下眼眸,惡意的想著。

「這麼簡單的法器訓練你們都做不好,你們還能做些什麼?」

在一個學員又一次的回答錯誤,司徒健大發雷霆。

慕君玥舉了下手,「司徒導師,我覺得這個法器,可以換一個方法……」

慕君玥還沒說完,司徒健就打斷了她,「慕學員,我知道你天賦比其他的學員要高一點,但是你最起碼對導師要尊重,導師在訓話,你就打斷導師的話,不說你說的對不對,你覺得你這樣好么?」

「司徒導師,你這話說的是不是太過分了?我們在這裡上課,是要學習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因為我們不知道所以會又不解,如果你問什麼我們都能答上來,我們還在這裡做什麼?」

慕君玥的回答可以說得上是對司徒健赤裸裸的頂撞了,司徒健眼下一片陰影,他剛剛驗證了司徒諫言真的可以煉器,還沒等他想好要怎麼瞞著家族的,家族裡竟然來人送了司徒諫言很多東西,這真的是很不好。

司徒健正在氣頭上,慕君玥做了出頭鳥,司徒健怎麼會這麼簡單的完事。

「慕學員,看來你把我之前的話當做耳旁風了,一點都沒聽見是不是?」司徒健的聲音低沉,一臉不悅。 慕君玥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看著司徒健,一副自己根本就沒有錯的樣子。

司徒健額頭的青筋微突,眼神陰沉的看著慕君玥,「你跟我過來,剩下的學員,下課!」

慕君玥雖然是跟著方清方歡過來的,但是方清方歡一點也沒有擔心的樣子,反而有種看好戲的興奮。

那些女學員背景弱的不敢說,背景強的司徒健不會去招惹,那麼慕君玥呢?

對於沒有背景但是天賦很強的慕君玥,司徒健會怎麼樣?

慕君玥不畏司徒健,率先走了出去。

剩下的學員面面相覷,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畢竟慕君玥這一舉動算是刷了一波好感,但在羅雲學院中,這麼一點兩點的好感一點用處都沒有。

他們更感興趣的是,這個平時都見不著影的第一名,如此低調,這一次為何這麼高調。

……

慕君玥跟著司徒健回了司徒健的院子,低著頭垂眸,不願意說話,司徒健眯著眼睛,心中冷哼。

這兩天這麼不順,這是你自己送上門的,這樣的絕世容貌,司徒健心中蕩漾,他還真是沒有遇到過!

「慕學員,你知不知錯!」

「不知道司徒導師覺得我哪裡錯了?」

「你可知道這樣頂撞導師,對於你以後得晉陞也會有影響?」

「……」或許會有,但是誰在乎呢?一個自己師德敗壞的人的話,誰信呢?

「慕學員,你真的不想晉陞,想要一輩子在這裡?」司徒健不信,就算慕君玥天賦異稟,但是怎麼也不可能近十年二十年的就要晉陞的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