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神貫注的注意着周圍的動靜,但是沒有發現王皓的絲毫動靜,或許是逃離了,看來他有跟我類似的隱身異能。

隨後我跑去扶蘇全兒時,一股危險感涌上了心頭,我連忙躲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見王皓手裏拿着一柄閃電形成的劍,從身後刺到我的胸前。


我忍着疼痛,反手衝着身後的王皓劈去一鐮刀,只聽見一聲慘叫,我轉頭看向身後的王皓,他胸前留下了一道恐怖的傷勢,隱約可見裏面的內臟和白皚皚的骨頭。

這是我剛剛那反手一擊打上王皓的,王皓連忙捂着胸口的傷勢又運轉了異能逃離此處。

我忍痛將胸前這柄閃電形成的劍拔出體外,隨後我胸前的傷口以肉眼看見的速度開始恢復,不斷的蠕動。

我一臉淡然的走到了蘇全兒面前說道:“我找個地方帶你們兩個休息一下吧,王皓短時間內不敢再來了。” 因爲剛纔我斬出的那一擊,對王皓造成了重傷,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趕再出來冒險。

我那一擊蘊含了七殺中的殺虐氣息,想必王皓如今已經神智開始不清,必須遠遠逃離。

若是他還是要跳出來跑到我面前,那麼我不介意讓他做我七殺手中的第一個亡魂。

我將蘇全兒和酈海扶到其他相對乾淨些的地區後,將她們斬殺的異獸拖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我坐在了地上開始思考起來,之前我在與王皓戰鬥時,當我劈下他右臂時,七殺上沾染的血液彷彿被七殺吸收掉了一般。

當時我以爲我看錯了,在我劈到王皓第二刀時,我發現這七殺確實將王皓的血液都吸收進體內。

我暗暗查看了一下七殺,發現原本那些消耗殆盡的血霧有凝聚了一絲起來。

我心中一陣喜悅,這說明了七殺只要斬殺的人數越多,吸收的血液越多,那麼遲早有一天血霧又會再次形成那樣的規模大小。

而然我如今的肉身變成這樣的強度也多虧了那一片血霧,看來只有七殺吸收了足夠多的血液,又能夠增強我的肉身。

我看着七殺空間中的那一縷血霧,眼角不斷抽動,這可是B級異人的血液,剛纔也噴射了不少的血液在七殺上面,但是隻形成了這麼一點點血霧,這我得斬殺多少人,才能夠又形成之前的規模。

我的餘光忽然瞟見地下的異獸,我把主意打到了異獸的頭上,我將手中的七殺刺進異獸的體內,原本表體強大的防禦力,對於七殺而言,沒有絲毫的阻擋,輕而易舉的就刺了進去。

七殺貪婪的大口汲取着異獸體內的血液,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眼前的這具異獸屍體就變得乾枯,癟的只剩下皮肉和骨架,若是解剖開來,會發現當中沒有任何的血液。

我沒有停下來浪費時間,而是繼續一隻又一隻的汲取着這一片異獸屍首。

沒多久功夫,這幾百只異獸的屍首都變得乾枯,再也沒有之前的光鮮。

這時候蘇全兒逐漸清醒過來,酈海依舊沉睡着,我緩緩走到蘇全兒的面前,只聽見她用細若蚊吟的聲音說道:“謝謝。”

我搖了搖頭,表示她不需要謝我,而然她反而激動起來,好像我不接受她的道謝反而就是在打擊她驕傲的心。

蘇全兒擡起頭,一臉倔強的開口跟我說道:“不,你救了我兩次,我一定要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我沉默了幾秒,其實我心中告訴我一個聲音我可以相信她,但是我的理智告訴我不要相信她,多半是周玲給我留下是陰影吧,不要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才能回家去。

“你們先好好休息,明天后天那些異獸我來解決就行了。”我轉過身去轉移開問題,並沒有理會蘇全兒的話。

蘇全兒輕輕點頭,隨後她咬牙似乎做了個什麼決定,站起身來,從背後抱住了我,我感受到從身後傳來灼熱的氣息,還有她胸前那驚人的彈性。

我體內彷彿有一團火焰在燃燒,我轉過身去,直接抱住蘇全兒的身體,她只能微微掙扎了一下,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逃開我的懷抱,隨後我低下頭,貼上了蘇全兒的柔軟的小嘴,她身體輕輕顫抖,青澀的迎合着我。

我雙手緩緩攀上了胸前,隨後將她撲倒在地上,一夜的瘋狂過後,她喘息連連。

待到第二天,我感覺神清氣爽,已經許久沒有發泄過**,但是我沒想到蘇全兒居然還是一個處,不知道她們都教皇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本來教化場一開始只能抓那些犯過法的人,不知道蘇全兒究竟因爲什麼事情纔到北教皇手底下。

而然如今我沒有什麼時間問,天已經涼了,我感覺到四面八方的異獸往此處趕來,數量居然是昨天的整整四倍,昨日我出現的時候異獸已經沒了,而如今我又出現在這座城市中異獸又增加了一方數量,看來越是往後的日子難得越是大,不知道明天會是有幾頭異獸。

隨後我意念一動開始召喚出腦海中的七殺,往四處八方趕去,準備斬殺那些異獸,來積累七殺內的血霧,即便是我暫時不用來強化自己,也可以當做是一種攻擊手段。

我直接朝異獸羣中衝了進去,單手揮舞這七殺,斬殺一頭又一頭的異獸,我感受這貼身攻擊的爽快感,這種感覺,我還從未感受過。

之前我的攻擊手段只是用氣壓遠距離的攻擊,還未嘗試過這種貼身搏鬥過,我越殺越多目光裏的光芒越來越盛,弄到最後我雙目通紅,眼裏滿是興奮感。

我殺完一個方向的異獸,又朝另一個方向的異獸襲去。

我渾身都是鮮血,只有手中的七殺上沒有沾染一絲一毫的鮮血,全部被七殺所吸收掉了。

當我斬殺完所有的異獸時,我感受到城市的東邊傳來一陣震動,多半是王皓吸引來的,我直接迎難而上,朝城市的東邊趕去。

我看到王皓在前面身體已經閃電化拼命的逃亡,身後跟着一大批異獸,他身上到處都是傷痕,看來在逃亡的過程中,他也不怎麼好受。

王皓還在專注於逃命,沒有看到他前方的我,我直接朝王皓隔空發出一道斬擊,王皓練練閃躲,因此由被身後的異獸連轟了幾擊。

他連咳了好幾塊血,隨後他看到我的身影陰沉的看着我,陰險的笑道:“雷木你可得好好感受一下這些異獸的威力,這段日子你可沒有感受過。”

說罷他又消失在空中,我冷哼一聲,直接大罵道:“王皓,你還是個男人嗎?”

我企圖用激將法將王皓激出來,但是他臉皮厚的如一道城牆,彷彿沒有聽見這句話一般,在場的只有這些異獸奔跑的聲音。

我輕蔑的朝王皓剛纔消失身影的地方吐了一口唾沫,表示對他的不屑,隨後雙手握起七殺朝着羣異獸奔去。 這批異獸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即便我手握七殺如切菜瓜一樣的切,但是到最後開始雙手發抖起來。

我知道王皓依然在周圍冷眼看着我,但是他不敢上來冒險,因爲我如今還沒表現出實力被消耗殆盡的模樣。

我能夠斬殺這批異獸,但是卻斬殺不了王皓,這讓我十分惱火,因爲王皓仗着如今我的速度沒有他快,也不能飛到空中,昨天一直拖着我與我盤旋。

我看了一眼天上的排行榜,斬殺完今天這一批異獸後,我在排行榜上的積分已經快達到了2000。

我心中默默計算了一下,看來現在這批異獸的積分一個算兩分一頭,不知道明天還會有多少異獸。

今天我剛體驗到這種快感浪費了不少的力氣,並沒有合理利用我身上的力量,所以即使明天再多一倍我也已經能夠斬殺完。

但是我心頭莫名其妙的纏繞上了一絲危險感我感覺明天作爲最後一天,應該不會那麼簡單。

我將這些異獸的屍首凝成了一團,拖在身後,若是一次次的搬運是在太麻煩了。

其中有許多異獸的血液還沒吸收感覺,更何況吸收完血液和體內的變異細胞沒有影響。

而且我還需要提升實力來面對明天的戰鬥。

我緩緩走回了蘇全兒她們所在的大樓,這一片的異獸屍體幾乎堆成了小山,起碼有數千只異獸,我沒有烤的那些耐心,更何況時間也不足夠。

我直接撕扯開異獸,由於血液已經被我吸收乾淨,這些異獸吃起來直接就是乾巴巴的肉,還有一些嚥着了。

一口口的異獸肉到我體內以後,迅速的轉化成了能量,傳輸進我的變異細胞中,雖然封印不能讓我控制到氣壓的變異細胞,但是這些能量卻能傳進去,不僅僅是細胞在進化着,我的精神力也在緩慢的增長。

我叫醒了蘇全兒和酈海,她們二人已經清醒,只是精神力過度透支導致一直昏迷不醒,昏昏欲睡。

如今二人跟我一起吃起異獸,而然也開始逐漸回覆。

蘇全兒只吃了60只異獸就停下來嘴開口說道:“我的力量已經全部恢復了,若是在吃下去,我就會進化到A級了。”而一旁的酈海還在吃,她要晉升到與蘇全兒一樣的狀態,只差一絲就能過突破A級的那種。

只見酈海又吃了200多隻異獸也擦擦嘴角說道:“我跟蘇姐一樣,若是在只下去就要被排斥出這個空間了,我還想看看那最後一關是怎麼樣的。”

我點了點頭,看着地上還有1000多頭異獸,緩了一口氣,雖然我任然可以吃下去但是嘴一直不停的倔強,讓我的兩邊的臉龐有些痠疼。

“嗝。”

我打了一個飽嗝,看着地上殘留的異獸骨頭,滿意的摸摸自己的肚皮,我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體內,如今距離B級巔峯還差一段距離,真不知道自己還需要吃下多少變異細胞才能夠進化到A級。

酈海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說道:“你怎麼吃了那麼多連B級巔峯都還沒達到。”

mmp,我心中大罵,我哪知道爲什麼我吃什麼多還沒達到B級巔峯。

我皺着眉頭問了問蘇全兒,她與我一樣同樣是三異能者,不知道她究竟是怎麼樣達到離A級只差一絲的。

而然蘇全兒丟下了一句,“我也沒有你吃的那麼多,當初我若是吃這裏一半異獸屍體我怕是都已經要進化到A級了。”

我皺了皺每天,不知道自己作爲三異能者爲什麼與蘇全兒不一樣。

蘇全兒說完腳一瘸一拐的走回屋內,酈海看着她的背影,又看看我,眼神中充滿了怪異,昨天她還沒清醒時我們做了那麼些事,沒想到她從蘇全兒的走路姿勢就能看出來了。

我沒有絲毫尷尬,做這種事情在異人的世界就像是常態,而然酈海走到我的身後,兩隻軟弱無骨的小手纏繞上我的脖子,整個人貼在我的後背,貼着我的耳朵吹氣說道:“雷大哥,我已經兩年沒做這種事情了,一直緊繃着神經提升實力,你能不能滿足我一下。”


我拉開酈海的雙手開口說道:“明天就是最後一天,準備好明天的戰鬥,不要再想這種事情。”

酈海生氣的垛了垛腳,一臉失望的離開了。


並不是酈海對我沒有吸引力,酈海雖然相比起蘇全兒差很遠,但是一臉清秀的臉龐,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管跟那一個男人說,他們都會把持不住。

但是我做這種事情只不過偶爾解決一下慾望,而且明天要準備大戰,我得集中所以的精神,準備明天的戰鬥。

第二天,天剛一亮,我連忙翻起身,看看四周卻沒有異獸,什麼動靜也沒有,我有些摸不着頭腦,平日裏一般不都是這種時候出現異獸嗎?

而然一直等到傍晚十分,城市的中間往我這擴散出恐怖的氣息。

“轟轟轟。”

從城市的中心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吼叫聲,而且似乎還不只一種聲音,我扭頭看了一眼城市中心,那棟高聳入雲的大廈轟然倒塌,我叫上蘇全兒和酈海一起趕往中間那塊區域。

我叫上酈海時,她面無表情,彷彿昨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我們三人趕往中心的時候,雖然還未趕到但是卻看到遠處被高樓阻擋視線的地方不斷有閃電冒出,看來多半是王皓被這隻異獸發現了,只不過不知道爲什麼他居然不用第二種異能逃離。

當我趕到後先到面前這一隻異獸我愣了神,面前這隻異獸居然有七個頭顱,而且七個頭顱都是血紅色的,但是從每一張嘴裏噴出的異能有數不一樣的。

這隻異獸跟我的那我七個小人臉上的表情一模一樣,但是紅紅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絲絲殘暴的氣息。

當我一到場時,我體內的七個小人彷彿見到了什麼稀世寶藏一般,十分喜悅,一個個巴不得衝出我的腦海,活生生的吃了我眼前的這隻異獸。 我能感受到它們給我傳達的意思就是想要吃了這隻異獸,彷彿對它們就極大的好處。

我越來越好奇這個異空間內到底隱藏着什麼,先是七個異石的鐮刀,與我有種血脈相融的感覺,隨後又是這七個頭顱的異獸,臉上的表情與我的七個小人相對應。

彷彿這一切都與我有關一樣,我看了一眼身旁的蘇全兒和酈海,給她們一個眼神示意她們暫時不要亂動,看看情況再說。

王皓幾乎已經爆發出全力,閃電不斷的劈在那隻異獸身上,卻連根毛都沒掉,這隻異獸,雖然體型龐大,但是速度也是極快,直接一爪將王皓踢去旁邊的樓中,撞破好幾棟樓層。


我感到一整驚愕不知道這隻異獸擁有什麼力量,像王皓這樣將整個身子閃電化了以後,無力攻擊是達不到他的,只會穿過他的體內或是直接被閃電劈的剩下灰,對於這樣能夠閃電化的異人,一般都是需要有異石的武器才能對他造成傷害。

而然這頭異獸身上也沒什麼異石,居然能夠直接集中王皓,還有這巨大的力量,與我相比之下也絲毫不差。

王皓見狀不妙,飛到空中準備逃走,而然這都異獸站在原地張開其中一隻血腥大嘴,從裏面散播出一種怪異的能量,隨後王皓到空彷彿一頭撞到了什麼東西,被反震下來,砸到了地上。

看着這個異獸有一種異能能夠囚禁空間一般。

王皓甩了甩昏沉沉的腦袋,大口嘔出鮮血,轉眼看見了我們的蹤跡,他面露興奮,直接啓用第二種異能,想要讓異獸的目光不再看他,而是集中到我們身上。

之前他一直在與異獸纏鬥,沒有時間開啓第二種異能,一個不慎就會被異獸秒殺,如今好不容易有喘息的機會,他當然要開啓異能逃跑。

而然那隻異獸目光沒有轉向別處,依舊看着地下剛纔王皓消失的地方,眼珠不斷轉動,似乎在盯着什麼東西。

我感受到這隻異獸似乎有些不耐煩,直接一爪拍到一個屋頂,隨後擡起巨大的腳掌,有一具血淋淋的屍首就在地上,面容已經看不清了,但是身上的着裝正是剛纔王皓身上的衣物。

mmp,這頭異獸居然連隱身的異能都能看出來,我還想着之後若是不敵就用隱身異能與它纏鬥,看來這個計劃落空了。

我面對這頭異獸心裏也沒有把握,若是我空中氣壓的異能還在,那麼我有信心能夠斬殺它,但是如今只有6層的把握。

這隻恐怖的異獸在殺了王皓之後低吼了一聲,隨後轉頭朝我們看了過來。

我扭頭朝蘇全兒和酈海看了一眼,隨後三人散開,形成了一個包圍圈,我這就正面面對這這頭異獸,而酈海和蘇全兒分別攻擊左側和右側。

我面對這隻異獸絲毫不敢放鬆,直接開啓異腦,同樣的我身上也散發出狂暴的殺虐氣息,緊接着我意念一動,七殺出現在我手中。

而然這隻異獸看到七殺的瞬間,彷彿瘋了一把,直接朝我衝了過來,酈海連忙上次騷擾這隻異獸,然而連這隻異獸的皮毛也破不了。

蘇全兒連忙放出寒氣,直接攀上了異獸的一直後腿,瞬間凝結成冰,這是這隻異獸才被停下了腳步。

但是它朝我依舊朝我嘶吼着,連看都不看一下自己的後腳,不顧後腳有沒有被凝結住,它已經瘋狂的朝我扒拉着,我纔剛剛鬆了一口氣,這隻異獸直接扯斷了自己的那隻左後爪,繼續吵我衝來,我連忙控制體內的三個小人,身上的力量頓時暴漲一大截,這隻異獸頓時更加的瘋狂,眼神變得越來越紅,不顧左後爪的傷勢,將血淋淋的左後腳也踩在地上,不顧疼痛瘋狂的朝我襲來,攜帶着要一口將我吞下去的氣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