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那樣一直盯着何璐,對方看到我這個樣子的時候,臉上不由得劃過了一絲的心虛,這個時候我倒是開始就認清了,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沒有什麼想法。

我心裏就清楚,何璐既然這樣,隨隨便便的就回來的話,心裏面肯定是在打着什麼主意,只不過這種東西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想了一些什麼。

而且如果我們在外面那些人沒有調查錯誤的話,何璐應該是在那邊欠了一大筆的錢,所以在這個時候纔會起碼能回到國內,想要把何家裏面的錢拿過去填補自己的漏洞呢。 既然對方打的是這個主意,我就更加不可能把何家東西給他了,加上對方的母親一開始的時候,對於何璐的態度,我也不太確定,何璐究竟是不是他們親生的?

而且一中裏面寫的清清楚楚,何家的所有東西跟何璐都沒有任何關係反而是如果我想要給對方的話,我也就喪失了遺囑的權利。

可是對方一直都不相信我說的這些話是真正的,所以對於我拿出來的衣服,他們也以爲是假冒的產品,一開始的時候我還能好心好意的給對方解釋幾句,到了後面的話我就根本沒有話對她說了。

反正這個人的心裏面不管我做點什麼都是錯誤的,既然這樣的話,我爲什麼還要給對方解釋呢?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就在那裏笑着看着在那裏尷尬的站着的何璐。

“何秋,我說你臉皮也真夠難住,我們何家東西一直不願意給我,你到底什麼意思!”

客戶看到我在那邊一直看着他的時候,不由得愣了一下,瞪着我說道。

“我跟你說這些東西現在是我們家族裏面的東西的話,你就不應該隨便插手,要不是你的話,我們家裏面也不可能會遇到這麼大的磨難!”

何璐看着我在那邊一直說到:“你知不知道何家最近都開始油盡燈枯,要是你再不把這些東西拿出來的話,到時候何家最後變成什麼樣子的話,你真的有什麼方法能補救嗎?”

我看着何璐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如果真的是對他說的這樣的話,何浩然肯定早就過來找我要何家的一些財產了,畢竟這些東西都是我們說好的。

他能幫何家主持明面上的東西,暗地裏面資產什麼都由我來繼承,主要是何家陷入危機的時候的話,只能找我有着足夠的理由的話,我絕對會把東西交給他們。

所以我並不認爲對方可以跟何璐做成這樣交易,因爲我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我自己的誓言,而且如果我們兩個沒有同時去取那些東西的話,我們一開始交給的那個人,也不可能把財富交給我的。

就算是那個保管的人,是我們的朋友也一樣,想到這裏的時候,不由的覺得何璐的腦袋真的是蠢爆了。

難道她就這麼心心念唸的想得到何家全部財產嗎?我不知道何家裏面究竟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的地方,反正這些東西知道給我時間的話,我覺得我也可以把這些東西賺出來的。


“何璐,你現在口口聲聲的說你是何家的人的話,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所謂的何家人裏面的驕傲究竟在什麼地方?”

我終於忍不住開始跟對方反擊了起來,要不是和家裏面的一些家規,讓我不能隨隨便便的對着對方說這些話的話,我早就開始對對方爆粗口了。

何家裏面的傢伙就是讓我們自身自力,要不是一開始的時候,那些人死的早,我也不可能就這樣隨隨便便的拿到何家的全部財產,看到這裏的時候,我的臉上不由的僵硬了起來。

難道是說何璐一開始非要拿到這些財產的原因?就是想要讓這些人全部死去嗎?或者說就是單純的想要去做一個富二代?

何璐在聽到我問她這句問題的時候,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何家有這些財富的時候,我過得倒是很輕鬆,不過後來當我知道我是何家的人的時候,你都不知道我的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在那裏聽着對方的消息,何璐也就慢慢的坐了下來,對着我說道。

“其實當初那個時候我給他們送出國外的時候,還是感覺挺開心的,畢竟那個時候我最起碼可以做真正的我的,不用去學習我所不喜歡的東西。”

何璐那邊跟我說的這些事情的時候,就慢慢的掉入了自己的回憶裏面,我看着這個人,好像看到另一個靈魂。

“何秋你不知道那個時候我有多心疼你,你一直在這個家族裏面單着的時候,你都快忘了自己究竟是誰了,不過我那個時候倒是有權利,我可以去追尋自己想要的幸福。”

何璐在跟我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我想要對方的這些話,慢慢的陷入沉思裏。

原來一開始的時候,何璐進入的那個時候還是挺開心的,不過在過一段時間一直就聽到背後一直有人在說自己是什麼富二代什麼的,不過那個時候何璐的家境真的很貧窮。

在何璐的記憶裏面,他經常會有這一些交不起電費,而導致整個莊園裏面沒有暖氣的時候,冬天的時候會凍死,夏天的時候會熱死,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她還是安安穩穩的長到了二十幾歲。

但是到了後面的時候,那些人竟然以爲何璐的家庭裏面是在有新的歷練他這個時候那些人就開始給何璐一些毒品,然後帶着對方進入一些賭博之類的。

何璐特別想要融入他們的圈子,於是就跟他們走過去,沒想到在這裏的時候,他竟然已經回不去了。

於是何璐就開始跟着他們整容,開始跟他們吸毒,到了最後他發現自己如果再不回來,拿走何家的這筆財富的話,他就沒有辦法再繼續生活下去。

畢竟她在國外這些年,不僅是收穫了許多高利貸,還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如果她繼續這樣堅持下去的話,那些人指不定會怎麼樣對她呢。

在何璐明白過來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倒是想要逃離開,不過對方倒是一直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最後就開始慢慢的把主意打到了國內的這個世界上面,如果不是我一直在這裏堅持的話,他可能早就拿到這裏的這些錢了,然後回到國外,繼續過着自己瀟灑的日子。

我在聽到她這句話的時候,不由得愣了一下,其實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想到何璐竟然有這個目的,如果不是我早點攬着對方的話,說不定何璐早就會完成了自己的想法了。

我倒是沒想到何璐竟然也有這樣一段悲慘的人生,不過有句話說的也好,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既然何璐這麼可憐的話,那麼何璐最後做出來的選擇也是錯誤的。


如果說何璐一開始就老老實實的在那裏呆着的話,沒有做任何事情,那麼到了最後,他也不可能會變成這個樣子的,畢竟一開始我記得何家給何璐的東西,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幾萬美金的事情。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那些人爲了給何璐湊齊這些錢的時候,把家裏面的所有東西都變慢了的時候,我在那個時候還天天捱餓,不過我覺得把這些東西給了自己最好的姐妹的時候,我一點都不覺得可憐。

結果沒想到我們之後再一次見面,竟然是這樣的時候,對方不止一次的想把我置於死地,我也不止一次的想要把這些財產守護起來。

我心裏想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就開始繼續只要對方這些事情,畢竟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猴子竟然會有這麼悲慘的遭遇,如果我早點知道的話,說不定我對於對方的態度也會變一些。

如果不是因爲一開始的時候,我們兩個見面就已經開始了這種事如水火的話,我也不會一直這麼有意的對付對方,不過何璐在扭頭看到齊恆的時候,臉上帶着那種幸福的笑容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太舒服。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感覺何璐對於齊恆之間好像有一些不一樣的態度,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到他們兩個會發展到這個結果,不過現在看起來一切真的是我想的太多了。

我那個時候就不應該讓齊恆跟對方接觸的,要不然的話,那個一心一意喜歡我的齊恆,竟然想要多看何璐兩眼。

“何秋你還記得的這個項鍊兒嗎,就是你小時候買了一對那個項鍊。”何璐在看着我的時候,臉上竟然帶着興奮的表情。

我看對方的表情的時候,總感覺這裏面好像有什麼事情,不過何璐隨即的一個說法就打斷了我。

“你知道嗎?你當初買這個東西給他的時候就說只要拿着這個東西的人肯定是你,沒想到我竟然拿這種東西出去的時候,他竟然就直接放棄了你,想要跟我在一起了。”

我要和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心裏面倒是挺崩潰的,我也不知道當初爲什麼會跟齊恆作出了這樣的條件,不過現在看來,齊恆倒是挺遵守約定的,雖然她心裏其實是挺討厭何璐的。

我知道何璐是怎麼樣知道我們兩個之間的約定的,不過是看到何璐這個表情的時候,我就知道對方心裏面肯定是要想着我們當初是怎麼遇到的。

雖然何璐有了我們這裏的消息,不過對於地方來說,不知道這裏面的事情肯定是有一些原因的,所以齊恆絕對不可能這樣放過對方。

所以我在想到這些的時候也就沒有繼續,對方稱下去,畢竟下來的時候,對我來說也不是特別有利的地方,如果我跟對方說這兩句話,對方就能打造一開始的念頭的話,我倒是很樂意跟對方的很好,談談現在的事情的。

不過按照我對合同的一些的話,對方是那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性格,與其我這樣跟對方說的話,還不如等着以後對方慢慢的知道怎麼回事。

我心裏面想到這些事情,便不再看對方了,沒想到何璐這個時候倒是追了上來。

她看着我有一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感覺,我看到對方這個表情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是開始頭疼了起來,畢竟我好不容易把自己身邊的那羣人給送到了,現在竟然來了這麼一個人,我都吧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了。

想到這裏的時候,不由的看了對方一眼,在對方眼底裏面的那副認真的表情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說對方,畢竟這件事情一開始都是對方惹出來的錯,爲什麼現在她一直想要讓我承認這點?

“你難道不覺得你這個人很煩嗎,我現在有了自己需要的事情要做,你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能不能從我這裏離開!”

何璐一直跟着我在這裏走來走去的時候,終於忍不住對着對方說道,我實在是不能夠忍受自己在這裏做着一些事情的時候,旁邊有個人一直在看着我,到底在做點什麼東西。

我心裏藏着這些事情,也就沒有繼續跟對方弄下去,畢竟這裏的時候我很想要好好的在這裏多活一段時間。

如果我要是跟何璐之間有什麼關係的話,我感覺何浩然他們絕對會過來把我殺死的,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面就是有這樣的想法。

雖然現在的社會是什麼樣子的,我心裏也清楚不過對於一些沒有發生在人們面前的事情的話,他們都是不知道的,並且對於何浩然來說,這些也只是一件小事罷了。

正所謂你要是沒有抓到我,昨天要是措施的話,我就是沒有犯錯,所以對於現在的事情,我心裏面的事不是那麼的戰役的,我現在最在乎的就是我自己的性命問題了。

反正何璐這個人的腦子不正常,我心裏也是清楚的,與其跟對方在一起,就要危害到自己的性命的話,我還不如就這樣不去管對方,最起碼要這樣的話,可以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

想到這裏的時候,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就離着公司的位置遠了一些,反正我只要拿着這些文件去別的地方辦公也是一樣的。

令我沒有想到的是,何路在這個時候又開始追了上來,我看着對方的樣子,不由得無奈的想着“我們兩個不是敵人嗎?爲什麼對方要一直跟着我”。

不過顯然何璐並不知道我內心裏面在想些什麼,因爲對方看着我的樣子,跟一開始的時候還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我發現何璐對於我的眼神,一會兒是迷戀的,一會兒又變成那種恨不得我去死的樣子,我雖然不知道對方在心裏面到底在想着一些什麼事情,不過現在看起來我要是再不趕緊的地方遠一點的話,說不定何璐的病犯了之後想要找我來下殺手。

我想這些事情的時候,臉色不由得都開始發白了起來,雖然我知道我自己的想象力很豐富,但是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把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跟正常人聯繫到一起。

“你繼續跑啊,你要是不跑的話就跟他不一樣了……”

何璐在看到我不在換地方的時候,邊急忙的對着我說道,我甚至可以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的焦急。


我雖然不知道對方心底裏面說的那個人到底是誰,但是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如果不按照對方的說法做的話,我可能會被對方一直纏着。 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嘆了口氣,認命的開始往前面走,雖然我也不知道何璐的心裏到底在哪個什麼主意,不過現在看起來只要我聽話的話,對方是不會對我下手的,想到這裏的時候,心裏不由得稍微的安心了下來,然後就拿出了手機,準備給齊恆他們打電話。

不過在我撥號的時候,我想了想就換成了趙炎崇的,對方現在是我在這裏唯一信任的人了,我實在不能想象到,如果這個人再背叛我的話,我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堅持下去。

何璐看着我的樣子,在那邊一直走着走着的時候,一邊笑道:“你知不知道我當初看着你跑的時候,腦袋裏面只有一個反應,就是要把你狠狠的殺掉,沒想到到最後我實現了自己這個願望的時候,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聽着對方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由的愣了一下,這些消息是我一直沒有聽說過的,難道說這些東西是何璐在外面遇到的那些人嗎?

不過何璐才發現我看着她的時候,本來一副傷心的表情瞬間就變成了扭曲的樣子。

我不知道何璐跟那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反正現在看起來他們兩個當初應該是一個戀人,只不過何璐不知道爲什麼就突然的地方下了殺手。

我看着對方的樣子,不知道該笑,還是應該悲嘆對方的命運,我心裏清楚,如果不是何璐從小就被家裏面的人弄成這個樣子的話,她也不可能變成這個性格的。

其實小時候我最羨慕的一個人就是何璐了,對方可以在那裏無憂無慮的生活着,而我必須在那些所謂的老師家長的情況下,一直堅持着。

那個時候我天天早起訓練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堅持下去的,反正我在家裏面做功課的時候我經常可以看到何璐在外面跟別人開心的玩鬧的場景。

想到這裏的時候,不由的搖了搖頭,把視線轉移到了這個可悲的女人面前,想了想就把手伸了過去。

“別傷心了,我現在帶你回家好不好?”

不知道爲什麼,我看着面前這個可憐的女人的時候,心裏面的那絲柔軟,倒是被對方給觸動了。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都不知道對方可以變成這麼可憐的樣子,在我心裏面,何璐一直都是那麼張狂明媚的模樣,就算是到了後欄找我來爭奪何家的財產的時候,何璐也是那種驕傲的樣子。

我看着對方的樣子的時候,眼睛裏面不由的閃過了一絲的可憐的感覺,沒想到僅僅是這麼一點點小情緒就被對方給輕易的捕捉到。

何璐看着我,一臉驚恐的說道:“你走,我纔不需要你的幫助,你等着,我一定會把何家裏面所有東西拿回來了,到時候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你什麼東西都搶不到!”

說完這些話之後,何璐就開始朝着另一個方向跑了過去,我看着對方的背影的時候,不由的搖搖頭,其實我們兩個都是一個可憐的人。

“怎麼樣現在看到對方這個樣子的時候,你的心裏是不是特別舒服呢?畢竟何璐變成這個樣子,還得託了你的福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身邊竟然多了一個人,我扭頭過去看的時候,對方好像不願意讓我看到他的臉一樣,就把頭轉到另一邊。

我看到對方的樣子,心裏面開始盤算着到底是誰能知道我們之間的仇恨,不過在我想了半天之後,我也沒有想出來到底誰能把我們之間的事情瞭解的這麼清楚。

畢竟當初那件事情我做得是非常的隱蔽的,而且笑的人也都是國外當地的人,而且我們之間也沒有一些聊天記錄作爲證據。

那次的時候我就是利用一個朋友讓他們幫我傳了幾句話給那些人,到現在纔看到何璐的時候起了興趣,就自然答應了我的條件。

不過當初那件事情的確是發生的,順利的,超出了我的想象,如果那個時候我因爲公司的事情在忙的焦頭爛額的,也就沒有想到那麼多。

現在想想當初那點事情,果然是都能擺出,如果那個時候我能夠稍微的有心的查一下那些人的話,說不定現在就不會是這個情景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後悔的表情。

那個人家看到我臉上這個後悔的表情的時候,不由得冷哼了一聲,我也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纔想起來,身邊還有一個人,於是就迅速的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情緒,準備轉身朝着對方說話的時候,便感覺到那個人已經離開了。

我雖然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不過看着對方對我的態度,好像也並不是想害我的,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如果說這個人真的想要對我做什麼事情的話,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可以坐出去了。

實在是沒有必要這樣告訴我所有的條件之後,然後再對我下黑手,這樣的話不僅麻煩,而且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解決。

因爲我在看到對方的時候肯定會起了疑心的,我心裏一邊想着這事,一邊慢慢的朝着公司裏面走了過去,何璐現在已經離開這裏來,那麼公司裏面當然需要一個人來坐鎮。

我一邊想着這些事情,一邊朝着公司裏面走了過去,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知道我的那些往事,畢竟這裏的人們都不太清楚,而且何璐也不可能跟對方說的,因爲那些事情根本不會纏着我的蹤跡。

唯一可能知道我當初說過這件事情的可能就是幫助我的那些兄弟們了,不過那個時候我已經安排他們的飛機出事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的開始頭疼了起來。

如果真的是那些人的話,就是說明飛機當初並沒有按照一開始計劃好的開始清新,不過我心裏沒想到這些事情,也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

“求求你,終於回來了,你知不知道剛纔來了一個特別變態的客人,想跟咱們這個公司合作的時候,竟然要求咱們給對方提供女人!”

那個人看到我回來的時候,便急忙的跟着對方說話,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嗯我並沒有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畢竟在我心裏這件事情,如果他們都解決不好的話,那麼我要他們還能幹什麼呢。 如果因爲這個時候我心裏在想事情,而且那個時候何璐當初爲什麼沒有跟着對方離開,所以我看着這個人,示意對方把那個客戶帶過來,讓我看看。

不過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總覺得這個人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隨後還沒有等這我想起來的時候我便想到了,剛剛跟我分開的那個男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