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最近脾氣暴躁的很,都怪我,不應該讓你去公司的。我去給你找醫生,你放心,所有醫藥費全部由我來出。”

陳天不顧形象,屁顛屁巔的跑出去喊醫生,然後在一旁端茶倒水,照顧的細緻入微。

見到他這個樣子,蘇強的火氣消了一半,也冷靜下來。衝動不是辦法,還得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他急忙給父親撥打過去電話。

蘇明軍一出現便怒氣衝衝的:“陳天,我們父子爲了你,可謂是煞費苦心,東昇集團的員工那也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人才,我自己都不捨得用,推薦給你了,你父親卻要將他們所有人告上法庭。你這不是恩將仇報嗎?讓我蘇明軍以後還如何在林城混?”

“叔叔消氣,我也不知道發生了這些事情,一定是那個老東西病糊塗了,纔會做出這些瘋狂的舉動。”陳天連連解釋,親自爲蘇明軍倒茶水。

“你別自欺欺人了,你父親身體可好的很,絲毫沒有病態。他是真的要廢了你,重新掌控公司的大權。”蘇強說道。

誰再特麼和他說陳生病入膏肓,他會輪動拳頭。

“陳天,我們這麼做,都是爲了你。安插員工也是一樣,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你家老爺子歸天,那些人還能夠聽你的嗎?起來造反也未可知。必須得解決掉,安排你自己的人,你才能夠坐穩。現在鬧成了這樣,你必須得給我們一個說法,否則兩天後的婚禮只能夠取消,我們絕對不能夠讓蘇流煙跟着你吃苦。”蘇明軍態度強硬。

“叔叔,婚禮的消息已經傳遍林城,不能夠取消啊,那樣丟的不僅僅是我的臉面,還有蘇家。”陳天忐忑到了極點,近乎哀求。

“你父親當衆宣佈將你開除,你繼承東昇集團已經不可能了。我不會眼睜睜的看着蘇流煙跟你受苦。”蘇明軍說道。

“就算你想要迎娶蘇流煙,你父親也不會同意的。他今天可是在會議上,當衆羞辱蘇流煙,說蘇流煙是一個二手貨。”蘇強憤憤說道。

聽到這話,陳天也暴走了。蘇流煙是他喜歡的女人,是要成爲他夫人的,誰也不能夠這麼玷污。

“不可能,父親是支持我和蘇流煙結婚的,他將蘇流煙帶走,就是最好的證明。一定是有人在他面前嚼舌根,父親聽信了讒言,我這就打電話問清楚。”

說着,陳天掏出來電話,當着父子二人的面撥打過去。

辦公室內,陳生正在轉動着筆,看到電話響起,微微一笑,接通起來。

“爸,你是贊同我和蘇流煙在一起的吧?兩天後,我便要迎娶他過門,他就是我陳家的媳婦了,你不會不同意的吧?”陳天一臉討好的詢問。

“娶不娶她,那是你的事情。”陳生淡淡迴應。

聞言,陳天終於露出笑容了,父親果然是贊同這門婚事的。

“那兩天後,我要舉辦一場震動林城,前所未有的婚禮,讓整個林城的人祝福我們。”陳天激動的說。

“隨你的便。”陳生的話語依舊是淡淡的。

“還是老爸最好,只是老爸,你怎麼打了蘇強,還將那麼多人開除了呢?你怎麼不和我說一聲啊,那些人都是我花重金聘請來的人才。”

陳天這才放下心來,抱怨起來。

老子做事情需要你來管?陳生眼睛一轉,冷哼道:“你是不是傷得不重,操心這麼多,不知道對養傷不好嗎?你現在難道不應該一心養病,辦自己的事情嗎?其他的你不要操心,好了,先掛了。”

“爸,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養病,在婚禮上展現出最好的一面,讓所有人看看陳家少爺的風采。”陳生終於露出笑容。

話語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可他聽得出來其中的關心。

雖然父親讓人打了自己,可他還是很心疼自己,希望自己儘快好起來,順利舉辦婚禮。

掛斷電話,陳生露出得意的笑容。

“老李,蘇家父子是不是在醫院呢?”

“是的,蘇家父子都在。只是,少爺好像很害怕他們,竟然親自端茶倒水。”李老很不忿。

陳天可從來沒有爲他父親做過這種事情,此刻竟然對一個外人如此。

“他愛伺候誰就伺候誰,老子沒有這個兒子。並且,以後不要稱呼他爲少爺,他已經不再是我的兒子。”陳生說道。

“是,董事長,我知道了。”李老迴應。 掛斷電話的陳天恢復底氣,勸說着兩位安心,並且許以重諾。

蘇家父子有些懵,聽口氣,陳生還是冷冰冰的,公司那邊也不手軟。可是贊同婚禮的舉行,對陳天也是濃濃的關愛。雖然表現得不明顯,可是明眼人都能夠聽出來。

難道他們真的想錯了,這是在演戲?除了演戲,實在是想不到原委。

他們自然不會知道,這是陳生故意下套,說模棱兩可的話,等着他們父子往裏面鑽。

“我剛纔已經和父親說了,要舉辦最爲隆重的婚禮,還得叔叔和強哥幫忙配合下。”陳天志得意滿,完全放下心來。

“我還是不大放心,他將你的人都裁撤了…”蘇明軍擔憂道。

這…陳天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能是父親的氣還沒有消,但是我敢保證父親絕對不會那麼對我的。”

“不,不是這樣,是下放!”

突然,蘇強激動的說道:“古時候,老皇帝要死了,都會裁撤掉倚重的大臣,等着新皇帝上位,再重用起來,這些老臣便會非常感激新皇帝。這老東西也一定是在玩這樣的把戲,他一定是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在爲陳天做最後的鋪路。”

“是的,父親最爲看重集團的發展,他斷斷不會做出停止項目的事情來,他是在演戲。”

陳天雙眼一亮,對蘇強更加敬佩,果然是海外留學回來的,就是不一樣。自己就想不到這麼多。

嗯,等自己真正掌控了集團之後,一定要將蘇強這樣的人才留在自己身邊。

蘇明軍思考一番,也覺得很有道理。最主要的,他調查過,陳生病危是真的,並且沒有私生子也是真的。

“可如果萬一呢?”

“那就逼宮!”陳天堅定的說。

蘇明軍這才放下心來,不再多言。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叫上幾個狐朋狗友,操辦婚禮的事情去。

… …

陳生坐在辦公室內,一直都沒有離開,耳邊是肖茵等人連綿不絕的彙報。

有他親自坐鎮,事情進展的非常順利,有一些人親自遞交辭職申請,只求全身而退。對於這樣的人,陳生一律允准。

“董事長,中午要吃點什麼?”

中午時分,陳天的祕書米顏走進來詢問,精緻的小臉上掛滿了忐忑,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一身超短裙,更是將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外,只是一眼,便讓陳生忍不住有犯罪的衝動。


不得不說,陳天真的會享受,這女孩的容貌在八分以上,還有着學妹的清純,放在任何一所校園裏,都是校花級別的存在。只可惜,這樣的女孩被那個畜生糟蹋了。

“你沒有工作裝嗎?爲什麼穿着這麼暴露!”

陳生收起思緒,冷冰冰的詢問。此人的好感度才三十多,嘖嘖,這樣的女人,不碰也罷。

“回答董事長,是執行總裁讓我這麼穿的,他說不允許我上班穿別的東西。如果董事長不喜歡的話,我以後不穿就是了。”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現在陳天被撤職,她這個祕書也要做到頭了,公司只怕沒有她的位置。可是她不想這麼放棄,她可是籌備了幾個月,才考入到公司來的,這個機會對她來說太珍貴了。

這個穿着,也不是她所願意的。她是一個相對保守的女孩,是陳天想要潛規則不成,一怒之下,才讓她這麼穿着,就是爲了羞辱她。

“以後別這麼穿了,招惹是非。隨便去食堂弄點什麼吃的吧。”陳生隨意擺了擺手,示意她離開。

“啊?”米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沒有被開除,並且以後可以不這麼穿了?

“沒聽懂嗎?”

嗯?好感度竟然上升到了七十多?姑娘,你這變心的速度很快啊。

正要發怒的陳生,看到這個好感度變化,也很吃驚。

“聽懂了,只是執行總裁從來不吃食堂的,都是五星級酒店親自送來。”米顏解釋着。

“他是他我是我。”陳生迴應。

米顏應了一聲,識趣的離開。

陳生則是打電話給老李,讓他調查一下米顏的資料。在書中,沒有關於米顏的情節,想來應該不是蘇家的人。不過,還是調查一下比較好。

很快,老李便傳回來資料,果然不是蘇家安排的人,是名牌大學畢業,考取進來的。這麼說來,之前對自己沒有好感,只是因爲陌生,或者是因爲陳天的關係?

嗯?還沒有被陳天搞到手中?

陳生一眼捕捉到資料上一條很重要的消息,不由得對這個女孩另眼相看。能夠拒絕上司潛規則的人很少,更何況還是陳天這樣的花都大少。

若是這樣,倒還可以好好培養一下,就算不能夠是下一個肖茵,也必然不會背叛自己。

當米顏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精緻可口的午餐,四葷四素,全部都是高檔食材。

“坐下來一起吃吧。”陳生隨口說道。

米顏想要拒絕,可看着陳生冰冷的臉龐之後,米顏便只好答應下來,坐在陳生對面吃着。

這頓飯,她吃的非常忐忑,拿着筷子的手也不自覺的顫抖,不知道陳生到底要對自己做什麼。

“你很冷?也是,現在都入秋了,穿這麼少不合適。你回去先換一套,不用了,我要去逛商場,陪我一起去吧。”陳生說道。

吃了飯,讓清潔人員收拾一下,便帶着米顏下了樓。

這一次,米顏沒有拒絕,陪領導逛街喝酒,這本就是祕書應該做的,只是她的內心越發忐忑,也越發確信陳生對自己不懷好意。

大不了便離職!米顏在心中下定決心。

來到一樓大廳的時候,再一次引起軒然大波,所有人都知道了陳生的身份。當會議上的雷霆手段一傳出來,員工們無不敬畏崇拜,甚至是愛慕。

這位帥氣有型,自信內斂的人是公司的董事長,這宛如電視劇裏面的情節,對於員工來說,本就是一件很值得歡慶的事情。面對一個帥氣型男和一個肥胖大叔,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前臺小妹連連拋媚眼,看着跟隨在陳生身後的米顏,本能的露出敵意。 013看在你老子的份上


陳生直接來到了林城最繁華的商業街,走馬觀花的逛着。

他到商場來,並不是爲了買東西,只是爲了享受不一樣的感受。前世的他,這種高檔的地方是從來不敢來的,甚至連站在門外看一眼都是奢望。


感受着女孩子和營業員炙熱的目光,心中就一個字:爽!

“董事長,您要買什麼東西嗎?”米顏試探着詢問。

“隨便看看吧。”陳生指着前面一家女裝店說道:“這家店的衣服不錯,進去挑一件吧。”

“我買不起。”米顏回應。

“瞧不起我是不?和董事長一起出來,哪裏需要你花錢?”陳生冷哼一聲,踏步走了進去。

嘖嘖,那燕尾長裙,流蘇披肩,穿在身上,必定氣質出衆,豔壓羣芳。

“先生,您是給你女朋友買衣服嗎?我們店的定位便是高端,專門給上層社會的人服務的。”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走上前來打招呼。

我不是他女朋友,米顏急忙想要辯解。先是買了衣服,被人誤會,然後誤會誤會就水到渠成。收了禮物,可就拒絕不得了。

這種套路,她這種職場小白都一清二楚。

然而,陳生先一步開口了:“不要亂說,這是我的祕書。”

聞言,服務員怪異的笑着:“我懂,這是懷錶!”

“我說了,你不要亂說,聽不懂嗎?你這是在玷污我們倆的名聲,我要你立刻對我和米顏小姐道歉。”

下一秒,陳生怒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