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頭一笑道:「熾羽,幫我看著寶物,我去去就來。」

「好。」

熾羽欣然點頭。

……

朱雀身法運轉,身後張開一雙熾烈火羽,手握仙骨劍縱身從樓台上飛了下去,直奔墨麒麟,雙手揚起長劍,一縷縷龍氣狂嘯,周圍的整個空間都瞬間扭曲了,這一劍竟劈出了一條真龍從天而降、吞噬萬物的氣境。

「真龍絕術!」

身後,許多雲族少年人傑都低低的沉吟了一聲,真龍絕術,號稱十大聖術之首,威力霸道絕倫,誰能不眼熱?

「蓬~~~」

真龍與墨麒麟的煞氣撞擊在一起,金色光輝衝天,真龍氣呼嘯亂舞,轉眼之間摧毀了墨麒麟的外表罡氣,瞬間近身,左腳飛踢而出,龍嘯聲不絕,大地都嗡嗡顫抖起來,一條璀璨金色的龍尾掃開地面上的霧靄,猛烈抽打在墨麒麟的側面,正是一擊狂猛的神龍擺尾。

「嗷嗷~~」

墨麒麟怒吼,身體側翼數百米,撞擊在一旁的山脈之上,頗顯狼狽,但體內凶氣迴旋不絕,只痛不傷,或許以我的實力還不夠重創它吧,在那一雙血紅色的眸子里我看到了輕蔑的光芒,甚至有心靈傳音傳入我心扉:「小子,你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想斬本尊?」

這頭墨麒麟,狂妄之極!

我手握仙骨劍,沒有回應它的話語,攻勢不絕,朱雀身法運轉,身體化為一道火焰在墨麒麟的四周連續發起攻擊,一劍一世界絕術瘋狂斬殺,將周圍濃郁的煞氣霧靄不斷切碎,一縷縷劍氣沿著地表飛馳而去,在大地上切出一道道嚇人痕迹。

但終究都鎮殺不了墨麒麟。

「小子,你區區一個星御中期,即便是十重靈海又如何,太弱了。」墨麒麟不斷的發出心靈傳音,似乎是想亂我的心志。

我的心志尚未亂掉,女山先坐不住了,氣呼呼的兵鑄山內手指墨麒麟,跺腳罵道:「這頭墨麒麟真是個話癆,宰掉之後它的犄角我要了!」

那是自然了,墨麒麟渾身都是天材地寶,如果真的能斬殺了,一整頭我都要的。

空中,金光璀璨,混沌氣繚繞著一個個金色大字,凌空轟殺而出。

字字蘊天威!

墨麒麟巋然不動,他的氣息已經扭轉局勢,開始壓制我的十重靈海了,絕對的境界懸殊,如此可怕,它的眼眸中滿是輕蔑看著我,就像是看著一隻瀕死的螻蟻一般,傳音笑道:「你還有別的本事嗎?沒有的話,我要吞滅你了。」

「有!」

我第一次開口,左手兵鑄山橫空,疾速化解,一座百兵殺伐氣息凝聚的神山從天而降,筆直的鎮壓墨麒麟。

「轟~~~」

塵埃瀰漫,墨麒麟半個身軀都陷入了地底,悲鳴不已,兵鑄山如今已然是超凡法器,完成了某種蛻變,威力遠勝過一般的神級法器,墨麒麟輕敵之下吃了大虧,頭頂處最堅硬的幾片鱗已經盡數崩裂開來,露出金色光輝,下面就是一層淡淡薄膜,正是蘊養了無數靈魂力量的結界。

我閃電般趨身而至,右手中出現一柄血色戰矛,正是破靈戰矛,矛尖涌動破靈玄力,輕輕的碰了碰墨麒麟頭顱中蘊滿幽魂力量的結界。

「爆!」

輕描淡寫的一聲,卻讓墨麒麟如墜冰窟。 破靈級法器,天生能引爆靈魂力量,直接斬殺對方的靈魂,這也是這種法器威震古今的原因所在,而此時,蘊滿死靈力的墨麒麟腦顱就像是一口即將爆炸的深淵一樣,被破靈戰矛這麼輕輕一敲終成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草。

「嗡嗡~~」

無邊血力爆發開來,瞬間鼎沸谷爆了墨麒麟的顱骨,那金色的顱骨一點點的破裂,任憑墨麒麟如何催谷體內的符號來鎮封也回天無力了,它慘烈嘶吼著:「本尊不甘啊……你這種垃圾憑什麼能殺死擁有超然血脈的我……」

「安心去死吧!」

我一振破靈戰矛,徹底引爆這重禁制。

「轟~~~~」

一聲巨響,無盡血光衝天而起,墨麒麟的頭顱徹底從頂部炸開,無盡生命本源力量消失,而那山洪暴發般的金色血液則被我靈力裹挾著收入空間骨戒里原本準備好的瓶瓶罐罐之中,這頭墨麒麟比軒月劍域的幾頭雪麒麟要強多了,它的麒麟血更加精純,甚至有返祖的跡象,是煉肉身的寶貝,雖然我不需要,但給唐闕然、宋騫、趙昊等人熬煉一下還是不錯的。

就在墨麒麟被自我谷爆的瞬間,我收起破靈戰矛,貔貅袋一現,直接將墨麒麟的一整具屍體都收入其中,隨後運轉朱雀身法,幾個起落之後就躍入了知味樓七層,看著眾人,笑道:「看來最終贏得賭約的人還是我啊,謝謝諸位的寶物了!」

靈力裹挾橫掃桌案,直接將一大堆寶物全部送入了空間骨戒內,包括通天綾。

……

眾人都呆住了,還沒有醒轉過來。

忽地,紅月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咬牙切齒道:「一切都是你的詭計,步亦軒,你這狡詐的傢伙,還不承認嗎?」

「承認什麼,你要願賭服輸啊紅月。」我說。

熾羽也點頭:「就是,難道還想賴賬不成?」

這時,夏陽炎臉色鐵青,一柄寶劍出現在掌心,道:「步亦軒不過是星御境中期罷了,憑一個星御境中期怎麼可能斬殺得了墨麒麟這樣的大凶,他用了詭計取勝罷了,勝之不武,況且還捲走了我們的寶物,這簡直就是巧取豪奪,我等均是雲族人傑,怎容他這般無恥行徑?」

「這……」沐詩雨、沐詩韻檀口微張,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李尋仙則皺眉道:「夏陽炎,你要出手?」

「沒錯。」

「鏗鏗鏗」的拔劍聲不絕,又有十幾個少年祭出了兵刃,一個個臉上青筋暴露,道:「步亦軒,要麼放下寶物,要麼留下性命,我雲族境內豈容你張狂?」

我無奈嘆息一聲:「原來你們這裡是黑店,不管最後輸贏怎麼樣,你們都是要動手幹掉貴客的,對不對?」

夏陽炎大聲斥喝:「跟你這種人,有什麼道理可言?」

「墨麒麟是被我斬殺的,這難道還有假,你們那麼輸不起,難怪會被靈修界瞧不起。」我哼了一聲,抬手將仙骨劍揚起,直至夏陽炎等人,這仙骨劍光輝若隱若現,有仙道氣韻繚繞其中,十分不凡,道:「想出手就儘管來吧,這次我來雲國,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熾羽睜大眼睛,振奮的傳音給我:「步亦軒,你真要跟這群背信棄義的小人動手?」

我傳音:「動手個屁啊,人家那麼多人我們兩個怎麼打得過,你看到右邊的窗口沒有,那裡有禁制,你先動手破窗,我們一起逃命!」

熾羽咧嘴:「好嘞……」

就在眾人都以為我會出手的時候,熾羽卻悍然出手了,雙手一橫,火紅羽翼光輝熾盛,橫掃而過,翅刃直接斬滅了無數陣法,直接將退路的窗口給轟穿了,緊接著縱身就走,而我也好不停留,十重靈海撐開場域,朱雀身法運轉,體內十幾道不死鳥印記嗡鳴,源源不絕提供精純靈力給朱雀身法,整個人絕速電射而去,與熾羽化為天際的兩顆小星星。

萬物劍心探查下,知味樓的眾人都站在那裡,一個個臉上呆若木雞。

……

「他們逃了,給我追!」

夏陽炎大聲吼道,十分生氣。

紅月也這才醒悟出來,大怒不已,裹挾無盡血力席捲天際而來,一派要拚命的樣子,至於鳴淵,顯然這個人對紅月十分鐘情,言不不從,一樣跟著追殺了過來。

星巢城,今天註定不會太平了。

朱雀身法卓絕,幾個起落之間就能疾馳數十里地,他們想追都追不上,我和熾羽閃身進入星巢城之後也就安全了許多,但依舊以最快速度返回了星海客棧,一群守衛都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似乎得到了什麼消息。

「步少俠……」

負責守護我安全的戰將有些尷尬,道:「你在知味樓惹了好大事!」

我說:「沒問題吧?」

「沒,沒問題,陛下有法旨,任何人禁止在星巢城私鬥,少俠儘管放心,進入星巢之前,誰也不能在星巢城內對你下殺手。」

言下之意,進入星巢秘境之後就不會再管了,有什麼仇怨都可以在星巢內自行解決,雲皇唯一的目的也就是把一群少年人傑送進星巢,借他們之手將絕世機緣從星巢里取出來。

很快的,李尋仙、沐王府雙美、夏陽炎帶著一群雲族天驕來了,夏陽炎等人怒氣沖沖,手指著星海客棧,大聲道:「步亦軒,別當縮頭烏龜,你出來,還我們的寶物!」

那戰將則走上前,抱拳笑道:「各位天驕請息怒,陛下已經有諭令,任何人不得在星巢城內私鬥,有什麼私怨請八天後再說。」

夏陽炎皺眉:「如果我們就是要立刻出手呢?」

戰將不禁笑了,手掌輕輕按在了刀柄上,殺伐之氣凜冽橫生,道:「我等身受皇命,不管任何人等,只要觸犯陛下的旨意,我等都會以雷霆手段將其斬滅,夏陽炎公子,你也是雲族的天驕,想觸犯皇威?亦或者是,想試試陛下親自出手的手段?」

一群悍將齊齊拔出刀刃,怒目而視。

夏陽炎皺眉不語,但顯然心底一陣寒意。

沐詩雨打圓場道:「算了,那就等進入星巢再說吧,都散去。」

李尋仙點頭:「兩位郡主,城內不安寧,在下送你們返回住處吧。」

「多謝,不必了。」

可憐的李尋仙,貴為四公子,又生得一副好皮囊,可謂是風流倜儻、英俊瀟洒,可惜沐王府雙美似乎不買賬的樣子。

就在眾人散去之後,紅月走了進來,漂亮臉蛋上殺氣騰騰,站在環形走廊的另一頭,就這麼看著我。

「……」

我有些沉默,過了半晌才開口:「你想在這裡出手殺我?」

紅月淡然:「還我通天綾!」

「都說了,通天綾如今是我的了。」

「你必須還。」她的言辭頗為堅決,道:「通天綾隨我一起降臨,我自幼便有通天綾相伴,你奪走通天綾,我就不會善罷甘休。」

「那也不能還,你是暗族君王,我是靈修,還給你莫非讓你繼續用它殺我靈修界中人不成?」我冷冷道:「你再一味逼迫,我就出手了。」

「哼!」

紅月似乎十分生氣,但忍住了。

這時,熾羽大咧咧的從懷裡取出了一壇酒,芳香滿溢,居然是桃花釀,笑著說道:「天色已晚,剛才沒喝痛快,我們繼續?」

「也好。」

我哈哈一笑,當即就在房間一旁的閣樓空地上支起一口鍋,點燃一些中品晶石生火,然後揮舞月刃從墨麒麟的腿上割下一大塊肉來,洗乾淨之後加上一些靈草調味,就這麼大咧咧的跟熾羽一邊一個坐著,手裡捧著碗,等待肉熟起鍋了。

……

墨麒麟的肉十分結實,足足熬煮了近兩個時辰,我和熾羽也巴巴的等了兩個時辰,不時的看向鍋里,終於,那些原本鮮紅的肉開始變色,泛起好看的色澤,一股股肉香四溢開來,肉眼都可以看到濃郁的靈性精華在流動著。

「好香!」

一人盛了一大碗肉,隨後大快朵頤,熾羽吃得話都說不清了,這頭神禽不得了,無所禁忌,什麼都吃,連同為聖獸的麒麟肉都敢吃。

我咬了一大口肉,慢慢咀嚼,品味其中的妙境,同時體內的不死鳥印記齊齊的嗡鳴起來,開始汲取、煉化其中的靈性精華,繼而化為己用。

「熾羽,墨麒麟的血你要嗎?」我問。

「要,給我來一瓶。」熾羽道。

「嗯。」

掏出一罐麒麟血扔了出去,熾羽收起來繼續大快朵頤。

就在這時,我的目光飄向十米外,那裡正站著一個美少女,是紅月,一襲紅裙裹著曼妙的身段,目光幽幽的看著我們。

「過來坐吧?」我說。

紅月出奇的聽話,走了過來,體內血力洶湧澎湃,優雅的跪坐在我一旁,看了我一眼,說:「我願意付出一些代價,用寶物交換通天綾。」

我隨意道:「麒麟肉,你來一碗嗎?」

她抿了抿紅唇:「半碗就好了……」

……

我盛了半碗肉,給她一雙筷子。

紅月小口吃肉,不時抬頭看看我,充滿戒備。

熾羽則笑道:「其實,看起來你倆還有些相襯,如果不是暗族與龍漢之間的世仇,恐怕還能交個朋友,或許還能……嘿嘿嘿!」

紅月的臉蛋浮現一抹迷之紅暈,說:「這小賊與我仇怨太多,沒法化解的。」

我說:「正是因為無法化解,所以我給你的這碗肉湯里偷偷下了葯,是我們靈修採花界的藥方霸者,名為『三天不下床』,我現在就問你,你是不是覺得渾身發燙?」

「啊?!」

紅月大怒:「你這傢伙果然卑鄙無恥,你對我下藥想做什麼?」

我哈哈一笑。

「你笑什麼?」

「笑你單純。」我深深看了她一眼:「墨麒麟是火性的肉,吃了自然會渾身發燙,你實力雖然強,但性格太烈,人還那麼凶,遲早會被人算計,不如趁早棄暗投明跟了我當個暖床丫頭,能保你一生太平。」

熾羽撫掌輕笑:「妙妙妙,你們人類泡妞之法門真是學海無涯,讓人受用無窮。」

紅月:「……」 數日後,星海客棧房間內,暖流於體表流動不絕,不死鳥印記盡數浮現,修鍊幾個時辰之後悠悠醒來,睜開眼的那一刻呼出一口濁息,只覺得渾身舒泰,鳳凰法將身軀重新洗滌了一番,補全了一些真龍絕術之外的法,靈墟深處的萬物劍心更加剔透璀璨起來。

「咚咚~~~」

敲門聲中,朱雀少年熾羽推門而入,遠遠望去,紅月的房間門也開著,與我遙遙相望,一雙美眸中透著殺機。

「你也看到了?」

熾羽皺了皺眉,關上門說:「我懷疑一旦進入星巢之後這個狠辣妖女會第一時間出手幹掉你,如果不設防的話,或許真的會隕落在星巢里,你這樣數百年才出一個的人傑就這麼隕落了,實在是可惜。」

「你有什麼辦法?」我問。

熾羽笑了笑,身周火羽流轉鎮封了空間,低聲道:「我們進入星巢之後別分散,一起行動,相信以我們兩個聯手的實力,就算是別人算計我們也未必能算計得到,只不過你……」

他雙手負於身後,目光一瞥我,帶著淡淡不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