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是心有靈犀,兩人在同一時間,握起了對方的雙手。

暖流來回心電踹飛,慕雲霆心中低語一句「原來她的手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冰冷,還是挺溫暖的嘛!」

太素清羽輕聲道「你在想什麼了?」

慕雲霆很是慌張「沒什麼,沒什麼?」

「那我們開始吧!」

被太素清羽一說,慕雲霆瞬間臉紅心跳,吱吱唔唔說道「這是不是太快了一點,難道這鑒心台要成為我的洞房地?」

「你在想什麼了?」太素清羽指尖滴出一道心血,將其點入鑒心台當中「看懂了嗎?」

「懂了?」慕雲霆自嘲道「再不懂,我這千年老屍就是白痴了。」

兩滴心血融入鑒心台之內,瞬間夜幕星光,再起異象變化。

只見黑雲滾滾鎖蒼冥,風神怒號吹動千山萬水,鑒心台之上再現滅世雷霆。

「轟!」

「轟!」

「轟!」

雷霆千鈞,閃電奪目似要天翻地覆。

慕雲霆大感錯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起這麼大變化。」

太素清羽凝望眼前兇殘異象,冷笑道「看來我們的結合,得不到諸天的承認與祝福,更招來了諸天的憤怒。」

「那又如何!既然得不到諸天的承認與祝福,那我就不要了!」

慕雲霆意氣風發,也讓太素清羽看得迷離,全然不顧雷霆怒火。

縱然是奇女子至強者,太素清羽在這一刻小鳥依人,埋伏慕雲霆胸膛之內。

「我慕雲霆之心,無需鑒心台的明鑒,我慕雲霆與太素清羽的結合,無需諸天祝福與承認。」

慕雲霆指天叱喝宛如仙王神帝,威風不可一世,霸道不容一切。



「我太素清羽此時此刻,與慕雲霆自成夫妻。」

兩人指天明誓,自是引得九重天齊齊震怒,雷池千萬,閃電頓成滅世神龍。

下一刻似將咫尺冰原轟成粉末,更要將慕雲霆與太素清羽,這兩位無視上蒼之人抹殺。

鑒心台上的景象,身在於家的眾人,自然也是看得清楚,各個都是一副驚詫模樣。

盤踞半空的雲龍雷虎,大顯咄咄逼人之態,血盆大口下自是吞噬一切。

左森怒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他們會得到上蒼的祝福?」

於軒清面色煞白,根本就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喃喃自語道「怎麼會這樣?我族世代相傳能融合傲雪寒梅的之人,更是上尊神女命中注定之人,難道這其中有誤?」

天地大異象在前,方知其中恐怖。

燕孤凌自然為慕雲霆心生緊張「你可千萬不能有事,你可是絕世凶獸,這點雷電肯定難不住你的。」

北龍川也道「慕雲霆啊,慕雲霆,這場天威你又將怎樣面對?」

鑒心台

慕雲霆與太素清羽雙手緊握,相視一笑「這一定是上蒼送給我的禮物,我自然是要扛下來。」

太素清羽道「是我們的。」

「轟!」

雷霆萬鈞,洪流迸流,似鳴奏金戈鐵馬之音,噠噠馬蹄轟徹宇內,銀龍飛馳出大澤,探怒爪而來,自是要撕裂一切。

一者偉岸如山,一者倩影清冷,此刻四目相對自然情意連綿。

心門口時間紋印,再度綻放光芒,玄玄時光之鎖鏈扣住諸天雷龍雲虎。

而時間紋印自我,納入太素清羽手臂之上,更顯無限奧妙,無限當中更增添了幾分神秘美感。

慕雲霆一見自然是,開懷長笑道「賊老天,你能奈我們夫妻如何。」

兩人共持時間之力,時光之鎖鏈更加強大,自有主宰一切的力量。

「破!」

黑暗落幕

鑒心台早已經破碎不堪,但鑒心台上一對璧人更顯親密。

之前一幕讓慕雲霆還是深感錯愕,太素清羽既然自己身上,擁有時間紋印力量。

「你給我一件東西,身為你的妻子自然,也要給你一件東西。」

慕雲霆還沒來得及開口,太素清羽就一個香吻點上,讓人瞬間迷離。

獸血沸騰亂串,唯有一吻定今生來世,卻不知道為何此,刻自己心神會充滿強烈的yuwang。


「別緊張,我將原罪欲血移入你的體內。」

「原罪欲血?」慕雲霆一聽就感覺,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娘子,這該不會讓我犯什麼錯誤吧!我可不想在這裡洞房花燭啊!」


不同於上古荒血,原罪欲血更為霸道。

一入體就直接炙烤,四肢百骸奇經八脈,根本不能抵擋片刻,瞬息之後就已經陷入喪失心神地步,一切都只是按照最原始yuwang而行。

苦海青燈內

對於太素清羽,三鬼自然抱著謹慎態度,黑龍開口道「這名女子看起來,對著臭小子應該是真心的。」

黑虎憨笑說道「怎麼?你這臭龍還動了春心不成?那也要等你有了肉身再說吧!」

「哈哈哈!」黑豹麟又是說道「這恐怕要等這臭小子,踏入修鍊者行列之後再說吧!讓我在意的是這名女子很有來歷,只是不知道是否是修鍊者。」

黑龍應聲道「恩,不但不能確定是否修鍊者士,更不知道何等境界的武道高手。」

思緒一番后,黑虎再度也是開口「讓我在意的是,這臭小子身上發生的事情,似乎或多或少都和老主人有關係,那個在太古遺址的域外修士。」

迷迷糊糊的記憶當中,三鬼顯然都對石溪,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黑龍再度開口說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只要臭小子突破武道巔峰,就可以真正開始擁有苦海青燈,對我們的好處自然也是極多。」 鴻蒙再造,乾坤變化,一切都是半點難測。

吸收原罪欲血之後的慕雲霆,自然是完全忘卻所有,而今蘇醒之後才,發現已經身在香閨之內。

可並不見太素清羽,回首鑒心台上種種,自是喃喃自語起來「難道我真的與,太素清羽結成夫妻了?」

鑒心台上諸神震怒,雷池連城的景象歷歷在目,難以忘懷的畫面。

讓慕雲霆心中生了一絲忌憚,但想起同太素清羽攜手抗天,頓時心潮澎湃無比。

「太素清羽那去了?哈哈,現在恐怕應該要叫娘子了吧!」

就在慕雲霆喃喃自語時刻,苦海青燈內再生變化,黑龍鬼影再度出現,看著眼前這位新主人,眼眸中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我親愛的主人,感覺怎麼怎樣?」

慕雲霆霎時老臉滾燙,更顯紅潮顏色「偷窺狂,沒想到你們這三鬼都是偷窺狂。」

被慕雲霆一說黑龍,額頭黑線不斷,頓了頓才繼續開口「咳咳咳,我說的是你突破之後的感覺,你想到那裡去了。」

「呵呵,原來你說這個啊,也不說清楚一下。」

「你是你想太多了吧!」


盤膝而坐

慕雲霆運氣行走體內各處,也是大感意外,體內血液已經完全洗滌。

身一動就感由內而外,傳遞開來的方剛血氣,奇經八脈之上血液,更如脫韁野馬般狂奔不息。

「突破了,換血境界?」慕雲霆難掩喜悅之色,但這僅僅只是喜悅的開始。

在滾滾熱浪血氣中,更感受到盤踞體內,深處的力氣衍生開來「這難道是換血境界帶來的變化?」

黑龍連連搖頭道「你體內衍生出來,力量稱為精力,這是生力境界的特徵。」

「生力境界?」

慕雲霆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連破兩大境界,凡人九大境界自己已經過半,無疑是向自己的目標再度進發。

「我親愛的主人,你看起來好像很興奮的樣子?」

「當然了,難道我晉陞了,你這老鬼不高興?」

黑龍老臉眉頭一皺,連連搖頭說道「越是晉陞突破,就越不該興奮,這裡也是北辰星球啊。」

黑龍這一說無疑是冷水直接潑,身處北辰星球內就算,位列武道巔峰也無法突破。

多少年來無數人傑天驕位列巔峰,卻難入大道半分,最後芳華散去作了黃土。

「提氣境界,醒神境界,開竅境界,無疑都是難以逾越的高峰,更何況是最後一境。想要真正擁有斑斕古玉苦海青燈,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程。」

理想總是太過美好,現實總是太過殘酷。

但慕雲霆並沒有散去登峰鬥志,卻是對黑龍問道「不知道,此刻的我與黑風主人可有比較。」

慕雲霆一身根基武學傳承自黑風主人,遂對這一位前人也是心生神往。

黑龍一時錯愕也是沒有想到,慕雲霆會如此一問「和老主人比你來,你還差得遠了。」

此時黑龍遁入青燈內,太素清羽倩影入眼,在慕雲霆眼中似乎見了畫中人,明艷更比之前,就在自己吞吞吐吐中,太素清羽朱唇輕啟「雲,陪我走一走好嗎?」

慕雲霆一個勁點頭,現在自己為太素清羽,上刀山下火海都肯,何況是的散步而已。

其中慕雲霆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對太素清羽,會有別樣情愫,雖是初見也有滄海桑田之心。

「那個,清羽你怎麼會有原罪欲血此物。」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包括我的身世?」

「帝屍!」

「那你是?」

「你將來就會知道了。」太素清羽芊芊玉手,牽起慕雲霆,漫步而行如同走過了春夏秋冬,這樣的一刻誰都不想停下來。

咫尺冰原

於家客廳

北龍川已經獨自離去,餘下左森與燕孤凌,兩人整天都是百無聊奈。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