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這樣一場大規模空戰,雙方艦隊的數量加在一起接近一百艘之多,在這種情況下,就憑洛奇和莉莉雅兩個人,再加上一艘雷鷹號,就能夠左右戰場的勝負嗎?

還真能。

在雙方勢均力敵的局面下,任何一點外力的加入,都足以將均衡的局面打破,都足以左右這場大戰的結果,哪怕這個外力僅僅是兩個人和一艘艦,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這個道理。

「全速突進!」

離開了一眾空魔戰士,洛奇便命令雷鷹號全速進入戰場!

在他的命令下,雷鷹號就好似一頭猛虎般,橫衝直撞的就向著戰場核心衝去。

但是同樣的,當雷鷹號橫衝直撞一般進入戰場后,野馬空盜團的艦隊也立刻做出了反應,大量偵察船開始向其包圍過來。

野馬空盜團中不乏指揮經驗豐富的老江湖,在發現雷鷹號這樣一艘旗艦加入戰場后,立刻意識到了嚴重性,進而馬上就做出了應對。

在雷鷹號面前,偵察船的威脅幾乎為零,因為哪怕是第5代偵察船的魔法炮也根本打不破雷鷹號的防禦網,何況野馬空盜團的偵察船還不是第5代,最多只是第4代,甚至還有好多是第3代和第2代,面對這些偵察船,雷鷹號感受不到絲毫威脅。

但不要忘了,偵察船在數量上是有優勢的。

一對一的情況下偵察船肯定奈何不了雷鷹號,可如果十對一呢?如果是十艘偵察船,甚至是二十艘偵察船一同將雷鷹號包圍,哪怕不能傷到雷鷹號,將之困在包圍圈裡也沒問題的!

所以在幾個呼吸的功夫過後,大量偵察船就出現在了雷鷹號周圍,將其團團圍在了中心。

「開炮!開炮!」

「全力開炮!奶奶的,別開主炮!你這是在用大炮打蒼蠅,用副炮打,用副炮狠狠的打!」

當大量偵察船開始包圍雷鷹號后,雷鷹號上的魔法炮也隨之開始了猛烈的炮擊。

身為旗艦,雷鷹號的火力是毋容置疑的,作為旗艦,其火力配置本就比同類型的護衛艦高出一頭,又經過了奧頓的符文強化,使得雷鷹號的火力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第3代旗艦。

可無奈,周圍的敵人實在太多,野馬空盜團在此時明顯也拼了,竟然派出了足足二十餘艘偵察船將雷鷹號團團圍住,放眼望去,偵察船的數量甚至比雷鷹號上的魔法炮還多,再加上命中率等問題,使得雷鷹號根本沒辦法在短時間內突圍。

「大人!我們被困住了!」

當周圍聚集起越來越多的偵察船后,菲利就趕忙跑到了洛奇身邊,表示他們已經被包圍了,根本動不了。

「不用管這些這些偵察船,直接突圍!」

皺著眉頭看了菲利一眼,洛奇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命令。

「可是、可是大人……如果強行突圍的話,會撞上的……」

被洛奇瞪了一眼,菲利有些害怕,但依舊硬著頭皮說到。

他說的一點也沒錯,現在雷鷹號已經被包圍了,強行突圍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和攔住去路的偵察船相撞!

雖然說雷鷹號是大型戰艦,又是旗艦,撞上一兩艘偵察船也不會有大礙,可此時攔在面前的卻不僅僅是一兩艘偵察船!一旦雷鷹號強行突破,接連撞上幾艘偵察船,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傳我的命令,全速突進!」

然而面對菲利的阻攔,洛奇卻是依舊下達著相同的命令,讓雷鷹號強行突破包圍!

不過在下達完這個命令后,洛奇就和身旁的莉莉雅對視了一眼,緊跟著兩人就雙雙從船頭躍起飛向了空中,分成兩個方向,直奔攔住雷鷹號去路的偵察船而去!

眼睜睜看著洛奇和莉莉雅從船頭飛向空中,菲利在微微一愣后就反應了過來,緊跟著就立刻沖身後的船員喊了一嗓子:「全速前進,突破包圍!」

隨著菲利的命令,已經停下來的雷鷹號再度開始前進,與此同時飛向空中的洛奇則已經加速沖向了一艘偵察船,這艘偵察船正好攔住了雷鷹號前進的道路。

全力衝刺下,洛奇瞬間就撞碎了偵察船的防禦網,眨眼過後就重重落在了甲板上,而面對從天而降的他,甲板上的強盜們則是當場傻掉,根本反應不過來。

洛奇沒有理會這些強盜,落地后的他伸手就朝腳下的甲板釋放了一連串的魔法彈,硬是將腳下的甲板炸出了一個窟窿,然後就跳了下去。

而等到他跳進船艙后,也就是片刻的功夫過去,就聽見轟的一聲,洛奇便衝破船身飛走了。

一直到他逐漸飛遠,這艘偵察船上的強盜們也沒明白怎麼回事,一個個還在發矇,但就在這時候,就在這些人大眼瞪小眼搞不清狀況時,船艙里就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喊:「魔能驅動要炸了!快跑!快……」

船艙里的強盜還沒有喊完,這艘偵察船就發生了大爆炸,直接在空中炸成了一團火球。

緊跟著,不遠處的又一艘偵察船也傳來了一聲巨響,同樣也炸成了一團火球……129 兩艘偵察船接連爆炸的火光還沒有消散,全力加速的雷鷹號就彷彿一頭全力加速的猛獸,將半空中的火光徹底衝散。

與此同時,阻擋在雷鷹號前進道路上的偵察船就開始一艘接著一艘的炸成了火球,也就分分鐘的時間過去,五六艘偵察船就相繼爆炸,徹底成為了雷鷹號突圍的墊腳石!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多的偵察船先後爆炸,頓時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而當交戰雙方看到雷鷹號碾壓著一個又一個火球衝破了包圍時,就各自出現了不同的反應。

卡琳娜的艦隊在看到雷鷹號后,頓時士氣大振,因為他們都認得雷鷹號,知道這是自己的援軍,同時卡琳娜的艦隊中老兵眾多,所以一看到雷鷹號出現,就意識到決定這場空戰勝負的機會來了,各個護衛艦的船長,包括旗艦玫瑰號的指揮官,就全部開始向雷鷹號靠攏。

野馬空盜團的眾人也注意到了雷鷹號的存在,和對手的士氣高漲相比,強盜們的反應也相當積極和迅速,立刻就有大量戰艦,包括護衛艦在內全部奔著雷鷹號而去。

如此一來,原本在混亂中保持著僵持的佔據瞬間被打破,雙方圍繞著雷鷹號直接展開了決戰!

這可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說實話,洛奇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出現會引發雙方的決戰,不過這樣對他卻也非常有利。

現在雷鷹號周圍並沒有大型戰艦,所以當雙方同時向其靠攏的時候,雷鷹號自身的火力優勢就體現了出來,在野馬空盜團的大型戰艦趕來之前,雷鷹號就是無敵的,在這種情況下負責指揮的菲利果然放棄了原地等待,而是主動出擊,沖向了敵人!

如此一來,為了避免無畏的傷亡,野馬空盜團距離最近的一艘護衛艦不得不全力加速迎向了雷鷹號。

兩艘大型戰艦全部加速沖向對方,使得雙方在分分鐘之後就都進入了彼此的射程,緊跟著就一同開炮,向著對方展開了最為猛烈的炮擊!

「開炮!開炮!」

「小夥子們,瞄準了狠狠打打,不過是一艘護衛艦,將它打下來!」

「打!打!給老子狠狠的大,讓這群混蛋悄悄咱們的厲害!把這艘旗艦打下來!」

「快!快!給我瞄準了打!」

當兩艘戰艦開始互相炮擊后,各自甲板上的指揮官就不斷催促起炮手,儘可能在最短時間內多開幾炮。

震耳欲聾的炮火聲中,第一輪炮擊很快結束,然後就是第二輪炮擊開始,緊接著就是第三輪炮擊,同時在這一輪又一輪的炮擊中,兩艘戰艦也是越來越近。

可隨著彼此的距離越近,炮擊的輪數越多,雷鷹號的優勢就逐漸體現了出來。

作為旗艦,雷鷹號的綜合實力本就比普通護衛艦強,無論是防禦網,還是主炮與副炮的數量,都要比一般的護衛艦要強出一頭,再加上雷鷹號的魔法炮又都被符文強化過,威力比同級別的旗艦大許多,因此隨著雙方越來越近,命中率越來越高,野馬空盜團的護衛艦就一點點的頂不住了。

當雷鷹號完成了第三輪炮擊時,野馬空盜團的護衛艦已經被兩發主炮直接命中,船身上直接被轟出了兩個貫穿兩頭的大窟窿,而等到第四輪炮擊剛剛開始后沒多久,這艘護衛艦就被直接擊沉!

與此同時,雙方大量艦隊也已經逐漸靠近,在這種情況下獨自擊沉了敵人一艘護衛艦的雷鷹號自然就成為了己方的先鋒,帶著剛剛擊沉一艘敵艦的氣勢,與身後的眾多戰艦一起,同野馬空盜團正式展開了決戰!

決戰打響,炮火連天,雙方戰艦齊齊開炮的聲音甚至壓過了滅跡戰場內魔能風暴的雷聲!

「基洛夫,你的野馬空盜團,完了!」

當兩支艦隊展開決戰時,始終與基洛夫糾纏的卡琳娜就主動拉開了彼此的距離,然後沖著基洛夫冷笑一聲。

可面對她這句話,臉色十分難看的基洛夫卻是無言以對,因為卡琳娜說的沒錯,他的野馬空盜團,完了……

當洛奇的雷鷹號加入到戰場,並直接引發了這場空戰的決戰後,失敗的結果就已經隱隱註定了。

在實力上來說,野馬空盜團的艦隊數量或許要多一些,可僅僅是多了一些偵察船,在大型戰艦的數量上雙方其實是相等的,可在戰艦的質量上,野馬空盜團卻是落於劣勢。

卡琳娜的艦隊,從旗艦到護衛艦,從護衛艦到偵察船,清一色都是第4代,整支艦隊都達到了第4代的水準,這種實力已經是中型天空城的水平了;反觀野馬空盜團的艦隊,在質量上卻是參差不齊,其中有第4代戰艦,也有第3代戰艦,甚至連第2代戰艦都有,可以說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

也正是因為如此,雷鷹號的參戰才極其重要,一來是打破了戰場的平衡,直接讓卡琳娜一方在大型戰艦的數量上取得了領先,並且還是領先了一艘旗艦;二來則是在士氣上讓卡琳娜一方大振,否則也不可能在雷鷹號進入戰場后就直接開始決戰。

更加重要的是,決戰才剛剛開始,雷鷹號就率先擊沉了野馬空盜團的一艘護衛艦,這簡直太關鍵了,本來雷鷹號加入戰局后野馬空盜團的大型戰艦就落後了一艘,結果決戰還沒正式打響呢,就又沉了一艘。

本來戰艦的質量就參差不齊,數量又處於劣勢,這場決戰還怎麼贏?

這一切的一切,基洛夫都心知肚明,所以面對卡琳娜的嘲笑,他根本沒辦法反駁。

不過在這之後,基洛夫卻是看著卡琳娜猙獰一笑,同時帶著瘋狂的吼了一嗓子:

「臭婊子!我的空盜團完了,你也好不了!」

帶著瘋狂的發出一聲怒吼,基洛夫所穿的空魔戰甲的雙肩,就突然打開,隨後便露出了藏於雙肩內的兩個魔能發射器!

「臭婊子,你也死吧!」71. 在凌煙的簡潔自我介紹和凌父的激動致辭后,便是才藝表演環節,凌煙走下台,親切地拉著霍莞伊,旁若無人地走回舞台。清了清嗓子,用十分悅耳的聲音緩緩說道:「接下來,由我和我最好的朋友霍莞伊共同為大家演奏一曲《卡農》,再次感謝各位貴賓!」凌煙說完最後一句,優雅地鞠了一躬。

禮堂內再次響起陣陣掌聲……

凌煊和司洋分別將小提琴遞給凌煙和霍莞伊,禮堂安靜下來了,凌煙朝霍莞伊微微一笑,眨了眨美麗的杏花眼,霍莞伊默契地回了凌煙一個微笑。

凌煙優雅地將小提琴放在左鎖骨上,像大姐姐溺愛小妹妹般,溫柔地看著霍莞伊,耐心地等著霍莞伊的信號……

畢竟是第一次當眾拉小提琴,霍莞伊有些底氣不足,再加上台下那麼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還不滿18歲的霍莞伊更加的緊張,霍莞伊深深地吐了好幾口氣還是有些緊張,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腦海里浮現出一年前W大的櫻花林中,美麗的櫻花樹下那抹俊秀的身影,「真的好想為他拉一曲!」霍莞伊這麼想著,突然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霍莞伊幸福一笑,將小提琴平穩地放在左鎖骨上,小小的右手輕握琴弓,微微抬頭,用肯定的眼神沖凌煙微微一笑,順勢點了點頭。

凌煙收到信號,伴隨著一抹迷人的微笑,悠揚的琴聲想起來……

霍莞伊十分默契地追隨著凌煙琴下飄揚出來的動聽音符……

禮堂內,一片安靜,在裝點的璀璨奪目的小舞台上,凌煙和霍莞伊斜對著,身體微微側向台下,一個優雅嫵媚,一個靈動可愛,彷彿是一位纖塵不染的仙女和一位天真可愛的精靈在璀璨的星空中向世間揮撒著快樂的種子……

所有人都陶醉在美妙的雙小提琴拉出來的悅耳旋律中……

美妙的旋律時而高昂,時而低沉,時而輕快,時而悲傷,時而熱情,時而纏綿,此起彼伏,連綿不斷,彷彿是山谷間一路唱著幸福歌謠的快樂小溪流,又宛若花叢中翩躚起舞的小彩蝶,再一聽,又像是戀人性感的唇間那抹纏綿到極致的呢喃……

禮堂的一個角落裡,佇立著一個挺秀高欣的的身影:經典黑色的高定西裝套裝,鋥亮的皮鞋,筆挺的長褲,修身的西裝上衣,黑色的馬甲,潔白的白色襯衣,深藍色的領帶,西裝的口袋斜插著疊好的領帶同系列手帕,菱角分明的俊臉、斜飛的濃密劍眉,高挺的鼻樑,厚薄適中的嘴唇,一雙深邃的眼眸讓人猜不透是冷漠還是霸道,是不羈還是沉穩。

從這個年輕的男人站在這裡后,周圍人隱隱約約感覺到一種強大的氣場,一種對周圍環境把控的強大氣場。眾人目光聚集過去:一個渾身散發著王者氣場的陌生男子……

男人毫無表情的臉上,深邃的看不見底的眼眸淡淡地掃視了一圈,只是掃視了一下,眾人即刻感到一絲震懾,身旁的氣壓也迅速下降,面面相覷后,眾人知趣地退後數步……

不少名媛千金礙於男人的強大氣場只能望塵卻步,只是在一旁小心地議論:這麼出眾的男人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不知道有沒有婚約……

舞台上,霍莞伊身穿一件抹胸公主蓬蓬裙,象牙色的底料上,如雪的白紗一層一層重疊,纖腰上系著一個寬寬的玫紅色絲綢腰帶,長長的帶子在後腰的位置系著一個可愛的蝴蝶結,兩根柔軟的帶子如流蘇般自然地垂落在蓬鬆的裙擺上,裙擺下兩條白皙修長的玉腿筆直地站立著,嬌巧可愛的小腳穿著一雙銀色的中跟淺口單鞋,雪藕般的柔軟玉臂,自然地彎曲,左臂沉穩地扶著琴身,右臂優美地拉動著琴弓,玉琢般的小臉如一年前那樣可愛、那樣美麗,清澈的大眼睛依舊是純真爛漫,比一年前長了不少的秀髮被梳向右側,左側的耳朵上方戴著一個蝴蝶結髮飾,表情專註而恬靜,像一隻靈動可愛的精靈……

徐沐謙幸福地盯著台上的霍莞伊,內心一片柔軟:這隻精靈,是他的女孩!

曲罷,凌煙和霍莞伊優雅地向台下做了一個舞者謝幕的動作,台下愣了幾秒鐘,瞬間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陣陣掌聲,凌煙微微點頭,拉著霍莞伊優雅地走下台……

長達一小時的典禮結束后,凌家人便引著貴賓們去了樓下的自助式宴會廳。凌家父母向來喜歡古樸的東西,宴會自然側重於傳統宴會,可實在拗不過凌煊凌煙倆兄妹,只能勉為其難地嘗試採用自助式宴會,凌父原本是有些糾結的,在見到賓客們一片相談甚歡、其樂融融的場景后,一顆尷尬的心穩穩地放下了。

賓客們或成群齊坐餐桌旁談笑風生,或結隊佇立宴會廳的各個角落扺掌而談,男賓客聊的都是生意上的事情,女賓客則是討論家族聯姻,凌家人端著酒杯挨個敬酒,似乎每個人都很忙……

司洋向來不喜熱鬧,只愛喝酒,平時學校里不讓喝,難得有宴會,自然不會錯過。端起一杯伏特加,司洋便領著霍莞伊向凌家人走去,至於為什麼拉著霍莞伊,自然是因為霍莞伊被姑姑收養了,也算是司家人。不過,這個理由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也最要命的是,這小丫頭片子是自己未來的四嫂,如果沒照顧好,徐老四那個冷麵男肯定……,司洋使勁搖了搖頭,還是不要去想恐怖的事情了。

「凌叔好!周姨好!謝謝你們的招待!」司洋禮貌地致謝。

「凌叔好!周姨好!謝謝你們的招待!」霍莞伊乖巧地站在司洋身後,照葫蘆畫瓢跟了一句。

「客氣客氣!」凌父滿臉的喜悅隱藏不住。

「幾年不見,小洋洋長高了啊!」凌母像母親一般抬頭摸了摸司洋的腦袋。

「呃!」司洋尷尬地恨不得鑽地底下去,周阿姨也真是的,小時候喊喊就算了,現在他都21歲了,還這樣喊,這讓他臉面何在啊?

「周姨!」司洋咽了咽口水:「我都21歲了,別再喊我小洋洋了!」說著,回頭看了看拚命憋住笑的霍莞伊,苦著一張俊臉可憐兮兮地叫屈:「親姨,我好歹也是一個大男人了,你讓我的面子往哪裡擱啊?」

「噗——」凌煊辛苦地忍了半天,聽到「好歹也是大男人那句」一時沒忍住笑出了聲。

凌煙和霍莞伊差點憋出內傷

「你也是,世侄都長大了,你不要再拿著當小孩子逗了!」凌父嘴上「假惺惺」地訓斥妻子周音,眼裡卻是一片溫柔和寵溺。

「凌叔,你是見我單身,特地撒狗糧是不?」司洋不滿地嘀咕道:「H市,誰不知道你凌叔最疼老婆啊?你不會以為我們這代人不知道吧?」

「周姨聽小洋洋的!」凌母仍舊是一副哄小孩子的語氣:「不喊啦!」

「算了,您高興,怎麼喊都行!」司洋一臉鬱悶。

「小洋洋最乖了!」周音高興的合不攏嘴,笑完扭頭朝凌煊瞅了一眼,悠悠地補了一句:「比你煊哥哥乖巧懂事多了!」

「……」凌煊躺著中槍,受傷不輕,內心無比崩潰:我才是親生的好吧!

「……」司洋內心無比絕望:說好的聽我的?說好的不喊了呢?

周音說完,一臉笑意看向了司洋身後乖巧的霍莞伊。

「媽,這是我的朋友,霍莞伊!」凌煙像大姐姐一般將霍莞伊拉到周音的面前:「也是司姨的乾女兒!」

「周阿姨好!」霍莞伊乖巧禮貌低喊了一聲。

「好好好!」周音語氣里有著和司夢阿姨一樣的溫柔,令霍莞伊毫無違和感,上下打量了霍莞伊一會兒,感嘆了一句:「真是乖巧的孩子!」

霍莞伊滿臉通紅……

「媽,您別說了!伊妹臉皮薄,您以為誰都跟您兒子一樣臉皮厚啊?」凌煙見霍莞伊害羞了,連忙打圓場。

「……」凌煊再次躺槍,正準備懟回去,一想到今天是親妹妹的成人禮,只好忍著。

高碩一身英倫風灰色高定西裝,滿臉微笑地走過來……

周音望見走過來的高碩,用胳膊肘輕輕撞了一下凌父……

「世侄,莞伊,你們……」

「老爸,您趕緊忙去吧!這裡交給我們年輕人就行了!」凌煊迫不及待地打斷了凌父的話。

「這孩子!」凌父瞪了凌煊一眼,似乎是在用眼神警告凌煊:收斂點!。

凌煊故作鎮定地抿了一小口手中的酒,心虛地將臉別向一邊。

「凌總好!凌夫人好!」高碩帶著敬重長者的語氣禮貌地打招呼。

「高特助,招待不周請多包涵!」凌父禮貌地客氣到。

「凌總,您說笑了!」高碩彬彬有禮地說道,雖然只有23歲,卻有著33歲男人才有的成熟和穩重。

「世侄他……」周音迅速地環視了四周,沒有發現徐沐謙的身影,便試探性地問道。

「小徐老闆臨時有重要的事,參加完凌小姐的成人禮便走了。」高碩禮貌地解釋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