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里突然又安靜了下來,安靜地可怕,軒轅宸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瞧著閉眼沉睡的東方曦,他心疼著,自責著。由此決定,以後,他絕對不會拋下他們母子,一定會好好對待他們。

到底是有靈力底子,第二天東方曦的身子就好的差不多了,完全看不出來她是昨天生的孩子。但為了保守,她還是跟其他人一樣在坐月子,以防將來留下什麼後遺症。

因為是住在客棧里的,很多事情不是特別方便。軒轅宸讓紫鷹在不遠處的街道處買了一座宅子,幾人就此搬了過去。

搬到新府的一個多月里,軒轅宸是寸步不離的守在東方曦身邊,悉心照料著,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整個把她當女王一樣的敬著,當公主一樣的寵著。新來的丫鬟小廝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蓮跟紫鷹沒有在此期間打擾她,更是著手繼續查探背後所謂的陰謀。

一晃兩個月就這麼過去了,小世子也在請來的奶娘照料下長大了些許,東方曦也恢復了以前的身材,完全看不出她是生了一個孩子的母親。

這一天,東方曦早早地起床,自顧自的在院落里運動著,呼吸著大自然的氣息。

伸個懶腰,隨即搬了張椅子放在陽光下,她就躺了上去。

舒服,真是舒服。這陽光曬著人懶洋洋的,天天呆在房間里她都快發霉了,軒轅宸那個死無賴,天天纏著她不放她出門,真沒快憋死她。

「曦兒,你又不聽話了。」磁性魅惑的聲音突然從她身後冒出來。

東方曦一個機靈趕忙起身。

這傢伙,一天到晚的跟著她煩不煩。

「軒轅宸,我都說了我身子已經好了,你能不能別老跟著我了。」這次她說什麼也不會回房。靠,出來曬個太陽還不成。

「曦兒……」軒轅宸無奈,對她是沒辦法了。

正準備繼續說什麼呢,紫鷹跟蓮從門外進來,快速地沖著東方曦而來。

「王妃,那個……百里府……」有些激動的紫鷹話都說不全了。

所有的一切都查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原來是這樣,讓他怎麼能不激動。 東方曦不緊不慢地看向她,漫不經心地開口,「有什麼話慢慢說。」

她知道,或許在聽了紫鷹的話后,所有的事情就能弄清楚前因後果了。

平復了心情的紫鷹一臉嚴肅的盯著東方曦,他知道他接下來的話王妃也許會激動,會憤怒,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一家人能團聚不是嗎?

「王妃,我們打探到雖然十六年前孤傲將軍被百里於灝抓住后威脅了百里雨薇回府,但是沒過多久就把他放了。」

「後來是孤傲將軍想方設法的想要見百里雨薇一面,可是都被百里府的人給拒絕了。因為愛,因為承諾,他並沒有離開。他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堅持了三年,也被打擊了三年,拒絕了三年。」

「那三年裡進出百里府來來往往的人那麼多,總有人注意到他。而百里於灝的堂妹更是因此相中了他,完全沒有在乎他的過往。在這情竇初開的年紀,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百里淑婷說什麼也想把握,更是不顧百里府的規定,私自將他帶回了百里府。」

「為了能進府見百里雨薇一面,孤傲將軍沒有拒絕她。可就是這一答應,讓他們生生地錯過了十幾年。」

……

紫鷹說了很多很多,多到東方曦都不知道她爹到底怎麼了,也不知道他跟那個百里淑婷到底還有什麼關聯。

不過她知道的是,就是因為她爹跟百里淑婷進府了,還有可能被她那所謂的舅舅給發現了,這才更大一步的杜絕了她爹跟她娘親見面的可能。

對她來說,百里淑婷的舉動可以說是橫刀奪愛。在知道她爹有了她娘之後還想著霸佔她爹,阻止她爹娘見面,偏偏她根本就沒有霸佔到就被殘酷的現實給扼殺了。

這樣看來,她爹還是沒能在這之後見過她娘。可是都這麼多年了,難保他還有這個恆心去堅持,去守候。

一個人的決心是很大的,如果她爹是鐵了心想要見她娘一面,別說三年,就是三十年,三百年他也會守下去,直到見到她娘為止。

「百里淑婷呢?後來我爹離開之後她是什麼反應。」東方曦似乎一點都沒有被感染,只是有些惡作劇。

她倒想看看,這所謂的百里府的千金小姐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畢竟百里府是大家族,孤傲將軍又心繫百里雨薇,根本就沒有給她一點回應。被人發現之後的他再次被趕出了百里府,而百里淑婷則被她爹給禁錮了自由,她想發泄卻無處可發。哪怕之後她恢復了自由身,再去找人也早就沒了蹤跡,最後不了了之了。」

果斷、乾脆、不留情面,像她爹的性格。而且,她敢肯定,這十幾年她爹根本就沒有離開鳳凰城,沒有離開過她娘,只是隱居背後,就連百里府的人都不知道有人在暗中注意著他們。

知女莫如父,反之,知父莫如子。

短短的十六年時間,對於別人來說不過是修鍊的一個階段,但是對東方孤傲來說足夠他去創建自己的部下,自己的天地。

沒有人知道鳳凰城新崛起的傲世天下是東方孤傲的地盤,也沒有人見過傲世天下真正的尊者。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迷,一個不為人知的迷。 「紫鷹,你去查查鳳凰城近十幾年的新起之秀,著重注意下他們的作風還有他們的背景,我想也許能從中找到我爹的線索。」依著她爹的性子,見不到她娘只怕不會善罷甘休。離開又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駐紮在鳳凰城。

「是,王妃。」

當年東方孤傲離開天火城的時候軒轅宸跟紫鷹還沒有來到人界,對他了解的並不是很全面。

之所以對他有印象,除了他的身份,就是東方曦的廢物之名了。

沒辦法,東方曦在天火城的名聲太大,他們自然而然的從她身上知道了她爹。

對自己的岳父,軒轅宸並沒有多上心,也沒有阻止紫鷹繼續追查。

在他看來,既然曦兒想一家團聚,他也沒有理由剝奪她的這份小心思。不過,在找到他岳父之前,他們倒是可以先去見見他的岳母大人。

「曦兒,你想去看看你娘親么?」回來的這幾天,他從紫鷹那裡知道他岳母被困在了百里府,想出卻出不來,人進去又困難重重。

依著東方曦的性子,在沒有查清一切之前她是不會輕易認親的。

只是這樣一來她們母女見面可能就要很久很久。

縱然他沒有讀心,他也知道她還是想見她娘親的,不然她不會千里迢迢的從天火城來到這鳳凰城,更不會推測出她爹就在鳳凰城。

聽了軒轅宸的話,東方曦猛地一個回頭。這傢伙知道他在說什麼嗎。

「怎麼了?幹嘛這麼盯著我看。」軒轅宸無所謂的樣子,只是不解她怎麼這樣看著他。

「你知道我娘親……」話說到一半她後知後覺地停了下來。

真是跟他相處久了她都快忘了他的真實身份,以他的能力知道她娘親也不是什麼難事。

「現在還沒有找到我爹,我娘那邊……算了,以後再說吧,不急在一時。」她也想見她娘親,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看著眼前口是心非的人兒,軒轅宸無奈。明明想見卻說不見,明明有機會她非要等以後一家人都在再相聚,明明只要她點頭他可以瞬間安排妥當,她怎麼就沒看到他呢?還是說她壓根就忘了他。

軒轅宸就不信了,他還非要讓她們母女見一面不可。

他沒有勉強東方曦,但是不代表他不能把她來鳳凰城的消息告訴百里雨薇。

明面上他一副什麼都她說了算,但是暗地他卻傳音給在百里府保護百里雨薇的血薇,讓她若有若無的向百里雨薇提起東方曦。

「夫人,您在府里這麼久,難道就不想念當年生下的孩子嗎?」血薇狀似不經意間提起她的孩子。

來百里府一段日子的人大都知道百里雨薇的事迹,百里雨薇倒也沒有懷疑。

「想,怎麼會不想,那可是我的孩子,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想到東方曦,百里雨薇情不自禁地落下淚來。

「若是這個孩子現在來找您了呢?您會見她嗎?」

「見,我一定會見她。血薇,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你是想說我的孩子現在在鳳凰城嗎?」百里雨薇有些激動,這是她十幾年來第一次聽到關於孩子的消息。 血薇被她的動作驚到了,不,可以說她完全沒有料到百里雨薇的反應會這麼大。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如果您的孩子來找您了。」魔尊的意思是讓她從旁推敲,間接性的告訴她東方曦在鳳凰城,她自然不會說得那麼直白。

再有,血薇從小在魔界長大,又是魔臣之女,身份高貴,哪怕她聽了東方曦的吩咐保護百里雨薇,但她的骨子裡還是高傲的,並沒有俯首稱臣。如此乾脆利落的說話也沒有自稱奴婢,著實沒有一點下人樣,好在百里雨薇並沒有計較太多,也就隨她了。

「如果真的像你所說,曦兒來鳳凰城了,那我說什麼也要帶她回百里府。當然,如果她不願意我是不會勉強的。」她是有期盼,想母女團圓,但是她知道,這麼多年,她跟孤傲沒有盡到一點為人父母的心,那個孩子或許會對他們有所埋怨吧。

望著百里雨薇眼底的膽怯,血薇不知道這樣告訴她真相到底是對還是錯。

「夫人,有空多出府走動走動吧,或許有什麼意料之外的收穫呢。」看著一個母親思女如此,血薇做了一次好心人。

她知道王妃會同意她這個做法的,儘管她沒說但是她知道東方曦並不是不想見百里雨薇,只是不想見府里的其他人。另外,她也想在找到她爹的前提下一家團聚,因為這樣不僅是她一家團聚,也是百里雨薇跟東方孤傲夫妻團聚。她這麼做,不過是讓她們母女見面的時間變短了而已。

「你啊,成,明天我們就出府走走。」對這個頗合自己心思的血薇,百里雨薇沒有拒絕她的好意,再說了她也是時候出去走走了,天天呆在府里都快悶出病來了。

將這裡的消息傳音給了軒轅宸,隨後便去準備明天的東西了。

第二天,風和日麗,是個出行的好日子。

百里雨薇要出府,百里於灝派了十幾個侍衛給她,再加上血薇,這陣仗不像是出門遊玩,反倒是巡視。最後在百里雨薇強烈拒絕下,只留下了侍衛隊長跟血薇。對此,百里於灝並沒有說什麼。

另一邊,東方曦在軒轅宸軟磨硬泡之下陪他出來轉轉。她就搞不懂了,他一個魔尊,怎麼到了她這裡完全變了個樣。

「喂,你不是要出來轉,現在要去哪。」東方曦瞥向她身旁的軒轅宸,這傢伙,不是打著幌子讓她陪他吧。

「噓~曦兒別吵。」他伸出一隻手抵在她的嘴唇上,讓她不要說話。「走,去那邊。」

他看似隨手指了一個方向,但是不難看出那個位置正是百里雨薇所在的街道。他,這是要帶她去見她娘親呢。

東方曦不明所以的跟著他,她知道他不會害她。

成衣店裡,百里雨薇挑選著衣服,正回頭打算問血薇意見呢,眼角注意到了不遠處的東方曦。

只一眼,她的心開始激動了起來,她有種與生俱來的感覺,撇去東方曦身上的氣質,她的模樣,她的姿態,那一舉一動,那個人,那邊的女子就是她的孩子。

熾熱的目光,引得東方曦一陣不悅,順著這目光看去,她也看到了百里雨薇。一眼,四目相對。 這一刻,再沒有什麼能入她們的眼,她們的眼中只有彼此,她的眼裡只有她。

東方曦不知道她是怎麼了,她只知道當她看到百里雨薇的第一眼起,整個身子有種久違的親切感。她想上前抱抱她,在她的懷裡撒嬌,但是她的性格不允許她這樣,所以她只能生生地杵在這邊,盯著她,一動不動。

成衣店裡的百里雨薇也不好受,她怕,她擔心。那個孩子是不是埋怨她,所以才會見到自己十幾年不見的親生母親如此不悲不喜。沒有過度的激動,也沒有激烈的憤恨,然而就是這樣的她才更讓她揪心,想著想著她的心裡莫名的傷感起來。

是啊,她們那麼久沒有見面。當初她離開的時候她才不過周歲,能記得什麼。

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心緒卻飄到了不遠千里的十幾年前。像是怕被東方曦察覺到什麼又或是不想讓她看到這樣的一幕,百里雨薇默默地轉身,在她看不見的地方悄悄地擦了眼角的一滴淚。

她沒有發現,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剎那,東方曦全身僵硬,整個人就像失去了靈魂一樣的呆愣在原地。

「曦兒?曦兒?曦兒……」軒轅宸連連叫了幾聲,可惜身邊的人兒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原本是想了卻她的心愿,讓她們母女見上一面,但如果他事先知道結局會是這樣,他說什麼都不會創造這個機會讓她們見面。

她的不自然,她的僵硬,她的蠢蠢欲動,她的一切變化他都看在眼裡。別人怎麼想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她是想上前認人的,可是她的性格不讓。

「恩?什麼?」回過神來的東方曦這才反應過來她人在街道上,剛剛她的舉動太反常了。

「我說你剛剛看到什麼了,這麼入迷,我都叫了你好幾聲了。」既然她放不開,那他也隨她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望著一片茫然的軒轅宸,東方曦一頓語噎,不知道說些什麼。

他心裡只怕是一片明鏡吧,只不過是為了顧及她的想法這才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她的夫君,她孩子的父親,為了她他費盡心思,想方設法的成全她。儘管先前她懷孕他離開了,但是在她最危難的關頭還是他給了她力量。

一個女人,有這麼一個以自己為中心,疼愛著呵護著並且不離不棄的夫君,足夠了。

她,或許該放開了。

想通了的東方曦微微一笑,驚艷到了一旁的軒轅宸,然沒等他反應東方曦緩慢地訴說著。

「軒轅宸,我剛才那樣反常是因為看到了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人,我的娘親。」她一邊說著一邊帶著軒轅宸朝成衣店走去。

既然今天碰見了,擇日不如撞日。她東方曦也不是無情無義之人,無法對這副身體的娘親冷酷無情,她做不到。

天知道她多渴望母愛,渴望被愛。

她的靠近血櫻看在眼裡,在瞥向一旁黯然神傷的百里雨薇,她不得不開口提醒她。

「夫人?您這是……」她還是待字閨中的女子,無法體會一個母親看到自己孩子想認卻不敢認的心理。

血櫻的聲音徹底喚醒了她,她其實該高興的不是嗎? 她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鳳凰城見到她的孩子,還是在這裡意外的看到她。

她不知道原來時間都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久到她錯過了太多太多。她身邊的那個男子是她的夫君吧,他看她的模樣就像當初孤傲看她的眼神,那麼熾熱,那麼深情,好像誰都摻和不進去。

她後悔,她懊惱,她難過,她擔心,她無措……種種的種種,都是因為她愛她,愛她的孩子,愛她甚過一切。

軒轅宸的溫柔體貼,她都看在眼裡。她也想著,既然她現在過得很好,她也沒有理由強迫她認她這個母親。孤傲現在不在,她們一家人總是殘缺的,縱使她是她的孩子,但是一家團聚比任何見面的機會都來得重要。她會等,等那個時機,不管多久她都願意等下去。

最後看了不遠處的東方曦一眼,回頭吩咐血櫻離開這個成衣店準備回府。

「我們走吧。」一抹無奈,一抹留念,一抹不舍。

再多的不甘百里雨薇都獨自承受著,她不想也不願她的孩子活在過去,她想讓她知道當年他們是情非得已才離開她,她不希望她的孩子對她充滿仇恨。她怕,怕她真的見面了,她會聽到她殘忍的問話;她不敢,不敢提起她的父親,因為連她都不知道她的父親現在在哪。瞧瞧,她多失敗,連自己的夫君在哪都不知道。

百里雨薇自嘲的笑了笑,離開了。

到底是母女連心,東方曦察覺到她的掙扎,她的躊躇,她心裡突然有些不忍。有那麼一瞬間她想上前去抱抱她,叫她一聲娘親,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她就這麼站在原地,知道百里雨薇走遠了,離開了她才徹底回過神來。

今天的事不像是巧合,目的就是想讓百里雨薇知道她的存在。東方曦的目光瞬間看向軒轅宸,詢問著,探視著。

「軒轅宸,今天的事是不是你一手安排的?」她沒有一絲猶豫,果斷地問了身邊的他。

血櫻的性子她了解,沒有人能勉強她做她不願意做的事,但是軒轅宸不同,他的一個命令只怕她也會毫無保留的去做,哪怕那件事跟她有關。

「曦兒,我……」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男人的聲音所打斷。

「東方曦!你怎麼在這裡?你是知道本少今天在這邊特意找過來的嗎?」冷殤那熟悉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跟在他身後的不是別人正是凌夏。

如此熟絡,軒轅宸不悅地回頭看向冷殤,對他開始有了敵意。這個人是誰?怎麼跟曦兒這般說話,看他的樣子人模人樣的,怎麼一點臉色都沒有。還有他那是什麼眼神,往哪裡看呢。不知不覺中某宸的醋罈子又打翻了。

而冷殤則不管不顧地看著之前還大腹便便的東方曦現在已經恢復了之前的身材,眼裡更是熾熱。他不知道拋棄她的那個男人是誰,但是他知道她不是那種要死不活的人。她很獨立,很自強,這也是她吸引他的地方。

他的眼神越來越露骨,軒轅宸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陰沉。這人,是沒看見他嗎? 冷殤不是沒注意到軒轅宸,只是被他忽略過去了。

他剛來的時候就看到他站在東方曦的身後,他沒有過多的想什麼,只當他是她的護衛。他正跟東方曦聊著呢,周身的氣息突然降低了,冷得讓人冷不丁打個寒顫。即使是他,也有種置身於冰天雪地的寒冷世界。隨後他就聽到了那冰冷冰冷的聲音,「你是不是忽視了這邊還有別人的存在。」

順著聲音望去,戴著面具的他一臉陰沉,嘴巴合著,彷彿剛剛那句話是人的錯覺,他根本就沒有說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