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開始放下心中的戒備,開始去交看的過眼的朋友,儘管表面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他對未來滿懷期待。

但是,這一切都在一場意外的海難中結束了,不,應該說早有預謀。他失去了朋友,也失去了對未來的期望,只剩下慾望,對力量的慾望。

這一段經歷一直深深地刻在菲爾記憶中,因為實在太過重要,就連回憶起的時候,都可以感受到那之中的陰鬱和不安,就像那晚肆虐的海浪,無垠的黑暗,和滔天的洶湧。

菲爾睜開眼睛,嘆了口氣。

這段記憶十分重要,但是可惜,他還是不能從中找到最初的自己的痕迹。

菲爾觸摸著黑暗,不一會兒之後,他就回到了那條甬道中。

這條甬道,其實只是看上去有些神秘,但實際上它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圓,只不過因為弧度非常小,所以失去晶元輔助的他很難一開始就發現這點。

菲爾摸著黑暗前進,他不敢走出光明之中,黑暗能夠給他的安慰比光明更多,所以一直以來大家都是只能聽到他的聲音,而不能看到他的人。

剩下的我不多了。

菲爾嘆了一口氣,他已經前進了很久,可是還是沒有看到一個我,這說明一號已經快要完成他的目標了,到時候,就是把他揪出來,吃掉,然後就是研究破解零號不死的方法。

他必須要儘快,必須要趁最初的我被殺死之前找到他!

不一會兒后,他聽到了前面有一點動靜。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在發現一號已經比所有人強太多之後,大家都十分默契地小心翼翼的活著,怎麼可能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不過當菲爾趕到時,就知道自己已經遲了,一切都結束了。

一號——他身上的那種氣息總是讓人第一眼就認出了他——滿身狼狽地站在甬道中間,而他的腳下,另一個菲爾支離破碎地躺著。

不!

是十六號,那個研究巫術的菲爾!

他的腰上還掛著熟悉的紙張,那是他記錄巫術資料的草稿。

一號似乎有所感覺,看向菲爾所在的地方,他那仍舊流著血的臉展露出一個恐怖的笑容。

菲爾往後一縮,躲進黑暗的更深處。

「啊,是你,你又來了!」他說。

好一會兒,菲爾才開口道:「你、你殺死了十六號?」

「十六號?」一號皺了皺眉頭,想了一會兒之後才恍然大悟,「哦,是那個研究巫術的傢伙,差點忘了你們搞出來的編號的事,不過有必要嗎?最後都是會被我吃掉的。況且,為什麼我的是一號,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傢伙是零號?」

「這些編號是根據……」剛開了口,菲爾才想起來根本沒有必要和對方說這些,「你為什麼要殺掉十六號?他已經把那個巫術研究出一半了!」

「怎麼?你居然會相信他的辦法嗎?」一號說。

「當然不……」

「那你擔心什麼?」一號打斷他繼續說,「不過說起來他確實很厲害啊,一個半成品的巫術,居然就有一等巫師學徒的威力!要是徹底完成了,那一定會成為一級巫術的吧?到時候,肯定就不是巫師學徒學的這些零級巫術能夠相比的了。」

一號一邊蹲下來,扯斷十六號的手臂就開始吃起來,一邊和菲爾說:「說起來,我們在那棟小木屋裡得到的記憶球可真是個了不得的東西,記錄的巫術資料都是如此強大……」

「住手!」

這個時候,身後的甬道忽然傳來熟悉的叫聲。

一號笑著回頭,臉上的血讓他看起來十分恐怖。

「哦,是你啊,你又來了!」 「莫里哀,你到底是誰?」

菲爾低聲說道,低頭,看著手心的熟悉的彩虹藥劑。

不一會兒,菲爾把書房的資料都錄入仙人球的資料庫后,就立即準備離開尋找夏爾他們。

但是一開門,就看到自己處於一條奇怪的甬道里。

在甬道里走了一會兒之後,他在地上發現了血液的痕迹,他因為吸血術而變得對血液十分敏感的身體,立刻就發現這些血液十分熟悉,居然是自己的血!

可是,自己有沒有來過這裡,為什麼會有自己的血液?

這時,他聽到前方傳來聲音,便跑過去。

跑不了多遠,就看到一個人正在吃地上的屍體,「住手!」菲爾叫道,對方回頭,赫然是他自己!

到底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菲爾從黑暗中看著零號,就知道對方又復活了。

十六號的死亡令他知道時間越來越少了,當下就穿梭到零號背後的黑暗裡。

「菲爾,過來抓住我的手!」菲爾說,「我告訴你真相!」

菲爾友好的特質又一次發生了效果,零號很快就警覺一號不是他能夠對付的,趁著一次機會,迅速後退抓住了菲爾的手。

菲爾立刻帶著零號回到了藏身地。

「這是什麼能力?」零號說,「這應該是利用黑暗來穿梭空間吧?」

「是的,這是我之前根本沒有擁有的能力。」

「好吧,真相是什麼?告訴我吧。」零號說。

「真相?真相就是我們都在尋找離開幻境的辦法,但是到現在還沒有誰成功。」

「那我呢?我也是其中嗎?」

「是的,只不過,大家的時間都不多了。」

菲爾說著,抓住了零號的手。

「為什麼時間不多了?」零號還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一會兒后,他才感受到身體的異樣。

「你這是在幹什麼?」零號掙扎著大叫,「放開我?發生了什麼!」

菲爾沒有理會他。

不一會兒,一陣波動后,零號已經再次消失於藏身地之中。

「時間真的不多了……」

菲爾嘆了一聲,這一次,他沒有和零號說太多,反正到了後面,他都會復活忘了這一切重新開始。

菲爾閉上眼睛,檢查這一次吸取到的記憶。

過不了多久,他睜開眼睛。

這一次的運氣不是很好,吸取的記憶全是關於冥想的,每天夜裡睡覺前,固定的那段冥想時間,十分枯燥,卻也是他晉陞更高層次不得不選擇的道路。

無論是多麼聰敏的天才,都需要一個又一個的台階,走到最巔峰。

但這段冥想的記憶並不是他想要找的。

菲爾沒有繼續停留,身體一陣虛幻,離開了藏身地。

點著破舊巫術燈的甬道,和一開始沒有什麼兩樣,無盡的黑暗,和詭譎的神秘。

半天後。

「菲爾,過來!」菲爾說。

零號沒有四處張望,一邊和一號周旋,一邊靠近了身旁的黑暗。

不過眨眼間,菲爾就和零號同時消失在原地。

一號踩著腳下的屍體,看著他們離開的地方,許久都沒有動靜。

時間再次流逝。

就這樣,一號和四十一號漸漸地開始互不理會,一號去尋找剩餘的人,把他們都吃乾淨;四十一號則不停的把一無所知的零號帶到藏身地,吸收對方的記憶。

不知過去了多久,熟悉的甬道內。

「時間快來不及了。」四十一號說。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零號沖著黑暗說。

「過來,菲爾,我告訴你真相。」

彷彿魔怔了一般,零號絲毫沒有懷疑這個陌生人,一步步走向黑暗。

一陣穿梭,藏身地內。

「這裡又是哪裡?」零號問道,「真相又是什麼?」

「這裡是我的世界。」菲爾說,「因為一號要殺了你,我不能讓他把你吃掉。」

「一號是誰?」沒想到零號卻說,「這裡還有其他人?你到底是誰?」

菲爾不過怔了一怔,然後就彷彿沒聽見一般走向零號。

經過了那麼多次,菲爾剛剛是有點忘了,在零號還沒遇到一號之前,就把他帶到藏身地,這樣的事已經做過了無數次。這一次,自己因為花了點時間才找到零號,以為對方已經遇見過一號,才下意識地這麼說,讓對方相信自己。

不過其實是根本需要的,無論他說什麼,零號都會相信他的不是嗎?因為那個友好效果,這實在是最強大的能力。

「沒什麼,」菲爾微笑著說,整個人散發著友好,走向零號,「你過來,我告訴你真相。」

零號不置可否,只是站在原地,不說話。

「嘩啦啦!」

就在這時,牆壁破碎的聲音響起,一束光透了進來,照亮了一角藏身地。

光芒照射到菲爾的手,讓他一驚,趕緊又縮回黑暗裡去。

而零號,就站在光線的另一邊,菲爾卻沒有勇氣越過這點屏障。

「誰!」

菲爾大喊,可是他根本不需要猜測,就知道是誰弄出了這一切。

「好久不見了,四十一號。」

一號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熟悉的語氣讓菲爾心頭一顫。

「快過來菲爾!」菲爾朝著零號大喊,「他就是一號!他會殺了你,然後就吃了你的!」

可是零號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隔著狹窄的光線,就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

這個時候,菲爾的友好絲毫沒有發揮效用。

「快過來啊!你不是想要知道真相嗎?我告訴你!」菲爾焦急地大喊。

可是零號雖然因為他的話有所異動,但是終究沒有邁步走向菲爾。

「別費力氣了,真相,我早就在你遇到他之前就告訴他了!」一號說。

「不、不可能!」菲爾猛地搖頭,「就算這樣,只要我表現出友好的態度,不管是誰……」

「吸收了那麼多的記憶,你還是不能了解自己嗎?」一號打斷他的話,「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應該早就明白,不管你再怎麼友好,我也是個只相信真實的人啊!」

「怎麼會?那之前那麼多次……」菲爾叫道。

「那是因為他還不知道真相啊。」一號說,「更何況?你根本不是我啊!」

「什麼?」菲爾疑惑地看向藏身地的缺口。

「躲在黑暗裡那麼久,你根本就沒有看過自己是什麼樣子吧?」一號說,「就讓我來幫你吧,站到光芒之中,看看你到底是誰!」

「呵!」

一號大叫一聲,緊接著,一聲巨大轟鳴響起,藏身地的四周,出現破碎的聲音,無數光線從縫隙中射了進來,交織在一起,就像網一樣。

菲爾無處可逃。 「轟隆隆……」

不過片刻,藏身地就此崩塌。

一號收起拳頭,看向藏身地所在。

灰塵瀰漫,但是在巫術燈的照耀下,還是可以看見原地站著兩個人影。

兩個,絲毫不同的人影。

一個一米七左右的少年,一頭黑色的長發,幽藍色的眼睛,一張還有些稚嫩的臉十分蒼白,身體裹在一件白色狐皮大衣之下,看起來俊秀得就像一個小白臉。

他沉默地站在原地,看向另一個人,眼裡滿是懷念。

而另一個人影,是一個一米八左右的男人,黑色短髮,一張平平無奇的臉,戴著一副透明眼鏡,這是晶元的外接輔助裝置,眼鏡下面的黑色眼睛看起來有些無神。身上穿著普通的工作用西裝,因為73區廢墟街道有些陰冷,所以在外面還穿了一件黑色風衣,都是最普通而泛濫的材質,他那份生物環保公司的工作的工資根本不能支撐他去購買高等生活制服,所以裸露的每一天都在接觸地球那污染嚴重的空氣,唯有穿著的鞋子好了一點,鞋底的材質是納米合成膠,可以讓他自由地在廢墟街道行走。

此時,因為不適應強烈的光線,他舉起手擋在眼睛前,可是這樣以來,讓他瞬間就看到了自己手,與菲爾的手是多麼地與眾不同。

「現在,明白了嗎?尚烽,你根本不是菲爾啊。」一號看著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