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對這個陳美佳印象很好。

不過都是陳美佳在說學校的事情,龍勝林聽著。

並沒有像對待會所那些女人一樣主動。

孫志尚急了。

拉著龍勝林就出了包廂。

問他。

是不是被杜錦給掰彎了。

怎麼看到個喜歡的這種反應?

「你還想我什麼反應?人家那樣子也跟會所那些女人不一樣,是那麼隨便的人嗎?」

這一聽,龍勝林那意思,如果對方主動點,還是有可能滴?

孫志尚心下一動。

「那行啊,我去和她說說,反正她對你也挺滿意的,要是你們兩個人沒意見,我就給你們安排了。」

龍勝林說不上來。

也的確是對這個陳美佳有點上心。

總之這女人跟會所那些不一樣。

於是就被孫志尚撮合上了。

雖說也沒有確立情侶關係什麼的,但二人就跟情侶似的相處。

這一個半月過去。

不知不覺,就將杜錦的事兒,給拋諸腦後。

直到有一天。

龍勝林開車去陳美佳學校接人放學。

瞧見了杜錦。

芥末總裁 杜錦跟一個女生有說有笑從校門口走出來。

那個女生,就是上次野餐的時候跟杜錦關係走得近的那個。

女生在杜錦臉上弄了一下,該是對方臉上有什麼髒東西。

龍勝林當即火冒三丈,走上前去,一把揮開了那女生。

「什麼意思杜錦?」龍勝林攔住了對方。 杜錦見了龍勝林,倒是挺淡定。

「你怎麼來這兒了?」

還是那副溫和的語氣,讓龍勝林覺得自己的氣來的有點莫名其妙。

「你跟她什麼關係?」

杜錦瞧了旁邊那女生一眼。

「同學。」

女生小心翼翼的走過來:「龍少我們見過的,你忘了?」

「你……你不是我媽的學生嘛,怎麼來這兒了,跟杜錦親親密密的!」

這才是關鍵啊!

「哦,我有事就過來找他啊。」女生一臉無辜的樣子。

看起來,也不像跟杜錦有什麼的樣子。

龍勝林就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了。

「話說你來這裡做什麼?」

杜錦問了出來。

龍勝林一頓。

他倒是想起來,自己來接陳美佳的,如果杜錦知道了該怎麼辦?

突然有種偷情的感覺。

龍勝林沒由來的一陣發慌。

那陳美佳就從不遠處走過來,

嘴裡,

還甜甜的叫龍勝林的名字。

「勝林!勝林!勝林!」

婉轉動聽,跟抹了蜜似的。

「杜錦!」

陳美佳很是驚喜:「你跟勝林認識嗎?」

後來才知道,這陳美佳跟杜錦一個系裡,因為杜錦本來學習挺好的,又是社團活動的重

要人物。

且又生了一副好面孔。

所以有點小名氣,陳美佳自然是認識的。

「你們是情侶?」

杜錦面無表情,語氣也是很平淡,就像一個普通的問句。

陳美佳點頭:「嗯,話說你們怎麼認識的?」

杜錦瞧了龍勝林一眼。

「你們什麼時候好上的?」

「別說了。」龍勝林心一陣抽抽,轉臉對陳美佳說:「你不是約了幾個同學吃飯嗎,你先走吧。」

「可是……可是你不是要去嗎,我還要介紹你給我朋友認識呢。」

陳美佳自然不知道龍勝林跟杜錦的關係。

龍勝林正要說什麼。

杜錦就說:「既然你們有事就先去吧,我正好也好跟我同學商量我的事兒。」

杜錦的語氣還是那副很平淡的樣子,還帶著幾分溫柔。

真的,

聽不出來什麼感情。

但越是這樣,龍勝林心越疼。

但是等他想過來,杜錦已經離開了。

就扔給他一個背影。

他沒有跟陳美佳過去,開車找遍了這附近的所有飯店餐館。

不好自己找,就問路人。

有沒有見著個美男子。

終於在下午五點多的時候,杜錦跟那同學商量好了事情,從咖啡廳步入飯店的途中。

讓龍勝林給找到了。

龍勝林打發了那同學,說自己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杜錦單獨談談。

杜錦就說下次再請她吃飯。

便讓那女生離開了。

二人隨便去了一家飯店,就坐在大廳的一座位上。

杜錦沒有說話,等菜的間隙還時不時的看自己手中的資料。

晨曦一樣溫暖 龍勝林的心裏面,反覆播放了幾次《忐忑》

終於說:「我跟那陳美佳,是孫志尚硬塞給我的。」

這話說著……好像他是被強迫的似的。

他自己都覺得心虛。

「那個……我有時候就懷疑我自己到底是個同性戀嘛!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是吧,所以我就想試一試。」

龍勝林這次說的是真話。

孫志尚跟鐵狼又那麼主動,且那女孩子跟杜錦的氣質的確有幾分相像,他就想。

是不是自己曾經交往的女人都太差了,如今碰上個好一點的,也就可以了。

也許他跟杜錦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將杜錦當女人看待。

他拿不準,也懷疑自己。

「那很好。」

杜錦淡淡道。

上了菜,他就默默的吃飯。

這人本來就話少。

「我馬上跟她分了。」龍勝林說。

「你千萬別生我氣,要說吧,每次都是我主動找你,你也沒有主動找過我。我就想你是不是表面上答應我,其實心裡特煩呢,我就不好意思總是找你,你看這一個月你也沒聯繫我……」

「我社團忙呢。而且我也沒生氣啊,感情的事情誰說得准吶,我們本來也不是什麼情侶,就普通朋友罷了。你做什麼決定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不用在意我。」

杜錦說著輕輕聳肩,吃了兩口就放下。

「我馬上還有一點事兒。這樣吧,明天我沒事兒,就去看望看望林老師,順便找你。」

杜錦起身,拿著資料就走了。

龍勝林此時也不知道怎麼了,竟然沒有追上去。

杜錦太冷淡了。

太不在乎了。

回到家,龍勝林把杜錦要來看林芳的事情,跟林芳說了一說。

林芳很高興。

「那敢情好,杜錦這孩子嘴上不說,其實還挺細心的。」

龍勝林本來想上樓自己待一會兒,聽了這話,就問了一句。

問林芳是不是挺了解杜錦的。

他實在見識少,成天跟兄弟們在一起也沒覺得什麼。

如今碰上了杜錦,就感覺自己什麼都不了解。

「那孩子,父母不是離婚了嗎?之前轉過幾次學,父親在牢里自殺,母親又嫁過幾次,這樣家庭出來的孩子,越懂事兒,越讓人心疼。」

「好在杜錦遇到了你,你得處處讓著他,他是個好孩子,至少比你那孫志尚高尚多了。」

林芳是信任杜錦的。

後面的嘮叨,龍勝林實在沒有聽進去。

他就出門了。

開車去游家。

從前,他就知道杜錦父母離婚,母親先前是個陪酒小姐。

霍格沃茨的黑巫師 他不介意,

就覺得奇怪。

也沒覺得杜錦有什麼家庭的溫暖。

想起下午杜錦那些毫不在意的話,龍勝林就想啊。

自己怕是真的傷著杜錦了。

他從來什麼都不說,什麼都無所謂。

你帶他玩,他就信你,跟你玩。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