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龍一繼續淡定的說道:

四位前輩,其實現在九大上古奇獸的種族也是沒有完全滅族,你們在盤古戒中的妖獸界中生存的很好,雖然遠遠不及億萬年前的那種繁榮昌盛,但是終究是延續了血脈的傳承,至於龍族和鳳族的事情,我看四位前輩就不要參與了。

龍一已經是將話說得很明白了,就是你們四個元帝是絕對不能夠冒著被老天懲罰毀滅的危險來參與這件事情的,要知道一個修行者修鍊了那麼多年,才是達到了夢寐以求的元帝的境界,那該是多麼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如果讓人說放棄,就放棄了這一切,恐怕比讓他去死還要困難。

而龍一心意已決,他是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同盟因為幫助自己,而受到任何傷害的,其他的傷害還都好說,但是面對著老天那種慘無人道的天罰的懲罰,龍一不敢做出這次的賭注,因為一旦天罰降臨,那麼他們遭受的犧牲即使太大了。

但是同樣的,在一陣沉默和思考之後,白人,帝狂,坤和還有窮達四人,也是給出了龍一他們最後的答案。

帝狂代表著四人沉聲說道:

龍一,你說的這個規則我們自然是清楚的,雖然我們不知道你從哪裡得知了這件事情,我們本來是想要隱瞞你的,但是現在你知道了,也就沒什麼好隱瞞的了,沒錯,我們四個從盤古戒出來的那一刻,就是已經決定要犧牲自己了。

為什麼?

龍一沒有反駁,沒有打斷,他只是不解的問道。

此刻,白人卻是接下了帝狂的話,他淡定的說道:

沒有為什麼,如果你也是一個種族的首領,相信你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的。

但是你們可能不知道,我此次的鳳族之行,遇見了鳳族在億萬年前的一位元帝強者,他的名字叫鳳天,他卻是沒有為了鳳族而想要出手。

什麼?鳳天,他竟然沒死?

白人和另外的三個元帝都是十分的震驚,對於鳳天這個名字他們是不陌生的,但是只不過有些久遠了。當年他們四個還都不是元帝的時候,那鳳天就已經是元帝強者了,所以論起資歷他們四人還是鳳天的晚輩。

龍一也是點點頭,繼續淡定的說道:

沒錯,鳳天用鳳族的天賦神通涅槃神技逃過了天罰的追捕,成功的活了下來。

他不出手,不代表我們也不會,曾經是他龍族和鳳族率先發起了那一場陰謀的戰爭,他現在不出手也是懼怕老天爺的天罰再次降臨,畢竟就算是鳳天用涅槃之術逃過了老天爺的規則,但他的氣息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而老天爺也是在時時刻刻的鎖定著他。

龍一聽著帝狂的話,只能是點點頭,他承認帝狂說的是事實,而且鳳天不出手還可能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他對當年龍族和鳳族因為一時糊塗發動的戰爭,而給整個妖獸世界造成了如此大的損害心有愧疚。

龍一沒有呢說話,帝狂繼續淡定的說道:

龍一,你不必再勸說我們,我們四人都是已經做好了面臨天罰的準備了,我們已經活了太多年了,而龍族和鳳族卻是一直逍遙法外了那麼多年,當年的戰爭他們必須在現在付出代價,況且這麼多年以來,我們九大上古奇獸種族一直被龍族和鳳族暗害著,幾乎是要全軍覆沒了,這個仇是絕對不能夠放下的。

龍一靜靜地聽著帝狂的話,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從帝狂四人身上傳來的那種決然的戰意,那是一種永遠無悔的抉擇,而這種為了族群大力凜然的氣魄,也是讓龍一十分的敬佩,畢竟龍一曾經也是為了整個龍家而屠戮了整個虎家,那種很深的仇恨的感覺,龍一也是曾經深深的體會過。

終於,龍一點點頭,不再堅持自己的意見,但他還是說道:

四位前輩,你們也沒必要太過於消極,畢竟就算是再盤古戒中的九大上古奇獸種族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十分的強悍,對方只是有龍族和鳳族兩個勢力,我們沒必要怕他們,而且到時候也不一定要四位前輩出手的,所以龍一還是懇請四位前輩到時候具體情況具體對待,不要急於出手,或許根本不需要你們的出手,龍族和鳳族就是已經伏誅了。

白人和其他的三位元帝,聽見了龍一這麼說也是不好再堅持了,畢竟龍一說的都是在情在理的,所以他們都是點點頭,說道:

這個沒問題,你可以放心。

嗯。

龍一也是點點頭,依舊是淡定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四位前輩就趕快回到盤古戒中的妖獸界中,組織一下族中的力量,不需要傾巢而出,只要實力強大就可以了,然後我們便制定作戰計劃,開始進攻龍山和鳳山!

好!

白人還有其他的三個元帝都是應聲喝道,這是現在最重要的計劃了,他們也都是沒有猶豫,五人直接消失在了密室之中,來到了盤古戒中的妖獸界,就在龍一五人出現的下一秒,妖獸界的守護者獸王也是驟然出現了。

主人。

獸王淡定的對龍一說道。

嗯。

龍一隻是簡單地點點頭,就對身後的四大元帝說道:

四位前輩先回去準備吧,十天後我們在兩界山會合!

好,沒問題。

白人還有另外的三人都是立即回答完畢,接著就是瞬移離開了,等到他們四人離開后,獸王才是開口問道:

主人,元氣大地中的九大上古奇獸的種族都是找到了?

龍一摘下了魔紋面具,他在妖獸界這種絕對安全的地方,是沒必要隱藏自己的。龍一點點頭,依舊是淡定的說道:

沒錯,四位元帝已經將九大上古奇獸的種族全部找到了,但是結果並不是很理想。

獸王沒有任何錶情,繼續問道:

難道是都滅絕了?

龍一搖搖頭,說道:

沒有,不過也是和滅絕差不多了,九大上古奇獸的種族,其中有四個已經是徹底滅絕了,其他的五個也都是生還的族人很少,而且實力修為低下,早就是沒有了當年的雄風了。

獸王疑惑的問道:

為什麼會如此?

龍一忽然發現他和獸王談話是一種很享受的事情,不用擔驚受怕,也不用勾心鬥角,因為獸王是永遠不會背叛他的。

龍一繼續淡定的說道:

因為億萬年前,妖獸世界的那場大戰就是龍族和鳳族一起制定的陰謀,他們的目標是要打壓妖獸世界中的那些強勢的種族,以此來維護他們的王者地位。

但是他們失敗了,反而是給整個妖獸世界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災難,所以引來了上天的天罰,將龍族和鳳族中的元帝強者都是劈死了。而且重罰龍鳳二族再十億年之內不會再誕生元帝強者了。

不過雖然有天罰的威懾在,龍族和鳳族依舊是沒有放棄對九大上古奇獸種族的打壓,因為雖然這九大種族也是遭受了重創,但是龍鳳二族依舊是不放心,他們在暗中對九大種族還有其他的一些族群實施了暗中報復,所以才是導致了億萬年之後,九大上古奇獸的種族非但沒有恢復過來,反而是更加的衰落了。

獸王靜靜地聽完了龍一的話,依舊是沒有半分情緒的說道:

那麼主上決定怎麼做呢?

哦?你能看出我心中所想?

龍一好奇的問道。

獸王繼續說道:

屬下並非能看出主上心中所想,但是據目前的情況來看,主上沒有放棄九大上古奇獸種族,還是要組織大軍,那恐怕就是要讓龍族和鳳族對億萬年前的戰爭付出代價了。

哼。沒錯,就算是有天罰,但是龍族和鳳族所犯下的罪孽是遠遠償還不了的,現在過去了億萬年才讓他們歸還,已經是很仁至義盡了。

龍一沉聲說道。

看來主上的目標不止是妖獸世界這麼簡單了。

獸王一語中的的說道。

龍一不知道為什麼,在獸王面前,他根本就是沒有想過要隱瞞的情緒,他思索了一會兒點點頭說道:

沒錯,我想要的不止是妖獸世界這麼簡單。

獸王靜靜地聽完龍一的話之後,就不再詢問了,因為這已經是足夠了,身為盤古戒中的一道意識存在,獸王只能在妖獸界中有些作用,到了其他地方都是沒有貢獻的,就算是知道了龍一的加護,也是不能夠給出任何有效的幫助了。

獸王,你去準備一下吧,十天後我要將妖獸大軍傳送到元氣大地上去,這可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完成的事情,還需要你的幫助。

是,屬下明白。

獸王的聲音隨著他消失的身形不見了,此刻,虛空之中就是只剩下了龍一一個人了。

十天後,妖獸界,兩界山。

此刻原本空曠的山腳處已經是聚集了浩浩蕩蕩的妖獸大軍了,這裡面都會九上古奇獸的種族中的絕對精英,當然還有一些依附於九大奇獸種族的妖獸族群,他們也是億萬年前的受害者,也是被迫來到了盤古戒避難的倖存者。

因為有了白人等三位元帝的保證,所以沒有任何人會拒絕這件事情,足以見到元帝的威嚴在妖獸世界中的巨大作用,而另一個更加重要的特徵就是,這分明是看出了當年龍族和鳳族挑起的那場戰爭究竟造成了多大的傷害,而這些倖存的種族對龍鳳二族又是有多麼大仇恨!

此刻,龍一凌空站在了兩界山的山腰處,俯視著所有的妖獸大軍,他此時已經又戴上了魔紋面具,大高聲吼道:

諸位盟友!我想你們對於億萬年前給子族中的歷史,也會是有了一個清晰的了解了,沒錯當年就是因為龍族和鳳族的原因,才使得各位背井離鄉,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生存,你們的祖先,你們的故鄉的種族都是已經是被龍族和鳳族摧殘殆盡了。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將要面對的是無數年來,元氣大地也就是你們的故鄉上妖獸世界中的王者,龍鳳二族,他們早妖獸世界中稱雄至今,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曾經將他們的挑落馬下,而現在你們的任務就是完成著前無古人的一點!

多餘的話我不在多說,我想你們族中的長輩都是已經交代的很清楚了,現在請各位屏息凝神,我將要吧你們傳送出去,回到你們闊別的億萬年的故鄉,元氣大地!

龍一的聲音在整個兩界山的上空回蕩著,讓所有妖獸大軍中的每個人都是聽著心情激動,熱血沸騰。

在妖獸世界中,妖獸們關於種族,關於血脈的看中程度,那遠遠不是人類世界能夠比擬的,他們為了血脈的傳承,甚至可以是不顧任何代價的。

而就在龍一的聲音落下后不久,一個人影浮現在了龍一身邊,這個人自然就是妖獸界的管理者獸王了,不過在場的人能認識獸王的確實不多,除了各族的族長還有長老,再就是那四位元帝以外,其他的那些精英弟子都是不知道獸王的存在的。

而就在所有妖獸大軍還在等待的時候,龍一雙手舉天,渾厚的元氣開始凝聚,而站在他身後的獸王也是了當的輔助著龍一,他負責維護整個妖獸界纔此刻的穩定,因為要將這麼多人傳送出去,耗費的元氣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給妖獸界造成的震蕩也是十分的劇烈了。

呼!

整個妖獸界的天地都是為之一振,一陣短暫的恍惚過後,周圍的世界完全變換了模樣。

整齊劃一的妖獸大軍化作了一束七彩的流光從天而降,那股氣勢,就像是元氣劫降臨沒什麼區別,浩浩蕩蕩的大軍出現在了元氣大地的北方,也就是妖獸世界中的白澤山中,這裡是九大上古奇獸的種族中距離龍山最近的一個。

呼!

所有人都是睜開了雙眼,好奇又激動的看著身邊的世界,這裡的景色並沒有什麼奇特的,關鍵是那種回家的感覺,是什麼東西都無法替代的。尤其是白澤一族的族人,他們此刻對著更是更加的激動難以抑制,因為他們就在踏上這片土地的一瞬間,心中的血液就是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龍一和四位元帝的身影出現在了空中,龍一俯視著眾人,大聲說道:

諸位,你們現在存在的地方,就是億萬年前,白澤一族生存的地方,白澤山。至於其他種族你們的故鄉,會由你們的族長帶領你們前去的。但是我只能給你們十天的時間,十天後所有的人必須回到這裡集合,我們的任務和使命還沒有完成,絕對不能夠夠掉以輕心,而且在這十天中絕對禁止你們張揚自己的身份,因為你們已經在妖獸世界消失了億萬年了,這次驟然出現必然會引起龍族和鳳族的警覺,到時候他們提前有了防禦,要想攻打就不是那麼容易了。記住,違令者,直接殺掉,神魂俱滅,絕對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龍一冰冷的聲音越說越是令人覺得渾身發抖,汗毛豎起,彷彿這個帶著銀色的面具的年輕人,根本就不是人類,而是來自地獄的死神!

是!

所有的妖獸大軍,密密麻麻足足有五萬人之多,他們的聲音響徹了天際,然後龍一就是命令他們各自的族長帶領他們回到各自種族曾經生存的地方去了。

等到大軍散去以後,整個白澤山的上空就只是剩下了龍一還有白人四位元帝五人了,白人好奇的問道:

龍一,你為何不直接選擇進攻,而是要等上十天呢?你要知道,這種突襲越是儘早越是效果好,這十天里萬一真的消息泄露了,那麼真的就是得不償失了。

其餘的三個元帝都是點頭同意了白人的看法。 但是龍一卻是直接搖頭否定了白人的話,龍一淡定的說道:

四位前輩,這些後輩已經是闊別的元氣大地自己的故鄉太多年了,如今忽然回來,他們心中對於故鄉的渴望還有懷念的激動將會遠遠的大於報仇的心態,所以我才將他們放回到了各自的族中,讓他們稀釋一下心中的狂亂,而且等到他們看到了自己族群現在的樣子,那樣會更加的激發他們心中從仇恨,到時候攻打龍山和鳳山的時候,把握就會更大一些,當然這必然是有風險的,所以我才是嚴令禁止各個族群中的弟子走漏風聲。

白人等四位元帝都是點點頭,他們這回才是明白了龍一的用意,心裡不得不對的智謀感到佩服,雖然這冒了一定的風險,但是這卻是值得的,因為對於一個軍隊來說,士氣才是最重要的,一旦軍心不穩,那麼距離全軍覆沒也不是很遠的距離了。

十天後,白澤山上,整個妖獸大軍已經是再一次集結完畢,整裝待發了,而且這一次所有人的臉上都是比上一次少了幾分激動,多了許多仇恨和了冰冷,龍一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是奏效了,這些以九大上古奇獸種族為核心的高手軍隊,已經是徹底激發了他們心中仇恨的火焰,現在的氣勢可謂是已經到了最高點。

而龍一還是要在這滔天的怒火上再撒上一把鹽,他對著妖獸大軍,大會說道:

諸位盟友,多餘的話我不在多說了,我想你們已經親身體會到了一切,那麼現在就是我們向龍族和鳳族討回說法的時候了。他們必須為億萬年前的戰爭付出應有的代價!!

龍一的話剛說完,整個妖獸大軍的氣焰更加旺盛了,凜凜的戰意幾乎是要將天戳開一個口子。

現在,出發!目標,龍山!

是!

龍一一聲震吼過後,所有的大軍都是瞬間飛行了起來,保持著穩定而且飛快的速度,往龍族的大本營龍山飛去。

而就在所有的大軍離開以後,四位元帝中的坤和元帝,卻是悄悄地從白澤山後飛了出來,從他身後出現的是大約有一千人左右的小部隊,這也是龍一的安排,畢竟龍山和鳳山之間的距離並不算遠,如果是龍族向鳳族求救的話,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但是如果兵分兩路,那就是講大軍的力量分散了,而對面的敵手又是在妖獸世界稱霸了那麼多年的龍族和鳳族,底蘊深厚自然不用多說,所以龍一必須將所有的力量集中於一點,確保一擊就中,絕對不給龍族喘息和翻身的機會!

所以龍一將一千人從大部隊中分離了出來,這樣也不會太大的影響大部隊的實力,而這一隻小分隊,就是由鯤鵬一族的元帝坤和帶領,殺到鳳山去,他們的目的就是偷襲和拖延鳳山出手援救龍山的時間,為大部隊打下龍山打下基礎,做好鋪墊。

但是這隻小分隊前進的速度必須和大部隊是同步的,這也就是為什麼你必須是坤和元帝來帶隊的原因了,有元帝在場,就算是坤和不出手,那也是一種莫大的震懾!他們必須是在大部隊開始攻擊龍山的同時,對鳳山發動突襲。

一天後,龍一和剩下的三位元帝率領的妖獸大軍已經來到了龍山的範圍之內了,龍一隻給了所有的人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不是不想多給,因為來這裡距離龍山太近了,隨時都可能被發現的,所以必須做好最犀利的突襲,況且在飛行的路上大隊一直是控制著自己元氣的消耗,所以並不是很重的。

而這一群妖獸大軍看見了不遠處的龍山之後,那臉上根本就是沒有什麼長途奔襲的神色了,統統被仇恨和憤怒瓜分了,仇人就在眼前,豈能不憤恨!

半個時辰后,龍一下令對龍山發動了總攻,而與此同時,身在鳳山的坤和元帝領導的小分隊也是同時發動的襲擊。

守護在龍山上的龍族的弟子,對這突入襲來的災難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防備,而且對手的實力非常的強悍,下手非常狠毒,找找斃命,全是下的死手,在猝不及防和實力的巨大懸殊之下,龍族的防禦幾乎就是潰不成軍,沒有一盞茶的時間,妖獸大軍就是攻上了龍山的半山腰了。

不過,龍族畢竟是龍族,一直稱霸了妖獸世界這麼多年,是不可能就這麼被打敗了的,很快妖獸大軍的這次突襲就是驚動了整個龍族的成員,而族長龍鳴也是在第一時間現身,組織起龍族弟子開始抵抗妖獸大軍的進攻。

龍鳴不是傻子,他當然是在第一時間就看出了敵人的身份,但是這個結果卻是讓他這個龍族的族長一時間難以接受。

不可能,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還有這樣的強悍的實力?!

龍鳴死死地盯著前方的戰局,自己派出去的龍族的弟子根本就不是對手,被殺的太快了,就像是用鐮刀收割麥子一樣,根本不留下任何的機會。

此時,龍鳴的二弟也就是龍族的二把手龍礦也是站在了他兄長身旁,凝重和震驚的看著山下的戰事。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我眼花了不成?!

龍礦也是難以置信的說道,他可是知道龍族在意很久以前就開始暗中打壓九大上古奇獸種族的實力,到現在那些曾經強大的種族都是已經人才凋零根本不足以構成威脅了,就在前幾天,龍鳴和龍礦還在商議著什麼時候開始動手統一妖獸世界,卻想不到在今天被他們確定滅亡了的九大上古奇獸的種族率先攻上了山來。

呵呵,龍鳴族長,別來無恙啊?

一道細微的聲音從紛亂的戰局中飄了出來,瞬間一個黑色的身影,帶著一個銀白色的面具,出現在了龍鳴和龍礦身前。

嗯?你是誰?我不記得曾經見過你。

龍鳴看著龍一的身影,不懷好意的說道。

呵呵,龍鳴族長自然是不會見到我了,我只不過是一個無名小輩,不過你們族中的另外一個人倒是見過我。

龍一依舊是保持著笑容,淡定的說道。

是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