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就算成功進入到了內門,此時剩下的七十人中,也不會生出絲毫鬆懈之心,只為那豐富的獎勵!

「季天政,七號擂台對戰許方河。」

執事念到林雲,目光搜索著。

林雲輕輕昂首,不見如何動作,甚至未有靈力的波動,腳下輕輕一點,便飛升至擂台上。

站在林雲對面的是一名白凈的年輕人,看到這一幕,瞳孔不由得一縮,聽聞過林雲的事迹,此時見其人,更感深不可測。

不過能夠晉級到第二輪的,都是精銳之輩,在人海中脫俗而出,自有一些本事。

那白凈年輕人,拱了拱手,氣勢未弱,開口道:「早就聽聞八皇子斬劉徐天一事,師弟許方河還望師兄賜教。」

林雲眼帘微垂,負手而立,未曾回應。

那許方河見狀,只感林雲好生高傲,不由得心中一怒,冷哼一聲。

能走到這裡的,大都是神話四重巔峰,他的境界相較之劉徐天也不見得弱多少,當下打算開場就使出絕招,好讓林雲見識到他的厲害。

不過……

伴隨著執事裁判示意開始的時候。

許方河剛剛踏出一步,便在也邁不動步伐了,他的眼神中,充斥著驚駭之意,這一刻,只感覺與死神擦肩而過!

只見比武開始的一剎那。

林雲的手,彷彿只是輕輕一揮,輕飄飄的,沒有絲毫力道,彷彿軟弱無力。

但,一股劍光,便剎那間出現於許方河視野之中。

這一刻,他感覺彷彿過了很久,又彷彿只是瞬息之間。

他感到一股強烈的死亡感覺籠罩著他,禁錮著他,全身不聽大腦似的,根本不敢動!

「轟!」

隨之而來的便是傳入耳中的一聲轟玟。

剎那間,許方河腳下的地面,如蛛網般的裂縫延伸而出,足足延伸出去十餘米。

他所站立的地方便是蛛網裂縫的中心點!

他的雙腳之間的間隙便插著一柄劍!

要是……

尚若這劍是直刺他而來,那麼,他此刻已然身死。

許方河這才明白過來,這並不是對方高傲。

而是兩人早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自己在他眼中如螻蟻,怎有資格接觸他的世界呢?

「我認輸。」

許方河嘴巴苦澀地道,走下擂台時,已然失魂落魄,一陣心有餘悸。

執事震驚地看了林雲一眼,這,真的只有神話五重境界嗎?

但林雲只是輕輕地揮揮手,一股靈力波動轉瞬消散,無可追尋。

當下執事只以為林雲是擁有什麼強悍的劍法,未曾多想,開口說道:「可曾需要時間恢復靈力?」

「不需要,安排下一位吧。」

林雲眼帘微垂,似在假寐,淡淡地說道。

萌妃嫁到之盛世米蟲 旋即,手輕輕一揮,那劍,便自動化為劍光回鞘!

林雲這一擂台,是最早分出勝負的,因此,等待了許久,才有人上來擂台。

「哈哈哈,是你,真是老天有眼,今日,我便要斬殺於你。」

赫然正是那名先前放狠話的黑瘦男子。

此時,執事的聲音響起,傳遍全場!

「陳虎,對戰七號擂台季天政!」

瞬時間,無數外門弟子便涌了過來。

一小部分是因為林雲,但更多人,是因為這陳虎!

原因無他,陳虎已然連勝三場,每次,都極短地時間內擊殺對手,沒錯,就是擊殺。

三場連勝,連斬三人,甚至前地榜第十位的強者,也幾個回合內,被這陳虎斬殺!

因此,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赫然是本次考核之中,最大的黑馬,奪冠熱門人選。

「哇,陳殺神遇上了猛人季天政,這下有好戲看了。」

「不知道是誰會勝出呢?」

「陳虎畢竟是神話五重巔峰,半步六重,這季天政恐怕不是對手。」

「胡說,這季天政,怎麼會不是對手呢?他可是斬殺過地榜第一的存在。」

「那只是陳虎低調,你不知道他是上屆弟子嗎?斬地榜強者幾乎是瞬秒,其勢力早已比劉徐天強不知多少,如今斬那季天政更是不在話下。」

無數人圍到了七號擂台,紛紛討論著。

(本章完) 「對啊,這陳虎是上屆弟子,其實力深不可測,一直很低調,你們對他不熟悉,但是我清楚,此人很早以前,曾與地榜第二那王文玄戰成平手,緊緊比劉徐天差之一線。」

「但他後來比劉徐天更早突破神話五重,此時已然達到了神話五重巔峰,而一月之前,劉徐天還只是神話四重巔峰而已,可想而知此人有多麼恐怖。」

「要不是那王文軒得天驕葉星河助力,一舉突破到神話六重,此次考核這陳虎便是第一了。」

「而那季天政只是新進弟子,一個月又被懲罰丟入妖獸塔,能有什麼實力?看陳殺神必將他斬殺,不信你們接著看。」

「看,比試開始了,陳殺神動了,一出手就是絕招,這下那季天政必然………怎麼回事?」

那人說話的聲音截然而止。

只見擂台上!

時間回到前一分鐘。

陳虎放著狠話,等執事示意比武開始了,便猛然抽出大刀,毫無保留地綻放著屬於神話五重巔峰的實力。

洶湧的氣勢朝著林雲壓去!

充斥著殺伐之意!

陳虎帶著獰笑,大刀輕輕顫抖,彷彿忍不住飲血了。

看著林雲彷彿被他的氣勢壓製得不能動彈,陳虎便感到一陣興奮。

「哈哈哈,不想死的話,那麼就乖乖的跪下,給大爺我磕幾個頭,本大爺便放過你,不然,待會便是你死無全屍的畫面。」

陳虎一步一步朝著朝著林雲逼近,臉上掛著殘忍的獰笑,配上那股殺伐氣勢,顯得兇殘無比!

「呵呵,螻蟻之眼界,看那塵埃,便覺著是山,看那水灘,便覺著是大海,又怎知天外天,山外山?」

林雲淡然笑著。

這時,他動了。

似假寐模樣,林雲微垂著的頭緩緩抬起。

這一刻,林雲似沉睡的遠古巨龍蘇醒,衣袖無風而動,髮絲飛舞。

一股氣勢無法言語地,從林雲身上勃然而出,猶如人間王者,不容侵犯的威嚴瀰漫著四周!

剎那之間,陳虎那股兇殘氣勢,便被瞬間摧毀得一乾二淨,支離破碎,在也尋找不到屬於陳虎的氣息。

這一瞬間,陳虎直直感覺,一股強烈的死亡氣息籠罩著他,一股腥風血雨的氣勢鋪面而來,似一位修羅,站在血海、滿地屍骸堆積成的高山,緩緩轉身看向他。

這一刻,他無法動彈。

「怎麼會,怎麼會擁有如此強大的殺意,怎麼會……這得殺了多少人啊,怎麼可能啊,他那麼年輕的模樣!」

「劉徐天誤我,你們都誤了我,傳言不可信,什麼戰劉徐天啊,明明是將其秒殺的恐怖存在!」

陳虎無法發出聲音,喉嚨被凝固著般,這些聲音實在他腦海里迴響。

但也僅僅於此了!

這時!!

林雲的頭抬起了,緩緩看了陳虎一眼。

陳虎瞬間便失去了意識。

在這麼一個瞬間,陳虎只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炸開了一般,眼前一片血紅!

再然後!

他便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轟!」

陳虎整個身子爆炸開來,化為血雨,

瞬時間,血雨灑向空中,染紅了這一片擂台。

這一眼,如蒼穹之視!

這一眼,如死亡凝視!

這一眼,滅神話五重!

這一眼,令天地色變!

瞬時之間!

爭論不休的人群,討論誰會勝出的人群。

在比武開始一分鐘不到,結果已然揭曉!

吵鬧的人群,瞬間便安靜了下來。

鴉雀無聲。

全場震驚!

無人敢語!

足足過了好一陣子。

「七號擂台,季天明勝出,晉級第三輪!」

在執事有些顫抖,卻強自用冰冷的語氣,緩緩響起在這片寂靜的天地,似打破了某種禁錮般。

一下子,人群轟然炸響,震驚、恐懼、不可置信、迷惘……種種神色。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陳殺神一下子炸開化為了血霧?」

「剛才……剛才好像,那季天政只是看了陳虎一眼……於是。」

說到這裡時,那人也不敢說下去了,似乎太過虛假。

「我也看到了,好像就只是看了陳虎一眼,他便化作炸開,化為了血霧。」

「怎麼可能這麼厲害?那豈不是瞪誰誰死?」

「應該不是的吧,怎麼可能這麼逆天,估計是某種一次性的法器。」

「對,應該是法器,他身為太玄皇朝前朝皇子,肯定身上有些保命之物,見陳虎實力高強,便一開始動用了,估計是打算順帶著震懾他人。」

似乎有人找到了理由,讓他們得到某種心安。

畢竟林雲的手段,太恐怖了,讓他們感到驚懼,尤其是陳虎化為血霧爆開,給人一股強烈的衝擊感。

此時夏日,卻如寒冬,讓他們太過恐懼了!

此時,天空升起的異象,瞬間讓他們轉移了注意力,都不願在去提起此事般。

只見!

天空中!

一柄長劍出現,足有一個擂台般大。

上面著十人,其中九人是地榜前十者,除開已死的劉徐天外,便是地榜第二到第十!

地榜強者,能夠直接參加第三輪考核,不用在參加前面的考核。

此時來到,顯然準備參加考核。

之所以只有九人,因為林雲把劉徐天殺了,但是林雲被懲罰入妖獸塔后,出來直接修鍊,也沒有去執事堂那邊登記榜單。

所以,林雲雖然擊殺了劉徐天,但並不是由此直接成為地榜強者!

但地榜上的排名第一仍然是空的,因為之前劉徐天是林雲擊殺的。在沒有人能夠擊敗林雲的情況下,或者林雲成功進入到內門,榜單第一便是空的,等待林雲去認證。

所以,那王文軒突破神話六重后,雖然是公認的外門第一人,但並未戰勝林雲,所以,他只能當第二!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